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四章 煌月黑龙,毁灭之袭
雨浚傲霆2020-05-28 07:2213,015

  为了找到靖仙琼牙夙清一行人找遍了整个雪域,他们甚至因为这样而探索完了〖傲雪寒陵〗和〖天雪皇陵〗这两座雪域帝王墓,但最终却一无所获。

  由于牙夙清等人没有在雪域找到靖仙琼的踪影,而他们这一行人又探索完了皇陵,所以他们便决定回天胤圣府将靖仙琼失踪一事向天胤剑王禀报。

  半月之后牙夙清等人便回到了龙城,而牙若冰也随行在了他们这一行人的队伍里,在他们回城的这段时间里魏雪明顺利的登上了天冰城主之位,而退位让贤的魏冰寒则和郭逐日一样成为了天律之城的法圣长老。

  就这样天府国风平浪静了一段时间,而牙夙清在回龙城不久后竟然收到了天律之城的屠龙令,这让他非常的疑惑,于是他便带着屠龙令孤身一人前往战神殿将这件事情告诉给了雄唯尊。

  “什么,你收到了天律之城的屠龙令?”坐在剑王神座上的雄唯尊惊讶道。

  “是的,剑王,这块屠龙令与我在雪域时看到的那块屠龙令一模一样。”站在战神殿中央的牙夙清回答道。

  “夙清,你快将屠龙令递给我看看,我要鉴定一下它的真伪!”雄唯尊急忙说道。

  “是,剑王您请看!”于是牙夙清便将自己手中的屠龙令呈递给了雄唯尊,而雄唯尊在仔细观察了一下这块屠龙令后便确定它是真的。

  “嗯,令牌是真的,那天律之城的书信密函呢?”雄唯尊问道。

  “密函在我身上,我仔细看过了,上面的公章文印是不可能造假的。”牙夙清很肯定的说道。

  “也就是说你在雪域之时靖仙琼所拿出的那块屠龙令是假的了。”雄唯尊推测道。

  “呃……这,对,如今看来靖堂主手中的那块屠龙令应该不可能是真的。”牙夙清在犹豫了一会儿后便吞吞吐吐的说道。

  “呵呵,如今证据确凿,难道夙清你还不相信靖仙琼就是香雪真君吗?”雄唯尊笑着问道。

  “剑王,这也有可能是别人在陷害靖堂主呀!”牙夙清道。

  “你们在天雪派与香雪真君大战当晚靖仙琼始终都没有现身助战,之后她便消失得无影无踪了,而在同一时间苍舒云昊又带着另一队兵马去夜袭天冰雪城,雪域的两块要地都遭到了进攻,这一战他们绝对精心部署过多时,靖仙琼她摆脱不了嫌疑呀。况且香雪真君的身上散发着乾达婆独一无二的体香,这难道还不能证明她就是靖仙琼吗?”雄唯尊反问道。

  “这……剑王,此事有待查证,不如你将调查香雪真君一事交给冰火风雷堂来处理吧。”牙夙清道。

  “天胤圣剑堂的百名弟子调查香雪真君多时,虽然期间搜集到的相关资料可能有假,不过若将这件事转交给你们处理的话那这次的调查势必又要重新开始,夙清,你们还是去处理一下这些天冰火风雷堂所积压下来的其他事情吧。”雄唯尊道。

  “啊,剑王,这……好,夙清领命!”牙夙清很不情愿的答应道。

  就这样在不久后牙夙清便顺利的当上了若雪神殿的掌门,而他却时刻不忘调查靖仙琼的事情,因为这样他在这段时间里与靳宇轩走的很近。

  辉日神殿的掌门之位则由魏雪莹暂代,毕竟追日城的副城主之位暂时空缺,天胤剑王只好委派郭健鹏去协助尉迟烁天处理追日城内的事务。

  李文昊在知道郭健鹏来追日城后便想借这次的机会制造事端,他想激化郭健鹏与尉迟烁天二人之间的矛盾,可这个时候香雪真君却似乎有更重要的事情让他去做。

  这一天李文昊与香雪真君二人偷偷的来到了雾雨东雷山的山脚下,不久后他们便进入了一个秘密的山洞内商谈事情。

  “苍舒云昊,你总算没有忘记我交代给你的事情,哭魔惧神剑乃仙界魔兵圣器之首,若我能成为它的主人的话那苍舒银月将不会再是我们的障碍了!”身处秘密山洞内的香雪真君说道。

  “香雪真君,其实〖雾雨雷陵〗是四百年多前邪帝雄天为对付夜雨皇族而秘密建立起的一个地下军事基地,为了掩人耳目所以他对外谎称这里是他的皇陵,准确的说邪尊十二陵中只有十一个皇陵是属于他的坟墓,其中有十个皇陵还只是他的衣冠冢罢了。”站在香雪真君身后的李文昊说道。

  “哼,〖雾雷天堡〗说是专门为邪帝雄天守陵而建造的一座山顶城堡,其实它就是一座小型的山顶城市,在城堡之下便是将王城的另一个秘密军事基地〖深渊洞府〗,里面守卫森严,我们如何才能进得去呢?”香雪真君问道。

  “这个真君您就不必操心了,我要想进入这个军事基地的话易如反掌,不过你不能随行,估计如果快的话我会在傍晚之前在这个山洞里与你回合,到时你就完全是这把魔剑的主人了!”李文昊欲进入〖深渊洞府〗。

  “嗯,我已经差不多练成〖傲月胧煌剑〗了,相信现在的我若想获得哭魔惧神剑的剑缘的话应该不是什么难事。对了,如果在这段时间里天胤圣府的人来了我们又该怎么办呢?”香雪真君问道。

  “呵呵,那就只能怪他们运气不好了,香雪真君,相信以你无敌于天下的〖傲月胧煌剑〗除掉他们这些小角色应该不成问题吧?”李文昊问道。

  “苍舒云昊,他们队伍里的那个小姑娘可不是一个简单人物呀。”香雪真君提到了牙若冰。

  “香雪真君,你二人从未正面交锋过,若不试一下的话那你怎么知道自己不是她的对手呢?”李文昊反问道。

  “也对,毕竟〖乾达婆王的痕迹〗远不及我的〖傲月胧煌剑〗,牙若冰那天也只不过是与她打个平手罢了。”香雪真君道。

  “嗯,真君,那我们就按计划行事吧。”李文昊道。

  “好。”香雪真君答应道。

  就在一个多月前,那天正是天雪派百年庆典的日子,靖仙琼一个人独自坐在客房内的窗边欣赏着天雪贵宾楼外的雪景,这时一个人影从她的眼前极速飞过,而她则下意识的跳到窗外去追赶这个人影。不久后她便被这个人影带入了雪雷群山之中,在到达天冰崖后这个人影便停下了脚步,而靖仙琼此时也停止了追赶,此时她们二人彼此看清了对方的样子。

  “啊,你的脸上竟然带着白牡丹花面具,莫非你就是香雪真君?”靖仙琼在看清对方的着装后问道,此时她们二人面对着面站在天冰崖上,而那个将靖仙琼引到这里来的神秘人则正背对着悬崖边。

  “靖堂主,别来无恙呀!”神秘人道。

  “啊,好熟悉的声音呀,你到底是谁?”靖仙琼继续问道。

  “我是谁?这个秘密你不能知道,不过你也没有机会知道了!”神秘人道,此时她迅速抽出自己随身携带着的冰晶幻剑去与靖仙琼对战,而靖仙琼也手持香风寒雾剑去迎战这个神秘人。不久后二人的剑舞之战便进入了高潮,此时靖仙琼与神秘人的战斗激烈,而苍舒云昊却在这个时候与另一个带面具的人飞到了天冰崖上,他们在飞上天冰崖后便立刻助战神秘人。

  与苍舒云昊一同飞上天冰崖的那个人的着装和正在与靖仙琼对战的那个神秘人的着装一模一样,而靖仙琼在见到有人助战神秘人后她便停止了战斗,此时的她迅速跳到悬崖边远离了众人。

  “啊,竟然有两个香雪真君,看来一直困扰着我的疑团终于解开了!”站在悬崖边的靖仙琼说道。

  “哼,不过可惜的是就算你现在明白了一切也没有什么用了!”神秘人于是立刻使出了一套威力极强的剑法去与靖仙琼对战,而苍舒云昊和另一个带面具的人也分别使出〖灭绝三十三天众神剑〗和〖乾达婆王的痕迹〗一齐攻向了靖仙琼。

  三股力量齐攻靖仙琼逼得她不得不使出了〖香风寒雾剑〗的终极剑招〖香海蜃楼〗去对抗这一次毁灭性的攻击。

  此时在天冰崖上出现了〖乾达婆城〗的幻象,〖海市蜃楼〗的虚空世界吞噬了众人,不久之后在天冰崖的悬崖边竟然出现了〖香海幻境〗的虚空之门,它瞬间吸收了那三股冲击靖仙琼的毁灭之力使她免受伤害,不过也因为这样那把被靖仙琼紧紧握在手中的香风寒雾剑也瞬间粉碎,此时乾达婆的剑魂出现在了众人面前。

  为了救靖仙琼使之免于危难乾达婆的剑魂在这一刹那以最快的速度使出了毁身救主之法,此时在众人的周围出现了暴寒风雪,他们周围的温度在急剧下降,众人被冻得瑟瑟发抖,不久后他们的身上边开始结冰。

  “啊,这是乾达婆剑魂的自毁剑招〖香神恋雪〗,我们的身体上开始凝结出寒冰了,怎么办,前面的冰风暴的傲寒之力巨大无比,它的破坏力无法估量,我们该如何跃过它?”被寒冰傲雪困住的苍舒云昊道,此时他的双腿陷入了厚厚的积雪之中,强有力的暴风雪阻挡住了他迈向前方的步伐,可以说现在的他已经寸步难行了。

  “好,那我就用〖傲月胧煌剑〗来结束这一切吧!”神秘人立刻使出了一式〖傲月胧煌剑〗,此时在她的背后出现了一轮燃烧着胧焰的煌月,虽然这轮煌月不像烈日一样拥有剧猛强悍的汹涌火焰,但远远望去它却像一颗正被朦胧煌焰侵蚀着的夜明珠,十分的光耀夺目。

  不久后在煌月的周围幻化出了两条辉华龙影,这两条辉华龙影一出现便在煌月周围盘旋飞舞,宛如双龙戏珠一样。

  片刻之后天冰崖上的气温开始回升,凝结在众人身上的冰雪开始融化,而由〖香神恋雪〗所创生出来的那股冰风暴的傲寒之力也开始减弱。

  就在这一瞬间神秘人将自己手中的剑投掷了出去,而那轮煌月也伴随着两条辉华龙影紧紧跟在剑柄之后冲飞,他们所到之处积雪融化水痕一片。

  就这样神秘人手中的那把冰晶幻剑被投掷到了乾达婆的剑魂幻体之上,于是它立刻用自己的幻臂去阻挡冰剑刺穿自己的幻体,可是当它抵挡住冰剑进攻的时候那轮极速向前冲击的煌月却撞击到了它的幻体之上,而那两条辉华龙影也在它的身边极速盘旋着。

  不久后在天冰崖上便发生了一场巨大的爆炸,爆炸所产生的烈光耀眼夺目,而整个天冰崖也被炸掉了一大截,站在悬崖边的靖仙琼瞬间被冰剑刺中了身体,此时的她随着这截断掉的天冰崖石一起坠落到了崖底。

  因为〖傲月胧煌剑〗的毁灭之力太强,所以乾达婆的剑魂在受到这致命一击后便湮灭了,而苍舒云昊三人则迅速飞到了悬崖后的那片宽阔雪域上使自己远离了那块坠落的断裂冰石。

  “啊,我的〖永幻香泉剑〗!”神秘人望着远处的那块断落悬崖道。

  “真君,这把剑只是把普通的二级神兵罢了,你不要管它了!”站在神秘人身旁的苍舒云昊道。

  “不行,我一定要看到靖仙琼的尸体!”神秘人欲飞到崖底一探究竟。

  “妹妹,这里可是雪雷峻岭呀,在群山的峡谷之中到处都是爆雷寒冰,它们的毁灭之力极强而且充满了整个山谷,任何人掉下去都是九死一生,靖仙琼就算没有没有摔得粉身碎骨那她也会被这些毁灭力量所吞噬的,你可不要冒这个险呀!”苍舒云昊身后那个带面具的人急忙阻止道。

  “嗯,也对,是我太急躁了,崖底是一个充满寒冰爆雷的地狱,任你仙法再高也不可能躲过里面的冰雷劫,靖仙琼她是不可能活下来的,而我若是下去找她的话则很有可能赔上自己的性命!暗星使者,我们走吧,不过看来在接下来的日子里你要为我去找寻神兵了。”神秘人望着远方的断裂悬崖道。

  “嗯,真君,我绝对会为你找到一件称手的兵器。好了,天雪派的百年庆典快开始了,我们按计划行事吧。”苍舒云昊准备离开。

  “嗯好,那你们两个就分头行事吧,〖傲月胧煌剑〗消耗了我太多的真元,看来我得休养数日了。”神秘人道。

  之后苍舒云昊便与那个带面具的人分头行事,而神秘人则迅速离开了雪雷峻岭。

  一个月后的现在,李文昊受将王城清圣赐之命来到了雾雷天堡的地下军事基地〖深渊洞府〗,他此行是过来治疗患有躁动之症的军战神兽的,其实这些军战神兽们之所以会患上躁动之症是因为他在这些神兽的食物中做了手脚,而清圣赐和雾雷天堡的人却始终都没有觉察到这件事情。

  龙炎果是军战神兽们每天所必须食用的食品,它只生长在动灵仙界的南火极域之中,盛产龙炎果的地方是旭烈城的管辖区域,李文昊因此能在这些龙炎果上做手脚,他把制作惧魔慑心散的毒液进行稀释然后在这种被稀释的毒液中加入了一种特殊的香料。

  这种添加的香料能改变被稀释毒液的气味、色泽和药性,雾雷天堡的医官们因此检测不出龙炎果的异样,甚至在军战神兽们因为食用了这些龙炎果而患上躁动之症后这些医官们仍然查不出神兽们患病的原因,于是清圣赐只好请来了医术高明的李文昊来为这些神兽们治疗。

  毕竟李文昊曾今治好过患病的紫月龙神,这些军战神兽们的躁动之症他兴许也能治好。

  当然了,其实将王城早就在秘密调查李文昊了,他们也曾怀疑过神兽们生病的事情是李文昊在捣鬼,不过因为这次李文昊送来雾雷天堡的那些龙炎果已经被神兽们吃光了,所以他们也无法断定军战神兽们患上躁动之症到底是不是因为吃了龙炎果的原因。

  毕竟军战大事不能有丝毫的怠慢,军战神兽们的病必须马上治好,于是清圣赐在无可奈何得情况下只好请来李文昊为神兽们治病,而李文昊在接到军令以后便立刻赶到了深渊洞府。

  在进入深渊洞府后他将事先配制好的解药给神兽们服下,而军战神兽们在吃了李文昊的药后它们的病情马上得到了缓解,而李文昊则对清圣赐谎称这些军战神兽的躁动之症是封印在深渊洞府中的〖哭魔惧神剑〗的魔力造成的。

  清圣赐开始并不相信李文昊的话,但李文昊却当着清圣赐的面杀死了一只尚未接受治疗的军战神兽,私自屠宰军战神兽本是触犯了军法,按律当斩,但为了使清圣赐相信自己李文昊只好冒险一搏,结果他这么做果真获得了清圣赐的信任。

  清圣赐似乎明白了李文昊的意思,于是他请来将王城的医官替军战神兽开颅检验,结果他们却出乎意料的在神兽的脑中发现了天子魔的哭魔泪血,眼前的这一切不得不让清圣赐相信李文昊的话,于是清圣赐便命穆无殇带领一队人马将封印着哭魔惧神剑的石碑运往将王城的神兵营,因为只有神兵营的长老们才懂得如何将哭魔惧神剑销毁。

  就这样一上午过去了,此时穆无殇正带着一队人马赶往将王城,而那块封印着哭魔惧神剑的石碑则由雾雷天堡的守陵长老们负责押送。

  穆无殇的军队和运送石碑的守陵长老们一同出发,而李文昊的旭烈战队也跟在了这两队人马的后面,这么多人同时赶往将王城主要是为了防止哭魔惧神剑在押送途中出现什么闪失。

  虽然哭魔惧神剑为天子魔的弃剑,它已经与天子魔无缘了,而天子魔也不可能再成为它的主人,不过不怕一万只怕万一,若在动灵仙界之中有人的剑法达到了化境的话那这个人还是有可能找到哭魔惧神剑的剑缘成为它的主人的,所以清圣赐才会如此的谨慎不敢掉以轻心。

  此时穆无殇与众人正在赶往将王城的途中。

  “长老呀,哭魔惧神剑都封印在深渊洞府一百多年了也没见到它魔化过谁呀,你们说这会不会是李文昊的阴谋诡计呀?”骑在御雷金马背上的穆无殇小声问自己身边的守陵长老们道。

  “唉,都一百多年了,这把魔剑始终都是一个隐患,就算这次神兽患病的事情没有发生那我们也迟早是要将它销毁的。毕竟在这一百多年里始终没有人能找到它的剑缘成为它的主人,它对于我们来说就如同一把废剑,而且这把剑时刻都有可能给我们带来灾难,还是把它及早销毁一了百了的好!”与穆无殇挨得比较近的那位守陵长老说出了自己的心里话。

  “原来如此,不过军战神兽们在病到底是不是这把魔剑造成的呢?”穆无殇继续小声问道。

  “这就不得而知了,哭魔惧神剑的天魔力量时刻都在变化着,它的魔力对周围的影响很不稳定,说不定在军战神兽们患躁动症之前哭魔惧神剑的天魔力量刚好达到了百年顶峰,所以神兽们才会被魔剑魔化患上这种病症。”穆无殇身旁的守陵长老解释道。

  “那李文昊所言也不是完全不可信了。”穆无殇小声说道。

  “嗯。”守陵长老点头道。

  可就在这个时候天上却突然坠落下来了一轮煌月,这轮煌月刚好落到了那块封印〖哭魔惧神剑〗的石碑上,它如同一颗巨大的火流星一样撞击在了石碑之上使之瞬间碎裂,而哭魔惧神剑也因此解除了封印冲飞到了天上。

  石碑在爆炸之后它的周围产生了巨大的冲击力,而负责护送它的守陵长老们则被这股巨大的冲击力震倒在地。

  穆无殇背上的天凰之翼在受这股冲击力影响后便立刻变成了一块金翼护盾来保护她使她免受伤害。

  “太好了,〖哭魔惧神剑〗,我终于成为你的主人了!”此时天空中出现了一个朦胧的身影,她以极快的速度朝〖哭魔惧神剑〗飞去,在与哭魔惧神剑近在咫尺之时她便一把抓住了魔剑的剑柄,最后哭魔惧神剑的魔力开始进入她的体内,而她的样子也开始变得清晰了。

  原来香雪真君为夺哭魔惧神剑竟然使出了〖傲月胧煌剑〗去攻击穆无殇等人的护剑队伍,而她在得到哭魔惧神剑后便利用〖傲月胧煌剑〗的化境力量获得了〖哭魔惧神剑〗的剑缘成为了魔剑的真主。

  这个时候手持哭魔惧神剑的香雪真君悬浮在了天上,她迅速挥舞自己手中的魔剑使出了更强的〖傲月胧煌剑〗,片刻之后在香雪真君的头顶便出现了一块乌云,此时一只浑身上下长满黑鳞的巨龙从这块乌云之中飞出,它以极快的速度冲击地面。

  当这只黑鳞巨龙撞击到地面时穆无殇这一行人的周围便发生了地震,魔龙之袭惊天动地,不久后六颗巨大的煌月和无数的辉华龙影便出现在了黑鳞巨龙的身边,它们以迅雷之势朝周围四射冲击,这股强大的毁灭之力最终使穆无殇全军覆没,而穆无殇的凰翼金盾防御也被瞬间攻破,她也被这股力量的残余之力给震晕了。

  在这一次毁灭性的攻击过后负责护送〖哭魔惧神剑〗的人除穆无殇和李文昊外无一生还,此时穆无殇昏厥,而李文昊则毫发无伤。

  不久后手持哭魔惧神剑的香雪真君便从天上飞了下来,而李文昊也走到可香雪真君的身边。

  “苍舒云昊,为何计划有变?”从天上飞下来的香雪真君问道。

  “清圣赐他没有我们想象中的那么简单,为了获得他的信任我可是煞费苦心呀,这一次你能成功获得哭魔惧神剑已是万幸了!”李文昊由于哭魔黑甲的保护所以他并没有受到毁灭力的伤害,此时他慢慢地走到香雪真君身旁解释道。

  “哼,你也真狠呀,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你竟然不惜牺牲自己属下的性命!”香雪真君望着那些躺在地上的旭烈城兵将的尸体道。

  “这些人都是我的死士,他们的牺牲是有价值的,为了取得清圣赐的信任我差点赔上了自己的性命,我不能功亏一篑!”李文昊道。

  “呵呵,看来你也有百密一疏的时候呀,不过你的仙箭传信倒是挺快的,还好你及时通知我,不然我可能真要在山洞里等到傍晚了。”香雪真君笑道。

  “唉,都怪我太自信了,否则这一切也不会变得这么麻烦。”李文昊叹气道。

  “咦,这个天凰之翼的真主好像还活着,我现在就去把她给了结了以免她将来成为我们的祸患!”香雪真君发现穆无殇还活着,见她手持天凰之翼晕倒在地香雪真君便想了解她的性命,可此时李文昊却拦住了香雪真君。

  “诶,真君你手下留情,这名女将的来头不小,她是仙国黑曜兵统帅穆晨星的女儿,我们若杀了她的话那势必会引起仙国的注意,到时我们的计划将不能顺利的进行,你还是留她一命吧。”李文昊道。

  “哼,杀了她难道不能破坏仙国与天府国之间的关系吗?”香雪真君问道。

  “当然不能,杀她的后果可与杀云清玄的后果有天壤之别,毕竟前者为私后者为公呀!”李文昊解释道。

  “好,那我就听你的!”香雪真君于是收起了自己手中的哭魔惧神剑迅速离开了这块毁灭之地,而李文昊在香雪真君离开后便自伤身体然后释放出了求救信号,不久后他与穆无殇便被清圣赐救回了雾雷天堡,而在他们二人回到雾雷天堡的第二天牙夙清等人便赶到了这里。

  数日之后李文昊和穆无殇的伤便已经痊愈了,而牙夙清等人也探索完了雾雨雷陵这座隐藏着的军事基地,清圣赐在知道夺剑一事后便马上下令让将王城的准将们彻查此事,他想尽快找出夺剑杀人的真凶。

  由于穆无殇所带领的护剑部队全军覆没所以她非常的自责,她认为这一切都是自己的失误造成的,觉得自己办事不力的她流下了忧伤之泪。

  又过了几天穆无殇带着忧伤离开了雾雷天堡,此时的她心情沉重很不好受,为了缓解她自责的压力牙夙清等人便决定与她一同赶往将王城。

  李文昊则迅速赶回了旭烈城为他的下一步计划做准备,而获得哭魔惧神剑的香雪真君则回到了依风之城中闭关修炼〖傲月胧煌剑〗,她想尽快提升自己的功力使自己能打败苍舒银月。

  牙夙清六人在回到将王城后便碰到了靳宇轩,他们一见面就交谈了很久,而靳宇轩调查香雪真君的事情似乎有了新的进展。

  “什么,哭魔惧神剑被一个武功极高的神秘人给夺走了!穆姑娘,你看清这个人的相貌没有?”靳宇轩在知道夺剑一事后惊讶道,此时众人正聚集在天刀营的凤凰楼中商谈事情。

  “当时的场面很混乱,而且这个神秘人又在天上,她离我很远,所以我并没有看清楚她是谁。”坐在凤凰软羽床上的穆无殇回答道。

  “这就奇怪了,在整个天府国中出了苍舒银月之外谁又有这么大的本事夺剑呢?”坐在金羽席上的靳宇轩疑惑道。

  “听穆姑娘此前的描述,这个人的剑法极其的霸道,我想她不会是苍舒银月的。”坐在靳宇轩对面牙夙清推测道。

  “嗯,哭魔惧神剑的威力远不及芳华魅影剑,苍舒银月没有夺剑的必要。”靳宇轩道。

  “呃……剑圣,您说是不是有人为了能与苍舒银月一战高下所以才夺剑的呢?”坐在穆无殇身旁的云紫痕将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

  “嗯,的确有这个可能,此人武功极高本来就是个难对付的角色,如今她又有哭魔惧神剑的神兵之力相助,如虎添翼,看来也只有苍舒银月才能对付她呀。”靳宇轩道。

  “剑圣,不知这香雪真君一事您调查的如何呢?”牙夙清问道。

  “我们对香雪真君的调查有了新的进展,可以说这件事情进行得相当顺利,而且我们在暗中又得到了神秘人的相助,相信不久后我们便能调查出香雪真君的真实身份的。”靳宇轩道。

  “神秘人?”坐在云紫痕身旁的牙若冰好奇的问道。

  “嗯,这个神秘人是谁我并不知道,不过直觉告诉我她也在暗中调查此事,我们得到的有利线索应该都是她提供的,而且这些证据和线索都不可能造假,看来靖堂主她真的是遭人陷害了!”靳宇轩道。

  “什么,香雪真君不是靖堂主?”牙若冰惊讶道。

  “嗯,靖堂主所找到的那些有关香雪真君的资料根本不是伪造的,我想可能是因为靖堂主的侦破能力太强,所以使得香雪真君的身份即将暴露,香雪真君在逼不得已的情况下只能先下手为强将一切都嫁祸给了靖仙琼使我们怀疑靖仙琼就是她。殊不知香雪真君这样做也太操之过急了,由于这件事情事发突然而她的计划又是在十分仓促的情况下进行的并没有经过周密的部署漏洞百出,所以我们才这么容易识破她。”靳宇轩道。

  “这么说我们真的误会靖堂主了。”穆无殇道。

  “嗯,不错,靖堂主通过一些不起眼的蛛丝马迹便能找到这么多的证据和线索的确不简单,不过她也因为这样而成了敌人的眼中钉,可能现在她已经遇害了!”靳宇轩道。

  “香雪真君实在是太可恶了,真想马上将她找出来替靖堂主报仇!”云紫痕怒道。

  “哼,有我帮你们,你们当然能很快找出香雪真君了!”此时苍舒银月慢步走入了凤凰楼,她一出现众人便被她的气势给震慑到了。

  “啊,苍舒银月,你为何会来将王城?”靳宇轩站起身来问道。

  “我来当然是为了帮你们找出这位夺剑的高手的,没想到在这天府国中居然还有剑法与我不相伯仲的人。”苍舒银月停下脚步说道。

  “这么说一直在暗地里帮我们调查香雪真君的那个神秘人是你了。”靳宇轩推测道。

  “非也非也,我苍舒银月做事情向来不会藏头露尾,帮你们查案的另有其人。”苍舒银月道。

  “另有其人?那这个神秘人到底是谁呢,在我心里〖神秘人是你〗这个朦胧而又模糊的答案已经被否定了,我现在真的跟疑惑呀。”靳宇轩显得有些不知所措。

  “先不要管这个神秘人是谁了,其实我也看过你们调查香雪真君的相关资料,这些证据和线索都直指天律之城,看来这个香雪真君非天律之城的人莫属了。”苍舒银月推测道。

  “嗯,的确,现在天律之城又多了两位法圣长老,〖冰火风雷〗四大权司已经齐了,其中〖权风长老〗与〖司雷法圣〗两位尊者已经调查过香雪真君多时,他们已经将目标锁定在某个人身上了。”靳宇轩道。

  “呵呵,若我将自己所找到的证据给你们让你们与天律之城的法圣长老们去共商此事,那你们是不是就能查出香雪真君是谁呢?”苍舒银月笑着问道。

  “那就要看你提供的这些证据的分量了。”靳宇轩道,此时他弯下身子坐在了金羽席上。

  “好,大家请看!”苍舒银月于是立刻挥舞自己手中的芳华魅影剑,此时一块巨大的石碑被苍舒银月的神剑之力从凤凰楼外吸入了屋内,受石碑撞击力的影响整座楼阁都震动了起来,而在这一切平静以后一块满布剑痕的石碑便出现在了众人眼前。

  “咦,这块石碑上好多乾达婆王的剑痕呀!”牙若冰在看到石碑后说道。

  “嗯,小妹妹你可真聪明呀,居然能辨认出这石碑上的痕迹!”苍舒银月称赞道。

  “那当然,我也算是一个精通剑术之人呀。”牙若冰毫不谦虚的说道。

  “苍舒银月,你将这布满乾达婆王剑舞痕迹的石碑运过来是何用意呀?”靳宇轩不解的问道

  “〖乾达婆王的痕迹〗是一套仅次于〖香风寒雾剑〗的剑术,这两套剑法同宗同源,而凭石碑上的这些剑痕我们不但能领悟〖乾达婆王的痕迹〗这套剑法,而且我们还能依照这些剑痕的套路去铸剑炼丹,〖乾达婆王的痕迹〗的修习者在服下这些丹药后便能是自己短时间内拥有乾达婆王的体香,所以我们若能在天律之城中找到会此种剑术之人的话那便能知道真正的香雪真君是谁了。”苍舒银月道。

  “啊,听你这么说,那这块石碑肯定被藏在一个十分隐蔽的地方了,不是苍舒姑娘你是如何找到它的呢?”坐在凤凰软羽床边的郁无邪问道。

  “寻宝一事对于我苍舒银月来说易如反掌,你毋须知道太多的细节,总之我们现在要做的就是将这块石碑运往天律之城。”苍舒银月道。

  “诶,香雪真君的武功奇高,我想他除了会〖乾达婆王的痕迹〗之外一定还会另外一套更厉害剑法,我们若想取胜的话那事先一定要做好准备。”牙夙清道。

  “怎么,牙公子,你是在怀疑我苍舒银月的能力吗?”苍舒银月问道。

  “苍舒姑娘你不要误会,在下绝对没有这个意思,只是凡事都不能掉以轻心,只有充分做好了准备我们才有备无患呀。”牙夙清道。

  “哦,好,你的意思我明白,有我苍舒银月和靳宇轩剑圣二人在这里你们这几个人的功力想不提升都难了!”苍舒银月明白了牙夙清的意思。

  “好,那我们就多谢苍舒姑娘你的帮助了!”牙夙清感谢道。

  由于香雪真君的仙灵力量深不可测,所以牙夙清等人决定先在将王城修炼一段时间的仙法,他们想以绝对的优势战胜香雪真君。

  经过三天的训练牙夙清等人的功力已经得到了很大的提升,而在这段时间里清圣赐也回到了将王城,不久后众人便决定一同赶往天律之城,他们想和天律之城的法圣长老们合力找出潜伏在城中的香雪真君。

  就在出发的前一天清圣赐将牙夙清六人召集到了将王城的练兵场上,他想试一下众人的实力。

  “好了,大家已经在将王城中进行了数日的魔鬼训练,现在也是时候检验成果了,今天就由我和剑圣以及苍舒银月三人所组成的将王三剑来测试一下你们的实力吧,不知你们准备好了吗?”清圣赐问道,此时众人已经齐聚在了练兵场。

  “元帅,我们早就准备好了,你们快出招吧!”站在清圣赐对面的牙若冰道。

  “呵呵,将王三剑合力出击的破坏力极强,为了其他人的安全着想,我看我们还是分为三组人来对战吧。”清圣赐提议道。

  “那元帅你想将我们分为哪三组呢?”牙若冰问道。

  “呵呵……”于是清圣赐便将测试的方案详细的说了一遍,片刻之后众人便开始了比武。

  牙若冰与郁无邪二人首先出战,而清圣赐则成为了他们此战的对手。

  此战一开始清圣赐便立刻使出了雾雨神剑诀,他的雾雨神剑诀已经达到了炉火纯青的境界,可以说现在的他在运剑之时是不可能出现破绽的。

  此时清圣赐轻轻地向前方挥了挥手地面上的水珠便悬浮在了半空之中,他的动作十分的柔和,牙若冰与郁无邪在他的身上根本就感觉不到有丝毫的战意。

  片刻之后清圣赐便拂了拂衣袖,这个时候那些悬浮在半空之中的水珠便以极快的速度朝牙若冰和郁无邪二人飞去,这一击令二人始料未及,于是郁无邪迅速将自己的护身短剑变幻成天魔幻盾去抵挡这些水珠的激射。

  “嘀嘀嘀嘀嗒!”水珠击打幻盾的声音响亮而又清脆,此时躲在郁无邪身后的牙若冰趁机使出了〖琊寰噬空二十二剑〗释放出二十二道剑气朝清圣赐刺去,但没想到清圣赐只是轻轻地摆动了一下自己的手掌便使自己身边云雾缭绕,练兵场上瞬间被雾气所笼罩,待迷雾散去之后在清圣赐的身边便悬浮着二十二把云雾之剑,它们是〖琊寰噬空二十二剑〗在吞噬雾气之后所形成的,不过现在这二十二把云雾之剑的主人已经变成了清圣赐,它们只听清圣赐的号令,在清圣赐一声令下之后这二十二把云雾之剑便一齐刺向了牙若冰和郁无邪二人。

  就这样牙若冰二人与清圣赐对战了近三十个回合,这证明她们的实力已经提升很多了,而在不久之后云紫痕和穆无殇二人与苍舒银月的对战便开始了,她们二人分别召唤出〖神凤〗和〖天凰〗两只金翅鸟作为自己的护身神兽去与苍舒银月对战,但没想到苍舒银月竟然在二十剑内驱散了神凤天凰的火焰幻影。

  云紫痕和穆无殇在不久之后便败下阵来,而众人也被苍舒银月的化境之剑震慑到了。

  最后淳于天风与牙夙清并肩作战,他们此战的对手是剑圣靳宇轩,由于二人配合得十分默契,所以靳宇轩在此战之中并没有占据上风。

  靳宇轩与牙夙清二人对战了将近七十个回合还未分出胜负,最后他只能使出邪月灵光的终极剑招〖邪凌盛月〗来结束这场战斗。

  此时靳宇轩剑游四方在牙夙清二人周围穿梭舞剑,而晴天之上则顿时坠下了一轮黑月,它朝着牙夙清和淳于天风袭来,而牙夙清在看到自己头顶有黑月来袭后他便挥舞〖弑龙血剑〗释放出一把雾血巨剑将头顶的这轮黑月刺破,但没想到黑月在被刺破以后他们周围的一切便被黑雾所笼罩,片刻之后牙夙清和淳于天风便被靳宇轩的穿梭剑舞击倒在地,而将王三剑对他们六人的测试也到此结束。

  第二天众人在准备好一切后便带着〖乾达婆王的痕迹〗石碑出发了,他们的行进速度很快,众人赶到天律之城只需要几天的功夫。

  临行前靳宇轩将魔剑〖邪月灵光〗暂时交到了淳于天风的手中,他觉得淳于天风将是这把剑未来的主人。

  由于清圣赐要镇守将王城而靳宇轩又要带人去守卫雾雷天堡,所以他们二人不能与牙夙清等人同行,而在去天律之城的路上苍舒银月似乎有有一件特别重要的事情要去做,她必须先一步到达天律之城。

  不久后在天律之城的遵法圣殿之中权风长老与司雷法圣将一封仙箭传信递给了坐在遵法神座上的法尊夫人纳兰飞雪,而法尊夫人在看完信的内容之后则顿时变了脸色。

  “啊,权风长老,这封信的内容你们都看过了吗?”坐在遵法神座上的纳兰飞雪问道。

  “嗯,看来香雪真君这次是来真的了!”站在纳兰飞雪身旁的权风长老严肃的说道。

  “您觉得信上面说的事情可信吗?”纳兰飞雪问道。

  “这封信内容的真实性我们虽然无从考究,不过我倒觉得写这封信的人所言非虚呀。”权风长老回答道。

  “也就是说香雪真君会在明天后进攻我们天律之城了!”纳兰飞雪道。

  “不错,我们还是提前做好准备才是呀,香雪真君想做天府国的女皇,在她的谋逆计划中我们天律之城是必须攻占的,唉,香雪之恨,何时能休呀!”权风长老叹气道。

  “怎么会呢,柳月朦现在不是在依风皇陵之中闭关修炼〖傲月胧煌剑〗吗,她怎么会在这个时候攻打天律之城呢?而且就算要攻城那她也要提前通知我一声呀,难道……呀,是苍舒银月!”纳兰飞雪外看完信的内容后心里暗想道,此时在她的脑海里浮现出了苍舒银月的身影。

  “法尊夫人,这香雪真君好像还不止一人呀。”站在纳兰飞雪右边的司雷法圣说道。

  “什么,你是如何知道的?”纳兰飞雪急忙问道,此时她的心里开始有些惶恐。

  与此同时,牙夙清等人已经快赶到天律之城了。

  “哥哥,苍舒姐姐她为什么要抢先一步赶去天律之城呢?”骑在冰绒雪鹿背上的牙若冰问道。

  “她应该是去冒充香雪真君了吧。”骑马走在牙若冰身旁的牙夙清道。

  “啊,什么,那个帮我们的神秘人不是查出了有两个香雪真君吗?如果苍舒姐姐再去冒充香雪真君的话,那整个天府国岂不是有三个香雪真君了!”牙若冰惊讶道。

  “这样我们才好引出真正的香雪真君呀!”牙夙清道。

  “唉,还是不懂!”牙若冰摸摸自己的头道。

  而在遥远的仙国之中诺霏银已经在青花城中找到了第三个穿界裂痕,她于是挥舞自己手中的穿穹裂空剑将眼前的穿界裂痕封印,岂料在她的身边又出现了一群讨人厌的穿界玄灵,在一场乏味的战斗过后诺霏银最终将这第三个穿界裂痕封印,而她也因此领悟了〖穿穹苍月剑〗。

  “呼,总算灭掉第三个穿界裂痕了,我也总算把这该死的穿穹裂空剑的剑缘给找到了,〖穿穹苍月剑〗,我终于可以用你来除魔了!咦,第四个穿界裂痕在哪里呢?唉,还是尽快将它找到吧!”诺霏银在自言自语一段时间之后便离开了青花城。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邪月仙灵传:天穹月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邪月仙灵传:天穹月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