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大赦天下
陌上古城2020-05-16 10:292,819

  嘉靖四十五年十二月初(1567年),正值寒冬。大雪已下了好几场,天气愈发的寒冷无比。

  养心殿外白雪皑皑,侍卫们在殿外把守着,殿内时不时传来阵阵咳嗽声。自去年起,嘉靖帝的身子便愈发不如从前了,整个人面色苍白,身体消瘦,若不是靠汤药吊着命,恐怕早已仙逝。

  “皇上,要不奴才去传太医来?”太监李芳看着嘉靖帝如此,内心甚是难受。

  “咳咳咳……”嘉靖帝合上奏折,抬手制止,许是咳得时间久了,他的嗓子有点沙哑,“不必了,朕对自己的身体心中有数。”

  沉默了良久,嘉靖帝又道:“李芳啊,朕最近总是梦到陆廷,你还记得当年行宫起火之时,是陆廷撞开门户救朕出来…”

  李芳叹道:“是啊,奴才依然清晰记得,陆廷大人救出陛下之后高兴的样子。”

  嘉靖深深长叹垂下头去,如今陆廷病逝,他身边连说知心话的人都没有了,罢了,罢了……良久后,嘉靖开口吩咐道:“传朕旨意……”

  中极殿外,所有朝臣齐聚一堂,李芳缓步走来,手里拿着明黄色的圣旨,他站停后,展开圣旨,声音尖锐且洪亮,言道:“众臣接旨,奉天承运,皇帝诏曰,朕闻湖广大旱,至今百姓饥饿。朕深忧之,此乃朕一人之罪,无及万夫,特大赦天下,以示上天有好生之德,关押罪犯,宜洗心革面,重新做人,不可再犯,钦此!”

  众朝臣跪成一片,叩首道:“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大赦天下的圣旨当天就被贴在城门处的皇榜之上,今夏自陆绎入狱后便疯狂接案子、破案子,总算是攒了点银子。今日,他带着新入门的小师弟按例巡街,行至城门,见皇榜处百姓们黑压压一片,像密密麻麻的蚂蚁一样,围堵的水泄不通。

  见状,跟着今夏的小师弟侧目问道:“袁师姐,我们要不要上前查看一番?”

  今夏也正有此意,这好端端的若不是出了大事,百姓也不会如此围聚。她点点头,言道:“走,上去看看。”

  百姓太多,今夏与小师弟被挡在外围,根本难以挤进去,没得办法,小师弟取下腰牌,大喊道:“管家至此,闲杂人等回避!”百姓们纷纷回头,让出一条通道,见来者是六扇门的也不敢在继续逗留,悄然无声的迅速离去。

  皇榜前只剩下今夏与小师弟。

  “大赦天下,以示上天有好生之德,关押罪犯,宜洗心革面,重新做人,不可再犯……”今夏喃喃自语。关押罪犯,大赦天下……大赦天下……如此说来,陆绎很快便可以出诏狱了!今夏望着皇榜,先是开心的笑了,然后笑着笑着她就哭了起来,晶莹的泪珠止不住的往下淌。

  三年了,她的等待终于迎来了一个好的结果。

  站在今夏身旁的小师弟,一脸诧异的看着今夏,显然是被她又笑又哭的模样给惊着了,他拍了拍今夏的肩膀,担心道:“袁师姐,你没事吧?怎么又哭又笑的?”

  “我高兴,我高兴……”今夏的眼泪还在止不住的流着,她缓缓蹲下身子,环抱着自己双腿,脑袋埋在腿间放声大哭起来。这一刻,她所有的坚强、伪装、隐忍全部崩塌。

  今夏的哭声引来百姓们的围观,小师弟也不知今夏为何看了皇榜就哭了起来,不就是大赦天下嘛,有什么可高兴的。眼看围观百姓越来越多,身为官家人,若是此事传了出去,定会带来不好的影响,于是,小师弟上前几步,驱散了围观了百姓。

  百姓离去后,小师弟复而回到今夏身边,也蹲了下来,安慰道:“袁师姐,你就别哭了,若是你顶着两个核桃眼回到六扇门,杨师傅该训斥我了。”

  蹲在地上的今夏浑身颤抖着,她也想停止哭泣,但是眼泪像是断了线的珠子,怎么都止不住。她努力克制住激动的情绪,过了好一会儿,她用手拭去脸上的泪水,深深呼了口气,这才站起身来。许是蹲的时间久了,她眼前发黑,朝一旁倒去,还好小师弟眼疾手快扶住了今夏。

  “袁师姐,你可别吓我啊!”小师弟吓得魂都没了。

  今夏定了定眼,待眼前恢复正常后,站直身子,言道:“我无碍。眼下也巡视的差不多了,我们回六扇门吧。”说罢,今夏转身便走。

  小师弟愣愣站在原地,挠了挠头,一脸不解的望着今夏离去的背影。明明才出来巡视,怎的就要回去了?瞧着今夏已走了一段路程,小师弟忙快步奔去,喊道:“袁师姐,你等等我呀!”

  回到六扇门,今夏一言不发的去了杨程万处。杨程万正整理着卷宗,抬眼间他瞧着今夏踏进门,双眼红肿,似是哭过。他眉微蹙,询问道:“夏儿,你这是怎的了?眼睛红红的?”

  “我没事师傅。”今夏摇摇头,“我来,是向和师傅告个假。”

  “告假?”杨程万不解,又问道,“你不是带着新来的小捕快去巡街了?怎的回来便成了这副模样,究竟出了何事?”

  今夏淡淡道:“皇上大赦天下了。”

  “大赦……”杨程万终于了然。皇上大赦天下,就意味着陆绎即将被放,三年已过去,这三年来今夏不似以前活泼好动,也不爱笑了,反而多了几分成熟与稳重。

  起初,他极力反对陆绎与今夏在一起,今夏乃夏家遗孤,而陆绎又是灭她族人之子,于情于理是不该在一起的。世事难料,姻缘天注定,他们二人总归是一对儿。

  “好,这假我批了。这些日子你且回家安心等着,待陆大人出来,你再回来。”

  “多谢师傅。”今夏深深鞠了一躬,随后直起身来,言道,“那夏儿就先回去了。”

  “去吧。”杨程万点点头。

  离开六扇门回到家中,一踏进屋便看见袁陈氏在缝制新衣。今夏闭上房门,一个健步上前,拉住袁陈氏的手臂,笑道:“娘,我告诉你一个好消息。”

  袁陈氏放下手中的布料,抬起眼帘看着今夏,说道:“你能有什么好消息?涨俸禄了?”

  “不不不,比涨俸禄还要开心。”今夏摇头否认,然后微微俯身附到袁陈氏耳边,轻声道,“皇上大赦天下,陆绎要被释放了!”

  袁陈氏一听,顿时大惊,她猛的站起身,紧紧拉住今夏的手臂,情绪也是难掩的激动,说道:“你…你说的可是真的?”

  “千真万确!”

  “什么千真万确啊?今夏你在说什么呢?”林菱推门而入,身后跟着丐叔。今夏转过身来,兴高采烈地奔向林菱,一把抱住了她,并看向丐叔,笑道:“姨,叔,皇上大赦天下,陆绎要被释放了!”

  丐叔顿时眼睛瞪得老大:“丫头,你说真的?我那乖孙儿真的要释放了?”

  “对啊叔。”

  林菱扶正今夏的身子,望着今夏满脸的笑意,她心里也跟着开心。在她的印象里,陆绎入狱,她便没了笑容,整天神色忧愁。好在苦尽甘来,她的等待有了结果。

  林菱抬手理了理今夏的发丝,柔声道:“这是好事,值得庆贺一番。瞧你这眼睛肿的,定是哭过了吧?”

  今夏不好意思笑了。

  袁陈氏喜道:“今天是个日子,我去做饭咱们好好庆祝庆祝!”言罢,立马出了屋。

  午时,袁陈氏果然做了一桌大餐,今夏喜滋滋的吃着,这是她三年以来吃的最开心的一顿饭。

  晃眼间,已入夜。

  今夏偷偷跑去诏狱了门前,诏狱把守的锦衣卫早已认识今夏,也没出言询问。望着令人发颤着“诏狱”二字,今夏其实很痛恨这里,正是因为它,她与陆绎见不得一面。

  抬眼望向天空,发现漆黑的夜空,似有点点繁星闪烁,今夏扬起嘴角,复而垂眸又看向诏狱。

  “大人,我会一直等着你,等着我们重逢的那天……”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锦衣之下2:绎夏一直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锦衣之下2:绎夏一直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