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林越
幻灭雁2020-05-23 15:224,442

  磬风瞳孔微缩,愣愣的看着面前的这个男孩,二十多岁的模样,整洁的寸头下一张面无表情的脸。

  “天坠山上现在还有术士吗,不是已经改成4A级景区了吗。”磬风故意将景区二字说的很重来挑逗男孩,男孩依旧面无表情,似乎神圣的天坠山被改成景区和他一点关系都没有。

  “改成景区也不错,至少还有不少的收入。”男子说着,话里竟还有或多高兴。

  “那你快点回你们景区吧!”磬风依旧不肯放松警惕。其实这也难怪,术士对妖而言,就好比老鼠遇见了猫,这是骨子里的厌恶。

  “你要是不听话就把你扔到山上给术士!”这是磬风从小最害怕听到的话。

  “你先别撵我走,我可是救了你朋友的人,刚才你还说要登门拜谢,怎么现在妖说的话就这么不算数?再说这桥洞是公家的。”男孩一连串的说道,语气平缓,却是让磬风哑口无言。

  “你这小屁孩!”磬风表面不甘,心里更是直接骂了娘,“自己好歹也要大他几岁,现在被一个楞头小子搞得下不来台,这要是传到其他妖的耳朵里还不笑死他。”

  “臭小子叫啥呀!”磬风撇开话题问他的名字。

  “林越。”林越回答。

  “你是术士为什么要救他?对于你们来说妖的互相残杀正式你们想看到的吧。”磬风问。

  “天坠山有本妖录,上记录了天下群妖。开篇有一句话写的很不错,你知道是什么吗?”林越很轻描淡写的问。似乎根本不在乎磬风会不会在意。

  “爱写什么写什么。”磬风一脸的不在乎。自己问的问题他林越根本没有在意。

  “天下万灵,皆有聪慧之能。聪慧之能分清浊而起,清则化人,浊而为妖,姑人性本善,而妖却性情残暴,妖……”

  “呸!”磬风啐了一口唾沫,打断了林越的话“你这不就是变着法骂我们妖吗。”

  “那你觉得妖这个物种可以和人共处吗?”林越问。

  黑暗中亮起一个红点,那是磬风点着了根烟。

  磬风吐了口烟说:“别问我会有什么想法,对错都是你们说的算。”

  接着他就听见了林越笑了一声。

  “你笑什么?”

  “我笑……”话还没说完一段《月亮之上》的电话铃声就响了起来。林越接了电话,表情逐渐变得凝重。挂了电话后林越对磬风说道:“我还有事,以后再聊。”

  然后还没等磬风说话,就看见林越身影飞出了桥洞。只剩下磬风独自一人夹着烟站在洞口。

  “聊了半天,这家伙一个问题也没回答。”磬风笑了一声,猛的吸了一大口烟。

  天已经变得很黑了,林越路上飞奔,瘦弱但高挑的身姿在夜幕下跑的飞快,他要找一辆出租车。由于磬风找到地方比较偏僻,一般很少有人,所以林越一直跑到了大路上才截到了一辆出租车。

  “金华市东区!”林越坐上了车说。

  位于金华市郊区一个的村子村口,几个衣着打扮相同的男子站在一起,他们没有开灯,只是借助着夜色围在一起。为首带中年男子看了看腕表上的时间一脸不耐烦的说:“看来这外门弟子真是懒散惯了,这么长时间还没有来!”

  他身旁的另一个人也看了一眼时间后说道:“正哥要不我们不等他了,反正我们又不是打不过。”

  “不行!”为首的正哥的伸手制止,“我们动手的前提是必须要得到在此看管的术士的允许才行。”

  “我们都已经干了那件事了,还管什么流程……”

  话还没说完,说话的人就已经感觉到了领头的正哥投来的严厉目光。只好住嘴不言。

  “这妖真有那么神奇?”有人突然问。

  正哥笑了一下说:“我都已经说过了,只要我们得到这个妖的能力,那以后天下所有的要都得对我们俯首称臣。”

  众人听了皆面露喜色。

  “听说看管这里的术士是个死板的家伙,待会也不知道能不能糊弄过去。”

  “我们都有那么多准备了,就算他怀疑我们,也没有证据。”

  话音刚落,几人就听见远处有跑步声音传来。为首的挥手几人纷纷闪开,从身手就可以看出他们几个的确不凡,眨眼的功夫,就躲藏了起来,丝毫看不见几人的踪迹。

  不一会跑来的林越喘着粗气站定,稍微喘了口气后的林越环顾四周没有见到一个人,于是打开手机了确定一下定位,定位里显示就是这里。

  “可能是人还没有到吧?”林越坐到石头上不停地喘着粗气——他可是特意提前下了车然后一路跑来的。

  “林越?”叫着自己名字的声音突然从身后传来。

  金光乍现,一个盘子大小的矩形阵在林越手中腾出。

  “收!收!收!”郑哥从不远处的树上跳了下来,“快把矩阵收了!”

  林越收了矩阵站直问:“你是?”

  正哥冷着脸走近,看到了林越:“这么年轻!”

  一边感叹,正哥从口袋里掏出了印着一个奇怪阵形的铜印递了过来,然而还没等林越看清楚就收了回去。

  正哥挥了挥手,从林越两旁的灌丛中闪出数人。林越扫了一眼,算上面前的正哥一共八个人。

  待人都站齐后,为首的正哥对林越说:“小孩,我叫李言正,戊部,现在要进这里面。”说完李言正指了指身后的村子。

  “我没有收到山上发的消息,不行!”林越回答。

  “这是隐秘行动的,你不用看手机上的信息。”李言正语速飞快。

  看着林越毫无变化的脸李言正又解释说:“你没看见铜令吗,没有命令我们会有它!”

  李言正这句话的确是无法反驳的,天坠山上的每一块铜令都是严格保守的,只有有任务时,才会按照任务的不同难度系数给去完成任务的弟子发相应等级的令牌,以此来和当地值守的弟子做交接。

  此时林越也没多想什么,这么一个经济并不发达的市区,闹破了天又回有什么大不了的,既然对方不想让他知道要干什么,林越也就不再过问什么了,只是打开了了手机上的一个软件问:“工号?”

  李言正愣了一下,忙回答:“05045!”

  林越敲击手机输入了工号后又看向李言正身后的七人,七人明白后纷纷上前报了工号。

  “用我帮忙吗?”统计完已经走远了的林越突然停下问。

  李言正愣了一下,“不……不用。”

  抬头仔细看,林越却已经离开了。

  “怪胎!”李言正对一旁的人笑着说,“本以为这家伙很难缠呢,没想到三言两语就打发了。”

  “对呀!”有人接话,“外门弟子哪一个不对我们唯唯诺诺的,就这家伙吊着脸,跟谁欠他钱一样。”

  “听说他是孤儿,是我们山上的人捡回来的。”见话题打开了就又有人接起了话。

  “我说呢,就这是个野种也不对我们客气点。”先前说话的笑着说。

  众人听了也是皆笑。

  “行了!”李言正止住众人,“别开玩笑了,快点进村。”

  说完八人都带上了黑色口罩进了村子。

  这是金华市的一个城郊乡的村子,算不上破败,至少可以看见里面有几座二层楼的房子。这八人进了村子,径直走向了村中间的一户,看来早已经了解了村子的结构。农村的房子普遍比小区的楼房高一些,且都要附带一个不小的院子,平时可以种一些菜。几个人搭手麻利的翻进了院子,走到了院子里面房子的门口。门是老式插梢门,李言正推了一下,内有一根横木挡住,根本打不开。

  李言正退后了一步,一个胖子走到了门前,大致看了一下,手中蓝光一闪,里面的插梢直接被划成了两半。几个人小心的推开了门。

  里面空间很大,有四五个房间,李言正示意,八人分开搜索。不一会几人一同跑出,“屋里没人!”的表情一通浮现在每个人脸上。

  还没等八人反应过来,一声电闸推上的声音,屋中灯光齐亮,李言正几人连忙冲出屋外,屋外却已有数人已经围住了门口。

  李言正眉头紧皱,汗已经粘湿了衣服。

  “你们是什么人?”屋外的人问。

  李言正呵呵一笑:“我们是天坠山的,还不乖乖投降!”

  话刚一说完李言正一跃而出,手中矩阵乍现,其余七人也一同跳了出来,手中阵法的光芒微闪。

  “术士!”屋外的人显然很吃惊。

  李言正冷笑:“怎么,你们这些妖害怕了!”

  屋外的人不解,“现在天坠山已经和妖部达成了协议了,我们没有干坏事吧,你们这是来干嘛?”

  “你们妖本就不是什么好东西,谁信你们没有杀人”李言正紧紧地盯着屋外妖,“量你们白泽一族通晓天下所有妖精鬼怪,今天如果将你们的能力交给我,就放你们一条生路。”

  “不可能!”白泽里有人轻笑,“你们这些术士得到这些才是不给我们生路。”

  “那今天谁也别想走!”话刚说完,李言正双手一翻,一个巨大的金色光阵笼罩在了众人的头顶。

  李言正猛的向白泽冲了过去。双方缠斗在了一起。其实对李言正来说能否打败他们自己还是比较有信心的,他也是无意间在山上的图书馆看见了一本古籍。那是一本非常残破的牛皮书,它被压在书的最底层,外包装的牛皮已经被虫蛀的破烂不堪,里面的纸张也已经零零散散,有些地方根本看不出来写的什么。

  李言正本来也不在意这一本书,他在深夜潜入天坠山图书馆的目的是想学习更强的术能,像他这种位于戊部的弟子有很多很高级的术能他根本没有资格去接触的,作为一个无限渴望能力的人来说自己早已经将该学的术能技巧背得滚瓜烂熟,学习更高深的术能技巧的心思已经在他的心里滋生了很久。

  本想着来图书馆看看是否可以找到一些可以偷学技能的书,没想到找了半天竟是一些《旅游开发指南》、《如何成为一个AAAAA级景区》之类的书。本来已经放弃了,直到他看见了这一本残书。

  白泽,知晓天下所有妖鬼精怪的名字、形貌和驱除的法术。

  这一句话让李言正本已打消的念头死灰复燃。他要找到白泽!

  功夫不负有心人,他在数年时间里一边完成任务一边打听白泽的消息,前不久终于让他打听到了。而现在白泽就在眼前!

  李言正躲闪过冲过来的白泽,口中轻念口诀,一时天上法阵雷声滚滚。李言正确实已经对他所了解术能了解的比较熟悉,短短的时间竟可以连续施加两个阵法。

  天雷猛的劈了下来,妖本来在人形下能力就要削减一些,这几道闪电所带来的伤害不亚于几颗手雷爆炸所带来的伤害。

  李言正微缩瞳孔,紧紧地盯着刺眼的电光,白泽对付其它的妖手段是不少,但是和术士人打起来还是比较站下风的。

  随着电光消失,李言郑闻到了空气中弥漫着刺鼻的糊味。几头像狮非狮头顶独角的白毛大妖冲着李言郑他们呲牙。

  “不过是几只大的猫啊!”李言郑轻笑。

  但接下来李言正就笑不出来了。白泽率先扑了过来,李言正双手张开,一个半径大约二十寸的镂空圆阵挡在了面前,白泽咆哮着扑了上去,李言正只感觉一股巨大的冲力扑了过来,双手突然脱力,直接被撞了出去。

  到底是除妖的阵法,白泽也被这阵灼烧,滋滋的白烟从它的前掌冒出。

  李言正爬起看向两旁,其余七人也狼狈不堪,用来抵御的阵直接被白泽撞开来。

  “妈的,力气这么大!”李言郑挣扎站起,五脏六腑疼到不行。尤其是右胳膊好像脱臼了。

  “你不是说这些家伙都是很弱的吗?”一个也重伤的弟子爬了过来。

  他们当时都是听了李言正的话才跟随过来的,现在看来命都要搭里面了。

  李言正皱眉,自己也算是戊部的中上等水平,却连人家的一招都扛不住。

  一声惨叫让李言郑浑身一颤。不远处的一个弟子倒在了白泽的角下。

  其余的人纷纷报团挤在一起,面对着不断冲着自己嘶吼的巨兽。

  不远处的一栋二层楼的屋顶,林越冷冷的下面发生的一切,随后他掏出了手机。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磬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磬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