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启程1
陌上古城2020-05-16 11:022,770

  岑福走后,屋内只剩陆绎与今夏。

  “你怎么得空过来?连官服都不换。”

  “来给你送浮元子啊。”今夏将食盒放置案桌上,缓缓打开盖子,之后小心翼翼的端出浮元子,“六扇门提前半日休沐,我刚回到家,我娘便催我来给你送浮元子了,快尝尝味道如何。”

  陆绎看着眼前热气腾腾的浮元子,陷入了深深沉思。

  七岁那年,乃是上元佳节,陆廷南下查案,不在家中。

  陆绎在院落中堆着雪人,玩得不亦乐乎。

  “绎儿,快来,娘亲做了你最爱的浮元子!”听到娘亲的呼唤,陆绎忙回应,随后掸去身上的雪,朝娘亲跑去。

  “娘亲!”陆绎一下扑到娘亲怀中,抬起冻得通红的小脸,笑眯眯的看着娘亲,“娘亲,可是我最爱的酒酿浮元子?”

  娘亲捧着他红彤彤的小脸,柔声道:“是,外面天凉,娘亲带你进屋。”

  “好!”

  进了屋瞬间暖和了许多,娘亲牵着陆绎的小手走至桌前坐下,陆绎闻着香喷喷的浮元子,肚子里的馋虫被勾起,他拿着汤勺舀起一个浮元子送入口中,香甜味美,糯而不黏,甚是美味。

  今夏在一旁蹙着眉注视着陆绎,见他死死盯着那碗浮元子出神,而且嘴角含笑,似是回忆着什么。她歪着脑袋,伸手在他眼前晃了晃,唤道:“大人?大人?”还是没反应,今夏抬手猛地拍了下案桌,大声道:“大人!”

  “今夏。”陆绎被拉回现实。

  “你想什么呢?”

  陆绎端起那碗浮元子,言道:“没什么,只是想到了儿时的一些事情。”言罢,他舀起一颗浮元子送入口中,很熟悉的味道。

  儿时的事情?今夏想着,今日是上元佳节,大人的双亲均已不在人世,想必他定是思念双亲了吧--她面带微笑,上前走至陆绎身边,抬手搭在他的肩上,温声道:“大人,若是日后你想吃浮元子,我便让我娘做给你吃,可好?”

  “这怎么好劳烦伯母。”

  今夏连忙摇头否认:“大人,此言差矣。你我已定亲,那日后便是一家人了,我的娘亲亦是你的娘亲,娘亲给姑爷做吃食,天经地义。”

  陆绎勾唇一笑,饶有兴趣看着今夏,言道:“看来袁捕快,很想嫁人啊---”

  “我……”今夏顿时语噎,只听得陆绎一字一句说道:“你放心,等办完这件事,我一定娶你过门。”

  “娶你过门”这四个字意义深重,今夏敛下眉眼,抑制住内心的感动。她袁今夏此生得此良人,已是足以。她的所有举动,陆绎都看在眼里,他伸手牵过今夏的手腕往怀里一拉,今夏顺势坐在他的腿上。

  “大人,不妥!万一……”万一有人进来怎么好?今夏挣扎着要起来,却被腰间的那双大掌紧紧箍住。

  “不会有人进来的,安心吧。”陆绎又紧的抱了抱今夏,使她与自己的身子贴近,他拿起桌上的卷宗递于今夏,言道:“你看看这个。”

  今夏接过陆绎递来的卷宗,格外认真的从头看到尾。了解个大概后,今夏转头对着陆绎言道:“如此一来,只要我们找到方宇,便可知赈灾粮在何处了?”

  “没错。我待会儿要去趟方府询问些情况,要不要同我一起?”

  今夏指了指自己,不可思议道:“我?同你一起去?”

  “怎么?不愿意?”陆绎反问。

  今夏连忙摆摆手,否认道:“愿意啊,只是我穿一身官服去,是不是有点不妥?毕竟我们六扇门那能与你们锦衣卫相比呢。”

  陆绎敛下眉眼上下打量着今夏,随后他微微一笑,说道:“我带你去布庄买件衣衫,充当我的小厮如何?”

  “好好好,都听大人的。”今夏头点的如鸡啄米。

  潇湘阁内,赵毅正躺在榻上合着双眼,享受着女子的按摩。跪坐在蒲团上的另一女子,剥好桔子缓缓送入他的口中。叩门声响起,赵毅睁开双眼,之后起来坐直身子后,朝那两名女子挥挥手,冷言道:“都下去吧。”

  “是。”两名女子快速起身,随后步伐轻盈的走至门前,推门而去。在那两名女子前脚刚走,张德后脚就踏进了屋,他上前几步走至赵毅跟前,拱手道:“大人,据属下打探到袁捕快在北镇抚司并无表哥,与她相熟的是……”

  见张德欲言又止,赵毅看向张德,淡淡道:“相熟的是谁?”

  “陆佥事。”

  陆绎?!赵毅顿时变得目瞪口呆,好像头上被人打了一棍似的。袁今夏竟然和陆绎有一腿,而且关系匪浅,怪不得今日她进北镇抚司无人敢拦,想来定是陆绎下的命令。过了许久,赵毅平复好心情,又问道:“还打探到什么了?”

  “属下还特意去了袁捕快家附近询问了一番,似是袁捕快与陆佥事已定亲。”

  这消息还真是一个比一个惊人。赵毅也无心在潇湘阁待下去,他起身双手负在身后,面色冷冷的朝门外走去。

  ---------

  方府内,陆绎与方新相对而坐,方新替陆绎斟了杯茶。

  “不知今日陆佥事前来,老夫有失远迎。”

  “方大人严重了,晚辈此次前来是想了解一下,方大人独子的消息。”

  一想起他的独子,方新这心就揪着的难受。此次运送赈灾粮,是他向皇上推荐自己的儿子去的,为的就是将功补过,怎奈何途中赈灾粮被劫,连人也不知所踪了。他眉头紧凝,深深长叹,言道:“莫说是陆佥事烦忧,就连老夫也深感愧疚啊。老夫就这么一个儿子,若是此番有个好歹,老夫无言面对他去世的母亲啊--”

  方新的一言一行今夏都看在眼里,从他的表情和言语间可以明显感觉到,方新甚是担心自己儿子安危,同样他亦不知方宇的行踪。

  “方大人,您的公子可在途中给您写信报平安?”陆绎问道。

  “写信……”方新呢喃着,努力回想了片刻,继续道:“有,出发后半月每日来一封报平安,过了没几日这信就断了。”

  “可否借晚辈一看?”陆绎想着,这或许是个突破口。

  方新点点头,吩咐一旁的管家去书房速速去来书信。一盏茶后,管家手里拿着一沓信走来交于陆绎,陆绎接过后分了半沓给今夏,随后认真的翻开。

  这纸张很新,干干净净的没有一丝折痕,其中还有股淡淡的香味散发出来。京师用的纸张都是京师人自己制的,最好的当属城西的造纸坊了,不仅供百姓使用,还每日送入宫中。若是走时顺便带的京师制的纸,一眼便可分辨出来,如今,这纸张大有不同,想来必有问题。

  “陆佥事,这信可是有不妥的地方?”方新见陆绎眉头紧锁,心下便知这信肯定是有问题了。

  “大人……”今夏将手中半沓的信交还给陆绎后,就不再言语。

  陆绎快速整理好一沓信,之后放于衣衫中,言道:“方大人,晚辈先将这些信带回去细细查看一番,若是没什么不妥之处,晚辈在亲自送回。”

  “好,有劳陆佥事了。”

  辞别了方新,陆绎与今夏并肩出了方府。时辰临近午时,今夏任由陆绎牵着往前走,忽地,肚子咕噜噜一叫,走在前面的陆绎停下脚步,之后身子一转与今夏面对面,说道:“又饿了?”

  今夏尴尬的笑了笑,嘟囔道:“有一点点。”

  “走吧,先陪我回府换身便服,我再带你去吃东西。”

  “好。”今夏瞧着陆绎还是一身飞鱼服,任由他牵着自己朝陆府方向行去。

  “大人,晚上集市有花灯,还有放孔明灯许愿,我们去逛逛好不好?”

  “你说什么便是什么。”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锦衣之下2:绎夏一直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锦衣之下2:绎夏一直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