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手无缚鸡之力的男人
阿音老大2020-06-22 21:142,238

  四

  似锦第一次见到傅诃,也是在族群。

  他是人类,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人类。

  我拿金箔纸写了似锦的生辰八字,山海镜就在屋子里头摆着,花枝缠绕的镜面,恍惚看去还有种亘古不变的厚重。

  镜子里的傅诃,是个眉眼清丽的年轻人,穿了身白衣,飘飘欲仙的长袖垂在身侧,给这人更添了三分颜色。

  似锦说,“阿诃是我见过的,最好看的男子。”

  姑娘说这话的时候,眉眼里带着缠绵,那股子温柔掺杂在平淡的五官里,仿佛给这人添了三分颜色。

  我同茶茶对视一眼,默默叹了口气,想来都是痴情人,而痴情的人,最怕自己给的不够。

  ……

  禁地并不是想进就能进的地方,只有弯月的时候,禁地的角门才会开,而像似锦这样血脉低级的狐狸,根本连进去的权利都没有。

  灰头土脸的似锦在禁地那块等了两天,最后才从小道消息里听说,弯月每一年才出现一次,一次只有一天,而今年的已经结束了。

  想来古则之所以会选择似锦,也是没法子的事,毕竟那时候,他能叫动的也就是这个傻姑娘了。

  不甘心的似锦探着头往禁地里看了几眼,印象里的狐火和弯月都没有,除却那一滩死水,黑黝黝的,纹丝不动。

  遇见傅诃想来是缘分,彼时这人的身份是个食物,还是被进献的,洗的干干净净的食物。

  一群狐狸耳朵都没进化干净的半妖,拿绳子绑了很多人类,推推搡搡的在族群的街道上大摇大摆。

  说来这些妖物应该是白狐山出来的,也只有那个贫穷的地方,才会每年进献的贺礼拿不出金银珠宝,然后敷衍的去人间捉几个人类。

  好在因为族长长老们放不下身段亲自去凡间,所以白狐山进献来的人类,他们倒也当尝个鲜,以是这个贺礼便流传下来,成了一大特色。

  那群被抓来的人类有男有女,多数都是惊恐不已,傅诃一身白衣,在人群里着实打眼,那些个围着看热闹的狐族,对于这人的相貌给予了高度的肯定。

  似锦在最外头,因为看热闹的狐狸很多,拥挤着给这姑娘推到了最前边,她左右也没事,找不到古则,也进不去禁地。

  这会子抱着随遇而安的心态,双手抱臂,那张平淡无奇的脸上,带着些许好奇。

  人群快要走到似锦这边的时候,这姑娘就听着旁边的狐族互相讨论,说是中间那个白衣男子,生的如此好看,指定得送给族长。

  也有反驳的声音,说不一定吧,古家现在有狐族印象,日后这族群里谁当家还说不定呢。

  因为牵扯所谓的印章,似锦分神听了一嗓子,而本来针对于今年上供的人类分配的话题,渐渐的就变了方向。

  穿的花里胡哨的青衣男子嘴里就嗤笑,“族长?这位置本来就是谁有能力谁当,现任族长坐了一百二十年的位子,想来身后的势力,也消耗的差不多了。”

  同他站在一块的柔弱郎君顺嘴接话,“没错,古家这两年势头很猛,再加上今年的桃花仙子花落古家大小姐身上,估计又能吸引不少青年才俊。”

  当然,也有不同意的意见,说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现任族长怎么着也得培养自己的不少势力,日后鹿死谁手还不确定呢。

  似锦在众人的聊天里就摸了摸下巴,现在倒是晓得了,那天古则在禁地里,确实拿到了狐族印章,只是这个印章有什么用,想来似锦也不懂。

  以及那天的桃花会,古则果然不是吹牛的,他阿姐当真成了桃花仙子,只是不晓得得有多好看。

  以以及最后,看来支持族长一族的都是文化人,一句话里带了两个俗语,非是白狐山上那群大老粗能匹及的。

  似锦在这边天南海北的胡想一堆,拥拥攘攘的人群这会子刚好来到她这边,小姑娘顺着人群往前边瞥了一眼。

  就看着里头最最好看的白衣男子,眼神似乎眨也不眨的同她对视,两人隔着半条街道,若不是因为似锦生的着实有些平凡,这会子响起背景音乐,约莫就是一出话本子里的爱情故事。

  想来似锦也是这么认为,这姑娘因为长相问题,从来没有尝试过喜欢和被喜欢,可就在傅诃脚步顿在似锦面前的同时。

  这个生的如同白茶一样的男子,微微一笑,整个天地都黯然失色,他说。

  “你生的真好看,我喜欢你。”

  彼时街道上依旧很吵,可似锦的全世界只剩下那一句我喜欢你。

  什么是喜欢,喜欢又是什么。

  化形之后的小姑娘,第一次晓得心动的滋味,同初次见到古则不一样,如果说对于古则,似锦是贪恋他的长相在太阳下的灼热,可那股子贪恋里还带着说不出的忌惮。

  傅诃不同,他只是个弱小的人类,想来不管什么种族,总是对于柔弱的生物有着天然的好感,仿佛人家迈出一步都是天大的不容易。

  似锦没来得及反应,傅诃就被那群半妖推走了,而之后在似锦旁边的妖族,聊天的话题也从时政新闻成了花边八卦。

  所有人都在好奇,那个好看的人类男子,说的喜欢是谁。

  彼时似锦四周环顾了一圈,本来还以为是眼前姑娘的狐狸们,瞬间表示不可能。

  人类弱归弱,但是不瞎。

  不管别人怎么说,可似锦打心眼里晓得,那人说喜欢的就是自己,这如同魔怔,可也在似锦心里留下了巨大的波浪。

  似锦同傅诃的第一次见面,在匆匆的一瞥里,订下了终生。

  我看着山海镜里的那两人,想来似锦说她的阿诃是最好看的男子,这话说的并非昧着良心,而傅诃对于似锦的喜欢。

  如果说别人不知道,那情有可原,可我晓得,这人真真是拿似锦当成命一样的珍贵,或者说,比命还贵。

  我从水晶罐子里舀了勺茶花种子,就看着对面的似锦眼睛紧紧的盯着山海镜,像是所有的心思都放在了过往的见面。

  沸水依旧在翻腾,我便轻轻的松了口气,然后把茶花放进了茶盏,瞬间茶香四溢,袅袅微风里,屋子外头的葵花树,伸展了枝叶,迎着太阳,绽放出自己最美好的一面。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人命茶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人命茶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