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外儒内法
轩辕侯2020-05-27 17:272,282

  “陛下,恩师离开之前曾说过,他来到这里的事情已经完成,只是因为多年前的纵横之法已经不适合现在,所以才重新教了草民一些本事,希望草民可辅佐陛下,但恩师早已离开,草民也寻不到了。该是从哪来回哪里去了吧。”

  柴尺这话,就差没有直接说,人家上天了!

  但就是这个意思!

  而且,说什么之前的纵横之术不管用了。

  之前的纵横家是谁?

  那是鬼谷子的徒弟,苏秦和张仪啊!

  一个佩六国相印,一个辅佐惠文王,那都是不得了的人物!

  这样的暗示所有的人都能听的出来,此人竟丝毫不要脸皮,竟然敢自比那般人物。

  “先生这么说,是表示你是鬼谷先生的弟子?”有人问。

  柴尺:“……”

  反正牛逼都吹出来了,那就吹的更大一点吧。

  “不是,算起来,鬼谷子是我师兄。”

  群臣又是一阵哗然。

  恨不得捶开柴尺的脑壳,看看这个人究竟都在想些什么竟敢说出这样的话,鬼谷先生已经是深不可测了,这人竟有脸自称是师兄弟。

  那张仪,苏秦等人起步都是他师侄?

  所有的人都不相信,也不想相信。

  但嬴政却是相信的,一来是柴尺的出现刚好是时候,二是柴尺献上来的仙药不过对安段几天就有了这么明确的效果。

  再加上鬼谷子那样的才能,若是仙人传授也不是不可能。

  嬴政只是道:“那倒是可惜了,不过仙人留下先生,想必是有其深意,太史令说将又吉星降世,朕等了许久,终于等到先生了。”

  “陛下客气了。”

  柴尺面上人模人样的,心里早就琢磨开了。

  他这几天稍微打听过,之前似乎有吉星降世的传言,他算是阴差阳错的怼上来了。

  这样的事情太过玄幻,莫非当真是天意?

  嬴政如此反应,其余人便更加不能说什么了。

  嬴政一把抓住柴尺的手就往前面走,一边走一边道:“先生师从仙人,朕迫不及待的就想听听先生的良言了。”

  被抓住小手的柴尺有一瞬间的心慌。

  妈的,这还真的是祖传拉手手?

  其他的不说,就嬴政这一家子,除了历史大魔王嬴稷搞死了白起,其余人手底下的能臣良将,至少在他们在的时候都是好好的。

  下一位秦王上位被清算那就不是他们的事儿了,毕竟一朝天子一朝臣嘛。

  被嬴政拉着去坐下,听见嬴政询问治国良策,这些柴尺之前就已经想过了。

  还在读书的时候就写过这样一篇论文。

  秦国现在已经统一,秦始皇实行的这些制度其实都很实用并且超前,但是时间不对。

  现在刚刚征服六国时间不长,原本应该几代完成的事情,秦始皇却想要自己一个人就把这些事情做完。

  这些全部都集中在一起,就容易崩溃。

  但是……

  嬴政这个人吧,说啥都可以,魏缭那么逼逼秦始皇,也没啥事儿呢,但是扶苏和嬴政作对却就被弄走了。

  他要说还得斟酌斟酌。

  劝嬴政放弃现在正在做的事情,那就是找死。

  所以要委婉一点。

  他想了想才道:“师兄所学,所适合的是当时七国割据的局面,合纵连横是要培养出一个霸主来同意这华国大地,但如今这些都已经完成了,陛下秉承先辈之志,横扫六国,如今便不需要这个了,草民所学,却就是这个时候所需要的,如何治理。”

  “先生所言治理之法又该如何?”

  嬴政问完便道:“如今七国虽表面臣服,但各地黔首却仍旧有异心,朕强力镇压,书同文,烧杂书,才勉强抑制住。”

  “陛下所做书同文,乃是有利于天下的大事,只是这些人都需要一个时间去适应,这个时候太着急了反而不好,陛下如今身体康健,倒不如放缓了步子。”

  秦朝就是典型的步子迈大了扯着蛋了,而且后面上位的胡亥还要拿刀捅自己一刀,可不就灭了么。

  嬴政听得入神:“先生请继续。”

  柴尺这才道:“陛下此时不如就广施仁政,停了一些大型无用的工程,让百姓得以休养生息。”

  嬴政听见这话便沉默下来,眯着眼。

  李斯在下面,心中冷笑。

  这个柴尺怕是不知道当初长公子是怎么被陛下赶去边疆的,这番话可时和长公子说的差不多。

  陛下连自己儿子都能赶走,这柴尺怕是也……

  但李斯还没想完,嬴政就道:“先生所言,倒是和扶苏说过的话,不谋而合。”

  “公子和陛下说了什么?”柴尺很好奇。

  毕竟史书上只记载一个事件,不过全须全尾的歇下来。

  “哼,扶苏认为,律法严苛,应当遵循儒家。”

  柴尺摇头:“公子所说未免太过偏激了,草民却不是这样的想法,秦法必然要实施,不仅如此,还要更加完善调整才是,太过严厉不合理的便修改了,还有什么遗漏的就要添上去,仁政并非是遵循儒家。”

  “哦?”

  “陛下觉得,外儒内法如何?”柴尺道。

  “先生的观点倒是从没有人说过,往常不是支持法家,便是支持儒家,从没听过中和一说。”嬴政到。

  他话是这么说,但明显刚刚那一点点的怒气也已经消散了,他是一个天生的统治者,从柴尺的话中很快便提取出来了精髓。

  “大秦律法绝不可少,但于黔首来说,安抚也同样重要,特别是原六国的。而且大秦律法是商鞅那会儿提出来的,那时候秦国要东出,需要的是战斗力,律法也多是针对那个时候,有些严苛,对于现在天下统一的现状来说,就难免会有一些冲突,所以才说要修改完善。”

  嬴政听着没有开口。

  柴尺又将自己的观点全都说了一遍,还提出一个实例,就是这连坐法,在现在的秦国来说就应该去掉了,一人犯法一人承担,亲戚邻里不必承担罪责。

  嬴政一开始觉得这样一来,不能威慑,但顺着柴尺的话仔细的想下来,却又觉得这些话确实有些道理。

  从来只以为重法之下,必然不会有人胆敢犯事,却没想过这原本就是用来保护黔首安定的。

  “草民还有一个问题,陛下想清楚了再回答。”

  “先生请问。”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靠献药抱了秦始皇大腿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靠献药抱了秦始皇大腿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