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南下事未定,家国战不休
雨雪集主人2020-10-16 17:081,241

  今年的冬天来得格外的早,原本才十月,院里的柳树便已落尽细叶,只剩下一根根赤裸的枝条在寒风中颤颤巍巍了。风晓梨站在李安院子里的柳树下,定睛望着池水的涟漪,脸上显出一丝忧伤。

  “晓梨哥哥,你在看什么呢?”李安不知何时已经来到了风晓梨身旁。

  “安安,你看这池塘,看到了什么?”风晓梨扶着李安的肩膀蹲了下来,不答反问。

  李安抬头凝思一会儿,答道:“秋水平,黄叶晚,落日渡头云散。”

  风晓梨轻声笑,故作不明:“你说这诗是什么意思,晓梨哥哥不懂,安安能给我解惑吗?”

  李安见风晓梨这样说,完全不知这是风晓梨在试验自己,顿时来了兴趣,开始兴致勃勃的给风晓梨讲起了诗的含义。风晓梨站起身来,半倚着柳树,歪头看着这个意气风发的少年郎,忽觉年华易逝,不可追也。

  如今的李安才五岁,却已有此才学,是被长青道长认为神童的风晓梨都未料到的。

  “安安,又在给谁讲大道理呢?”风晓梨正出神,尧成月已经来到李安身后了。李安听到尧成月的声音,直兴奋得向他跑去,尧成月张开手臂,李安就把他抱了个满怀。

  “说说今天安安有没有好好读书啊?”尧成月抬手刮了一下李安的鼻尖,故作严肃。

  李安立马把书一扬,昂首骄傲的答:“那是自然,大哥,安安今天读了诸葛孔明的《后出师表》,全都背住了。”

  “哦?那安安可不能说谎,大哥可是要抽查的。”尧成月故作威严的从李安手里拿了书,翻了翻,嘴角渐渐上扬。

  “大哥,你可听好了。”说着这小小孩童竟负手而立,背对风尧二人,面对这瑟瑟秋池背起了《后出师表》。风尧二人相望不言,自尧成月进来那一刻,风晓梨就已经注意到他手中的金字木牌了,这木牌是用于户征壮丁的,风晓梨虽入世未深,皆是枢密院旧吏,自然明白其中含义。

  此时,尧成月看向风晓梨,风晓梨便垂首望向他手中的木牌,尧成月只是微微闭眼表示赞同,风晓梨了然,轻笑一声,望向那池畔诵书的小小身影,眼底染上夕阳的温柔。此时此刻,他站在这里,已经知道要走的路了。

  诵毕,尧成月便打发李安回屋了,剩下风晓梨和自己相顾无言。

  “几人?”终是风晓梨打破了沉默。

  “两人。”

  “本家?”

  “本家。”

  寥寥数语,一切了然。金字木牌分红黄两种,红牌死士,黄牌为兵,尧成月手中两个,皆是红框。

  另一边的大堂内,李供伯正指挥家丁把屋内陈列的器物收箱待运。林亦舒身着一身黑金战甲从门外进来了。

  “夫人,你这是?这不是你归田以前的战甲吗?”李供伯见林亦舒又穿上了铠甲,以为她又在回忆曾经的戎马生涯了。这林亦舒虽是女儿身,也是当年同梁红玉一道出征的侍卫,戎马数年,巾帼不让须眉。

  “瞻远,你看我这身戎装如何?”见李供伯不解,她只轻轻一笑:

  “可有当年貌?”

  说着拍拍李供伯的肩膀,抬眼望着他。察觉到林亦舒的反常,李供伯立马放下手中事物,赶忙上前:

  “夫人,可是出了什么事?”

  林亦舒依旧看着他,淡淡地锁眉,不答。

  “可是北边来事了?”

  李供伯的心揪了起来,过了好一会儿才缓缓吐出这一句话来。林亦舒早已没有了刚才的意气,面如死灰,吐出两字:

  “红框,两人。”

  李供伯一惊,踉跄这后退了几步才勉强没让自己瘫软在地。最担心的事终于还是发生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月下晓梨生之赤胆衷情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月下晓梨生之赤胆衷情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