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不欢而散
硕鼠吾黍2020-06-11 15:042,587

  随着李定国的示意,众人全部放下酒杯,两名士兵抬上一幅在白娟上绘制的简易地图,山用三角形标注,军寨画的小房子,弯弯曲曲的河流用的是蓝线,道路用黑线。

  这幅地图让叶源看的也是大跌眼镜,没有比例尺、没有等高线,让自己这个现代人看的一头雾水,这地图就连小学教科书上的地图都不如,用这种地图指挥作战,怎么打都是输。

  李定国给朱由榔介绍道:“陛下,这是方圆两百里的山川地形,容臣给您详细说明一下现在的形势。”

  朱由榔点点头,饶有兴趣的看着地图,他也想知道目前自己所处的境地。

  李定国指着地图上的一座城池说道:“这是勐腊城,全城人口不足一万户,这座城一无高墙,二无存粮,再有奸贼吴三桂手中有四十门红衣大炮,确实攻城把寨的利器,在城中驻兵实属下侧,所以臣和巩昌王果断放弃了勐腊驻兵的打算,依靠山川地形在勐腊东西两侧修建军寨驻兵,第一山路难行,不利于骑兵有效组阻击吴三桂麾下的关宁铁骑;第二靠近周边土司部落,能获得粮秣;第三两座军寨互为犄角与勐腊成三角可以相互依存,方便救援。”

  在李定国的介绍下,叶源总算是明白了这张跟鬼画符一般的地图上各个标识的意思,也知道李定国和白文选是分开屯兵。

  李定国继续说道:“目前臣麾下有一万三千八百一十六口,马匹一千两百匹,各类火器五百余支,粮食够支撑一个月。巩昌王手下?”李定国看向白文选,让白文选报一下麾下人马。

  白文选拱手施礼,说道:“臣麾下有九千五百七十九口,马匹三千二百六十匹,象十八只,各类火器七百余支,粮食还够二十多天的。”白文选虽然手中兵少,但是总体实力不弱于李定国。尤其是骑兵的数量,给白文选提供了很大的机动能力。

  朱由榔听到二人现在还有两万多官兵,心中大定,脸上的神色变得极为舒缓,问了一句:“奸贼吴三桂手中有多少人马?”

  “噗……”刚喝了一口茶水的叶源听到朱由榔的这个问题,把口中的茶水又吐回了茶碗里面。这个皇帝的确是没脑子,吴三桂都打的你找不到北了,你居然还不知道对方的实力。

  果然朱由榔的问题一经问出,李定国和白文选脸色变得黯淡一些,二人相视一眼,李定国说道:“现在云南境内皆是吴三桂的人马,初步估计不下三十万。如今清贼重视西南军务,吴三桂要什么,清廷就尽力筹措满足吴三桂。如今三大奸贼中,吴三桂的势力最大,也是我们必须应对的威胁。”

  朱由榔听完,原本已经定下的心脏又开始噗噗的跳动起来,吴三桂的兵马整整高出自己这边十五倍多,这仗该怎么打?无意中从席间找到了叶源的身影,朝着叶源投去了一个求帮助的眼神。

  叶源耸耸肩,表示此刻的自己无能为力,自己除了可以带着朱由榔亡命天涯,根本没有其他的手段。

  朱由榔还是把希望有重新寄托给了李定国和白文选,问道:“卿如今有何计谋?”

  李定国以勐腊城为圆点用手指在地图上画了一个圈,直径大约是一百里,说道:“目前我们手中兵马不足,如今的办法是联合周边部落的吐司,保存实力徐徐图之,待到兵马充足再与清贼一战。此法方为上策。”

  朱由榔点点头表示同意,刚要开口,结果被白文选打断,白文选说道:“晋王办法虽好,但却忽略了一个事实咱们面对的是吴三桂的三十万大军,一旦大军压境我等将退无可退。我主张主动出击,用骑兵吸引敌军与一处,再合力歼灭,如此毕其功于一役,灭清军威风,打怕他们,才能获取更多的喘息时间。一味的在一个地方等死,实属不智。”一直沉默寡言的白文选说出的想法如此激进,是朱由榔和叶源没有想到的,看来李定国和白文选二人意见不合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了。

  李定国显然是非常反对白文选计划,说道:“磨盘山大战我们已经损失了大量精兵,如今云南各地土司纷纷投靠清贼,咱们控制下的土司如今也是首鼠两端,如若再不发展地方,恐怕着最后的容身之所也没有了。”

  白文选冷笑一声,有些轻蔑的说道:“晋王曾经也是血气方刚,两厥名王威震天下,如今却也是前怕狼后怕虎,我大明将士的血性难道被这几日的逍遥磨没了?”

  “你……”李定国怒目圆睁手指白文选说道:“白文选,当着陛下的面你别太放肆。”

  白文选丝毫不在意,眼角瞥了眼满脸尴尬的朱由榔,接着说道:“如今我等商量下一步的打算,为的是大明江山,就算是君前失仪陛下也能恕我无罪。”

  “哎、哎……”朱由榔答应了一句。

  李定国见白文选如此不把皇帝放在眼里,胸中火气难平喊一句:“白文选,你……咳咳咳……”话还没有说完李定国就开始剧烈的咳嗽起来,嘴角流出的鲜血也沾染在了花白的胡须上。

  “爱卿身体还好吧!”朱由榔连忙扶住李定国,关切的问道。

  李定国咳嗽不止,没法说话,只好摆摆手告诉朱由榔自己没有事儿。

  白文选见朱由榔如此关心李定国,心中不禁有些嫉妒,阴阳怪气的说道:“晋王一身勇武,那劳的陛下关心。我等今日商讨的是军国大事,晋王说不过就咳嗽的确是有点不对了。”

  李定国此刻觉得喉咙奇痒难止,一时咳嗽的说不上话来,只能用手指着白文选表达自己的不满。

  此刻帐中气氛极为尴尬,席间众将只能看着晋王和巩昌王二人,没有人敢插话。

  叶源见大家都默不作声,咬咬牙硬着头皮站起来说道:“今天我看二位王爷酒喝得多了,说话都有些不走心。再说陛下这几日赶路也乏累不堪,不如今天就先到这儿?等过几天,陛下斟酌好对策,再找二位王爷商讨。如何?”说完,朝着朱由榔使了个眼色。

  朱由榔立刻会意,松开扶着李定国的手,开始按摩自己的太阳穴,皱着眉头说道:“是啊,今天朕累了,你们都退下吧。改日朕再宣二位爱卿帐中叙话。”说完倚在椅子上。

  白文选看到场面也不好收拾了,也不想继续在这里待下去,现在皇帝给了个台阶,白文选拱手说道:“既然陛下身体抱恙,那臣先行告退,今日若是有失仪之处,望请陛下海涵。”

  “不挨的,不挨的。”朱由榔继续一脸不舒服的样子,挥手让白文选可以走了。

  白文选转身朝着帐外走去,麾下众将也都施礼告退。待到白文选走后,叶源这才拿了碗热汤让李定国喝下,方才缓解了咳嗽。

  李定国止住咳嗽后说道:“陛下……”

  叶源连忙打断李定国:“陛下累了,晋王您也先休息吧。”

  李定国看看朱由榔,在看看叶源,拱手说:“那臣先退下。”

  等到大帐中只剩下,叶源、朱由榔、邓凯三人的时候,朱由榔这才清醒过来,一脸愁容的说道:“本来以为可以好好过日子了,怎么还有这么多事儿。这皇帝真的是不好当。”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大明鼠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大明鼠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