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许你一年
阿音老大2020-06-22 21:142,174

  五

  所谓好看,总是相对来说。

  我不晓得似锦想要的漂亮是什么模样,左右看了看,最后从手底下抽了张金箔纸,然后递给对面的姑娘。

  似锦看起来有些疑惑,我便对她笑了笑,“你想换张什么模样的脸,画出来,我自然满足你便是,可你要晓得,换过脸之后,你可能就没有多少时间能活了。”

  小姑娘抿了抿嘴,约莫是在五方肆坐了这么一会,同我熟了,也不像是刚刚来的时候那么拘束,她就歪着头,语气里带着不确定。

  “还有一年吗。”

  什么?

  似锦看我没有回话,语气又低了许多,像是有些心虚,“我可以要求多活一年吗,等到明年的今天,你再来收我的命。”

  所有的言语里带着卑微,而卑微里带着祈求。

  从小在自卑里长大的姑娘,你很难要求她在化形之后,能够摆脱骨子里的懦弱,而所谓的穷养和富养,需求便是精神层次的不同。

  那时候我并不懂,生而便是上神,我在三界里总是横着走,十殿阎罗是我念着他们对我好,从骨子里散发的尊敬。

  可若是我想,便是天帝在我面前,也不过是同辈而已,若说当真比我高出一级的,想来只有上古时候的帝君。

  可谁都晓得,帝君早早在一千年前,魂魄便消散不见了。

  所以对于似锦的卑微,我总是不能理解,可五方肆里所有的故事,都由我经手,别说一年,便是一辈子,我也能给她。

  十二骨的折扇在我手里微微摇了摇,我看着似锦久久没有下笔,茶茶已经在她旁边睡着了,香甜且慵懒。

  我随手在身后捏了个垫子,这会子就半眯着眼睛,清清淡淡的笑了一声。

  “可以,我许你一年。”

  小姑娘惊喜的眼神,约莫是对我最大的感谢,我在五方肆里久了,时常不能接触到外面的世界,每次来了客人,我总是会同她们多聊几句。

  那些我知道的不知道的感情掺杂在一起,倒是让我在黄泉水里浸泡的冷血,都给融化的软了。

  趁着似锦仔仔细细的在金箔纸上给自己描画眉眼,我闲坐无聊,眼神便落在山海镜上,而里头的似锦,竟然在同古则纠缠。

  ——

  古则近来是古家的功臣。

  因为成功偷到狐族印章,想来族长一脉也会因为这事而失了不少信誉。

  古家这些年对于狐族族长的位子虎视眈眈,只是因为没有多好的借口,这会有了印章在手,日后便是做了族长的位子,相比起从前,也算是名正言顺。

  自觉做了大事的古则,走路都带风。

  而因为父亲的赏赐,古少爷更是带着自己的一堆狐朋狗友,见天的在大街上溜达,但凡遇着喜欢的,总是大手一挥,买。

  所以古往今来,那些个手握财政大权的,总是被众星捧月的恭维。

  今个的古少爷也不例外,身旁边跟着不同种族的妖物,大摇大摆的在狐族街道上闲逛,甚至于还有虎族的少年,说过两天家里妹妹联姻,到时候请古则去做客。

  受了邀请的古少爷自然不能空手,这边就选了个金铺子,说是让那少年给自家妹妹挑几件首饰,权当随礼。

  受了恩惠的少年嘴里连声道谢,而也就是这时候,古则看见了那个本来不应该活着的似锦。

  禁地下头的上神魂魄有多强大,想来所有生活在族地里的狐狸都知道,古则更是被从小耳提面命,一定不要靠近禁地。

  这次若不是因为有丑八怪在前头抗住了压力,想来便是古则,也没法子从禁地里全身而退。

  以小少爷的想法,那个丑八怪指定死在禁地里了,他自小见惯了生死,所以对这事并没有放在心上,可本该必死无疑的低等狐狸,竟然活下来了。

  古则眼神里满满的都是惊讶,而也就是这么一个停顿的功夫,回头的似锦也看着了古则。

  那姑娘眼睛里的好感消失的无影无踪,随之而来便是带着煞气的狠厉,古则并不晓得似锦在禁地下头经历了什么。

  只是看着本来还会害怕的小姑娘,迈着气冲冲的步伐扒拉着人群往这边过来,他倒是还得空感慨了几句。

  古则并不晓得自己对于似锦是什么心情,他连这姑娘叫什么都没在意过,可看着她神色里的愤怒,古则却突然开始怀念,那个柔柔弱弱的摔在地上还会喊疼的小姑娘了。

  而对于似锦来说,古则的想法她并不在意,没有哪个人在遇着害自己差点死去的仇人,还能保持一份淡定。

  吵吵嚷嚷的人群刚刚过去,街上这会子还存留许多见聊天八卦的狐狸,他们可能不认识似锦,但是对于古家的少爷,倒是面熟的很。

  所以在看着一个不起眼的小姑娘突然一拳砸向古少爷那张如花似玉的漂亮脸蛋的时候,整个街上瞬间一静,所有人都倒吸一口凉气。

  我在镜子外头看的起劲,所以这会子也是握紧拳头,表示给似锦加油,小东西不教训一下,当真以为自己无法无天了。

  而我所谓的加油并没有起到什么作用,古则可能因为心虚不能还手,可是他旁边的狗腿可是反应很快,直接接下似锦的胳膊,然后往旁边一甩。

  小姑娘趔趄了几句,心里也晓得自己打不过,远远的隔了几步,指着古则的鼻子开始想脏话。

  街上这下也没有讨论白狐山的了,全都围过来看古少爷的热闹,甚至于有几个人还搬着小马扎和葵花籽,若不是没有遮阳伞,说不定中午连饭都不吃,也得把这出大戏看完。

  白狐山上鱼龙混杂,所以似锦从小也是耳濡目染,这边脏话刚四哥头,古则瞬间举起双手,表示自己败了。

  似锦可以不要脸面,可是古则得要,彼时小少爷就连拉带拽的把似锦拽进了旁边的金店,狗腿们把门一关。

  我在这边同镜子里看热闹的狐狸群们同时重重的叹了一口气,唉,人生最大的不痛快,莫过于这般。

  好好的一出戏,没了结局,可不让人抓耳挠腮。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人命茶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人命茶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