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三
东京街角的小浪漫2021-01-08 18:593,953

  “哎,张…”大力话都没有说完,只听见“砰”的一声,张伟就不见了。

  “害。”大力像一只泄了气的皮球,趴在桌子上。

  “没事,大力。”美嘉看到大力情绪不对,就安慰道。

  “哎!我想到了。”子乔突然一拍桌子,站了起来。

  “吕子乔!你是不是要死啊?一惊一乍的干什么?”一菲被子乔这一巴掌吓到了,然后恶狠狠道。

  “没有没有,一菲,我错了,嘿嘿。”面对这个公寓里最强的女人,子乔只能咽了一口唾沫,陪笑道。

  “子乔,你想到什么了?”曾老师在一旁解围道。

  子乔擦了擦汗,然后道。

  “我这不是想到去炮儿的房间里面找线索嘛。”

  “找线索?找什么线索? ”美嘉迷糊的问道。

  “哎,咖喱酱不是说在炮儿的房间外面闻到了血腥味嘛,我们现在去看一下,有没有血迹。”子乔回答道。

  “嗯,我觉得老布这个提议好,如果张伟真的受伤了,而且咖喱酱还闻到了血腥味,这说明他伤口出血了。”

  “既然伤口都出血了,他肯定会在房间里面做一些消毒、止血的工作,这样我们肯定能在他房间里面发现一些蛛丝马迹。”

  “然后我们就可以去质问他,把我们找到的证据给他看,他就不会反驳了。”大力在一旁分析道。

  “老公,大力这是怎么了? 为什么我一句都听不懂? ”美嘉在一旁悄悄的跟子乔说道。

  “我也不知道,可能因为我们两个是学渣吧。”子乔也小声回答道。

  “可是…这样做的话,张律师会不会生气啊?”

  咖喱酱想到了上次去张伟房间被发现的时候,张伟因为这个事还发了脾气,有些害怕道。

  “没事,这次我们是为了张伟安全着想,到时候跟他解释清楚就好了。”一菲打着包票道。

  “那还等什么?走呗!”曾老师一挑眉头道。

  就这样,一群人浩浩荡荡的跑进了张伟的卧室,开始翻找起来。

  ——分割线——

  “哎,你没事吧?”亚莉靠着电梯,看着张伟道。

  “没事。”张伟捂着伤口虚弱的说道。

  “你开车没有?”张伟突然问道。

  “开了? 怎么了?”亚莉疑惑的问道。

  “开了的话,我们车上说,我怕有人偷听。”张伟小声的说道。

  亚莉并没有回答,而是做了一个OK的手势。

  随后,他们来到了亚莉的车上。

  一上车,张伟就瘫到在副驾驶上,捂着伤口,显得十分痛苦。

  “没事吧? ”亚莉有些担心。

  “还好,还能忍得住。”张伟回答了一句。

  “要不去医院? ”亚莉看着张伟的样子,提议道。

  “行,去军分区医院吧,要不然他们发现了,可不好。”张伟提醒道。

  “我知道。”亚莉回答了一句,便开着车带张伟去了军分区。

  “你今天怎么有空来找我了? ”张伟忍着疼,问道。

  “哦,我听诸葛师长说你受伤了,便过来看一下你。”亚莉漫不经心道。

  “不能吧?亚莉,可别忘了,我也是飞行员。”张伟笑了笑,揭穿道。

  “说吧,到底发生了什什么事? ”张伟追问道。

  “好吧,既然你都问了,那我就告诉你吧,我也参加了那个任务。”亚莉看了一眼张伟,随后道。

  “什么? 嘶…”张伟一激动,突然坐了起来,忘记了自己身上有伤这件事,随后呲牙咧嘴道。

  “你怎么会知道那个任务?”

  “哎哎哎,别激动。”亚莉看到张伟的样子不由好笑道。

  “怎么了?难道这个任务只能你参加? 不能我做? ”

  张伟没说话,只是静静的看着亚莉。

  “好了,我知道你怕我受伤,但是,不是只有你才想报仇,我也想,而且我会带着吴迪那份一起报的。”亚莉在提吴迪的时候,眼眶有些红。

  “好吧,那到时候,你可别哭着鼻子让我救你哈。”张伟知道,亚莉不会因为他几句话而放弃这个任务,他也只能保护好亚莉,就像当初吴迪保护他们一样。

  “哈哈,我是谁啊?怎么可能让你救?”亚莉笑道。

  “好了好了,玩笑归玩笑,好好开车,你要是再不到,我可就要疼死在你车上了。”张伟开玩笑道。

  “哟,你还碰瓷呢?”亚莉也开玩笑道。

  “当然了,我告诉你,你今天要拿不出一百万,我可就不下车了哈。”张伟笑道。

  就这样,他们一直在车上开着玩笑,仿佛回到了之前在军校的日子,十分的轻松,只是少了吴迪…

  ——分割线——

  “哎,都找了这么久了,什么也没找到啊。”海棠坐在床上,有些泄气道。

  “就是啊,咖喱酱,是不是你当时闻错了? ”美嘉问道。

  “应该…大概…是…吧?”咖喱酱也有些不确定道。

  “不找了,不找了,都找了半个小时了,什么都没有,我都快累死了。”子乔瘫到在椅子上道。

  “没可能啊。”大力也是挠了挠头道。

  “找到了!找到了!”突然,曾老师兴奋的跑过来道。

  “找到什么了?”大家都齐刷刷的跑过去问道。

  “体检表?还是张伟的? ”一菲一些疑惑。

  “这个是2021年5月8号的,这个是昨天的。”海棠看着日期道。

  “昨天的?哎,快看看,上面说了什么? ”美嘉在一旁问道。

  “这个上面就说了,张伟有一点低血糖,其他的都没有了。”子乔回答道。

  “低血糖? 和张伟说的一样,看来他真的没什么事,就是我们多心了。”曾老师长呼出一口气道。

  “嗯,好像也是,好了好了,既然张伟没什么事,那大家就各忙各的了。”一菲看着体检报告,然后对大家说道。

  大家看到张伟没事,也都走了,包括大力,她可能也觉得是自己想多了吧。

  但事实真的是这样吗?

  当然不是了,张伟是谁?飞行员好吧,他早就知道一菲他们会来翻自己的房间,早就把东西全部处理了。

  然后又拿了一份假的体检报告,来迷惑一菲他们。

  既然什么都没找到,那么大家也都各忙各的去了。

  ——分割线——

  经过一番折腾,张伟他们终于到了军分区医院。

  此时,张伟正在急诊室处理自己的伤口。

  “哎,出院的时候,我怎么说的? 让你有如何不舒服、出血都来找我,你这个同志怎么不听话呢?”给张伟处理伤口的医生,一直在旁边念叨。

  不过好在张伟已经习惯了,不然?真的要疯。

  “好了,已经处理好了,在病房观察几个小时,就可以回去了。”不一会,医生就处理好了伤口,对张伟说道。

  “好的,谢谢你,陈医生。”张伟道了谢,随后躺在病床上和亚莉聊天。

  “亚莉,你一会是要回部队吗,”

  “是啊,就请了几个小时的假,一会还要赶回去训练那些新兵蛋子呢。”亚莉回答道。

  “也是,对了,你训练的新兵蛋子里面有没有个别有潜力的? ”张伟笑了笑,问道。

  “怎么?想收徒弟? ”亚莉冷笑道。

  “想多了,我只是想说,你也应该找一个助手,这样做任务的时候也方便一点。”张伟白了一眼亚莉道。

  “嗯,也是,也应该收一个徒弟了。”亚莉用手撑着下巴沉思道。

  “好了,谢谢你的提醒,时间也不早了,我回去了。”亚莉想了一会,然后看了看时间对张伟告别道。

  “行,期待下一次见面。”张伟也笑了笑,告别道。

  就这样,张伟在病房里面待了一下午,直到晚上,他才回到了公寓。

  “哎,大家都在呢。”张伟一进门,就看到大家坐在沙发上,讨论着什么。

  “哎,张伟,你来的正好,我们刚刚商量了一下,决定明天下午就给院长办葬礼,想问问你的意见。”一菲一看到张伟,就赶紧起身问道。

  “我都可以,毕竟院长都走了这么长时间,我都没有让他入土为安,也挺对不起他的。”张伟想了想,自责道。

  “那行,就明天下午,张伟那你就负责联系人,我们就负责其他东西就好了。”曾老师看张伟一直在自责,为了缓和气氛,然后道。

  “行,那我就交给你们了。”张伟努力挤出一个微笑道。

  随后,张伟联系了孤儿院的负责人,说了一下明天葬礼的事,人也都确定了下来。然后,他又和一菲他们商量了一下细节,全部确定下来后,大家都去睡觉去了,毕竟明天是院长的葬礼,精神面貌不能太差。

  等到大家都睡着都时候,张伟偷偷来到了阳台,点了一支烟,抽了起来。

  “炮儿,少抽点烟,对身体不好。”这时,子乔不知道从那里冒了出来,拍着张伟的肩膀道。

  “来一根不? ”张伟似乎早就知道一般,也没有惊讶,只是问子乔要不要抽烟。

  “你也知道,我不抽烟的。”子乔拒绝了张伟。

  “我记得你以前也不抽的啊?”子乔看着旁边吸烟的张伟道。

  “是啊,但不知道什么时候,突然爱上了这个味道,它能把你胸口压着的气,全部吐出来,让你有种轻松的感觉。”张伟笑了笑,吸一口烟道。

  “明天院长葬礼? 没事吧? ”子乔看着张伟,想了想,决定还是说出来。

  “没事,能有什么事啊,人嘛,都是要往前看的,不能一直活在过去嘛。”张伟笑了笑,回答道。

  “我知道,你心里有事,不过明天院长葬礼,我也不好带着你去喝酒,明天,院长葬礼完后,咱们三贱客在好好聚一聚。”子乔一眼就看出张伟在说谎,然后又伸出拳头对他道。

  “谢谢了,兄弟。”张伟笑了笑,碰了一下拳头。

  “好了,时间不早了,我回去了,你也早点回去,明天还要靠你主持呢,千万别掉链子啊。”子乔笑了笑。

  张伟并没有说话,只是用手捶了捶自己的胸口,子乔见此,也捶了一下。

  ——分割线——

  第二天,一大早大家都穿着正装坐在餐桌上吃着早餐。

  与依往不同的是,大家今天很安静,连最爱搞事情的乔嘉夫妇也都很安静,毕竟今天是院长的葬礼,大家都很正经。

  吃完了饭,大家也都开始按照之前说好的流程开始行动。

  ——分割线——

  一转眼,就来到了下午。

  张伟抱着院长的骨灰盒喃喃道:“院长,看见了吗?这就是你以后要生活的地方了,今天我们孤儿院的所有小朋友都过来送你了。您放心,以后我们会经常回来看你的。”

  过了一会,大家也都到齐了。

  不只有爱情公寓的好朋友们,还有孤儿院的小朋友们,张伟并没有叫很多人,都是院长熟悉的人,张伟说,院长没有亲人,所以不用通知,院长生前喜欢安静。所以葬礼很简单,只叫了几个公寓的好朋友,和孤儿院的孩子们。

  葬礼开始了,张伟站在中间,正对着神父,他努力着,不让自己的眼泪掉下来。

  神父考试走葬仪式,念着致辞。

  看着院长的骨灰盒被缓缓的埋进了土里,张伟突然跪下了,孤儿院的小朋友们也全部跪下了。

  “院长,您辛苦了!一路走好!”张伟一边擦着眼泪,一边高声喊着,孤儿院的孩子们也都哭着喊着院长辛苦了!

  葬礼结束了,孤儿院的孩子们也都回去了,不过张伟还跪在院长的墓面前,不管谁过来劝也都没有用。

  过了一会,天空开始下起了小雨,但找我还是不肯离去。

  “张伟…”看着雨越来越大,大力再也忍不住了,冲进雨中,把张伟拉了出来。

  “你干什么? ”看着浑身上下湿漉漉的张伟,大力第一次爆粗口。

  张伟并没有说话,反倒是拉着子乔他们去了酒吧。

  未完待续…

  (对不起,最近学业繁忙,这章写的不怎么样,以后只要我有时间,我就会写,抱歉,拖太久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爱情公寓6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爱情公寓6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