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抹额,该寄往何处……
OY岚心2020-05-13 09:201,580

  蓝曦臣看着蓝忘机,心里有些疑惑,但更多的是心疼。

  自从前几日醒来后,忘机看似振作,实际上感觉比以前更消沉,还经常说一些奇怪的话,让人很担心,却又无能为力。

  半晌开口道:“好,我会提醒阿瑶的,你快些回静室休息吧。”

  蓝忘机点点头,便回到静室。

  亥时已到,平躺在卧榻上的蓝忘机却久久睡不着,轻轻走下卧榻,走到角落翻起一块板子,里面是七八坛天子笑,是他给魏婴准备的,等着他随时回来喝的。

  蓝忘机颓然地坐在地上,伸手拿出一坛,打开,闻到天子笑浓郁的酒香味,满是怀念。

  “天子笑,分你一坛,当作没看见我行不行?”

  “好吧,云深不知处内禁酒,那我不进去,站在墙上喝,不算破禁吧。”

  “蓝湛,这么巧,又是你!”

  “这儿只有我们两个人,你不说我不说,谁也不知道我犯没犯宵禁对不对?我保证没有下次了,咱们都这么熟了,不能赏个脸行个方便嘛?”

  “蓝湛,忘机,蓝忘机,蓝二哥哥!赏个脸,笑一个嘛。”

  魏婴……魏婴……

  蓝忘机抱起天子笑仰头“咕咚咕咚”灌了一大半,拿下酒坛,没一会儿便倒在地上睡着了。

  再次醒来时,蓝忘机双眼迷茫地四处寻找着什么。

  突然,蓝忘机抱着一个不知从哪儿找来的盆和一支笔、一沓纸跑出静室,跑到树下,将盆和纸放在地上。

  又跑去找来一堆枯树枝放在盆里,点上火,然后在纸上写着“纸钱”两个字便往火盆里扔。

  烧了一些“纸钱”后,就抱着膝盖坐在火盆边盯着盆里的火苗发着呆。

  突然,像是想到什么,竟伸手摘下抹额,准备扔进火盆……

  这时,一只手伸过来赶忙将蓝忘机的抹额抢了过来。

  正是及时赶来的蓝曦臣。

  呼,长舒一口气,好险,差点就让忘机把自己的抹额给烧了!

  隔老远看到树下有火光,赶来一看正好看到忘机将自己的抹额解下来,要往火盆里扔,便赶紧冲上来抢下抹额。

  “忘机,你在干什么?”蓝曦臣的语气有些着急地问道。

  蓝忘机闻声抬头,一看原来是蓝曦臣,松开捏着抹额的手,抱着膝盖:“兄长,他肯定在气我,他一定以为我讨厌他。

  他一定是一直都在躲着我,所以我找不到他,我怎么都找不到他……”语气里满是委屈,听得人心尖儿都颤动了。

  醉酒的蓝忘机不会再掩藏自己的内心,会像个孩子一样撒娇,或是直接向人讨要自己想要的东西,也正是这样的他,更让人心疼……

  “所以我给他烧点纸钱,说不定他能收到。”

  蓝曦臣闻言,低头看了看地上的“纸钱”。嗯……白纸上写着“纸钱”两个字的纸钱?

  蓝忘机好像知道蓝曦臣的疑惑,开口道:“我才不要跟他烧真的纸钱……”

  蓝曦臣突然不想在这个自相矛盾的问题上继续问下去。

  “那你为何要烧自己的抹额?”

  蓝忘机抬头,看着蓝曦臣手中自己的抹额,满眼落寞道:“找不到魏婴,不知该怎样将抹额交给他,又该寄往何处……”

  “所以你就要把自己的抹额烧给他?!”蓝曦臣深吸一口气,稳定了一下自己的情绪,道:“你有没有想过,魏公子有可能都不知道咱们家抹额的意义?”

  “……”

  蓝忘机突然伸手欲抢过抹额又要扔进火盆,蓝曦臣赶忙一手抓紧抹额,另一只手快速一挥,灭了盆里的火。

  蓝忘机见火盆里的火灭了,又转身对着已被灭火的盆一言不发。

  蓝曦臣对蓝忘机的固执和执拗既心疼又无奈,情之一字,对他们蓝家人来说轻易不可碰触,一旦碰触付出的那就是自己的一生。

  可忘机心里的那个人,偏偏是他!这可如何是好……

  “走吧,该去歇息了。”蓝曦臣叹了口气,还好夜深了,今日又是他夜巡,及时上来阻止,没被蓝家长辈发现,不然又要被责罚了!

  好像自那次围剿乱葬岗之后,忘机所犯的禁,都快赶上当年魏无羡在姑苏求学时犯禁的次数了……

  好在蓝忘机没再多说什么,一言不发地伸手将地上的盆抱在怀里,向静室走去……

  看着蓝忘机的背影,蓝曦臣轻抚眉头,深深叹了口气。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魔道祖师之问.灵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魔道祖师之问.灵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