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王妃病逝
阿音老大2020-06-05 19:132,368

  小姑娘委屈的如同一个狗子。

  大颗大颗的眼泪滴在云缇手上,激不起这人一丝丝的同情心。

  皇想说我没有,我只是想让你看看我,聂尔能做的,我也能做。

  你若是喜欢,我以后日日穿白衣,种红梅。

  天南地北的藏书,我都能给你,云缇,你想要什么,我拿命给你都可以。

  可王爷不需要她的承诺,也不需要皇所有的感情。

  这姑娘随着云缇的松手,就蹲坐在地上,芦花鸡咕咕叫了半天。

  再没有任何一个人,会顶着杂草去窝里掏鸡蛋。

  云缇扯下了皇的外袍,他就俯下身子,嘴角勾笑,语气里的冰凉,像是能杀死那个啜泣的姑娘。

  他说。

  “你配吗。”

  这句话,应该是云缇自得出生以来,说过的最难听的语录。

  也是这句话,成了压死皇所有少女心思的最后一根稻草。

  云缇回了屋子,而皇就双手抱头,没人听的清这姑娘边哭边呓语着什么。

  可我晓得。

  她在告诉自己,也在告诉王府里的聂尔。

  “我把他还给你,我不喜欢他了,云缇好讨厌啊,云缇怎么,怎么能这么讨厌。”

  ——

  夫人没有等到自己的夫君。

  皇说把云缇还回去,可在皇城里,还没进去王府的逍遥王,听人说,王妃死了。

  她因思念成疾,就在今天早上。

  丫鬟们去喊她吃药的时候,没人应声,而随后就看着这姑娘,已经没了呼吸。

  整个逍遥王府,乱成一锅粥。

  先是王爷失踪,然后是王妃逝世。

  今年的逍遥王府,注定是个不祥之地。

  王府门前种了棵大榕树,很多年了,而今得有三四个人怀抱那么大。

  云缇就站在榕树前边,看王府门口挂着白色的幡布,偶尔听着里头有走路的声音,急匆匆的。

  他像是自言自语,也像是在同身后的皇聊天,语气平静,心如死灰。

  “我若是回去唤她一声尔尔,她会不会起来抱抱我。”

  “应该是不会,尔尔向来含蓄,早先我同她说,心悦一事,这姑娘都能羞红了整张脸。”

  皇就站在云缇身后半步,可两人之间的距离,比起不周山还要遥远。

  暖烘烘的阳光透过榕树的树枝,折射在两人身上,可皇觉着,骨子里都在透着冰凉。

  云缇依旧在说话,背挺的直直的,随着声音的越来越低,那音色里,竟然带了说不出的哽咽。

  皇晓得云缇有多骄傲,这个人称逍遥王爷的男人,受世人尊敬,他担得起所有的优秀。

  可就是这个优秀的男人,在自己的宅邸前头,连门都不敢进。

  他在害怕。

  “我的尔尔,我连她的盖头都没掀,这姑娘最好看的时候,我没来得及欣赏。”

  “尔尔,你若是走了,我便没有夫人了。”

  皇在后头,突然哭出声。

  她也不想的,她同那姑娘说了,你再等等,明明很快就能把云缇还回来了,为什么呀。

  世间因果多数如此,皇此生欠下云缇和聂尔的,日后自然要还。

  只是可惜了一对鸳鸯。

  看到这里,我隐约晓得皇来这五方肆的目的了。

  聂尔的离开,同云缇的失踪脱不开关系。

  而云缇的失踪,确是皇一手造成的。

  皇想拿命换回从前,那合该是这姑娘欠他们的。

  山海镜里,所有的故事还在继续。

  云缇在聂尔下葬的那天,突然出现。

  彼时这人还是穿了身红色喜袍,如同失踪那天一样,仿佛所有的经历都是幻觉。

  云缇手里折了枝带花的红梅,像是被血染过的颜色,让人心生寒意。

  所有送葬的人都走了。

  那座孤零零的坟墓,如同生前的聂尔,皇隐约还能记起,那个睡在床上,脸色苍白的姑娘。

  半跪在坟前的云缇,就把头抵在墓碑上头,那里边埋着他爱的姑娘。

  他就颤颤巍巍的伸出手里的梅花,低声细语,如同情人之间的呢喃。

  “尔尔,我来娶你了。”

  那天的风很大。

  呜呜作响的声音把地上的杂草吹的左右摆动,皇的衣裙在风里高高扬起,黑发缠在脸上,看不清表情。

  皇同自己说。

  错了,一切都错了。

  不是所有的报恩,都该有好结果,你活了许多年,可最后辜负了阿姐,也辜负了恩人。

  云缇撞死在坟墓上的前一刻,皇拿法诀狠狠的把他拉了回来。

  彼时这个男人,眼睛里的黑色如同翻腾的漩涡,他就整个人躺在草地上,抬头看天。

  皇揪着云缇的领子,单腿压在他身上,嘶哑的声音里带着不敢相信的愤怒。

  “云缇!!你看看你自己!!你说过!!你永远不会自尽!!可你现在是在做什么!!”

  风声越来越大,伴随着远远而来的闪电和雷鸣,像是要下雨了。

  这个眼睛里再也没有亮光的男人,再也不会抬眼去看皇,任凭那人怎么摇晃,他就如同失去灵魂的傀儡娃娃。

  “若是能重来一次,我一定不会救你。”

  云缇说话的声音很小,小到不用心根本听不到,可就看着上头如若癫狂的少女,突然失去了全身的力气。

  皇所有的肆无忌惮,都仗着一句为云缇好。

  不想让他死,不想让他伤心。

  可现今皇才明白,云缇所有的伤心,都是因为自己而来。

  一身翠色绣裙的姑娘,就同云缇躺在一起,天上可能是下起了雨,细细小小的雨丝打在脸上,不疼。

  皇就轻声问了一句。

  “云缇,是不是聂尔回来,你就会开心。”

  “是。”

  “云缇,是不是回到从前的生活,你就会开心。”

  “是。”

  “云缇,是不是我永远消失,你就会开心。”

  云缇没有说话,皇等了许久,倾盆大雨砸在地面上,荒草随着雨水,渐渐变得翠绿。

  皇就转头,看向旁边的男人,云缇依旧好看,只是被意志消磨的再也没有往日里的意气风发。

  她想念那个躺在秋千脸上盖着孤本的云缇。

  想念那个因为青蛙腿和红烧肉配西瓜而跳脚的王爷。

  皇的手指动了动,她想着最后牵一下云缇的手,可这卑微的姑娘,连这个心愿,都没能完成。

  雨幕被结界遮住,成了个漂亮的光圈。

  皇就半跪在结界外头。

  手指随着光圈的移动而渐渐滑落,她就轻声同里头说话,脸上的笑容带着自由和轻松。

  “云缇,睡吧,等你醒了,一切就都结束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人命茶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人命茶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