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误吃金丹 化形
潇湘月倾城2020-05-13 12:413,414

  长空万里,流云飘渺,月儿欲出还隐。一蓬碎银般的星子零零散散地点缀在黛青色的天幕上,越发显得天空辽远无际。

  我捋直了翅膀平稳地飞,我没法像雄鹰一样搏击长空,迅捷刚猛,那我就只能让自己飞得优雅高贵些,尽量看起来与众不同些。

  我仔细的辨别了一下方向,找到了自己的窝之所在。我娘正倚在窝檐翘首以盼,窝里堆着我爱吃的浆果。

  过了这么些年,我娘其实已经很老了,但是她还是每天都给我采浆果,而我又是食量惊人的一只鸟,所以这些年,我娘每天不是在去采浆果的路上,就是在采完浆果回转的路上。看着它毛色灰暗,身形佝偻,我想它大约是被我所累,有种快不久于世的衰弱。我心里有种叫心疼的感觉冒出来,有一点难过,一点酸涩。

  我推了一枚浆果到它面前,它淡淡看一下,然后不声不响退开两步蹲在窝檐边打起盹来。长夜风凉,它冷得呲起了脖子毛。我像它从前护着我那样把它挡在翅膀下。

  我搂着我娘蹲在窝里,或许是下午睡了一觉,此时的我半点睡意也无,闲极无聊我只能抬头望天,看浮云变幻,沐山风浩荡。

  突然,毫无征兆地一声巨响,仿若惊雷在头顶炸开,一瞬间山摇地动。我吓了一跳,我娘亦猛地一颤,我更紧的收拢翅膀向它传达安心的力量。

  远处的毒牙峰上落了一个红彤彤的庞然大物,映得半边天都红了。那声巨响想必是它落地时发出的。它砸塌了一角山峰,巨大的冰坨混着山石正源源滚落,一片轰隆隆闷响不绝,山林里的万千生灵成群窜出,狼狈逃命。峰顶上袅袅升起白雾,融化后的冰水正渐渐汇成水流冲下,而那原本还红彤彤的物体颜色却慢慢变淡。

  火?那砸在毒牙峰上的莫非就是传说中的天火?如果真的是天火,却是千万年难得一见。我萌生了去看看稀奇凑个热闹的想法。

  我审视建窝的这棵树,牢固可靠又离峰谷比较远,大约那巨冰,山石、水流也冲不到此处,遂放了心。我娘又睡得安稳,我不欲吵醒它。

  我振翅入云,那峰高万丈,寻常鸟儿是飞不过,当然,我和我喜欢的那只鹰可能列外。

  峰顶最高处,一口乌金大瓮斜斜倒在冰坑里,毒牙峰万万年不化的冰川,竟被它融了一半。

  原来不是火,只是个被烧透的大瓮。它的热量此时已被冰川消弭,乌溜溜的躺在那里。一个同是乌金所铸的厚重盖子牢牢扣在上面,只一条裂缝能让我窥得一丝玄机。浓郁的异香从裂缝里飘出来,我被那香味吸引,探头朝瓮里看去,一堆金光闪闪的糖豆子圆溜溜的冒着香气,看上去很好吃的样子,我忍不住便从裂缝里溜进去了。

  我果然是只食量惊人的鸟呢!十七颗糖豆豆被我一口气吃了十三颗才堪堪收住舌头,余下的我准备带回去给我娘。我拍着鼓胀沉甸甸地肚子从瓮里爬出来,回到窝里时我娘还睡觉未醒。我喜滋滋地从翅下扒拉出两颗糖豆子在它鸟喙边来回晃,以期用香味唤醒它。我殷勤晃了半天也没看它有半点动静,我又用翅膀拨了拨它,它睡的太熟连身体都睡僵了。我翻来覆去拨了它几个翻滚,真的……僵硬了。它死了。

  我一惊,原本准备给它吃的两颗金豆滴溜溜滚出老远。 我守着它的鸟尸,怔愣起来。以我有限的词汇我形容不了我此时的心情。只觉得胸腔间被堵得灼烫烫的,又似有什么要爆棚而出。片刻后这感觉又蔓延了全身,羽毛下的躯体仿若被塞进了个大火炉,烧得全身上下灼痛难耐,骨头,皮肉好似要被焚化了。这滋味比从前捂在蛋壳里晒太阳时可要难耐千百倍。

  看着滚在一边的糖豆子,想起它可能才是罪魁祸首,从前我娘娇宠我,竟没告诉我贪吃也是错。

  我抵受不住这焚骨炼髓的剧痛,竟是晕了过去。

  也不知道经过了多少个日升月落,我悠悠醒转。我睁开眼睛第一眼便是看到我娘毛色凌乱的焦干鸟尸,我无语凝噎。

  感受到眼角有泪滑落,我不由觉得很奇怪,从前那群人类小屁孩受了委屈时就会流一堆眼泪珠子,而我不过就是一只鸟,怎么心里却有人类的感情?正当我想认真体会一下这番伤心时,一条灰不拉叽的赖皮蛇悄悄游来,它吐着鲜红的长信把头探进窝来,我眼睁睁看它吃了我原先准备给我娘的那两颗糖豆子,又把我娘焦干的尸身一口吞下了肚。看那架势它还准备冲我来。我心里很悲愤,可是对着这宿命的天敌却无能为力,我只能逃。

  我振翅欲飞,却因为太过慌乱用力过猛重心不稳我翻出了鸟窝。眼看就要掉到地上,出于本能反应我只好拼命地扇翅膀,却不如平时扇得顺溜……所以毫无悬念地我和大地母亲来了个亲密接触,还是五体投地的那种。

  我狼狈的爬起来,搓着摔疼的一对翅膀,却发现翅膀上原本让我引以为傲的七彩羽毛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白皙细滑的肌肤。而那翅膀也不再是翅膀,变成了人类的一双手。

  双手?我低头往下一看还有……一双足?我竟然拥有了一副人的躯体,我变成人了?我被这个发现惊得心砰砰狂跳,全身上下的血液仿似一下冲到了头上,脑子嗡嗡作响,这一发现不亚于被雷劈中啊!

  我拔腿狂奔向魔心湖,我要证实自己,证实此时并不只是我的梦。

  碧绿的湖水像一块无暇的翡翠,倒映着远处巍峨的山峰,近处岸边的绿树琼花,和一个全身赤*的少女。千秋绝代色,悦目是佳人!看着水中的倒影,我忽然便想起这两句诗。

  我对自己的身体无一不满意。抚摸着头上如墨稠般丝滑柔顺的及腰长发,我急需一个地方盛放我所有的喜悦和忐忑,于是我下到水里。

  从前就知道这魔心湖的水冬暖夏凉,澄澈无尘,但是却不如今天感触最深。从前我还是只鸟儿时也是在这湖里洗过澡的。不过那时候的我只能站在岸边的浅水洼里用翅膀扒拉一点水浇浇羽毛上的灰,哪像如今洗得这般畅快。我任由自己往下沉,让这温热柔滑的湖水将我包裹。释放我心里澎湃的喜悦之情。

  湖里水草丰茂,各色鱼儿养的肥美,成群结队游得欢畅。

  原本黑幽幽的水底有微光透出,越往下竟是越亮,莫非这魔心湖里还有水君洞府?不过我没什么好奇心,我转身避开亮光,绕到一个巨大的贝类后小憩。

  “哎,小白,我刚刚是不是看到一个人游过?”

  那被称为小白的漫不经心道:“很显然你看错了,这聚魔山从那个时候开始已有十万八千年没见过人了,更别说这湖底了。

  十万年前,那人被压这聚魔山底,玉帝亲自布下结界,从此这聚魔山就没再出过散仙,连精怪都没有过。

  更惨的是我们龙鱼一族,原先每万年都有一次跃龙门比赛,跃过龙门便可成龙,便是位列仙班。如今却是连龙门都被玉帝封印了”

  “十万年前的事你怎么知道的那么清楚啊?”那先头说话的仿佛不信。

  “我怎么会不清楚,十万年前我都七万岁了。”那小白如是说。

  我有点好奇那十七万岁的鱼长什么样子,但是又怕吓到鱼,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所以我终究没敢动。果然便听到一声惊呼“啊?那你如今不是已经十七万岁了?”

  “是啊,都老喽!我们龙鱼如果不化龙二十万岁便是极限,我最多还有三万年时光,如今便只安心混吃寂寞等死罢了。”小白伤感起来。

  “寂寞却未必呢!昨儿晚上太上老君的炼丹炉那样倒下来,想必那一瓮好东西都被山里那些走兽飞禽分食干净了,那些仙家之物对修炼最是有奇效,往后这山里怕是热闹喽。”那先前的声音开导道。

  小白冷笑一声“切!红鲤你就太天真了,九重天上从来都是天规森严,古往今来那些偷吃仙丹的哪个有好下场?不是剔去仙骨轮回六道就是被打得魂飞魄散,没一个讨了好去的。只怕连带这聚魔山都要遭殃。”

  剔骨?魂飞魄散?听起来便好恐怖,我打了个寒颤,水也随即波动了一下。

  “咦?”那小白似是感觉到水的波动发出了一声疑问。我更加不敢动弹,不过好在它和我一样没什么好奇心,只继续道: “昨夜那丹炉倒得奚跷,砸破结界不说,如今都有这么久了天上还没有人下来,必定是有大事发生了,那些偷吃了仙丹的赶紧趁这个时候逃出去兴许还能有线生机,不然等玉帝缓过手来修补了结界便再难出去了,要杀要剐就只由他了。”

  要杀要剐任由他?这玉帝老儿好生专制,那仙丹即是你仙家之物你好好看护便是,如今无缘无故落入这聚魔山,被人捡拾吃了,不去怪那看守的,倒来怪那拾到者。仙丹虽是被我吃了不假,但却不是我成心所偷,大约不至于要杀要剐吧?或者我也可以赔他,想他那丹药再好也无非就是药材所炼,虽然我赔不了他完整的丹丸但赔他一点药材总是赔的起的。这聚魔山别的没有,但要说药材却是什么珍贵品种都能找的出。

  有了主意心里就安定了,等那红白两条鱼游走后我又在水中畅游了一番。

  等我从水里出来时正值皓月当空之际,明月清晖遍洒九州,千万里人间山河同沐辉光,清明无限。

  ——亲爱的编辑,我想把书名改成《月冷霜河 梨花白》——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诛神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诛神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