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李斯来祝贺
轩辕侯2020-05-27 17:272,311

  冯去疾笑盈盈的去一边坐下,道:“之前只觉得这个人不知道哪里来的能治陛下的药,却太过情况,只知道吹嘘,没想到说起大道理来还一套一套的。”

  “怕是满朝文武都是这么想的,李斯应当也没有想到。”

  “……”冯去疾忽然沉默了一下:“可如今李斯已经知道了,这位中丞什么都好,就是丝毫不知道收敛,不知道是有所依仗还是当真除了那治国之能便毫无心机。”

  他说完看向蒙毅:“您在陛下身边时间长久,也能稍微看这些,要是李斯进谗言要陷害中丞,你可要化解一二。”

  “这是自然,况且如今陛下看重中丞,也不会叫人平白陷害了去。”蒙毅道。

  陛下爱重人才,爱重到了一些小毛病可以完全忽视。

  那魏缭整天逼逼,但因为能做事儿,陛下还不是好好对待?

  李斯妒才,但李斯本身也是一个有能力的人。

  所以陛下让李斯身居高位,至于李斯其他一些小毛病,陛下也就视而不见了。

  这柴尺这么大的能耐,陛下定然会好好护着。

  “你说得对,如今我们要做的,就是静待扶苏公子回来,万不可再顶撞陛下了,公子也是太过耿直,你看今日这柴尺所说,其实和公子心中所想差不多,但柴尺几句话先说的陛下飘乎乎的,再细细的讲道理,可比公子在殿上直接顶撞好得多。”

  冯去疾也是无奈。

  扶苏公子心怀仁善,也是皇帝陛下默认的下一任皇帝,却没想就因为这一顶撞,就去了边疆。

  索性是去蒙将军身边,蒙家世代忠烈,不是那等奸佞小人。

  陛下想必也是有此考量,才做了这个决定。

  但不管如何,长公子不在咸阳,许多事情就开始浮动了,那些人心思活络,长此下去,恐怕敌国跟基有损。

  所以不管如何,长公子回咸阳才是最好的,陛下要磨练长公子能再寻机会。

  可一旦敌国人心浮动,根基有变,就难掰回来了。

  而另一边,李斯回了府上便将长子李由找了过来。

  “父亲。”

  李由很快就察觉到李斯并不高兴,想到刚刚在府上听说的事情。

  李由劝道:“父亲,此事已经成了定局,您……”

  李斯一抬手打断了李由的话,看向他:“我先前让你查的事情查的怎么样了?”

  从柴尺一开始显露的时候,李斯就开始让人去查这件事情了,只是这事儿不好明着来,就让自己的儿子去了。

  李由道:“查过了,柴尺此人,在服徭役之前毫无记录,我大秦户籍里,找不到这个人。”

  “哦?有这等事?”

  李斯皱眉:“什么踪迹都查不到,岂不是朕应了那天降吉星的说法?陛下这两年本就相信这些,这些更是毫不犹豫的相信了柴尺了。”

  “可是父亲,这柴尺毫无建树,就能身居高位,地位和父亲一样,陛下又将父亲置于何地,这朝中也可以为父亲……”

  “愚蠢!”

  李斯轻飘飘的扫了一眼过去,李由立刻闭嘴不言了。

  李斯这才道:“你我都是陛下的臣子,只有陛下允许的事情我们才能去做,之前韩非的事情就是这个道理,韩非始终不能为我秦国所用,所以比下才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可如今这柴尺却是陛下面前新宠了,我们不仅半句话不能说,面上还要高高兴兴的祝贺人家。”

  “父亲……”

  “你要记住了,作为臣子,你要看得透陛下的心思,依循陛下的心思去做事,万不能忤逆陛下。”

  “儿子明白了。”

  见李由明白了,李斯这才道:“你去准备一下,这中丞不是和坎水居有关系吗?如今坎水居已经焕然一醒,想必柴尺也会去,一会儿带着东西去坎水居,好好的和柴尺处理关系,并且,你想办法去柴尺身边做事。”

  “是。”

  而柴尺和嬴政谈论着忘了时间,从朝宫出来已经是三个时辰之后了,他站在咸阳宫的垒土高台上看着下面,顿时豪情激荡。

  刚到咸阳的时候,他站在咸阳城中远远看着咸阳宫,现在他站在这里,仿佛天下尽在手。

  只是偌大的咸阳宫,和大秦,却找不见能喝酒畅聊的朋友和亲人。

  上辈子平平淡淡二十年,没想到却在这里一朝直上云霄。

  可眼前没有人能述说,柴尺叹了一口气,慢吞吞的往外面走。

  出了咸阳宫,想起来也只有坎水居最熟悉了,他就往那边去。

  却没有想到刚刚过去就看见坎水居焕然一新,巴嫱从里面出来,笑盈盈的道:“恭喜我们柴相了,既然回来了就快进去吧,我都已经吩咐人准备好了。”

  一句回来了,柴尺情不自禁的就跟着进去。

  进去之后,宴会都已经准备好了,巴季也从后面过来,笑着和柴尺打招呼,入座之后,巴嫱先敬柴尺。

  “柴相怎么说也是我坎水居出去的人,我听闻柴相在咸阳城无亲无故,可人遇喜事就是要大张旗鼓的庆贺一番,所以为柴相设了这个宴席,你呢可不要嫌弃。”

  柴尺心中受用,面上道:“照你这么说,我还是卖给你家了?”

  巴嫱笑道:“这是哪里话,谁敢卖您啊?这要是卖了,陛下可不得找我们算账啊。”

  柴尺本也就是开玩笑,因为巴嫱这自来熟的做法,一瞬间还以为是和哥们儿瞎闹呢。

  回过神来后,便道:“你也说都是相熟之人,不用叫柴相这么客气,还是以前那样吧。”

  “好!”

  席间觥筹交错,巴季也趁着这个机会和柴尺熟悉起来。

  席间没有半点说到要求柴尺要庇护坎水居的,可是之前说的那些话就已经算是了。

  柴尺自己还没有反应过来,只觉得坎水居这样的做法,让他孤寂的心有了暂时安放处。

  很快,外面就有不少人来了,而且都是为了给柴尺庆贺来的,巴家兄妹将这些人都招呼进来。

  然后柴尺就发现,这些人之中竟然还有李斯!

  李斯实在是鹤立鸡群,身边还跟着一个年轻人,位置就在柴尺的旁边。

  柴尺没想到李斯竟然也会来庆贺,毕竟在朝堂上的时候,李斯那样子分明是不喜欢他。

  还是这朝堂上的人,都喜欢弯弯绕绕,心口不一?

  不过李斯此人,也确实是身怀大才,想想秦始皇死后,竟落得那样凄惨的下场,不免几分唏嘘。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靠献药抱了秦始皇大腿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靠献药抱了秦始皇大腿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