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盗取天机谱、二
潇湘月倾城2020-06-08 14:073,507

  阔大的灵霄殿里丝幔静垂,除了对面高台上的一把椅子,几乎可以用空无一物来形容。那把代表天家威严的四四方方的鎏金镂空雕流云纹的大椅子,静陈在高台上,俯视苍生。

  我并没在大殿中过多停留,穿过大殿,直奔天机阁。

  与我预想的不一样,天机阁前并无任何守卫,我轻松进了门。入眼只见一排排高高的储物架,整齐有序地摆放着一个个精致的储物盒,每盒上皆贴上了名目条。我从进门的第一个架子开始仔细的查看,因为都贴着名目条,看上去一目了然,倒也省去开盒查看的琐碎功夫。谁知道把殿中所陈列的一圈看完,连半个跟天机谱有关的字都没见到。又看了一遍……再看了一遍……我寻思着莫不是凤翮骗我?我仰首悲愤长叹,这黑心肝的天神……谁知道这一叹还叹出了意外惊喜:霍然就见穹顶上正悬浮着一个金光闪闪的小盒子,似乎有点像我要找的东西。但它高悬在穹顶,对于我一个毫无法术的精灵,似乎并没那么容易到手。我揉了揉因为仰头仰的发酸的颈项,四下看了看,除了储物架外并没有任何可供攀爬的东西,想来是神仙们都会飞,上个屋顶对他们而言轻而易举,并不需要借助外力。需要借助外力的是我这个菜鸟精灵。我吭哧吭哧地拖了就近的一个架子,就着架子往上爬,事实证明这个方法很有效果,就在我爬的欢快时身后忽然有种嗡嗡的声音,于是我停下来,往后看了看,什么也没有。我继续爬;那声音又大了些。当真可恼又可怖。后来那声音实在滋扰得我受不了了,我转身大怒:“到底什么王八玩意儿戏弄于我?”

  “啪!”我话音未落,脸上便被什么东西猛扇了一下,力道之大让我从架子上摔落在地,跌得我晕头转向。

  疼痛之余我忽然便有些顿悟,这天机谱没那么容易取。这九重天上花花哨哨的名堂一箩筐,但凡重要的东西都会配个守护兽,只是这东西太邪门,竟然会隐形。

  我从地上起来,卷了卷袖子,继续爬。这天机谱我势在必然,管你是个什么东西,除非你一直不显形。

  还是爬到一半,那嗡嗡声又起。我背转身面对空无一人的半空骂道:“你到底是个什么东西,老是偷袭算什么本事,有种你出来我们单挑”

  “呵呵,单挑?我道是什么了不得的大魔头来看这天机谱,却原来是个小丫头,口气还不小呢!”随着说话声,一个长着女子脸的蜂子拖着长长的如儿臂般粗的尾针飞悬在我对面。

  她面带轻蔑地笑意道:“看你一个小丫头,我也不为难你,但我这里一直有个规矩。要看这天机谱者,皆要用自己身上最重要一物来换,”

  如果可以以物易物,那自然是好,但我身无长物,除一身衣饰外就属凤翮给我的发钗最贵重。我抽了宸凤翎置于掌中,道:“我就用它来换吧!”

  她眼光只在宸凤翎上短暂停留,并没有像那些天兵一样诚惶诚恐,冷冷道:“此乃栖梧宫火神之物,我刚才说得很清楚,要用姑娘自己的东西来换。”

  她见到宸凤翎时的淡定模样,我寻思着这怪物大概还很大牌。宸凤翎她不要,我又实在拿不出什么好东西,一时有点为难。

  她看我踌躇,道“姑娘的一双眼睛如秋水之魂,生的甚好,我看你就用它来换吧!”说完只盯着我,似乎在等我同意。

  黄蜂尾上针,最毒妇人心,这两者她都占全了,我还有什么好说?我先前被扇的火气积到现在发作冲她骂道:“换你个天神奶奶,老子现在拿命来换,你要就拿去。”说罢我搬起架子上的一个盒子就朝她砸过去,一股豁出去的架势。

  当然,那盒子连她的边都没挨上。“哐啷”一声砸在地上。

  她眼光变得冰冷如刀,道:“你不过是仗着那太子火神撑腰,寻思着我不敢把你怎么样吧?只是这天宫天规森严,岂是你可以任性妄为的地方?这天机阁的地砖都被那些心存妄念之人的血泡透了,其实多死你一个也不多,我只是看在火神面上劝你一句,速速离开方是上策。”说完又一翅膀把我扇了下去。这次我头上摔出了个大包。我顾不得疼痛,起来再爬……如此连着几趟爬上去又被她扇下来,我摔得浑身青紫,她还是悠闲自在。再这样下去,怕不是小命难保。我仰头看了看那高悬穹顶的天机盒,有种近在咫尺,又遥不可及的感觉。我心里忽然便生了些悲壮之情。要是我今天把命留在这里,也算是全了对墨玄的心意。

  那蜂儿看我灵力低微,她摆出了一幅猫戏老鼠的姿态,也不急着来扇我了。她看我有点像是爬不动了还好心鼓励道:“你再坚持坚持就够着啦!”我扭头冲她吼:“你要是没玩够等老子拿到东西再陪你玩,玩死你!”

  “哦?那你快拿,拿到了咱们好好玩!”她一副我看你拿不拿得到的神情。我要的便是她这样的心态。我好几次都假装要无力支撑的样子,一步一挪,终于爬到了架子顶端。我冲她挑衅的挑了挑眉毛。这次没有急着扇我,她笑:“你拿呀!”

  看她笑的不怀好意,我寻思莫非这还有很厉害的结界?我取了宸凤翮,小心的试探着碰了碰那盒子,没有什么异常。我便伸手去取,那盒子就似在空中生了根似的纹丝不动。我从架子上跃过去抱住盒子,以其用身体的重量拉下它。谁知我反被它带着挂在空中。任我如何扭动身体,它依旧不动分豪。我像个小狗抱着心爱的骨头,明知啃不动却还不肯撒手,那蜂儿见状笑得前仰后合,我知道,这画面必定是很可笑。

  殿外飘起了细雨,颇有些秋凉的萧瑟意味,我一时悲从心起,悲叹自己的无能为力。

  “呦!怎么还哭了?”那女蜂子一副幸灾乐祸的表情。

  我腾出一只手来抹干了眼泪,顺势抽出发间的宸凤翎,对着这天机盒的接缝处发了狠的撬。宸凤翎所戳之处只见一阵仙光消散,那盒子便有些松动。那蜂儿见状表情便有些诧异。忙挥了翅膀来扇我。我死命的抱住盒子不撒手,豁出去了任她打。如今这局面,不是盒子开就是我死。她见我不肯撒手,又大力一扇“下去!”我在她翅膀落在我身上之前,挥起凤翎来挡,她似很是惧怕宸凤翎,嗡一声飞远了些。想来这宸凤翎真是个仙家好宝贝。

  我握紧凤翎越发起劲撬着。眼看着天机盒已经起了一丝微小的缝,背后一阵风至;我还没反应过来宸凤翮已从我手里猛烈的挣脱化成一道护体仙光,但还是晚了一步,我只觉得背心一凉,似有什么利器刺进了身体,随即便有源源不断地热流从我后背涌出来。我颤抖着手摸了一把,一手粘稠的鲜红。那蜜蜂儿被宸凤翎震在地上奄奄一息,只尾针还森森闪着恶毒的光。我只觉得浑身的热气都随着血液一起流向了体外,渐渐地便有些意识涣散。只是觉得冷。我用满是鲜血的手代替发钗去抠那天机盒,手才将将碰到盒面我就感觉到一阵天旋地转,人已随着盒子摔落地上,一卷书册从盒子里撒了出来。此时的我没有心思去想这天机盒何以就莫名的解了仙障。我拿了天机谱,起身朝殿外走,只是再也没有力量跨出一步,终是倒落尘埃。

  模模糊糊中似乎记起猴子曾给过我一根毫毛,它说危机时可用,如今天机谱到手,我似乎已没命回去,只能寄希望于手里的这根毫毛。我虔诚地朝它吹出三口气……殿中安静的诡异,一人一蜂垂死之际连呼吸都不闻。良久,忽听得门口天兵的呵斥,声方落,一猴子已飞窜而入,它一把从地上捞起我负在背上一个筋斗便腾上了云头。它背着我越过天阙重顶,向下界而去,身边只有急速的气流。

  飞的片刻,忽闻遥遥一声凄厉地呼喝:“织织!”

  我回头,天边黑云滚滚,三千天兵神将正急追而来,当先一人正是凤翮。

  长风浩荡,他一身金色长衣随风怒卷,恰如他此时的表情。惊痛难当,恨怒不明。我心里一惊,忙把怀里的天机谱偷偷塞进猴子身上,在它耳边道一声:“快走!”我人已随即滑落在云头。事已至此,我与这九重天必须做个了断,一人做事一人当,无谓连累了猴子。其实我最怕的就是猴子背着我跑不过这一干神仙,那墨玄脱困就在眼前,绝不能功亏一篑。

  我将将滑落云头,凤翮已飞近身旁,他手一挥,三千天兵神将脚步不停追猴子而去。我奄奄一息委在云里,只强凝着心神,冲他勉强笑了笑。他一言不发,俯身抱我在怀,似乎我冰凉的身体冷着了他,我感觉到他有些发颤。

  他手按在我的伤处,源源不断地向我输送着仙力。

  浮云飞乱,日光暮。斜辉点点如金,遍洒他周身,衬他眉目如星一身风流。

  怪日光太过耀眼,莫名的我就有些泪意,我抬手抚上他纠成一团的眉心:“对不起,凤翮!似乎我来这九重天,给你惹了不少麻烦。”他目光转到我脸上,眸色晦涩难明,道:“别说话了,织织,我不会让你有事的。”

  我含泪摇头:“别费力气了,凤翮,我死了也没什么打紧,总之我并不后悔。只是……只是如果有来生……我们……”

  我的话还没说完他正在给我疗伤的手顿了顿,就听他哼了一声道:“凡人但凡有未尽的遗憾总是寄望来生,你我神仙,一生何其漫长?任何事情总能解决,何须来生?只是我想知道,是什么样的人令你如此舍命相护?”他语声虽轻,但隐有怒意。我不敢再说话,只闭上眼睛,感受他渡给我的纯然的仙灵之气在周身流淌。

  漫天烟云如幕如影。浮云千载,何如此身?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诛神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诛神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