第二章 倜傥公子
青清豆2020-05-08 03:082,350

  言大人物有非凡之表,只记得《石灰吟》中那句“粉身碎骨浑不怕,要留清白在人间。”

  于谦在明代可是个了不起的人物,可现在估摸着二十八岁,还没有实现人生大理想。

  枣红马驼着粗布男子,在风雨中奔向了一家客栈,这家客栈上写着“悦来酒家”,看模样龙套客栈都这般命名。

  枣红马停住脚步,这等马通人性,刚才打街道走过,眼睛看到了,便挣脱于谦跑到了粗衣男子身边,将其救了回来。

  于谦正在门口往外看,见马归驼人,知道定有来由,便等在门口,见男子下马,方问:“不知兄台何人?我的马怎么会驼你而来?”

  “你的马?”粗衣男子似乎先有些吃惊,而后低头感谢道:“在下秦无情,我曾经在山野间吓跑了一只恶虎,救了此马,也不知为何它如何跑了过来。”

  于谦听后,知道自己的马非寻常,又听眼前人曾经驱虎救马,不由地心底起了一丝好奇和尊敬。

  “秦兄,不如到客栈里躲雨,一同吃点饭菜如何?”

  秦无情眼见有人邀请自己,自己的肚子也饿得打起鼓来,便爽快回答:“但听兄台吩咐。”

  于是,店小二牵着马离开,于谦和秦无情则一同来到了饭桌旁,在一楼的角落地方,吃起酒菜来。

  这一吃,这一聊,立刻将秦无情吓了一大跳。好家伙,眼前这位便是赫赫有名的于谦啊,这下子见到真人了,可惜,最终的下场凄惨了点。

  作为一个穿越客,秦无情自然不能透露太多,面对于谦的疑问,比如为何头发这般短?秦无情只得寻找借口,比如父母都没了,自己本想出家,但没有出成,便头发这么短。

  于谦也将信将疑,不多过问。

  问起如何驱赶猛虎?秦无情也只得将自己如何借用灰尘和模仿声音,制造出大群人上山打虎的声响来惊扰老虎的过程讲了下。

  于谦笑道:“秦兄,果然高明,于谦佩服。”

  秦无情听得于谦一说,立刻跟着行拱手礼,想这古人果然礼仪一套套,自己倒也看过不少明代电视剧。

  听得大人物于谦都夸奖自己,秦无情也有些卖弄,便逐步分析道:“我也是偷学的古人,想当年淝水之战苻坚战败,有草木皆兵的说法。苻坚可是统一北方的霸主,这等人物心理上也有害怕时候,何况被村民视为祸害的老虎呢。”

  于谦听得秦无情一番话,觉得他虽然外表穿着粗衣,但举止颇有些文化,不像是个下里巴人。

  江南的丝竹管弦,伴随着雨声的停止而变得清晰优美起来。

  湿漉漉的街道上又又走起了许多人群,其中的白衣素雅却带着几分蛮横的杨家小姐寻着街道观看着马匹的所在,找不到,只得拉着两位仆人心不甘情不愿地回自己的姑姑家,也就是李府,姑父是当地有名的老夫子,酸文人李广茂。

  正走过悦来客栈,这姑娘的眼睛又被对面的胭脂水粉铺吸引,只嘴巴吐出一句:“本小姐天生丽质,何必需要这些东西装饰自己?”

  听得旁边的婉儿只巴结道:“是,我们家小姐生的本来就花容月貌,哪里需要这些东西装饰自己。就像李老夫子说的,手如柔夷,肤如凝脂。领如蝤蛴,齿如瓠犀。小姐,后面一句什么意思?”

  杨念只脸色一动,故作生气状,道:“笨蛋,当然是说本小姐脖子牙齿都很好看,不要问了,赶紧跟我回去,说什么姑父家能熏陶,有修养,不明白爹为何要让我千里迢迢来苏州。”

  老汉只解释道:“这都是杨首辅的意思,还请小姐好好在姑苏书院静心学习,好早点回到京城,也不枉首辅大人的悉心栽培。”

  杨念听旁边老汉意思,似乎知道什么,便气道:“寿伯,你说,究竟为何?好端端,为何要让我来姑父家?是不是爷爷不想见到我?”

  “怎么会?大小姐不要胡思乱想,首辅大人可是为了小姐的终身幸福着想,才会让你来苏州。”

  “终身幸福?”杨念转念一想,不由地姑娘家害臊起来,嘟囔着小嘴巴,轻声几句:“是吗?爷爷是不是找人替我算的命,说我的夫君就在这苏州城内?”

  寿伯只摇摇头,提醒道:“大小姐莫不要胡思乱想,苏州城哪有能配上首辅千金的男子,但等大小姐学成,回到京城,必然会天降良缘。”

  杨念眼睛中带着思考,只傻乎乎行走,窃笑。

  婉儿见之,不由地替杨念感到难为情,方豆蔻年华,怎么如此急着出嫁,莫非《西厢记》看多了,那有违伦理的事情可不能去做。

  “小姐,小姐……”婉儿只轻声叫唤,杨念如梦方醒,摆正了大小姐姿态,从悦来客栈离开,向姑苏山附近走去。

  客栈内,听得于谦要回京,秦无情也明白了于谦原来回浙江杭州老家探亲,如今又向北准备回去。

  真是千里有缘来相会,自己如此机缘巧合地碰到了这位人物,而且是还未发迹的大人物。

  于谦也和秦无情探讨了许多问题,秦无情在言语中也多加提点,比如多谈陶渊明。

  “于大人,依在下看,富贵不过浮云,西晋的张翰曾经写的《过吴江歌》,其中

  秋风起兮木叶飞,吴江水兮鲈正肥。

  三千里兮家未归,恨难禁兮仰天悲。

  正是明哲保身的智慧选择,于大人一心报效朝廷,但也要懂得及时退避,做个小人才是。”

  于谦越听此人越觉得有些奇怪,这番高谈阔论,颇有些当年王猛见桓温的感觉,由见得此人非同一般,似乎知道了很多自己未知的东西。

  “秦兄,不知你师从何人?是否考取功名?”

  听得于谦如此相问,秦无情方脸色收紧,顾左右而言他起来:“于大人,我也就读过几年书,功名是没有的,是个街边听人家说书的白丁,还请于大人莫要搭理,刚才就当我胡说八道。”

  于谦见秦无情有意躲避问题,也不为难,只正言道:“君子当以国家为重,区区生死不足挂齿。大丈夫当顶天立地,何故要做小人。秦兄,以后难道想当个小人不成?”

  “怎么会呢?于大人怎么如此说无情,既然雨已经停了,我也吃饱了。多谢您的款待,和您的马帮助,我先行告辞了。”

  秦无情立刻站起来,冲于谦行礼,转身离开。于谦站起来相送,总觉得此人不同寻常,却又说不出什么所以然。

  便只能任其消失在苏州城街道上,一连数日,不见秦无情的身影。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大明最风流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大明最风流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