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7 章 秦法变了
轩辕侯2020-05-27 17:272,636

  柴尺非常高兴的看到了一件事情,这群人刚才还在反对呢,现在已经完全被自己给折服了,最起码被自己给吓住了,看来原来的秦法真的是天怒人怨了。

  其实也不能说是他又这种感觉,毕竟从自己穿越过来后自己一直都在思考,关于秦法该怎么变化,他也是有很大的思考的。

  柴尺知道,想要改变一个国家的法律这个是非常难以办到的事情,毕竟一个人的力量是有限的,即使是他把整个秦法都给修改了,这个恐怕还是不够的。

  只有让整个秦朝的所有官员都开始改变了,这次变法才有了意义,这些“知识分子”不改变那些一辈子只知道种地的老农民更别说会懂得了。

  不过要是让这些人来实现真正的法律,那是不可能的,如此一来就必须要先给他们约束咋一个框架内,这样他们写出来的法律才不会太离谱。

  毕竟自己和他们那是有着巨大的代沟的,无论是从思想上还是从意识形态上,这可是不可逾越的差距,要是思想无法统一,那就不用去统一,只要强行让他们走到正确的道路上就行了。

  所以他才想出了这个类似于后世的办法,用一部新的《大秦令》去约束秦朝整个法律体系,这样才能真正的让这些人不会“跑题”。如此下来,这个已经迟暮的秦朝才能焕发出青春。

  这个基本法律一旦制定了,得益的只会是秦朝的统治阶级,虽然表面上看这个法律是偏向了民众,但是不要忘记了,这些立法机构都是为国家机器服务的。

  所以,对于这部法律的通过,他是有绝对的信心的。毕竟这里规定的事情,对于朝廷和统治者根本没有多大的改变。

  要是硬要说有,那也是从原来的被动服从法律到了现在主动的遵守法律,如此一来,慢慢的就会有人提出更加好的东西。

  不过这次立法柴尺也是冒了险的,他做的事情已经开始触碰始皇帝的底线了,要不是他们在辇中的对话,说实在的自己还不敢轻易这样来。

  毕竟他是探知了始皇帝的底线的,既然知道了这个底线,那想必这个陛下也会实验一下才会知道其中的奥妙。

  柴尺这么孤注一掷也不是没有道理的,他也不想这么做,问题是要是按部就班的去做,自己是没有危险了,可是他可以百分之百的打包票《大秦令》是不可能被通过的。

  别的不说,就连朝堂这一关都过不了。

  秦法要变革,那可不是一句话的事情,等到自己给这群人说清楚了,黄瓜菜都凉了,不过好像这个时候是没有黄瓜这个物种的。以后说话还真要注意点。

  就他所知道的,黄瓜是汉朝张骞带回来的,这要是让始皇帝知道了,不提前去找这些东西啊,如此下来又要浪费很多的物力和人力。

  话说回来秦法要变革,需要从里到外的全部改变,虽然有很大的不习惯,但是为了不亡国,必须要好好的改变。

  说实在的,自己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想要在乱世之中保住性命,那还真是太难为自己了,能不能撑到汉朝建立还很难说。

  与其去搏杀那个未知数,还不如抓住眼前这个机会,将剩下的汉朝这个萌芽直接掐死在襁褓里算了。

  有了他在,最为人诟病的秦朝法律将会变得柔和,既然要变化那就要真真正正的变化,这才是他这次变法的精髓所在。

  他所变化的是将原来延续下来的许多战时法制完全给抹杀掉,而对于那些沿袭自就得奴隶社会的法律制度都给废除了。

  还是那句话,要想让秦朝真正的做到在封建制度下的强国,那是需要真的付出很大的改变的,虽然现在看来秦朝的兵甲要比外族的都要强盛,但是不经过岁月的侵袭怎么可能要比外力来的更加的快呢?

  自己既然穿越了,那就要在这里留下一个巨大的改变,让过去统治华国的封建主义能够早点结束,这才是自己的变法精髓。

  只有现在给了土地一些种子,这个种子才会有机会发展壮大,只有壮大了才有机会推翻封建主义,才会让华国能抢在所有国家前,进去更加先进的社会中去。

  到了那个时候,还会有所谓的外晦吗?早就把他们掐死在萌芽中了。

  修改连坐只是对于量刑问题的一个开始,这根本就不算是变法,从现在开始就要通过法律的宣传让这些大秦的人们开始明白什么叫爱国,这才是他想要做的。

  否则,好不容易才统一的国家,又会在一批批的具有造反精神的人们一次次的分裂,其实这每一次的分裂都是在消耗华国的有生力量。

  如果再这种情况下提前就打了出去,那还会有那么多的萌芽,其实国家的矛盾无非就是获得和付出的矛盾。

  解决这个也很简单,那就是要走出去,到外面把原本不属于自己的东西拿回来分给自己的百姓,这样下去,才能把内部的矛盾转移到外部去。

  如此一来天下的百姓都有了活路,甚至都有了好的生活,那个鬼还愿意跟着你们这些想破脑子要掌权的人一起去闹腾啊。

  只要是没有了战争的土壤,那华国内部一旦安定,爆发出来对外的征战的力量将是前所未有的强大,什么其他的国家,什么历史长河中其他强大的国家,最后都要臣服在大秦的铁蹄下。

  这才是他变法的最终目的,他要给华国一个最强的心脏,有这颗心脏在,哪怕是一时的失误也能最后扭转过来。

  这个徭役他是一定要取消的,不然的话,作为农名的人们都不耕田了,哪还有吃的,如此下去大秦不亡才怪呢。

  对于他这个穿越者来说,他比谁都看的更加的清楚。

  一个国家的农耕不足,百姓都吃不饱,哪有什么经历去搞定手工业?

  手工业的不足怎么去创造实业,没有了实业,哪里来的经济发展,没有了经济的发展哪还有什么科学和国家的强盛。

  自己穿越来之前的华国,不就是因为这个才在强敌环伺下付出了血泪的代价才崛起的吗?既然自己穿了过来,那还会让这种情形出现吗?

  有了这个具有雄心壮志的帝王,那自己就要把华国带进一个快车道,要让华国领跑与世界之林。

  什么世界强国,都要跪在华国的铁蹄下颤抖吧,这个民族的血泪史从此要被自己改写。

  所以这里的一切都要在自己的规划下慢慢地开始改变,尤其是现在自己要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让徭役消失, 然后让大秦的百姓都吃饱饭。

  既然这些百姓都能吃饱了,那么必然就不会跟着那些乐意造反的人到处乱来了,如此一来,必然形成大家都喜欢的局面。

  国家的发展离不开最起码的农桑,这也就是为什么柴尺拼了性命不要也要把徭役给取消的原因。

  这个徭役太伤农了,到了该种田的时候,你就要让种田,这个时候的农业估计还不会有太进步的东西出现,所以靠天吃饭的人们产量本来就低。

  要是这样再伤农那可是要断一个国家的根本命脉啊。

  只要是安抚住了农民,那就不会乱,只要不乱,大秦就能好好的发展。

  这个时代正是最黄金的时代,等到大秦强大了再次走出去的时候,还有什么王朝能阻止大秦军队的强力征服呢?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靠献药抱了秦始皇大腿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靠献药抱了秦始皇大腿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