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8 章 人性的体现
轩辕侯2020-05-27 17:272,966

  “中丞大人,下官和手下暂时拟定了一些章程条款,请大人批示一下,您看看这些法规是不是适合,要是可以的话,我们就做出一个副本。”

  “好啊,还是蒙大人有才有冲劲啊,你们辛苦了,先休息一下,等我看看。”

  从澎湃的思潮中醒过来的柴尺没有忘记给这个蒙志一个大大的笑容,毕竟他对于当时秦朝的一些事情还是比较了解的。

  以当时蒙家在朝中的力量那可以说是相当强大的,而且这个蒙志和起哥哥蒙恬算是真的很合拍,一文一武,都是当时秦朝的柱石,虽然比不上李斯,但也算是个人物。

  不过现在这个大秦的人物在自己的面前却是一脸的尴尬,不为别的,单单是想到将来要面对秦皇的早朝的暴怒,他就没有什么好心思再笑了。

  只是不知道,要是始皇帝震怒了以后,是会杀了他们所有人呢还是只杀了这个柴尺呢?蒙志的心中有点不确定,不过在他看来这个柴尺已经是个死了大半的鬼了。

  不过可惜的是,还不等始皇帝震怒呢,自己面对的这个中丞大人已经震怒了,在蒙志看来这个可真是叫做震怒。

  “蒙大人,你们这是改的什么条款?这是什么垃圾规矩?这个是给鬼看的吗?”

  蒙志顿时就蒙了,毕竟自己修改的法律已经很给力了,这可是比着原来的大秦律法要柔和了许多了,怎么在这位柴尺大人看来还是这么不好呢?

  “中丞大人,是什么地方您觉得不合适了?不过我们都是按照中丞大人的意思来修改的,难道还有什么没有体现出大人的意思吗?”

  柴尺一下子都被气的笑了起来,其实也不能怪这些官员,毕竟他们也是大秦律法下的执行者,对于他们来说,是局内人,看不清楚是再正常不过了。

  “蒙志,你来看这条,这不就事小小的打架吗?看这里的结果,不伤人的就要砍去膝盖骨,那这个人不是废物了吗?要是这样干脆打架直接变杀人得了,你这有点太重了。”

  对于从现代人穿过来的柴尺,根本不明白,秦国的法律为什么要规定的如此苛刻,这不是在自毁长城吗?不对,自己就是从长城那里逃出来的。

  到现在为止长城还是没有盖好呢,一定要注意说话的方式,柴尺狠狠的在自己的腿上掐了一下疼的他忍不住裂了一下嘴巴。

  不过这个动作让蒙志有点误会了,看到柴尺这个表情,他急忙给解释了一下。

  “中丞大人,你不知道,之所以止痒规定,是因为早些时候我们秦人尚武,民风彪悍,时常有私下斗殴,当年商鞅为了让大家谨记,才规定的如此严苛。”

  柴尺顿时被这句话堵得直翻白眼,这些人根本都不知道到了后世自己那个时代,有些男人已经都丢掉了男人的第一特征了。

  为了博人眼球不惜把自己搞的男不男女不女的,甚至还给自己起个名称叫小鲜肉,小奶狗,失去了男人应该又的阳刚气息,真不知道让他的家人有多悲哀。

  不过这些人不知道情况也不能怪他们,干脆自己给他们个标准算了。

  “这里还是要改一下的,以后只要不是故意杀人,或者是谋反造反之类的重罪,不要再出现这种损伤人四肢五官之类的刑罚了,一定要注意,这是人民内部矛盾,下手轻点。”

  “中丞大人,什么是人民内部矛盾?那什么是外部矛盾?”

  蒙志一下子就真的蒙了,这个中丞大人,到底是怎么区分这些役夫的?这个人民又是什么东西?矛盾自己还算明白,可是什么是人民内部矛盾啊?

  太深奥了,难怪是神仙教出的徒弟,一张嘴就是不一样啊,其实在自己看来,要是真得这个家伙能把秦朝的这些弊病给除去,自己真的不妨跟着他好好的大干一番。

  毕竟没有人不想做出点功绩给后人评价一番,现在不像是七国纷争的年代,可以让自己能有大好的出头机会。

  “这个很好解释,其实就是咱们秦国内部百姓之间的争执可以称为人民内部矛盾,将来咱们大秦要是发展起来,会有很多外族被征服,那个时候对于他们就是外族,不妨还是使用重典。”

  蒙志猛地打了个哆嗦,他在柴尺的旁边站着,这个时候一向和善的中丞大人身上带出的杀气居然能比得上陛下了,看来这个中丞大人也不是个好相与的人物。

  “其实大人,我们现在规定的刑罚已经是减轻了很多了,像这个私斗如果是持有铁器的话那可是要被杀头的,现在只是砍块骨头,够轻了。”

  “不行,必须改,我明白了,不就是觉得铁器珍贵吗?铁器算什么,在我这里好东西多着呢。”

  蒙志的一句话让柴尺猛地想起了很多的事情,看起来秦朝的刑罚重,也不单单是为了秩序,还有很多也是在珍惜少有的东西。

  不过在穿越过来的他面前这些都是小事情,毕竟在他的思想里,这些东西是很简单就能搞出来的,虽然自己不是很精通,但是指出里面的重点还是很轻松的。

  “必须要减刑,这总刑法太重了,我们的刑罚除了震慑犯罪以外,还要体现出对子民的教育,其实这些刑法只是对于犯罪的人的,刚才说的私斗那些不应该使用这个法律。”

  柴尺摇晃着脑袋,自然的想起了各种治安管理的条例,这些东西才是使用在人民内部的东西的,这样才能让人民归心。

  “等你们完成了这部刑法后,我们可以再制定一部治安管理条例,这样就能让大部分的行为都受到约束,对于这种私斗,我们可以采取分级的措施来解决。”

  柴尺看蒙志等人不明白,就干脆挑明了说

  “其实我们可以按照私斗的后果来判定刑罚,如果是伤人性命的可以定为死刑,重伤的判监禁或者徭役,时间长短根据伤人轻重来决定,如果是轻伤者可以不在刑法中体现。”

  “中丞大人的意思是说轻伤者在另外规定处罚吗?就是您所说的治安管理条例吗?”

  亏得是蒙志的记性好,这么个新的名词也能记得住。

  “对,轻伤之类的私斗判定量刑要以教育为主,可以判处徭役和监禁或者财物处罚时间和裁定要好好的考虑一下,等把这个刑法弄完,你们可以详细的讨论一下。”

  柴尺有点不敢说下去了,眼见着搞刑法的几个人都快要吐白沫了,这是有点接受不了的前兆啊,其实也可以理解他们,毕竟原来的刑罚太重了。现再猛的变轻,让他们受不了了。

  “中丞大人,这会不会让咱们秦国再次私斗遍地都是啊,要是这样可使有点不好啊。”

  “不会,你们放心吧,有徭役在哪里放着呢,没有人敢于去尝试徭役的,他们都知道徭役会有多苦,再说了,咱们这是自己内部的矛盾,你都给砍断了手脚,谁养活他们啊?”

  蒙志他们顿时都明白了,这个中丞大人,是绝对不允许这种情况出现的,要是残废了一个人,还要让家中的好人去养活他,有点太不公道了。

  不过刚才中丞大人说的徭役倒是个好办法,这样既可以省去农田劳力的调拨,又可以让犯人得到充分的教训,一举多得,也真是多亏了这个中丞大人的脑子。

  其实,这也是秦朝的徭役在柴尺心中留下的阴影。

  他在献药前可是被抓去做徭役的,那种修长城的滋味可是太难受了,在哪里的苦不是一般人能够体会的。

  如果说哪里是地狱,他百分之百的相信,那些监工们根本就没有拿这些役夫们当人看待,虽然说他只在哪里呆了几个月,但是眼睁睁的看着很多人就在自己的眼前倒下了。

  在他的印象了,别说是熬过十年,就是熬过三年的徭役都是奇迹中的奇迹。

  “中丞大人,我想我明白大人的意思了,对于咱们自己的人民,是需要教育为主的,只要是不犯大事,就不用刑法来处置,我们制定那个治安管理条例就是为了教育人的对吗?”

  “没错,只要是不敢伤天害理的事情,我们就是教育为主,不过要记住,教唆犯罪也是犯罪。”

  “大人,我明白了,大人制定的法律都是为了震慑为主,大人真是宅心仁厚啊。”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靠献药抱了秦始皇大腿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靠献药抱了秦始皇大腿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