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他不记得
阿音老大2020-06-05 19:132,210

  冒着白烟的茶水,渐渐变的温热。

  随着山海镜里故事的落幕,皇似乎平复了心情。

  这会子她就抬头,眼神紧紧的盯着我,“我听阿姐说,五方肆里可以替人实现愿望,我拿余下所有的生命,换来时间倒流,可以吗。”

  兽族有百年岁月,皇才刚刚化形,日后有大把的时光,我有些不解,想来同她闲聊几句。

  就看着这姑娘嘴角微微一笑,仿佛晓得我要说什么,皇是当真放下了,小姑娘随着山海镜再次走过那些日子。

  好像生活里所有的快乐和磨难,都成了过眼云烟,人在年少轻狂的时候,总会犯下错误,有些可以原谅,有些不可以。

  皇说,我得为自己犯下的错误去承担责任。

  我辜负了阿姐对我的疼爱,怕是等日后转世投胎,再来报答了。

  我看了眼旁边的茶茶,这只小肥猫还在跟葵花籽作斗争,它闲来无事的时候,总爱拿这东西磨爪子。

  剥下来的瓜子,多数都进了我的嘴里,我享受于大把大把的香味在嘴里同时爆发的回味。

  也享受于看茶茶一边跳脚,一边因为打不过我而表露出敢怒不敢言的怂样。

  时间还早。

  皇就双腿盘起,两只手摩挲着茶杯,看里头的茶叶来回翻滚,这东西各有不同,而在她眼里,就是被冲泡的牡丹。

  “我以前一直觉着,喜欢一个人就要对他好,他喜欢的,就是我喜欢的。”

  “我努力的把自己扮演的像个人类,最后才发现,并不是扮演就能成功的。”

  “阿音,早先我还是条小青蛇的时候,来你这五方肆里,就觉着铺子真大,怎么都爬不到头,看你和阿姐谈天说地,你都不晓得,我有多羡慕。”

  “你是天生的上神,人世间总是有太多的不公平,我以为自己已经看开了,可是最后才明白,我并非不奢求,只是我奢求的,到底是奢求。”

  想来我能明白皇话里的意思,这姑娘把云缇当成自己一生追逐的光,可到了最后,她才发现,这泼天的富贵,到底是自己享受不起的。

  我就轻声叹了口气,而至如今,这姑娘心意已决,想来再劝慰也没多大作用。

  我拿手里的折扇,轻轻敲在皇手里的杯子上,就看着本来沉浮的茶叶,慢慢上扬,而后在最上头,开出一朵血红的花。

  “五方肆承接四方来客,一方心愿人,此茶一经饮入,心愿达成,再无退路。”

  那是皇这辈子的最后一滴眼泪。

  透明的,随着眼角慢慢滑落,伴随着姑娘小声且悲伤的声音。

  “邻居家的三嫂子同我说,人世间最美好的便是两情相悦,可若是他不愿意,那就放手成全。”

  “云缇,我成全你,愿你日后,两情相悦。”

  就在皇仰头饮尽杯子里的茶水的那一刻,就听着门口有清脆焦急的姑娘喊声。

  “不要!!”

  是十八。

  ——

  逍遥王大婚。

  整个王府迎接四方来客,管家在门口收礼收到手软。

  要说也是自家王爷平日里与人为好,虽说现今没了实权,可到底顶个王爷的名头,谁也不晓得,日后有没有用到这人的地方。

  所以那些个朝臣们就都跟不要钱似的往这王府里送好东西。

  云缇同聂尔纠缠了十多年,终于在今个修成正果,这人面色里带着温柔和欢喜。

  小心翼翼的领着自己的姑娘,拜了天地,掀了盖头。

  聂尔同自己想象的一样,凤冠霞帔,眉眼清和,如同在白雪里绽放的红梅,一眼惊艳,也值得岁月的洗礼。

  管家婆子带着丫鬟有序的退出房间,云缇就同聂尔坐在一起。

  喝下那杯合卺酒的时候,云缇揉了揉眼前姑娘的头发,像是自言自语。

  “尔尔,我来娶你了。”

  ——

  王妃今个从御花园里回来,不晓得带回来个什么稀罕玩意,现今正在花园里挖坑呢。

  云缇听着管家同自己汇报的情况,心下好奇。随着走廊就往花园里头走。

  往日里种了大片大片红梅的花园,在墙角那块开辟个小花园,拿玉石垒的,远远看着,玉石折射阳光,如同天上神仙,不小心遗落下来的星河。

  聂尔拿长纱挽住袖子,手里拿了把小铁锨,哼哧哼哧的在那边挖土。

  旁边围了一大群的丫鬟仆人,没一个敢上前的,云缇就蹲在这姑娘旁边,眼看日头高起,她还没有发现自己的可能。

  无奈之下就拿扇子敲了敲她的脑门,“干嘛呢,热的一头汗。”

  聂尔就着云缇的袖子抹了抹脸,那张雅致的脸上带着笑,“皇我今个去后宫,皇后娘娘得了个稀罕的宝贝,我看着欢喜,就给要回来了。”

  云缇问是什么。

  聂尔就往身后指了指,那是朵白色带红丝的花,亭亭玉立的枝干上头,绿色叶子如同翠绿色的绣裙。

  “这叫千金美人笑,西边进贡来的牡丹,我看着喜欢,就从娘娘那里讨了回来。”

  云缇从来没有见过这东西,只是夫人喜欢,就附和的笑了笑。

  说若是你喜欢,把前院改成牡丹园也成。

  坊间传闻的逍遥王,当真是宠妻狂魔。

  ——

  五方肆。

  十八同我坐在一起,就看着山海镜里,云缇同聂尔,像是人世间的恩爱夫妻。

  这姑娘盘着手腕子上的小青蛇,没了妖力的皇,一双豆丁大的眼睛里头,藏着懵懂。

  我们同时叹了口气,各自晓得对方的心思,我不知道应该怎么安慰。

  只是越过茶盏,拍了拍十八的肩膀,好在这个结局,也算是圆了皇的心愿。

  十八离开前,从我五方肆里顺走了一件五彩神鸢褪下来的羽毛织成的法宝。

  我并不晓得十八要花多长时间,可是在很久以后,我再次看到了那个穿着翠色绣裙的小姑娘,眼睛里头带着灵动。

  篱笆院子上的茶叶随着风在来回晃动,有姑娘清淡的音色随着远方飘来。

  “他不记得。”

  他不记得你的喜好,也不记得你的一切。

  好在,五方肆里记得。

  ——

  第一篇故事完。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人命茶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人命茶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