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幕 又起
乌拉妮娅的猫2020-05-08 07:471,125

  王启怎么打电话也打不通,最后他是真急了,直接报警打了110。

  警察在一个胡同中找到苏长驰,连忙将他送去医院,可惜还是迟了,苏长驰死于重度酒精中毒。

  王启坐在急救室外的长椅上,有泪难弹,一言不发。

  白天酒喝得太多,现在头还有些疼,横躺下还能舒服点,他不知该想些什么,现在头脑里一片空白,感觉自己已经不大正常了。

  晕头转向地睡了几个小时,醒来庆幸自己还活着。

  本打算伸手去掏手机,却是摸到了一张名片,他这才想起来,这是那天那个调酒师给他的。

  电话打过去,第一次没接。

  又打了一次,第二次接通了。

  电话那边的人好像状态也不是很好,“喂?哪位?有事吗?”

  王启不知自己该怎么说。

  那边有些不耐烦,“谁啊?有话快说,不要磨磨蹭蹭的!”

  王启张了张口,道:“你那天给我们喝的血腥玛丽……”

  调酒师即刻换了语气:“你到我家来吧。”

  王启按照对方给的地址连忙打车赶了过去。

  打开门,满屋子的酒气,调酒师照着王启的脸便亲了过去。

  王启推开他,差点没一脚踹上他的肚子。

  “你干什么?变态么?”

  其实调酒师长得还不错,俊秀中透着妖冶。

  “你不是双啊?”

  王启差点发作,“你才是双!”

  调酒师一脸的无所谓,“我本来就是双嘛。”

  王启皱眉,又不能拍屁股走人,强忍着不爽进到屋里来,第一件事就是不客气地帮他打开窗户换换风。

  王启坐到调酒师面前,问他:“昨天我朋友去青荷找你了,然后他就酒精中毒不治而亡,你看见是谁给他灌的酒吗?”

  这一次调酒师终于严肃起来,板着脸对王启说道:“青荷这几天装修,根本就没开。”

  听完,王启手脚发抖,浑身冰凉,只想喝杯酒暖暖身子。

  调酒师看出来了,便给他倒了一杯红酒。

  他哆嗦着接过酒杯,不曾想没有拿稳,连酒带杯洒到身上,还打碎在地板上。

  调酒师指了指卫生间,“你去洗一洗吧,浴缸里水是热的。我来收拾玻璃渣就可以了。”

  王启没有多说什么,直接走向浴室。

  调酒师这边拿着扫帚扫玻璃,边扫边是叹气,恨不得给自己的脑袋戳出两个窟窿。

  “咯吱咯吱”,卫生间传来奇怪的异响。调酒师放下扫帚,赶忙跑向卫生间。

  门是锁的,只能撞开,撞自己家的门,还真是头一遭。

  一脚踹开浴室的门,进来后却是瞧见王启不知从哪里翻出来了绳子把自己高高地挂在吊灯上。

  “哐当”一声,吊灯支撑不住,随着王启的身体砸了下来,恰好砸在了他的脑袋上。

  落体完成后,王启的脑袋挨在调酒师的脚边。

  血肉模糊,死相极惨,舌头耷拉在外,双眼翻白,调酒师双腿发软“扑通”一声坐到了地上。

  许久过后,他终于苦笑出来,“所以留我到最后,单独惩治我这个恶人吗?”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下班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下班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