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一、遇龙(十三)
秋阿离2020-08-01 15:131,598

  “大人?少卿大人?陈司墨!你怎么了?”

  陈司墨一向正经,在这样危机的时刻定不会无聊地开玩笑。陈之遥伸手去试他的鼻息,夜风轻抚,气息微弱,陈之遥一双常年练兵器而粗糙的手更是难以觉察。

  “陈司墨……你别让我欠你人情。陈司墨……”声音因恐惧而轻微,飘在冷风里。

  一片愕然中,远处亮起星星点点的火光和金属的冷光,应是有许多人举来火把、带着兵器,顿时四周明亮起来。陈之遥满面淡漠,为陈司墨遮住了眼睛,低声像是自言自语、也像是对他喃喃一句:“刺眼。”

  她望去原先那片黑影,人仰马翻,躺着赵攸宁、苏奇,这三位同伴无一不是死不瞑目,圆睁着双眼。

  陈之遥手撑在地,与身下陈司墨四目相对,欲起身与身后众人血拼。手上瞬时传来一阵麻痹,不待她骂出一句脏话,便同那三人一样失去知觉。

  真是老天不开眼啊!四个人莫名其妙就被狗咬、被狗追,遇到那么一个不讲理的人,现在更是因这缠绕的藤蔓失去知觉倒地不起。特别是陈之遥本人,刚才的雄赳赳、气昂昂,绝望之中涌起的怒意通通被一盆冷水浇灭,她现在就是只在水里泡着上不去岸的落汤鸡。

  那一身墨蓝衣衫的男子摘下蒙面的黑布撑腰在一群人中央。前方是四个狼狈至不堪入目的人,身后是狼犬成群。他吩咐一些壮年男子把马拉出蔓地,驯服圈养在门下,然后饶有兴趣地看着陈之遥同陈司墨。

  那一身白袍窄袖、外罩黛色纱衣的陈司墨紧紧被身着通体水色、蔚蓝点缀长袍,皮质护腕封袖的陈之遥压在身下。

  “两口子?”那男子一手撑腰,吊儿郎当地立着,一手转着自己的蒙面黑布,“奥对,被麻神藤扎了不能动了。”说着出腿拱了拱陈之遥与陈司墨相交的一双腿。

  “愚料,还不赶紧把人绑了带回遇龙门,留在这里等着过年?”

  那声音出自一个款款而来的小丫头。小丫头约莫十二三岁,小巧的脸蛋上还有些婴儿肥,下巴却是与之不符却莫名契合的尖而精致,一双滴溜圆的杏眼映着火光清澈明亮。柔软的发丝绾成两个对称的小球,似是用心、也许无意地绑着两根浅粉的丝带,那长宽适中的丝带便随小丫头周身流动的空气飘摇。五官精致,额发齐眉,肤色如玉,身姿小巧。一身似是流仙裙的粉色异装极修身型。拥挤的人群纷纷让开一条小道让她走过,带着不时传来的银铃响声,径直来到那男子面前。一张脸很是清纯可爱,却也不惧地放着狠凛的毒话:“他们吃了我的明明,我便要让他们痛不欲生。”

  “把那边躺着的两人扔进水牢,泡两个时辰捞出来,吊在遇龙天台两个时辰再扔进冰窟里冻一个时辰。这两个人,先扔进冰窟冻上两个时辰,再拉去院子洗遇龙门所有人的衣服,洗完了再扔水刑里……自生自灭!”

  “金荣荣你果真是小丫头,幼稚!……大家伙儿的别听她的,别闹出人命来,给点颜色瞧瞧就差不多了哈。”那男子向从人群里出来正欲抬人的壮汉们说道。

  “晓得晓得,史门使,您大可放心。”其一人应到。

  “姓屎的!你他*的才是小丫头!他们四个可是把我的明明给吃了!给吃了!你……你把我家明明下的蛋都给我吐出来!”金荣荣一挥广袖,从淡白浅粉的几片衣摆下伸出一只光滑纤细的玉腿,脚踝上成环的银铃呤哴地响着,小巧的粉色绣花鞋生生踹上了史姓男子的屁股。

  “金荣荣!你又发什么疯?”那男子揉了揉屁股,吼了回去。

  “你说我发什么疯?明明还是个小鸡崽的时候我就开始养了,那可是门主两年前送我的生辰礼物!我养了两年呢就被这些人随随便便给吃了,我要杀了他们!我要给明明报仇!呵!……史云生你个王八蛋!”金荣荣气红了脸,委屈地落了几滴泪,狠跺一脚转身跑走,几只狼犬也跟了上去。

  “史门使,荣荣姑娘敬爱门主,大家伙儿都是知道的。夜深林子乱,您快去跟上瞧瞧,莫使荣荣姑娘遇了险!这些人你就放心地交给我们吧!来犯遇龙门的人,咱父老乡亲绝不轻饶!”一面色黝黑、皮肤干枯如柴,掉了几颗牙的白发老婆婆勉力地咬字说道,拄着拐杖蹒跚几步,哆哆嗦嗦地停下,提起拐杖戳了几下连同陈司墨一起被抬起来的陈之遥,意会着那男子。

  “有劳阿婆了!辛苦各位兄弟姐妹、父老乡亲了!”史姓男子抱拳行礼,在一群人的应和声中追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灯下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灯下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