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公平竞争打一架
阿音老大2020-06-22 21:142,159

  九

  雾气浓郁的浴室里有淡淡的玫瑰花的香味。

  我就舒舒服服的躺在偌大的白玉池子里,手旁边是新鲜摘下来的水果,抒弋早先给我送过几壶花酒,因为习惯了茶味,这东西我搁置了许久。

  今个一并拿出来,左右近来无事,小酌几杯也算怡情,茶茶于此事上向来不爱同我同流合污。所以早早的就去外间看话本子了。

  池子对面搁的是山海镜,我好奇似锦和傅诃后来的故事,所以把这东西挪了过来,诚然我并非是个八卦之人。

  不过这两位好歹中间有我牵着因果,前后不过打听打听,按按快进,也算是大致明白三四。

  ——

  似锦的洞府在白狐山的东侧。

  说是洞府,不过是趁着天生地养的山洞,然后搬两把椅子进去,妖精又不用吃太多东西,偶尔出去打个猎,若是让旁人看着,恐怕会觉着这就是个荒地。

  不过后来因为傅诃过来,似锦这姑娘好歹拿竹子搭了个绿油油的小屋子,夏天的时候,风吹着竹叶飒飒的响,很是有意境。

  只是到了冬天,这房子四处漏风,傅诃看着柔弱,实际身子骨也不咋滴,所以每每下雪天冷,他就出去跑圈。

  时间一长,两侧的野草被踩的七零八落,那些个平日里不怎么经常串门的邻居,在看着傅诃的美色之后,也是同似锦有了往来。

  所以从古至今,美色误人,到底诚不欺我。

  期间跟似锦交好,并挖墙脚明显的应该是只秃鹫妖丹溪,这货也对得起她的原身。

  虽然丹溪性别为女,但是长相惨不忍睹,最重要的是头上还有一块斑秃,似锦第一次见着丹溪的时候,恍惚里还暗自窃喜了片刻。

  而丹溪同似锦不一样,似锦初初从狐族里离开,便明确的晓得了自己生的不好看,是以这些年一直自卑。

  可丹溪出生在白狐山,秃鹫一族里对于长相也没个明确的喜好,这姑娘对自己的外貌毫不在意,不过因为是个会飞的,武力值在白狐山也算是排的上号。

  往日里丹溪同似锦不过点头之交,只是丹溪回窝的时候,途径似锦的山洞,时间一长,便也面熟,不过因为没有多大的交情,也没有过一起吃个茶约个逛街这种。

  再后来有了傅诃,似锦同傅诃之间,怎么说呢,互相暗恋,可是因为顾着心思,到底都没捅破那层窗户纸。

  途径山洞的丹溪,第一次见着傅诃的时候,就表示出惊为天人的惊艳,以至于直接从天上摔了下来,当时下头站着傅诃。

  也是似锦灵活,在丹溪即将砸到傅诃的前一秒,直直的把这人拉到一旁,于是就看着本来秃了一块的丹溪,脑门上的头发被树枝又划下了好几条。

  人类的味道和妖族不同。

  拍拍屁股站起来的丹溪,龇牙咧嘴的撞了撞似锦的肩膀,嗓子眼粗的简直如同拉磨的大石墩,一笑起来,还有黄牙根。

  虽说怼人不能有歧视,可我在山海镜外头,着实起了一身鸡皮疙瘩,想必傅诃同我一样,至少这会子,他慢腾腾的挪到了似锦的背后。

  而丹溪随着他的移动,眼神转也不转,“似锦,这是你抓来的人类?我瞧着心生欢喜,要不你让给我吧。”

  这话说的,生的如此好看,谁瞧着不是欢喜呢。

  是以似锦就扯着傅诃的袖子,讪笑了两声,“不是……”

  “不是?”彼时丹溪那双眼睛睁得老大,仿佛带着绿光,她就嘿嘿笑了两声,震得身后树木抖了两抖。

  “不是更好,那就公平竞争,你若是能打得过我,便让给你,打不过我,便让我带走。”

  日头高高悬起,在丹溪一番话说完之后,整片树林子安静的很,仿佛只有三两鸟鸣声。

  似锦扯着傅诃的手徒然加了力气,她自然是晓得,论起武力值,自己绝不可能是丹溪的对手,这人若是当真想抢,自己怕是护不住傅诃。

  人在情急的时候,总会下意识的拖延时间,彼时似锦就轻轻的咽了咽口水,语气里带着疑惑,“你,要他做什么?你看这人这么瘦,吃起来也塞牙,若是喜欢我回头去山下重新给你捉个胖乎乎的来。”

  丹溪的黄板牙冲着傅诃直乐,我本以为她会是话本子里的女二号,就是看上了谁,直接抢过去,让女主和男主进行一番撕心裂肺的纠缠痛苦,恶毒女配的那种。

  可这姑娘仅仅是笑了两声,便连连摆手,说不是的,我看着欢喜,不想吃他,抢回去做个压寨相公,日日欢好,岂不快活。

  一番话说的着实直白,似锦和傅诃两个人见天的黏在一块,至今连个嘴都没亲过,所以对于丹溪的赤果果,两人表示长了见识。

  见识归见识,有人抢夫君,这可不能忍。

  夫君?!

  似锦眼睛里露出喜色,这姑娘把拽紧傅诃袖子的手指往下划了划,就看着傅诃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这姑娘笔直的举起了两只握在一起的手掌。

  “啊!!对,这是我新娶进门的夫君,想来过两日办酒席,回头给你发请柬,可别忘了过来。”

  所以说情急之下的说辞,往往是带着真情实意,丹溪愕然了片刻,手指头指了指似锦,又指了指傅诃,像是不相信。

  这会子一直没有存在感的傅诃,也就是红颜祸水里的红颜,顺着似锦握紧的手掌,就转了身子,嘴角的微笑仿佛压也压不住。

  “我以为……”

  “想来是我考虑不周,你既然当真也是心悦我,表白这种事情,应该我来,那么,似锦,你愿意同我在一起吗。”

  本该是一出抢亲的话本子,结果丹溪被喂了一嘴的狗粮,而这会子情形也算是明了了。

  似锦和傅诃相互喜欢,现今又互相表明了心意,两个人对视着含情脉脉。

  而一旁的丹溪,在沉默半晌之后,突然一拍手掌,其声音之大,吓的似锦一个哆嗦。

  “合计你们俩还没成亲是吧!!那得了!!公平竞争!!打一架!!”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人命茶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人命茶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