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清醒且悲伤
阿音老大2020-06-22 21:142,168

  十

  一直到很久之后,似锦同丹溪的那场架也没打起来。

  而似锦和傅诃在互相表白了心意之后,所谓的喜宴也是不了了之,这姑娘时常对着傅诃发呆,神色里满满的都是害怕和不确定。

  我隐约明白似锦的心思,她总是害怕自己配不上傅诃,害怕所有的现实都成了泡沫,害怕自己付了一腔真心,最后被伤的体无完肤。

  想来我懂,而傅诃也懂。

  似锦总是以为自己的担心藏的很隐蔽,至少在面对傅诃的时候,这姑娘就笑的开心且无忧无虑。

  妖怪不需要睡觉,只是累的时候休息休息,是以每次似锦在休息的时候,身旁边的傅诃,收起满脸的温柔,他就看着似锦的眼神里带着忧伤。

  外头是寒风凛冽,似锦有时候被吹进来的冷风冻的在睡梦里化成原型,而这时候,不管傅诃在做什么,总会第一时间放下手里的东西,然后把似锦抱在怀里。

  雪花在山头上存了厚厚一层,没有风的时候,光秃秃的树林里静悄悄的,只有屋子里的木炭,在燃烧的噼里啪啦的响。

  傅诃一身白衣,外头披了件亮青色披风,这还是丹溪送来的,天气很冷的时候,她就会躲在自己的窝里不出门,所以早早在前些日子,就送来了这东西。

  说是为了讨傅诃个欢心,彼时傅诃并不愿意要,还是似锦收下的,小姑娘说自己没有能力给傅诃买好的东西,承接一下丹溪的好意。

  傅诃那时候没有说话,他就看着似锦给自己系上带子,小姑娘眼睛里的愧疚如同实质,深深刺进傅诃的内心。

  他就想着,自己才是个男人,养家糊口的事情,为什么要似锦去承担,诚然在妖族看来,人类柔弱且柔弱。

  后来傅诃也曾隐晦的同似锦提过几句,说我们离开白狐山,去别的地方吧,我能养你,我会做很多的事情。

  这个话题是似锦一直逃避的,她从来没有告诉傅诃,自己往日里出去过,也曾见过桃花节,可是化成人形的第一次去族群,差点丢了命。

  似锦打骨子里向往却又厌恶外头的世界,所以在傅诃说完之后,她便罕见的沉默了,而后生硬的转了话题。

  傅诃是个心思细腻的男人,在察觉到似锦的抗拒之后,从此再也没有提过这个话题,可是同似锦一样,这句话成了两个人之间的一根刺。

  似锦无时无刻不在提心吊胆,她害怕傅诃陪自己在白狐山住的腻了,这个地方破败又难看,若不是条件所困,想来不会有人喜欢。

  不管是什么种族,在有了执念之后,这东西如同心魔一般,会无时无刻的缠着自己,似锦无数次从小憩里惊醒。

  梦里的傅诃,脸上依旧带着温柔的笑,一身白衣站在白狐山的山下,他就冲着似锦挥手,“我要走了,你自己在这个白狐山,当你的丑八怪吧。”

  有时候傅诃的脸也会变成古则,肆意张扬的小少爷,那张如花似玉的脸上带着嫌弃,他就看着似锦,厌恶似的挥了挥手,“滚开,丑八怪,小爷要你的命,那是看的起你,不然你算什么东西。”

  似锦同傅诃生活了小半年,这姑娘越来越沉默,人一旦有了心爱的人,总会患得患失,似锦以为自己和傅诃在一起,会很开心。

  可是心底里的自卑不断的蚕食着这个清醒的姑娘,她看着傅诃的眼神越来越悲伤,明明是化形不久,本该最活泼的年纪,可却沧桑的如同老妪。

  傅诃在一个星夜里爬上似锦的床,彼时这姑娘就把脸埋在被窝里头,晕黄色的烛火在竹子修缮的屋子里静静跳动。

  傅诃的手从似锦的腰上穿过去,把这姑娘紧紧拥进怀里的时候,仿佛还能察觉到姑娘僵硬的身子。

  傅诃就轻轻叹了口气,他像是不知道该说什么,只是静静的抱着似锦,听外头虫子细细脆脆的鸣叫。

  小姑娘瘦弱且小巧,蜷缩在一起,刚刚好能镶进傅诃的怀里,从床铺的外头看,两个人仿佛天生就该在一起。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天上的月亮撒着银辉,傅诃的手臂慢慢放松,他就睡在似锦的身后,小声的说话。

  “你近来总是不开心,我哪里做的不好吗。”

  彼时似锦并没有说话,夜色依旧安静,傅诃的声音清淡,可是带着认真。

  “似锦,我从第一眼见到你,就知道你和别人不一样,你觉着我喜欢你是假的,可你不晓得,我满心满眼里都是你。”

  “你从来不嫌弃我,还会关心我,遇见你我很开心,只是不知道你会不会开心,我以为现在这样你会喜欢,约莫是我想错了。”

  傅诃的语气很低,诚然如同似锦那般患得患失,傅诃何尝不是这样,他就闭着眼睛,话里话外颠三倒四。

  “似锦,我不晓得还能陪你多久,你若是心情不好,便同我说,打我骂我都行,可你别不理我,你若是不理我……”

  “似锦,你若是不理傅诃,傅诃活着便当真没有意思了……”

  那天之后,似锦伏在被子上,眼泪把决明子做成的枕头都浸湿了,小姑娘只是沉默的哭着,而旁边的傅诃仿佛晓得一样。

  他就紧紧的抱着似锦,紧紧的,揉进骨子里的那种。

  没有人晓得傅诃究竟有多爱似锦,或者对于似锦来说,她并不能理解傅诃的这份爱,源自何方而来,她总觉着应该是自己配不上傅诃,而不是傅诃对自己的不确定。

  可不管怎么说,在那个星夜之后,一切好像又恢复到了正常。

  似锦会从白狐山的背面采来大把大把蓝紫色的花,傅诃拿竹子做成的花瓶,每到天气暖和的时候,花朵在阳光下枝叶舒展,仿佛有了灵气。

  傅诃在竹屋的前头开辟了一块菜地,丹溪偶尔去人间回来的时候,会替两人带些种子,傅诃便仔细的种下,然后浇水。

  诚然每次丹溪还会口头上占点便宜,可是打心眼里,这姑娘认定了傅诃和似锦就是一对。

  这让似锦欣喜,欣喜里头带了些安稳。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人命茶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人命茶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