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草鸡也能变凤凰?
雪夜陛下2020-05-24 13:222,354

  “茗雪,这些年你去哪了,你可知我找你找的好苦?”

  这情景,想必纳兰明珠已经喝得不省人事。

  月光下的对峙,略显一丝凄凉,这女子……一手推开了太子的搡揉,

  “太子殿下,请你放尊重点,我是秦嫣然。”

  秦姑娘的脸上写满了生气二字,她顾不了太子怎样,也不会想到茗雪是何方神圣,但若自己未曾出阁,没有一个男人能揩她的油,别说太子,哪怕是当今高高在上的圣上。

  “你就是茗雪,”纳兰明珠死死的拽住秦嫣然的手,让她无挣脱之力,“当初不该抛弃你的。”

  “嗯----啊----”

  这般牵强,秦嫣然被折腾的没有了力气。

  纳兰明珠突然低下前额,吻向了秦嫣然,这嘴唇甜甜的,还带着酒香味。

  轻轻地,轻轻地咬合秦嫣然的美唇,生怕弄疼眼前的小美人,哪怕是把她当做另一个已去的故人。

  秦嫣然无力地敲打着纳兰明珠的胸口,

  “不要!不要!”

  她睁着眼睛,看着从太子的眼角流下了泪水,

  “这个人对他来说一定很重要吧。”

  纳兰明珠将秦嫣然抱进了身后的假山内,秦嫣然归从,她明白若是太子想要的东西,一声令下就可以得到,得不到的,一眨眼的功夫,也能让它消失掉。

  欲仙欲死的一个夜晚……

  秦楚在贴满喜字的婚房里,苦苦等待。

  整宿,烛光亮着,蜡烛化了,蜡油又遭风吹凝固,始终等不到新郎官的出现。

  让人抓狠呐!秦楚何曾不是呢,一手秀刀剪断了这红布。

  “啊!你欠我的,你欠我的!”

  同是泪人,何难尝?

  “听说没,昨晚太子殿下连新房都没踏进过。”

  “哎,太子妃也挺可怜的,据今早倒宫水的车夫说,看见太子和秦家来的小姐在假山里。”

  “是真的吗?你可别胡说要是让太子妃听见了,小头难保。”

  “这还说笑,衣服都没穿呢,不信!地下烙下的血色不可能是假的吧。”

  两个小宫女说着说着就到了新房,秦楚听得一清二楚,十分恼怒。

  “你们两个,给我进来!”

  “说闲话到是挺上心的,干活时咋没看你们有这份力气。小小奴婢竟敢言论太子,你们是不想活了吗?”

  加上昨晚的一夜孤人,脾气是越来越燥了,直接把碗摔到地上,吓得两个小宫女腿直打抖擞。

  “奴婢不敢。”

  秦楚很想知道这个与太子在自己新婚之夜苟且的女人是谁,只好先把这两个宫女饶恕。

  “说昨晚和太子在一起的是哪个?说了便可以饶你们的狗命一条。”

  “奴婢说,奴婢说就是了,是太子妃的妹妹,嫣然姑娘,今儿一早倒宫水的车夫,亲眼看见的。”

  “可是真的?”

  秦楚还是半信半疑,不敢相信两个奴婢说的话。

  “若有半句假话,奴婢不得好死!”

  她也揣测这可能是真的,毕竟这两个奴婢,不管耍什么花招都逃脱不了她的手掌心,自己是太子妃,何须和两个宫女过不去。

  洗漱一番,便随太子前往乾清宫,向祖贤皇后请茶,这是新婚儿媳必须走的一套过程。

  一路上太子并没有说什么,她也机灵,不说就不问,

  “眼前的要事,就是讨好祖贤皇后,有了皇后撑腰,就算太子府有多少小贱人念这这个太子妃的位置,都没法。”

  秦楚露出了一副诡异的笑容,一旁的太子瞧着,也被吓坏了。

  承乾宫……

  “儿臣向母亲请安。”

  后宫之中的厮杀残酷,祖贤皇后能坐到现在的位置,还不是出了名的心狠手辣,华丽外皮之下,隐藏着不为人知的一面。

  “赐座!”

  局面令人欢喜,宫中大大小小的亲眷都来了,虽然表现的其乐融融,实则却是镜中之花。

  完毕后,太子并没有随着秦楚返回太子府,而是赶往金龙殿上早朝。

  秦楚一回府便去假山一探究竟,果不出意料,铁证了秦嫣然,吩咐下人将秦嫣然带了过来。

  反手一个大耳巴光子,扇的秦嫣然昏头昏脑的,

  “哟!秦楚,你这是给我唱那一出啊?”

  秦嫣然不感到羞耻,反倒猖狂起来。

  “放肆!太子妃的闺名岂是你能称呼得了的。”

  “春花在池塘边守着,我有话对她说。”

  “是,太子妃!”

  春花一退下,只剩秦楚和秦嫣然两人。

  “人证物证俱在,你还有什么好狡辩的,想不到你们母女娘一个比一个有手段,今天我就替太子府好好教训教训你,让你知道什么叫规矩什么叫体统!”

  秦楚试图再在秦嫣然脸上打一个耳光子,却被她给劫下来了,回手打向秦楚。

  “高高在上的太子妃,也不过如此,你的,就是我的,何分姐妹呢?”

  “春花!”

  自幼在襁褓中长大自然没这个乡野丫头厉害,丢了一分太子妃的气概,春花进来后将秦嫣然压在地上,暴打一顿。

  “秦楚,我告诉你,一切在我计划之内,太子妃早晚会是我的,你看,我的救星来了。”

  说了真是巧,当春花把秦嫣然打的满地找牙的时候,离奇太子出现了,身旁跟着的是荔枝……

  “难不成这丫头----”

  秦楚一脸慌张失色,不知所措。

  “我说过,一切都在我计划之中。”

  纳兰明珠匆急地跑了过来,

  “住手!”

  这姑娘倒是个狠角色,扑进太子的怀里,一顿痛苦,诉苦。

  “太子殿下,你可要为奴家做主啊!太子妃因为昨晚的事情,将我逼到此处审问,一言不合就开始大奴家,如果你要是再晚来一步,奴家可能就没命了。”

  秦楚倒挺爽快,拼演技自然比不过自己的妹妹,又是哭,又是闹。

  “信口雌黄,我看你还能装到什么时候。”

  “太子殿下,是这个小贱人先动手伤了太子妃。”

  说到这儿秦嫣然闹腾的更是厉害,

  “好了都别说!来人,把太子妃送回房间,禁足一个月,没我命令任何人都不能前往,探望。”

  “太子!我才是你明媒正娶的妻子啊!”

  说的是那么无奈,那么慌乱。这最后一颗救命稻草,她知道自己是不能弄掉的,

  纳兰明珠用披风包裹着秦嫣然,抱着离开了。只剩秦楚孤零零的瘫倒在冰凉的地上……

  “嫣儿,你放心,我一定会给你一个名正言顺的名分的。”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毒辣美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毒辣美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