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我错了,我真的错了……
我不是0552020-06-09 20:162,242

  我一直以来都是凭借着自己的兴趣,来对待每个世界,我从来不会在意他人的看法。

  第一次感受到了我是活的存在,我应该把所有的世界当成我的一次人生。

  我错了,我真的错了……我草!

  我又一次被拍飞了出去,我第一次觉得我的这幅身体弱的一批,根本承受不了精灵的一击……不对,我TM为什么还在思考问题???

  这不对,按我往常的行为,我是不会在战斗中一直想问题的。

  天道……

  我咬了咬牙,强行把自己脑子里面的想法丢掉。

  在我倒飞出去的同时,抓住身边的一棵树,一用力,把自己抛向空中,而后稳稳的站在树冠上。

  看着向我飞来的十香,我甩了甩头,想要冷静下来,现在战斗才是最重要的。

  “呼。”

  从远处看去,从我的嘴巴里明显的溢出了一些热气,这些热气融入空气中,消失不见。

  “神威灵装·十一番”

  当我穿好灵装,我举起盾牌,开始抵挡十香的斩击。

  “叮叮叮”

  十香的攻击落在盾牌上,绽放出了一朵又一朵的火花。

  “呼!”

  我把死告天使横扫过去,十香很自然的向后一跳,就躲避了我的攻击范围。

  “最终……之……”

  十香抬起自己手中的鏖杀公,指着我,还想要继续放斩击。

  我听到了这番吟唱,我想都不想,直接跳过去,用盾牌甩在十香的身上,以此来打断十香的蓄力。

  “砰!”

  十香被我的蛮力直接砸进地面上。

  「气息遮断」

  我轻步跳到十香旁边,高高的举起死告天使,这把没有任何特点的大剑在太阳的照射下,还是没有发生什么,毕竟这把大剑没有任何特点,只有是有一个“既死”的效果而已。

  原本以为「气息遮断」有用的我,下一秒被现实狠狠地打脸。

  十香双手抓住最后之剑,一个横扫过来,我直接被拍飞出去。

  “啧,「气息遮断」没有用吗?不对,这还是这贼老天的安排,这个世界的天道,发现我了……”

  我抬起头看向橘黄的天空,然后迅速的调整状态,以面对来自十香的斩击。

  “就算是老天在帮你又如何,我照杀不顾。”

  「对魔力」:提升自身异常状态耐性

  「境界之中」:每挥出一刀都提升百分之一的“既死”注:到了百分之九十就不能提升了(这个能力效果和游戏不一样,是我改过的,请标题党别喷。)

  「单独行动」:提升自身“既死”效果百分之九注:可与其他能力“既死”叠加。

  我给自己加了一系列技能,只为打败眼前的敌人。

  我抬起盾牌,挡下几个来自十香的攻击。

  十香冲上前来,挥舞着手上的最后之剑,朝着我的身体各部位砍去。

  我先是把死告天使放进盾牌里,然后用盾牌抵挡住十香攻击的几个致命伤害。

  然后一把抓住最后之剑的剑刃,使十香不能继续挥舞巨剑。

  “吱,吱,吱”

  我抓着最后之剑,而十香试图用力把最后之剑从我手掌心抽走,可我也没有放手,反而更加用力的抓住最后之剑。

  场上发出如指甲挠黑板的吱吱声,从剑身上传来的悲鸣声响彻我的耳朵。

  十香抬起头来看向我,而我也没有示弱也盯着她,嗯……就像两个傻子一样,在打架的时候互相盯着对方。

  我把最后之剑往后拉了一段距离,而十香的身体也向前倾斜了一点。

  而我看准这个时机,把手上的盾牌狠狠地拍在十香的小腹上,十香因为突如其来的巨力,而松开手向后飞去。

  我刚想乘胜追击,冲过去给十香来一刀,但是我的手上突然传来一阵阵火辣的感觉,我低头一看,凭借着一点点光芒,我看到握住最后之剑的那只手已经开始流血了,而且血已经染红了包裹手掌的盔甲,有一些血液正在顺着最后之剑的剑刃慢慢的往下滴。

  我有些惊讶这把剑的锋利,毕竟连王哈桑的羁绊礼装都穿透了。

  我把最后之剑随手扔在一旁,然后观察着我的伤口。

  我握了握手掌,感觉没有什么问题之后,又抽出死告天使看向天空。

  原本橘黄的天空,慢慢的变黑了,我知道不能再拖了,再拖下去时崎狂三会担心的。

  我望着前方已经站起身的十香,我已经不想和她玩你来一刀,我来一刀的过家家游戏了。

  我把死告天使插进地板,头部微微低垂。

  十香重新召唤出来一把「鏖杀公」,再次砍向王座变成「最后之剑」,把「最后之剑」举过头顶,然后径直的冲向我,此刻的眼神里面充满了暴虐。

  当十香冲到我身前,已经把「最后之剑」砍向我的头顶时。

  “当~~”

  从虚空中突然响起一道钟声,十香砍向我头顶的动作也呆滞了下来。

  “——可否听闻、此钟响音。

  此为汝天命之终结。

  接受他、解放灵魂即可。

  这正是、作为人享受安眠的最后机会。”

  奇怪的吟唱声从我口中说出。

  我抬起头看向眼前的倩影,她的眼神里面还是充斥着暴虐,还有一丝丝疯狂。

  我抬起死告天使,捅向十香,即将撒血染身的时候,我的动作微微停滞停了一下。

  “天命所知,汝不该死,吾该停手,汝不该死在吾手上,汝是天命者。”

  我僵硬的放下了死告天使,看着眼前还在静止的倩影,我缓缓的伸出手点了点她的额头。

  看着她眼中的暴虐消失,我满意的点了点头,而后退到一旁。

  ???刚刚是怎么回事???

  我怎么会这样?按照道理来讲,王哈桑虽然是信天主教的,但是我又不信仰,该杀就杀,怎么可能会放人,难道是刚刚王哈桑的意识出来了?然后影响到我了?

  而另一旁五河士道的胸腔也慢慢的跳动起来,在他的伤口上面开始燃起来了一些幽蓝色的火焰。

  “啊啊啊,好烫,好烫。”

  五河士道感觉到了来自身体的灼热感,他立马撑起身子,慌忙的拍了拍身上那些火焰,直到把火焰拍灭这才作罢。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从武装少女开始的王哈桑旅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从武装少女开始的王哈桑旅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