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我们去人间吧
阿音老大2020-06-22 21:142,373

  十一

  只是意外来的不期而遇。

  似锦在白狐山上看到古则的时候,足足愣了半盏茶的功夫。

  她着实有些想象不到,小少爷一身尊贵,怎么会来到这么个破落的地方,古则自己也没想到,白狐山在狐族的族群里,应该算是最下等的地方。

  往日里但凡有人提起白狐山,自觉高高在上的族群里的狐狸,总会捏着鼻子表示嫌弃,纵使旁边根本没有白狐山的物种。

  而同古则站在一起的,还有个艳丽的美人,同古则生的有两分相似,不过眼角挑的极高,便是随意站在旁边,就有种抹不去的风情万种。

  彼时古则并没有看到似锦,而小姑娘也是腿脚利落的往旁边灌木丛里躲了起来,古则同美人边走边说话,途径灌木丛,似锦才左右听了一嗓子。

  合计这美人就是古则的姐姐,今年的桃花仙子古鹤。

  “阿姐,你要找什么东西,让奴仆跑一趟不就成了,何必自己来这地方,凭白脏污了你的脚。”

  小少爷依旧是那个高高在上的小少爷。

  古鹤闻言便笑,同自家弟弟一起的时候,倒是罕见的亲切,“当然不行,你上次从族长那里要走一个人类,惹的那老东西不快活,这会子想抓古家的错,我得想法子再抓几个人类,回头送到族长那里,封了他的嘴。”

  上次要走的人类?

  那不就是傅诃。

  似锦咬了咬嘴唇,趁着古则和古鹤说话,这边就捏了个法诀,摇身一变成了原型,不起眼的小狐狸在灌木丛里小心的跟着,比起一个大活人要低调的多。

  而古则在阿姐说完话之后,也是想起来了,彼时他就拍了拍脑袋,然后不在乎的嘟着嘴,“不就一个人类么?想吃人间多的是,老东西就是想找茬,何必同他一样。”

  古则说的老东西,就是现任族长。

  族长一脉和古家向来不对付,何况最近古家的势头越来越猛,眼看就要成为下任族长的首选,老族长自然不愿意。

  古鹤在古则说完话之后,便停下脚步,这个生来就是天之骄女的姑娘,揉了揉自家傻弟弟的脑袋,轻轻叹了口气。

  “你也知道,他近来一直在找古家的错,父亲为此小心谨慎,唯恐族长揪了半分理由,可你没有丝毫通知,直接把白狐山进贡来的人类半路劫走,老东西便拿着这个问题,说你目无尊长,要将你抽去妖骨,父亲又怎么会同意。”

  树林子除了古则和古鹤,便再无旁人,这一番刨开心扉的话,让向来骄傲的小少爷沮丧的垂下了脑袋,他就瘪了瘪嘴,声音闷闷的。

  “对不起,阿姐。”

  古鹤便笑,这会子倒是没说什么,不过又揉了揉古则的头,表示安慰。

  古家两兄妹的离开,让藏在灌木丛里似锦心思大震,这姑娘虽然胆小,可是也不傻,想来近日狐族的族群里,约莫得有一场大动荡。

  其他的似锦倒是不担心,可是听古鹤的意思,族长是因为傅诃的离开而生气,虽然这事中间并没有直接牵扯进似锦和傅诃,不过为了以防万一。

  谁知道就古则那个狗脾气,会不会为了堵住族长的嘴,再把傅诃给捉回去,似锦不敢赌,也不舍得赌。

  纵然是古家姐弟放过傅诃,随意捉了几个人类回去,可万一族长同古家起了战火,谁晓得会不会涉及到白狐山。

  眼下当务之急,就是带着傅诃离开这里,狐族的族群是肯定不能去的,其他的地方似锦也不熟,也是在这会子,小姑娘突然想起傅诃曾经说过的话。

  “我们去人间吧,我能养着你。”

  那天直到傍晚,晚霞如同织女铺就的血红,傅诃站在竹林的入口,一身白衣在风里高高扬起。

  似锦从外头回来,失魂落魄的低着头,而在傅诃的角度,还能看到这姑娘头发上残留的枯树叶。

  傅诃并没有开口询问,而似锦这会子满心心思,也没抬头,自然也没看到傅诃眼睛里的担忧,只是快到门口的时候,觉着前边挡着个人。

  傅诃所有的鞋子,都是似锦自己缝的,说起来,这大概是她唯一会的手艺,往日里山洞有碎石,似锦怕划伤,便同山下的妇人学着纳鞋底。

  时间一长,做出的鞋子当真精致又秀气,而傅诃的鞋面上,似锦拿青线勾了几片竹叶,诚然如同她心目中的傅诃,高高挺拔,如竹清淡。

  似锦愣了一会,眼神一直盯着傅诃的鞋底,缠绕着自己的魔障像是突然消失,她恍然间就明白,傅诃所有沉默的爱。

  诚然两个人若是当真想要在一起,又何必在乎住在哪里。

  似锦抬头的时候,傅诃眼睛里的担忧还没有消失,小姑娘眉眼清淡,可是笑起来比太阳还要光彩照人。

  她就垫着脚,扯着傅诃的脸皮,看这人手足无措的模样,凭白惹的人心里暖暖的。

  “傅诃,我们去人间吧。”

  傅诃不晓得似锦在外头的一天经历了什么,可是小姑娘不愿意说,他也不问,似锦说要去人间,他就收拾了自己为数不多的行礼。

  然后牵着似锦的手,笑容里带着温柔,“好,不管去哪里,我都陪你。”

  既然决定要走,似锦倒也不犹豫了,利利索索的扒开山洞最里头的石块,她往常靠着自己的勤劳,还攒了几分人间用的银子,是以拿着留作防身。

  而丹溪那边也要去一趟,左右这人还惦记着傅诃,最后让她多看几眼,省的日后没有机会。

  傅诃听着这话就无奈的摇头,他对似锦宠的很,似锦说去找丹溪,他便陪着,只是在似锦说以后不回来的时候,这人眼神暗了暗。

  丹溪的鸟窝同山洞不远。

  两个人到的时候,丹溪正扯着一块煮熟的肉啃着玩,旁边还蹲着几个生的漂亮的人类,跟群男宠似的,围着丹溪这个老大爷。

  等着似锦表明来意,丹溪果然啧了一声,随后那只啃肉的大油手嘬吧嘬吧拍在了傅诃的胸口上,似锦就看着傅某人嘴角抽的都快得癫痫了。

  而丹溪这巴掌也算没拍,她就从鸟窝里头拖出个巨大的布袋子,然后塞进似锦的手里,嘴里还念叨着。

  “别让咱傅诃受委屈,到人间置办套好点的宅子,想吃什么就买什么,多给他添置两身衣服,别浪费了这张脸。”

  似锦就着口袋往里头看了看,全是亮闪闪的金银珠宝,想来这些年,丹溪没少打牙祭。

  最后的最后,这姑娘抹了抹不存在的眼泪,顺着余光给傅诃抛了个媚眼。

  “什么时候想我了,就回来看看。”

  傅某人表示,告辞。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人命茶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人命茶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