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又见杭州4
陌上古城2020-05-17 10:202,358

  祁府内。

  祁卫纲正抱着儿子玩闹,一别几日,这奶娃娃确实让他想的紧呢。之前上阵杀敌,他早将生死置之度外,如今心中有了牵挂,他定会好好活着。

  “将军,陆大人和袁姑娘到了。”

  祁卫纲抬眼,便瞧见陆绎和今夏跟从管家信步而来。他忙起身相迎,笑呵呵的走近他们,直言道:“陆大人,袁姑娘,别来无恙啊。”

  “祁将军……”陆绎和今夏一同拱手向祁卫纲施礼。

  祁卫纲伸手虚扶了一把,“都是老朋友,不必拘礼。”

  这奶娃娃瞧见了今夏,噗嗤一笑,露出几颗洁白的牙齿,胖乎乎的小手挥舞着,指着今夏咿咿呀呀。

  见状,祁卫纲爽朗一笑,言道:“看来勇儿与袁姑娘甚是投缘呐。”之后他话锋一转,又问道:“二位还未成婚吧?”

  陆绎低头一笑,微微侧头看了眼今夏,言道:“多谢将军关心,并未。”

  今夏笑而不语。

  “来,坐下再谈。”

  “多谢将军。”

  三人均已落座,祁卫纲唤来奶娘将孩子抱下去,又命仆人沏好茶端上来,待仆人退离后,方才开口道:“我已听夫人讲过,陆大人此次来杭州,是为了彻查赈灾粮一案。”

  “正是。不过……”陆绎顿了顿,继续补充道:“此番南下,我等遭遇刺客行刺,从缴获的箭来看,色泽与质地是这两年才出的新铁。严世蕃早年间私挖铁矿,想来将军是知晓的。”

  祁卫纲点点头:“这些年上阵杀敌,倭寇的武器是愈发威力无穷了。尤其是火炮,不仅射程远,杀伤力也是极为凶猛。”

  “那便是了。”陆绎接着又道:“想必定是有人暗自将铁石运送给倭寇,才会研制出此等威力惊人的武器。沿海一带倭寇猖獗,屡屡侵占我大明领土,如今以王一枝为首的倭寇更是与朝廷示威,甚是猖狂。”

  祁卫纲深觉这其中利害,言道:“此事棘手,还需从长计议。不过陆大人放心,我祁卫纲定不会让那些倭寇,在我大明领土横行霸道,待会儿,我下道军令,从营中调些将士们来助陆大人一臂之力。”

  “如此,便劳烦祁将军了。”这番话,无疑是给陆绎吃了颗定心丸。

  祁卫纲看向今夏,言道:“袁姑娘,待会儿你就能与你的老朋友见面了。”

  “老朋友?”今夏反问。她在这杭州城好像没有什么其他朋友吧?

  “一会儿便知晓了。”祁卫纲故弄玄虚。

  此时,杭州城正街上,高高飘扬的商铺招牌旗帜,粼粼而来的车马,川流不息的行人,还有一张张恬淡惬意的笑脸,无一不反衬出安稳的生活。

  成衣店内。

  “谢霄,我穿成这样……不太好吧?”一女子看着铜镜里的自己,飘廖裙纱裹紧绸缎,显出玲珑剔透的诱人身姿。略施粉黛,脸蛋娇媚如月,眼神顾盼生辉,文静优雅,像一朵含苞的出水芙蓉,纤尘不染。

  “不,很好看。”谢霄双手环抱着,斜靠在墙上,上下打量着她。平时看惯了她身穿白衣的模样,突然这么一打扮,甚是清新动人。

  女子脸上染起一抹娇羞,随后低声道:“我们出来也有些时候了,不如回去吧,莫要让将军等急了。”

  “好,你且去换衣服,我去付银子。”如是说着,谢宵从系在腰间的钱袋里,掏出二两银子走向柜台处。

  待二人回到祁府,随着渐渐靠近前堂,耳边传来的交谈声也愈来愈明显。从声音来判断,一男一女,而且无比熟悉。谢宵刻意放慢脚步,侧耳倾听,他似乎听到了今夏的声音……

  今夏来杭州了?不可能吧?和陆绎?

  “谢宵,你怎么了?”女子察觉到他的异样,于是停了脚步,一脸疑惑的看着他。

  谢宵收回思绪,忙回道:“没什么,听到了旧友的声音,不太确定。许是我听错了吧……”

  女子闻言,更加疑惑不解了。

  直到二人来到前堂,看到那抹熟悉的身影后,谢宵心中一惊,原来真的是今夏!他惊愕道:“袁大虾,你怎的来了!”

  袁大虾…女子心中暗自说着,双眸朝前方看去。只见谢霄口中的所说的袁大虾是位古灵精怪,身形娇小的女子。

  今夏闻声望去,见到是谢宵后,心中也觉得一惊。原来祁将军所说的老朋友,就是谢宵啊!

  她猛的站起,惊叹道:“谢圆圆!”如是说着,今夏三步并两步的跑到谢宵面前,拍了拍他的肩头,佯装生气的样子,言道:“你这小子,走了那么长时间也不知写个信给我们,害得上官姐姐日夜替你担心。”

  “这不是军务繁忙,没空嘛。”谢宵嘿嘿的笑着,待瞧见今夏身后的陆绎,脸色顿时一变,说道:“姓陆的,你何时娶今夏?她可等了你整整三年。你可不能负她。”

  坐在椅子上的陆绎勾唇一笑,随后站起身来,踱步至今夏身侧,抬手揽住今夏的肩头,沉声道:“我与今夏的婚事,就不劳谢参将费心了,倒是还未恭喜谢参将,喜得佳人。”

  今夏伸手戳了戳陆绎,又狠狠睇了眼他。明明都没有任何威胁了,话语间仍旧是酸酸的。听到陆绎口中所说的佳人,今夏这才转眸至谢宵身旁站着的女子。

  她上下打量着那女子,如果用八个字概括的话,便是——清新脱俗,温婉端庄。

  “姑娘,如何称呼啊?”

  “民女姓苏,名妙戈。”

  苏妙戈……是个好名字。

  谢宵性格洒脱,而苏妙戈却端庄文静,一动一静,很是般配。

  这时,祁夫人来到前堂,见大伙儿都已到齐,便踱步至祁卫纲身旁,直言道:“既然大伙儿都到齐了,便前去后堂用膳吧,好酒管够。”

  一听到酒,今夏的酒瘾瞬时就犯了。算算时间她已经好久好久没喝酒了。她直呼道:“好啊好啊,今日不醉不归。”

  陆绎却在一旁劝道:“你酒量不好,不易多饮。”

  今夏朝他撇撇嘴。

  果不其然,今夏酒量不是一般的差,吃了几口菜,才喝了三杯就醉了。她趴在饭桌上,圆润的脸蛋因醉意浮上两抹红晕。

  “今夏不胜酒力,我先带她回官驿了。”

  “不如,我派个马车将二位送回去吧?”

  “不必了,多谢将军。”

  (PS:再次声明一下,此文剧情全是我自己虚构,为的就是给一下夫妇一个圆满的结局。祁将军的原型是戚继光,至于祁夫人生子这件事,莫要与历史相比,纯属虚构。最后,谢谢集美们的喜欢)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锦衣之下2:绎夏一直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锦衣之下2:绎夏一直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