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封侯拜相
轩辕侯2020-05-27 17:272,370

  “大秦律法要只是为了惩戒,那么一人犯法,陛下杀了就是,可若是一百人,一千人,一万人,陛下如何?”

  “……”

  一人能杀,一百人一千人也不是不能。

  可一万人,无数人,天下百姓,当真都能杀了?

  嬴政脸色变了,沉着脸看向柴尺:“先生此言何意?”

  “秦法严厉,可在天下人眼中都是枷锁,人认畏惧,恨不得挣脱这个囚笼。可要是秦法是为了维护黔首,人人都能从中得到保护,那么必然就会有人遵循,并且人在安乐的环境下才容易放下戒备心。”

  柴尺算是绞尽脑汁把自己能想到的都给嬴政掰开来讲了。

  嬴政作为一个少年登基的秦王,能走到一统天下,本身非常具有智慧,

  柴尺相信,之前只是从来没有人说过这些。

  而扶苏那个铁憨憨话也不会好好说,一句话把他爹做的是全给否定了。

  被亲儿子打击,嬴政能不气吗?

  就嬴政那性子,没当场砍了扶苏,还送去蒙恬身边,已经是非常爱护扶苏了。

  要想让嬴政听取意见,必须要讲道理。

  柴尺一席话,不仅是嬴政,就连下面的大臣都听入迷了。

  就连李斯也不得不承认,柴尺说的这些正是秦国现在所需要的,可是之前却没有一个人想出来。

  柴尺这番见解,让人不得不佩服。

  嬴政听闻柴尺的话,久久不厌,似乎是在心里整理这些话,过了好久才道:“先生教我。”

  “就六个字。”柴尺道:“松弛有度,公平。”

  “好!”

  嬴政高兴的喊了一声:“赵高,拟旨,今先生柴尺,天降吉星,又是治世之良才,拜为中丞相,掌管律法。封侯爵,食邑云阳。”

  赵高上前小声道:“陛下,朝中有左右丞相,这中丞相……”

  谁也不知道陛下究竟在想什么啊?

  柴尺这一番言论确实是好,可不是还没有实施吗?陛下就这般待遇,怕还有几分是为了那吉星一说。

  “去办就是。”

  “……诺。”

  赵高憋着一口气,这一道旨意,就办了几件事情,这柴尺当真是好本事,其余谁还能有这样的本事?

  今日起,这柴尺的名字,怕是整个帝国都会知道了。

  柴尺也没想到,还能捞个丞相当当,还以为最多不过是个上卿。

  他忙行礼:“臣谢陛下。”

  “先生免礼,还有许多事情先生没有说清楚,朕如今听了先生之言迫不及待还想听先生继续说。”

  于是,嬴政拉着柴尺单独说话去了。

  留下一群人感觉自己像是被抛弃的小媳妇。

  人群中有个人皱了皱鼻子,想着,之前陛下也是这样对他的,还叫蒙毅去堵他。

  柴尺跟着嬴政去了朝宫后面,两人单独坐下来,嬴政始终是客客气气的。

  柴尺刚才在前面大肆谈论,也看清楚了,这个被后人骂成狗的嬴政,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嬴政这迫不及待的样子,让他心中暖暖的。

  这位千古一帝,他心里所思所想当真都是为了百姓,只是时代局限,他其实已经做得很好了,能结束这个乱世,便已经是不世之功。

  而且,这拉手手的态度倒是和某部电视剧高度重合,听说嬴政追魏缭的时候,甚至还同食同寝。

  两人单独从长城说到驰道,又说到了骊山宫殿。

  柴尺心中多了些责任感,说的时候更加详细,分析利弊,嬴政是一点就通,并且很快就能将这一条线全部捋顺。

  柴尺自认为他要不是在现代系统学的多,真的比不过嬴政的脑子。

  嬴政也是和柴尺越说越高兴。

  他从幼年到如今,几乎从未过过安生日子,身边的人不懂他,甚至连扶苏,也学成了迂腐的性子,和李扬说这些,才算是畅快淋漓。

  秦始皇的旨意很快传出去,咸阳城中的百姓就最先知道,并且这导致一是在人群之中引起了极大的轰动。

  是什么样的人能够让皇帝陛下特意增设中丞相?

  同时心中也有些忧虑,这秦法本就严苛,如今还特意让一个人来管理,他们可还有活路?

  因为这些杂七杂八的才想,柴尺然人还在朝宫,名声就已经在咸阳城传开了。

  巴嫱先前才看着柴尺被人带走,没想到这么快就传来封侯拜相的事情,回了巴府,提着裙摆一路往前走,一路喊。

  “兄长!”

  到了书房,巴嫱推开门进去,看见巴季正在和人讨论事情,她直接拖起那个人就往外面带出去。

  那个人一脸懵,等站在门外都还没反应过来时怎么回事。

  书房内,巴嫱走到巴季身边,低声道:“兄长果然料事如神,这柴尺是个有大作为的人,兄长还不知,这柴尺现在可是咸阳城的名人了,皇帝陛下的旨意一经传出来,柴尺封侯拜相,兄长,我们赌对了!”

  巴季身为一家之主,又是这产业诺大的巴家。

  早就养成了宠辱不惊的性格,但听见巴嫱这话,还是忍不住震惊。

  “当真?”

  “当然是真的,我骗兄长做什么?”

  巴季却皱了皱眉,拜相?

  “柴尺成功是好事,只是你说的这拜相是怎么回事?现如今朝中左右丞相皆根深蒂固,难不成陛下还能为了一个柴尺废了其中一人?”

  “兄长说什么呢?左右丞相都好好的,陛下为了柴尺特意增设了中丞相,命柴尺特管秦国律法之事。”巴嫱笑了。

  巴季猛地看向巴嫱,久久不能平静下赖。

  半晌才喃喃道:“让陛下如此厚待,并且许下重任,此人……不可小觑啊。”

  然后回过神来,对巴嫱道:“如今这件事情已经传出来了,你去准备准备,设宴款待这位中丞相,还有,不必太过可以,凡事不可过度。”

  “我知道的,兄长放心吧。”

  巴嫱刚去准备,没过一会儿,又有另一道旨意下来,竟是昭公子扶苏回咸阳的。

  这个消息同样很快传遍咸阳城,咸阳城另一座府邸之内。

  右丞相冯去疾听见这消息,脸上不自觉的露出笑意。

  等过了许久,感觉到屋子里多了一个人,他才转过身去:“此次公子能回京,多亏了这位中丞相啊。”

  后面的人是蒙毅,他淡淡的道:“陛下原本就不是责难公子,而是有心磨练,中丞和陛下谈完之后又为公子说了几句话,陛下这才下旨。”

  柴尺这么做,其实也没有多余的想法。

  不过就是父子之间,先把人搞回来再说,父子之间要好好沟通嘛。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靠献药抱了秦始皇大腿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靠献药抱了秦始皇大腿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