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开门快跑
爱夕如月2020-05-24 20:492,379

  “喂,你们谁知道前面发生什么事了吗?”

  一个大婶看着眼前被警察封锁了前路的区域,对着周围人问了一句。

  “据说是有人冲进幼儿园里面砍人去了,这不对峙着的嘛。”一旁有人搭了一句腔。

  京都的一个幼儿园里面,一群警察围堵着两个手拿利刃的匪徒,匪徒已经被逼到了一个狭小的杂物间之中了,看上去已经没有什么活路了。

  可就在两名凶徒退屋子的一瞬间,里面响起了稚童的啼哭,这让外面警察的心凉了半截,不光光是警察,还有趴在沙发下面的那个精瘦男子。

  男子痛苦的用手锤了锤地面,好在那地面似乎隔音效果不错,凶徒没有听到,而且注意力全都放在了寻找稚童上了。

  不到五秒钟,一个小男孩就被他们从墙角抱了出来,此时的男孩已经哭的撕心裂肺。

  嘴里不停的叫着“妈妈”。

  “不许哭,小孩,这里还有别人吗?”

  抱住男孩的恶徒,瞪着小孩,笑了笑,但是他的刀却是悄悄的凑到了孩子的后背。

  而另一个恶徒这依旧在寻觅着,这时沙发下的男子,才想起来,自己也是置身于危险之中的。

  男子心里一紧,但是也无能为力,外面的事情,已经不是他可以控制的了。

  只是出于求生的本能,还是祈祷着那个孩子,能够不要指出自己。

  因为孩子就是他藏在墙角的。

  但是在幼儿园里出现匪徒的时候,作为快递员的男子,抱着距离自己最近的小孩,躲进了这间屋子,当时这附近是没有危险的,只是要出去是来不及的。

  原以为在这屋子里躲到警察解决这件事,他们也就可以离开了,却未曾想凶徒倒是进到这里来了。

  那个哭着叫妈妈的稚童,有些失声了,而抱住他的凶徒也有些不耐烦,再三问道。

  “小朋友,这里还有你的朋友吗?”

  孩子这个时候摇了摇头。

  而此时外面也传来了警方的喊话。

  “里面的人听着,只要你叫出人质,放下手中的武器,保你们不死。”

  “放屁,坦白从宽,牢底坐穿,别以为老子不知道。”

  原本还在寻觅的匪徒听到了警方的话,却是放弃了寻找,大喊了一声。

  一句话过后,屋子里却是陷入了僵持,外面的喊话还在继续,只是屋子里面没了动静,男子似乎确定了屋子里面没有人了。

  两名匪徒大致是受过训练的,都躲在了死角,并且拉上了窗帘。

  里面看不见外面,外面也看不见里面。

  屋子里面大大小小的四个人,各自待在各自的位置上,只是不时的会听到小朋友动脚的声音,小孩实在是待不住。

  沙发下的男人,心就没有放下去过,一直紧绷着,并且在思考到底要怎么样才能打破这个僵局,那个孩子男人是想要救的。

  也许了趴的时间久了,男人感觉自己的跨部,有个东西顶着自己。

  刹那间才想起那时自己工作时用来密封的小型气针。

  那气针虽然小,但是却有些威力,近距离的话,能把手给扎进去一段距离的。

  男人的脑海之中,出现了一个计划

  自己认输,主动出去,靠近管着孩子的匪徒,用气针让他失去战斗力,自己给男孩争取出门的时间。

  这个想法让男人的呼吸变得有些急促,看着外面那两个身材高大的匪徒,这似乎是唯一可行的办法,只是这样做之后,自己还能出去吗?

  男人咽了咽口水。

  “我的运气似乎没有好过。”

  这个倒霉的男人叫做贝倍,因为留着一个清人的长辫,认识的人都笑称他为“贝勒爷”。

  可是他做的工作可不是贝勒爷会去做的,虽然他生活在华夏的京都,是一个地地道道的满人,不过家里是否曾经有荣光,他是不知道的。

  只记得从小,母亲就喜欢说。

  “要是大清朝还在,或许你的教育要好上不少。”

  贝倍没有上过学,在二十一世纪没有上过学的京都人,可能是凤毛麟角吧。

  但这并不妨碍他有着渊博的学识,这都是母亲教的,至于他不上学的原因,其实贝倍自己也不知道。

  母亲不说,他也不问,居然长到了二十多岁,书是看了不少,却好像什么事都做不了,说话还有些女气,更是让人不待见他。

  后来母亲没多久就去世了,临终之前的留话是。

  “贝倍,你学的东西不少,可终究没有用上,有机会你就教给别人吧。”

  在母亲走后,贝倍找个送快递的工作,因为这工作在京都,能养活自己。

  至于脑子里的那些东西,他也不愿意与人交流,一直留在他脑子里。

  倒是后来他总是来这家幼儿园给这里的老师送快递,等待的时候,看多了那些孩子,却是对这些孩子多了几分亲近。

  再后来,每一次来这里,他总会找个由头,进入园区,看看孩子,这也是他为什么会在园子里面,救走孩子的原因了。

  “嘻嘻嘻,大哥哥,您好。”

  “大哥哥,您长得真好看。”

  贝倍脑子里面浮现出了以前那些孩子们看见自己时的样子。

  “大哥哥,您能保护我吗?”

  这是外面被挟持孩子,最后对贝倍说的话。

  “妈的,我不行了。”贝倍猛地发出了声音。

  声音一出,凶徒就把贝倍给揪出来了,不过贝倍没有让对方近身,自己就钻了出来,并且举着手,朝着看孩子的那个凶徒走了过去。

  “站住,别过来,过去看看。”

  看孩子的匪徒说道。

  在这间只有不到十个平米的屋子里面,此时贝倍距离那个凶徒的距离还有五米。

  “给我一个机会,我实在是憋不住了,我给您当人质,您让我方便一下,成吗?”

  贝倍没有停下脚步,继续往前走,只是另一名歹徒已经拿着刀冲过来了。

  “老子叫你停下,没听见吗?”

  歹徒的速度很快,眨眼间就到了,那刀已经到了贝倍的手臂上。

  “三米”。贝倍手臂挂着刀已经往前,心里计算着距离,扑了出去。

  小孩子在贝倍出现的时候,一直都在看着那个救过他的大哥哥。

  贝倍扑到另一名歹徒身前的时候,距离不到半米了,另一只手也扣动了气针的扳机。

  当气针扎进歹徒面部的时候,歹徒也捂住了自己的脸,惨叫了一声。

  而贝倍也扑到在了地上,接着却是迅速的起身,转身抱住了后面那个给了自己一刀的歹徒。

  大声的喊道。“开门快跑。”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北宋山长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北宋山长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