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赔罪礼
阿音老大2020-06-22 21:142,144

  六

  金店的掌柜是个肥头大耳的人形模样的狐狸。

  不过因为太胖,在很多时候,总有人以为他是猪妖成的精。

  不说一个狐狸能胖的像猪一样,单说在妖族里开金店就挺奇葩,可偏偏生意还不错,只能感慨,不管是什么种族的姑娘,对于那些亮晶晶值钱的东西,总是毫无抵抗力。

  而金店里的似锦和古则,这会子就面对面的站在一块。

  古少爷眉眼里带着傲气,双手环胸,拿下巴顺着柜台指了一圈,“喏,你想要什么,随便选,就当本少爷给你的赔罪了。”

  似锦从小就穷,住惯了穷乡僻壤,白狐山里但凡有点值钱的玩意,都让那群法力高强的给拾掇走了。

  可这姑娘给自己的定义是人穷志不穷,坚决不向恶势力低头,对于她来说,什么都比不上自己的命,再加上古则的态度着实不好,小姑娘就双手掐腰。

  一双单眼皮都快翻到天上去,她就学着古则拿下巴扫了整个柜台一圈,然后恶狠狠的龇牙,“这些俗物怎么能比上本小姐的命重要!!你以为你是谁,脱了裤子放屁就不臭吗!!”

  “真当自己是个什么少爷了!!没有他们这群狗腿狐狸给你供着,你算是什么鬼!!呸!!”

  反正噼里啪啦的说了一大堆,古则本来还挺正常的脸色,这会子就肉眼可见的变得铁青,那双手从袖子里猛的伸出,成了带着毛的利爪。

  古则说是平日里因为娇生惯养而懒散,可是属于血脉里的狠厉还是让似锦毫无还手的能力,古少爷一身红衣如同血色一般,白色的狐狸爪子直直的停在似锦脸前几公分的位置,其招式力度的把控,着实不负古家人的名头。

  似锦的头发被那股子掌风推的在脑后飘起,这姑娘也算是淡定,眼睛眨都不眨,当然,估摸着也有被吓到的成分。

  金店的掌柜这会子就抖的跟个筛子一样,蜷缩在一旁不敢说话,古则倒是露出属于妖二代的危险笑容。

  他本来就生的艳丽,轻轻伏在似锦的耳朵旁边,身上似有若无的花香透着极近的距离传进姑娘的鼻子里。

  “拿你当诱饵,那是看的起你,别挑战小爷的耐性,不然,平了你整个白狐山。”

  彼时似锦依旧没有眨眼,我现在倒是确定了,这姑娘真真是吓傻了,而听到白狐山三个字。似锦像是突然回过神。

  她就往后撤了撤脑袋,同古则四目对视,谁都不让谁,姑娘穿的平凡,长的也平凡,没有所谓的花香,可是在气势上不能输。

  她就盯着古则,一字一句的表达着自己索要的赔偿。

  “今天白狐山进贡的那群人类里,有一个穿白衣的,我要他。”

  “什么?”

  小少爷有些疑惑,因为似锦放下了那股子戒备,小少爷又恢复了那副懒散的模样,他也不晓得从哪里摸出个圆扇,就自己给自己扇的起劲。

  古则不知道似锦说的是什么人类,可他手底下的人晓得,那个本该来给自家妹妹选金饰的虎族少年,就轻轻同古则解释了几句。

  不过是白狐山进贡来的食物,古则并没有放在心上,他把手里的圆扇塞进似锦的手里,然后袖子在半空里划过,成了一道漂亮的红色。

  “你现在出发去城门,我保证,在你没出去之前,一定能见到那个什么什么人类。”

  圆扇上绣了山水图,金丝银线勾勒出闲情雅致,似锦就低头看了一眼,然后把背挺的直直的,出门前的背影有些僵硬,但是带着说不出的坚决。

  “此后,我们再不相欠。”

  黑色长发顺着风有一缕飘过金店的门口。

  那群年纪相仿的少年们对这话嗤笑一声,他们跟着古则很长时间,对于少爷的喜好摸得比自己还清楚,所以似锦那种长相的丑八怪,以他们的想法,是绝对不可能入了古则的法眼。

  而姑娘临走前的那句话,如同情人间的决绝,倒是让人看了笑话。

  可在没人注意的间隙里,古则低头看向自己的右手,刚刚把圆扇塞给似锦的时候,不小心碰到了那姑娘的指尖。

  很清凉。

  古则突然想起,那天同自己撞在一起的小姑娘,揉着腰同自己说对不起。

  ——

  似锦在之后的城门那处,真真看到了那个仿若仙人的白衣男子。

  彼时这人就揉着手腕子,应该是被麻绳绑的血液不同,不过因为高挑,便是一瞥一笑都带着别人比不上的姿色。

  在心底里骂了古则一路的似锦,看着城门口的那人,心情这才算好点,别的不说,至少古少爷言出必行。

  似锦往前快走几步,如同心灵感应一般,本来低着头的男人,慢慢抬起了眉眼,如若掺杂了天池里的水,周围的一切都是黑白色,而只有对面那人,彩色鲜明。

  似锦像是被定住,小姑娘局促的把手背在身后,而对面的那人却在不急不缓的往这边走过来。

  当时似锦是什么心情我不晓得,可是在镜子外头的我,笑出一脸褶子,就觉着看热闹看的热血沸腾,这一年算是没白许。

  男人比似锦高一个头,身姿挺拔,气质却如玉兰,说话的声音仿佛山间溪水,带着清朗的味道,他说。

  “似锦,我是傅诃。”

  似锦并不晓得傅诃怎么知道自己的名字,可也没追究,只是单纯的以为,是在狐族里头,有人告诉他的。

  就像是这姑娘也从来没有考虑,自己没有告诉古则名字,可他为什么知道自己来自白狐山。

  心思大条的姑娘,只能看到自己看到的,然后满心欢喜的注入自己所有的热情,我并不能评价这姑娘的对错,只是缘分和因果早早就有天命规则。

  人生里所有的遇见和机缘巧合,总归来说,逃不过好坏对错二字。

  若是遇着对自己好的,那便是人生大幸,可若是遇见对自己图谋不轨的,那便是搭了半条命。

  诚然如同傅诃,诚然如同古则。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人命茶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人命茶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