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婚论嫁
无忧梦2020-06-03 16:036,144

   苏渺带着万俟笙费了老大的劲才来到了云归寨的大门。

  “罗叔,开门。”

  站在哨岗位上的罗定听到苏渺的声音,立马跑下来打开大门,“渺丫头,你干嘛去了,这么晚才回来。”

  “哎呀,罗叔,我现在没空跟你解释,我先回去了。”

  “欸欸欸,等一下,这位是?”

  “我的压寨夫君。”

  听了苏渺的话,万俟笙的脸色更黑了,他堂堂天界战神,如今却沦落和一群山匪共处的地步,不日还要和那女匪上演假成亲的戏码,这如何符合自己的身份。

  “罗叔,不跟你说了,我们先走了,回头聊啊。”说完苏渺就带着万俟笙寨内走去。

  罗定在后面打量着万俟笙的背影喃喃自语道:“小伙长得不错。”

  苏渺带着万俟笙来到沐浴更衣的屋子里,道:“衣服已经给你准备好了,水温你就自己调吧,我先出去了。”

  “站住,你帮本神调好水温,要调到最适宜身体筋络舒张的温度,还有,不能用寻常的冷水调配水温,要用每天清晨从艾草搜集的露水来调配,还要加入……”

  “停,打住,你以为你谁啊,皇帝啊,就算是皇帝都不敢这么使唤我,我还要不要帮你搓背啊,给你给你搜集露水,真是的,你还是个男人吗,就连女人都没有你那么娇气,我告诉你啊,我是不会帮你的。”

  被骂不如一个女人,万俟笙的火气立刻上来了,“你说什么,你想死吗,从来没有人敢这样说我。”

  “呵呵,是吗,那我就做那第一人骂醒你,像你们这种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人就应该被万人唾骂你们吃山珍海味,喝琼脂玉露,穿金丝帛锦,不关心国家存亡,整天就知道贪图享乐,还不允许别人议论批评,我告诉你,我不是你的仆人,我是不会帮你的,想要沐浴更衣,那一切都自己搞定。”

  “啪。”苏渺说完就甩门离去,走着走着,苏渺心中的火气渐渐平息下来了,怎么办,刚才好像把他骂得太狠了,说不定他不是那种纨绔子弟呢,万一他一生气走了,那我怎么办?苏渺摇摇头,算了,走就走吧,大不了再找别人呗。

  苏渺一走,屋里就剩万俟笙一人,他现在都顾不上苏渺说的话了,他呆呆的看着那一大桶的水,我该怎么弄?

  万俟笙来到浴桶前,伸手探了探里面的水温,哇,好烫,万俟笙立刻拿出自己的手,看见旁边还放着一桶冷水,万俟笙便一股脑将全桶水都倒了进去,再次伸手探测水温,万俟笙感觉整个人都不好了,水温凉了……

  苏渺来到大厅,发现苏护和尚欢都在,“爹,娘,你们都在啊。”

  “渺渺,来,”尚欢向苏渺朝朝手,“坐到娘这边来。”

  苏渺在尚欢身旁坐下,“欸,老头,你一直盯着我干嘛?看你那眼神,感觉要吃了我一样。”

  “渺渺,怎么和你爹说话呢。”

  “吃你?算了吧,就你那一身硬骨头,我这老嘴是啃不动了,还有,瞧瞧你那臭脾气,就算我真要吃了你,可能把你放到了烤架上你都要诈尸起来先大骂我一顿再抽我一顿。”

  “哈哈,不愧是我爹,这么了解我,不过,老头,我这脾气可是原封不动的继承了你的,当初爷爷奶奶可也是这样受你的气的,所以啊,你也不要抱怨,这就叫做百因必有果,你的报应就是我。”

  “哎呀,真是的,你们父女俩怎么一见面就对上了呢,一老一小也不害臊。”

  “好,丫头,看在你娘的份上,我今天就不和你吵了,我和你说点正事。”

  “什么事?”

  “我听说你把人带回来了?”

  “什么人?”

  “哦,”下一刻苏渺突然反应过来,“你儿子啊。”

  “好好说话!”

  “是,人我是带回来了。”

  “那人在哪呢,你都不带人家来见见爹娘吗?”

  “哎呀,你们急什么,人家赶了那么多天的路,必定是身心俱疲,见你们也要等人家精力恢复过来再说吧,那这至少也该有个……两三天吧。”

  苏护:“两三天?要这么久吗?”

  尚欢点点头,“渺渺说得有道理,我们确实有点心急了,再等等吧。”

  苏护疑惑的看着苏渺,“是吗,可我怎么觉得你在拖延时间呢?”

  “什么拖延时间,人还在那沐浴更衣呢,难不成我还会找个假的敷衍你们,我是会拿这种事开玩笑的吗?。”

  “别人不会拿这种事开玩笑,你就说不定了。”

  “哎呀,老苏,我们应该相信渺渺,她是不会拿自己的终身大事开玩笑的。”

  “哼,最好是这样!丫头,我可警告你,平时你怎么胡闹我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是这件事容不得有半点胡闹,听到没!”

  “唉,知道了,行了吧,我还有事,先走了。”也不知道万俟笙的话还算不算数,不行,我得找他问问清楚,不行的话还要去找别人顶上。

  ……

  “啪啪啪,”苏渺使劲地拍打着更洗室的里面门却没有一点响应,”万俟笙,在里面吗你?”

  “怎么没有反应?都洗了这么久了还没洗好吗?该不会真的逃走了吧?不管了,进去看看再说。”

  就在苏渺要推开房门时,门突然打开了,下一刻,苏渺觉得自己仿佛看见了天神,依旧是那张冰冷的脸,可是沐浴后的万俟笙仿佛就像是洗净了世间铅华,一种出尘的气质让人不能忽视。

  “有事?”

  万俟笙那冰冷的声线唤醒了看得入迷的苏渺,苏渺赶紧清清嗓子,“那个,没事,我就是想过来问问你,之前你答应我的还算数吗?”

  “本神既已许诺,自是会兑现的。”

  “好,第一次觉得你有点男人的样子,”苏渺开心地笑了,“那明天你就随我去见我的父母,然后劝他们趁早把我们的婚事办了,之后嘛,我和你就可以离开这里了,然后我们就分道扬镳,各走各的路。”

  “我答应你的只是和你成亲,其它的我可未允诺于你,所以,我只会在成亲当日出现,其它时间我是不会听你安排的。”

  “什么,你什么意思?”

  万俟笙淡淡地看了苏渺一眼,“意思就是,我是不会去见你父母的。”

  “不是,大哥,你和我要成亲,难道不应该要先经过我父母的同意吗,你跟我说不见他们,那他们能同意这桩婚事吗?”

  “这与我无关。”

  万俟笙依旧是那平淡的语气,苏渺简直就要疯了,这个人怎么这么难搞!

  苏渺顺了顺心气,“万俟兄啊,这俗话说得好,好人做到底,送佛送到西嘛,你说你要是真那样做的话,那和没帮我有什么区别。”

  “那这样吧,在你昏迷我帮你检查身体的时候,发现你身上一文钱都没有,我看你也是要远行的人,身上没有银两怎么行呢,所以,如果你帮我办好了这件事,我就用五十两作为酬谢,好不好?”

  银两?对啊,自己怎么把这件事给忘了,人间的衣食住行都是要靠银钱的,我从天界来,自然没有银两,现在我又灵力全无,想要找到芝雨必然是有一段行程的,这期间肯定是要花费银两的。

  苏渺看见万俟笙不说话了,心中大喜,有希望!

  “怎么样,现在你同意了吗?”

  “好,我答应你。”

  “你答应了?太好了,那明天你就随我去见我的父母,他们可能会有比较多的问题,你要是不想回答也行,到时我帮你敷衍他们,你只要人在就行了,我会让他们尽快定下日子的,完事之后我们就找个理由下山。”

  “嗯。”

  “好,那今天你就先好好休息,你的房间我已经吩咐人给你收拾好了,走吧,我带你过去。”

  苏渺将万俟笙带到他的房间后就离开了,万俟笙关上门,“出来吧,我知道你在。”

  “不愧是战神啊,感知这么敏锐。”千箴笑嘻嘻地从屋内走了出来。

  万俟笙没有说话,只是一直盯着千箴看。

  “那个……大哥,你别一直盯着我看啊,我……我……好吧,这次的事是我不对,回到天界后我任由你处置好吧,但现在你先帮我把人间的事处理好行不行?”

  万俟笙没有理会千箴,只见他径直朝床边走了过去。

  “别呀,兄弟,帮帮忙啊,帮帮忙,帮帮忙……”

  “够了,你有完没完,告诉我,芝雨在哪。”

  “嗯?这么说,你同意帮我这个忙了?太好了,她现在是鎏翌国的公主,到时你一定要想办法进入皇宫,你也知道,皇室的纷争有多么激烈,而我家芝雨又那么单纯,我真怕她斗不过宫里的那些人,有你在,还能护一护她的周全。放心,如果你在人间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我一定义不容辞。”

  “废话真多,出去,我要休息了。”

  “好好好,大哥,你好好休息,我就不打扰你了。”

  ……

  翌日。

  “万俟笙,起床没?”

  “何事?”

  “哇!你怎么在我后面。”苏渺着实被不知何时出现的万俟笙吓了一跳。

  万俟笙丝毫不理会她的惊吓,仍是一副冷漠的表情。

  “呃,那个,我爹娘在等你用早饭,一起过去吧。”

  “嗯。”

  ……

  “爹,娘,人我带来了。”

  “哦,万俟公子,坐坐坐。”尚欢热情地向万俟笙打招呼。

  万俟笙礼貌地点了点头,转而在苏护和尚欢对面坐了下来。

  “伯父伯母,初次见面,未备薄礼,还望伯父伯母见谅。”

  苏护点点头,“万俟公子见外了,我听苏渺提起过,你家离我这云归寨甚远,而今日公子只身前往已令我等感动,备礼实在是不必了。”

  尚欢点点头,表示同意苏护的话,“万俟公子气度不凡,实为世间少有,不知万俟公子是如何与我家渺渺相识?”

  “哦哦,那个……娘,是这样的,就是那日我去街上,呃……然后被一群恶棍围堵,我打不过他们,然后是万俟笙路见不平拔刀相助救了我,嗯,没错,就是这样的。”

  “是吗?”苏护疑惑地看着苏渺,“你会打不过几个恶棍?”

  “是……是啊,哎呀,我也不知道那天怎么回事,就是全身无力打不过他们。”

  苏护点点头也不再说什么了,苏护看着万俟笙又问到,“不知万俟公子家操何业?”

  “经商。”

  苏护瞪了苏渺一眼,“我没问你。”

  万俟笙瞥了苏渺一眼,缓缓说道:“从政。”

  “哦,那不知政从何地?”

  苏渺:“淮翌州。”

  万俟笙:“京都。”

  怎么回事?苏渺看了万俟笙一眼,不是说好听我的吗?

  “那不知万俟公子家中还有兄弟姐妹吗?”

  “娘,他是独子。”

  “哦。”尚欢点点头。

  “晚辈家中还有一个妹妹。”

  这又是什么意思?苏护和尚欢面面相觑。

  苏渺简直就要疯了,万俟笙到底想干嘛,为什么要频频拆自己的台,不知道这样很容易露馅吗?

  苏渺只能强颜欢笑道:“哦,是吗,伯母什么时候又添了一位千金,你怎么都没告诉我。”

  万俟笙看着苏渺敢怒不敢言的模样,心中竟有一丝窃喜,“哦,我忘了。”

  我忘了,我忘了……

  苏渺恨不得当场给他一巴掌,但理智让她忍住了,“没事,你现在不是说了吗,呵呵。”

  “呃,那个,爹,娘,你们要赶快给我们定下日子了啊,要快。”

  苏护和尚欢一下子没反应过来,“啊,这么快?”

  “快,你们不是一直想我嫁出去吗,现在人我带来了,你们也见过了,那还等什么。”

  尚欢:“不是,我们和万俟公子才刚见面……”

  “哎呀,你们是才刚见面,可是我们认识很久了呀,放心吧,一切我都考察清楚了,他是个好人。”

  尚欢:“那……”

  苏渺:“那剩下的事就交给你们搞定了啊,日子订好了记得通知我们一声,哦,你们要记得,日子最好就挑在这几天,我现在带万俟公子逛逛我们的山寨,就先走了啊。”

  苏渺拉着万俟笙逃离了苏护和尚欢的视线,“松手。”

  听到万俟笙一如既往冷淡的语调,苏渺的火气立刻窜上来了,“欸,我说你这个人怎么回事啊,不是叫你听我的吗,你在那瞎捣什么乱啊。”

  “可我有答应你吗?”

  “你……好,你厉害,你知不知道既然我们是骗他们的,就不能说你真实的情况啊,而且,我刚才的话是对我有利的,离开山寨后,我就要去淮翌州,万一我爹娘想我了跑去京都了怎么办,而且,我说你家是经商的,商人本就是四处奔波,就算到时他们见不到你我也好有个理由,可你呢,一切都被你搅黄了。”

  “那是你的事,离开这后,我便要去京都。”

  “好,算我瞎了眼找你帮忙,我现在就希望快点完事,然后永远也不要再见到你!”说完,苏渺就气哼哼的走了。

  “真巧,我也不想再见到你了。”说着,万俟笙朝与苏渺相反的方向离去了。

  ……

  屋里就剩苏护和尚欢两人,“老苏,现在该怎么办?”

  “什么怎么办,就听丫头的,三天后让他们成亲。”

  “老苏!怎么你也这么说,那万俟公子我们都不了解,你就不怕到时你女儿在他家受苦吗?”

  “唉,”苏护拍了拍尚欢的手,“我们是可以等,可是渺丫头等不了了,你没看到那日她收到信时火急火燎的样子吗,虽然我们不知道她到底在做什么,但是绝不会是害事,让她成亲,即是我们放手让她走的一个理由,也是为了对得起她的父母,放心吧,我一直都相信渺丫头的眼光,而且,那小伙我看也确实不错,我们就放心吧。”

  尚欢沉默了,她虽然对万俟笙颇有好感,而且万俟笙给人一种可靠和踏实感,可她总是觉得他有一种隐约的面熟,可却记不起在哪见过。

  “好了,别担心了,我们应该相信渺丫头的眼光。”

  “好,听你的,就三天后吧。”尚欢也不纠结了,同意了苏护的安排。

  “那好,”苏护见尚欢同意了,就叫来罗定,“老罗,你通知一下大家伙,三天后,苏渺大婚,你叫槐嫂现在就去准备,该通知的去通知,该买的东西去买,去。”

  罗定差点以为自己耳朵出现问题了,“不是,渺丫头和谁成亲啊?”

  “嗯?人你不是见过了吗,就是昨天她带回来的那个万俟公子啊。”

  “什么!”此时罗定觉得这对父女都疯了,“苏大哥,那人你才见过几回就将渺丫头嫁给他,不是,你就不担心吗?”

  “唉,有什么好担心的,渺丫头的眼光你还信不过吗,好了,去准备吧。”

  “不是,那个,嫂子,你都不劝劝吗?”

  尚欢温婉一笑,“老罗,听老苏的,去吧。”

  罗定越来越搞不懂这一家人是怎么想的了,一个比一个魔怔,“行行行,听你们的。”

  苏护和尚欢相视一笑,尚欢向身边的侍人李嫂招招手,“李嫂,去把我屋里的那套凤冠霞帔拿出来给渺渺送过去。”

  “好。”

  苏护不解,“什么凤冠霞帔?”

  尚欢微微一笑,”三年前我就开始准备渺渺的嫁衣了,如今,她真的要嫁人了,这也算是我送给她的礼物吧。”

  苏护感受到了尚欢话语中的不舍,轻轻拍了拍尚欢的手背,“哼,便宜这个丫头了,我的夫人还没给我做过衣服呢。”

  尚欢被他的话逗笑了,“你啊,一把年纪了,还跟个小孩一样。”

  “好了好了,我们两个也别闲着了,我们也帮忙去准备吧。”

  尚欢点点头,“好。”

  ……

  “啪啪啪,小姐,你在屋里吗?”

  苏渺正躺在床上想着淮翌州那边的事,就被李嫂的敲门声拉回了思绪,“我在。”

  苏渺赶紧下床跑去开门,“李嫂,有事吗?”

  “我们渺渺现在都要嫁人了,想想我还真是舍不得啊。”

  苏渺微微一笑,“哎呀,李嫂,没事的我以后肯定是会待在这的。”

  “你这孩子,你以后是要去夫家的,怎么还能待在寨子里呢,不过到时可要经常回来看看啊,多陪陪我们这一群老人家。”

  “渺渺啊,你这几天就多陪陪你父母吧,你娘三年前就开始准备你的嫁衣了,她每年都会按照你的身材修改这件嫁衣,你娘其实是很舍不得你的。”

  苏渺接过嫁衣,轻轻抚摸着上面精巧的纹路,心里五味杂陈,娘,对不起,我欺骗了你,但是,我还有我的责任要守护,我现在不能自顾儿女私情,等我们鎏翌国安定了,我会回来和你们解释的。

  李嫂看到苏渺突然沉默了,以为她也是心有不舍,便也没有再说什么静静离开了。

  “爹,娘,放心吧,我会守护我们的山寨和我们的国家,不会让任何人侵犯我们的领土。”

  ……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笙歌几何为墨莲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笙歌几何为墨莲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