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犯罪手法
江晚枫2020-06-03 18:475,059

    离别时的车站总是充满着感伤。

    在隔天中午,人潮拥挤的火车站内,江晚枫提了提背上的行囊,跟他的三位挚友互相拥抱着道别。

    四个月的感情对别人来说或许很短暂,但这对本身就没有什么朋友的江晚枫来说,这段他们四人的感情却弥足珍贵。

    “兄弟,保重!以后要是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一个电话我便到!”

    林巍走过来拥抱了一下江晚枫,江晚枫也拍着他的后背认真的回答道:“谢谢,林巍哥你也保重!”

    “那行,我到时间了,我就先走了!”

    林巍转身,跟另外的李加强还有吕铖煜两个人也拥抱了一下,随后冲他们三人还有紫钰挥了挥手,转身没有回头的走进车站口。

    “我时间也到了,晚枫,加强来年再会!”

    吕铖钰跟江晚枫还有李加强也拥抱了一下,给了他们一个微笑,随即也不敢回头的离开。

    李加强捶了一下江晚枫的胸口:“晚枫,以后多敞开心扉,哥几个不在的日子里,别在把自己困起来了!”

    “我一定会的!”

    江晚枫冲着李加强认真的点头,随后李加强也冲着江晚枫跟紫钰两个人挥手,转身走进了属于自己的车站口。

    江晚枫目送他们三道离开的身影,走进不同的方向,眼里充满着不舍。

    他的钱包里保存着一张照片,是在学府公院里,他们四人曾在一起亲手种下的一棵枫树前的合照。

     枫树幼苗前的留影,是四人洋溢着栽下枫树后开心的笑容,这棵枫树将见证着他们不变的友情,四人的脸上是他们栽树时玩闹过后留下泥土的痕迹。

    他们互相约定,以后每年秋天的这个时候,无论多忙都再来学府公院相聚。

    相聚容易重逢难,每逢离别的时候,只有最先离开跟最后离开的那个两个人才是最难受的。

    直至他们三道身影消失在不同的站台口,江晚枫微笑着长出了藏在胸里的一口闷气,吐出心中的不快。随后牵起紫钰的手两个人也坐上了列车,踏上了归途。

    只是眼角一滴不为人知的泪水,代表着心中离别时的些许压抑。

    随着列车缓缓的启动,看着车窗外缓缓穿梭而过的蓝天白天,紫钰把脑袋枕在了江晚枫的肩膀上,感受着归途的美好。

    此生要是能一起去旅行,一起踏上归途,那该是多么美好的事情啊。

    五个小时左右的车程对列车上无聊只能看着风景的人来说,无疑是非常漫长的。但对江晚枫跟紫钰这对正处于热恋之中的小情侣来说,途中只要有对方的陪伴,再远也不会觉得时间流逝的缓慢。

    徐徐归来的列车还尚未行驶进州市的动车站,杨俊成的车子便已早早的就在车站外等候着江晚枫的归来了。

    能让州市刑侦队的大队长正科级干部的杨俊成放下繁重工作,亲自到站接车的人可不多见,就连市里重量级别的人物未必也有这样的待遇,但江晚枫绝对能算得上是能让杨俊成亲自接车的一个人。

    只不过杨俊成他用的不是刑侦队大队长的身份来接江晚枫,用的而是情深如父子的关系来接送江晚枫回家。

    江晚枫除去警校几年的生活,还有在去学府公院之前破获的那起连环杀人案件后,压抑自闭的把自己关了起来。

    其余的时间从失忆苏醒之时跟步入工作生活的时候,都是住在杨俊成的家里。

    杨俊成不放心江晚枫一个人住在外面,因外江晚枫从失忆醒来的那时候开始就已经丧失了人的本能,没有自己照顾自己的能力,也是一直住在杨俊成的家里。

    久而久之,杨俊成的家里也早已经习惯了有江晚枫这个人的存在,江晚枫也像是杨俊成家庭里的一份子一样,被杨俊成当作了自己的亲生儿子。

    车子上的那道身影眼眸深邃,面如重枣夹带着多年办案以来留下的眉间纹,让人一看就是一位喜怒不形于色的主儿。

    只是此时杨俊成坐在车子里面,却是面带愁容忧郁的抽着烟。那一张平时深沉而又稳重、雷厉而又凛然能让罪犯见到心里就产生恐惧的脸,能让他露出愁容的模样可不多见。

     江晚枫在进修期结束以后,学府公院就已经将他的测评成绩下发到杨俊成的手里了。

    江晚枫测评单上的成绩虽然接近满分,但是测评的等级却是被打上了一个良好,这是学府公院三个测评等级里面最低的一个。

     毫无疑问,江晚枫的测评成绩单也是学府公院有史以来最具有矛盾的测评。

    李讲师在江晚枫测评成绩单上最后的批语里面写道“该学员虽然成绩接近满分,不可否认是本院以来最高的分数。但该学员的生性存在着诸多缺陷,习惯存在的自己的思维里面无法自拔。我们相信此学员能在各种疑难案件里面有自己独特的见解以及分析,能破获各起疑难的案件。但我们更有理由相信此学员容易深陷于各种案件里面无法自拔,他所写出《何为罪》的这篇本章本身就是他无法自拔的表现。破案讲究先破自己的心,如果他无法明白自己所有的缺陷,我们很难相信他不会坠入各种案件的主体里面,以导致自己也会将自己幻想成为罪犯无法自拔。在这里本院建议,送该学员到某处寺庙,跟某位得道高僧探讨一下,如何静下自己的心!”

    想来李讲师会这般写道江晚枫的评语,或许也是被江晚枫私底下所提问到的那些问题恨到牙痒痒,只不过他要是知道江晚枫人生之中有段空白混沌的话,或许他就能理解了。

    江晚枫生性上的缺陷,有着诸多不完善杨俊成也是知道跟理解的,因为江晚枫所有的人格以及对待事物的看法都是杨俊成亲手培养起来的。

    毕竟江晚枫自从失忆丧失人的本能开始,现在学习融入社会的进度已经算得上是很快了。他从苏醒后,正式开始组建自己人格以及对待事物的看法时间也不过短短的十年时间。

    对比江晚枫刚苏醒起来那种更沉默寡言的时候,现在也已经算是要好上得多了。

    而这也是江晚枫不爱与人说话,生性腼腆的主要原因。

    只是进入学府公院进修的名额十分宝贵,虽说杨俊成是为了让江晚枫进去当作散心,好能解开他进去以前破获的那起连环杀人案件的心结,但是进修出来的时候取得这样的测评等级实在是不好看啊。

    要是有人问起杨俊成你们队里的那位天才进修成绩怎么样,杨俊成必定可以很从容的回答道是有史以来的最高分,或许脸上还会带着些许的骄傲。

    要是别人再问起那测评等级一定是优秀学员中的优秀吧?这可让杨俊成该怎么回答?回答说是测评最低等的那个,这必定会让人笑掉大牙吧。

    所以杨俊成现在坐在车子上的脸色很是难看,只能沉默的抽着烟以缓解心中的烦闷。送江晚枫去进修是解开他心中的心结烦闷的,没想到江晚枫所取得的测评成绩反倒让杨俊成自己都变得郁郁寡欢了。

    只不过他也不会去责怪江晚枫,他知道江晚枫已经尽自己最大的本能努力让自己从一张白纸,学习这个世界的点点滴滴了。剩下一点心理上的缺陷,也只能是靠着时间一点一点的去填平他所剩的不足了。

    要不怎么总有人说,天才跟疯子不过一线之差呢。因为天才或许在成为天才之前,他本身很可能就是个疯子。

    但是直到江晚枫带着紫钰出现在杨俊成的视线里,杨俊成顿时就不觉得那个名额的宝贵了,反倒是觉得就算是浪费也是值得的。

    因为现在的江晚枫看起来已经走出了之前心中遍布的阴霾,拉着紫钰走过来的模样两个人有说有笑的。

    杨俊成不由得乐了一下,把自己的烟头往车窗外一弹,这小子倒是有本事,在进修的时候也能把自己刑侦队里面的警花给勾搭上。

    “杨叔!”

    在见到杨俊成的时候,江晚枫就恭敬的对杨俊成喊了一声,对于这个称呼紫钰倒也不意外。因为在刑侦队里面她早就听说杨俊成是江晚枫的叔叔了,只不过对于江晚枫跟杨俊成两个人之间的真实关系,她也是听了江晚枫自己所说的才清楚。

    杨俊成坐在车子上故作深沉,面露不快的撇了一眼江晚枫:“我让你去解开自己的心结,但现在我自己都有心结了,你知道是为什么吗?”

    江晚枫不好意思的摸着自己的脑袋笑了笑,他当然知道杨俊成所说的是为了什么,是为了自己测评的成绩而感到的烦恼。

    他只能看着杨俊成憨笑而又无辜的开口道:“杨叔,我下次争取更好的成绩,再也不问别人那么多为什么了。”

    “哼!”

    杨俊成用鼻孔发音,他看着江晚枫这幅模样也笑了,许久没见他没有再伴着个脸:“那你心结解开了没有?”

    “解开了!”

    江晚枫认真的点了点脑袋,有了紫钰的陪伴,没有再为自己之前破获的那个凶手的心境感到迷茫。

    “那上车吧,你阿姨给你做了一堆丰盛好吃的饭菜就等你回来。她也是怕你走不出自己心中的压抑,可没少担心你,一会你可得好好陪她聊聊。那个小钰,你也一块上车去家里吃饭吧!”

     杨俊成看着紫钰渐渐的笑了,但这个笑容就好像是父亲见到自己未来儿媳妇的那种开心笑容。江晚枫不善言辞,那他这个跟江晚枫有着情同父子关系的杨叔,自然是得帮江晚枫好好的谋划一番。

    他察言观色过无数的人,对于江晚枫跟紫钰两个人之间现在的关系,不需要别人说,他只需一眼便能捕捉到。

    “不用了杨队,我还赶着回家呢!”

    紫钰连忙摆了摆手,之前听到江晚枫说过的话,她现在再次见到杨俊成的时候,眼神之中也有些不一样了,那很可能是一种对自己要见男朋友家里人的紧张。

    “没事,时间还早呢,吃过饭后我就让晚枫送你回家!”

    想不到身为刑侦队大队长的杨俊成,也有笑容之中充满着坏笑的一面,他让江晚枫把车门打开带着紫钰一起坐进车子里。

    紫钰拗不过,只能在江晚枫跟杨俊成的注视下,红着脸坐进了车子里。她坐在车上不停的搓着自己的手,心里面泛着紧张的嘀咕。

    杨俊成启动车子,带着江晚枫跟自己看起来已经八九不离十的未来儿媳妇准备归家。

    在路上他从后视镜里皱眉,眯着眼认真沉思道:“唔,这爱情的力量还真是可怕。竟然能让一个活泼好动的小姑娘也变到如此害羞的一面,竟然也能让一个不善于人交流看起来腼腆的小伙儿充满阳光。所以我们这个世界上要是充满了爱,哪里还有那么多罪犯啊!”

    “杨队!”

    紫钰红着脸喊了一声,实在是经受不起杨俊成的调侃。杨俊成连忙开口道:“好好好,我不说这个了,我最近发现了一个案子,你们帮我分析一下对不对!”

    “什么案子?”

    江晚枫一听说有案子,仿佛打了鸡血一般的就抬头看着杨俊成。每缝有案子出现,他目光之中总是这么充满了期待。

    “也不是什么大案子。”

    杨俊成深沉的笑了:“就是当一个小姑娘主动休假,主动坐上火车,主动去找某人的时候,我猜他们两个会在一起也是某个小姑娘先主动的。比如在某个散步的时候,小姑娘的小手不经意间的触碰,那个小伙儿没有拒绝,于是乎她的小手就勾起对方的一根手指、然后是勾起两根手指、直至两只手都握在一起十指紧扣,这两人就顺理成章的在一起了,你们帮我分析一下,犯罪的手法是不是这样的?”

    紫钰转头看着车窗外不再说话,脸早就红到了耳根深处,她实在是没有想到一直不苟言笑的杨俊成,竟然也会这般的跟人开着玩笑。

    其实杨俊成也是唯有在江晚枫面前才会这样,因为江晚枫这张白纸是杨俊成亲手给写上的,他不希望让江晚枫的世界里也学会他平时与人的不苟言笑,这样对处于这个年纪,本身就充满着压抑的江晚枫非常的不好。

    只是杨俊成对江晚枫会这样,对自己家里面的那个叛逆的女儿,对待的方式却判若两人,要求却是异常的严格。

    反倒是江晚枫不假思索,皱眉沉思着就脱口而出说了一句:“杨叔,你是怎么知道的?”

    这句话倒也是证实了杨俊成的说法,就好像杨俊成当时也在现场一样看见了,如此的准确无误。

    他跟紫钰散步的第一个晚上,就是紫钰这般牵他的手,他也没有回绝,两个人就这样自然而然的在一起了。

    杨俊成笑着没有回话,江晚枫是他看着成长的,他不可能不了解。要是紫钰不主动去牵手,木讷的江晚枫或许这辈子哪怕是再爱,也开不了那个口,牵不到紫钰的手。

    杨俊成只是随意的说了一句:“这案子接触多了,我也成了街边的塞半仙会算了呗!”言语之中,笑容带着调侃的味道再次尽显。

    这让反应过来的江晚枫也明白了杨俊成是怎么知道的了,他只能也是无奈的笑了一下不再说话。将自己的手悄悄的在私底下就握住了紫钰的手,缓解她心里的紧张。

    杨俊成将江晚枫的这个动作看在了眼里,他颇感欣慰,欣慰江晚枫现在也会开始为了心中要守护的人,学会了身为男人该有的那一面担当……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何为罪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何为罪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