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vr玩家一号2020-05-29 23:2711,799

  “丰道:老伯,玩笑不能随便开。”

  “老伯:好了,小二,普通家常菜和一瓶酒。”

  “小二:好嘞。”

  “丰道:请问小二,这些酒与饭菜一共多少钱。”

  “小二:菜不值钱,酒却值钱。”

  “丰道:不知你们的酒多少钱。”

  “小二:酒有好的,也有差的,好的酒,价钱是五两银子,差的是一两银子一瓶。

  “这饭钱不多,只有一两银子,不知道二位客观要几两银子的。”

  “话说丰走到前方街道,丰看到此街有人在卖美丽鲜花,虽然丰想买,但是还是忍住了,毕竟自己又不是女子。”

  “丰忽然感觉有一股气息,而且非常强大,认真观察,终于查到了,没想到这强大气息是一位道士。”

  “那道士正在摆摊,不少人都过去请他算卦。”

  “这个道士是个算卦道士,丰觉得这位道士有股能量,感觉不是一般的人物,而且丰看这些百姓都走到这道士身旁请他算卦,丰觉得这位道士不一般,不知道是何来历。”

  “丰又看到前方竟然还有女人表演的杂技。”

  “还是一位非常漂亮的美女所表演。”

  “也难怪有些百姓就当做没有看见那位道士,也不去他身旁求他算卦,原来都去前面看那美女表演杂技了。”

  “世界不少人都觉得算卦道士都是骗子。”

  “但是丰要却要赌一把。”

  “因为丰经历了很久,压根觉得这不是一般的老道,不过风觉得有些话语不能明着说,觉得那是大不敬,但丰还是要赌运气,看看这仙气不凡的道士是不是高人,要是高人就需要请他指点一番。

  “虽然道士有些都是骗子,但是不能随意猜测,这是某位老人说过的。”

  “此刻丰跟着前面几位群众慢慢走到了此道士身旁,这道士是个算卦老道,丰看到一些群众有不少就走过去了,李丰心想估计这些人想花钱请这老道士算卦,反正丰是不相信算卦,打死也不信,除非你是神仙,不然丰才不信,丰想走过去看看这道士究竟有何能耐,为什么总感觉他有一股不凡的气息。”

  “丰慢慢的走到了这老道的附近,此刻丰就察觉这老人果然与众不同,气息非常强大,感觉定是剑气高手,但是又感觉到,虽然强大,终究也只是四段罢了。”

  丰看这老道士正在慢慢的给百姓算卦,不知道百姓为何会让这道士给他们算卦,这道士剑气不高,但是气息却感觉不凡,想必应该有别的能人之处,想这个是对的,毕竟做人不能小看任何人。

  这算卦的老道士此时已经为一个百姓算完了一卦,这道士道:这位顾客,你明日要是去森林,定会有漂亮的美女会看上你,但是你要切记,那一天不要赌博,否则你就会被这漂亮的美女抛弃,此女子讨厌赌博,贫道知道你有一点赌性,但是你要是忍住就有大喜。

  你要是碰到她,定要好好对待她,要是对待不好,那就是你的不幸。

  这顾客道:好,倘若真碰到我定不在赌博,要是遇不到我明日砸了你的摊子,要是碰到,我会给你十两银子。

  这道士道:不必,不必,只给一两银子就可以了。

  这道士说的话让丰有点颤抖,丰虽然察觉到这道士有一股强大的气息,也觉得他是练过剑气的人,但这老道士的性格丰却不敢肯定,丰觉得应该必须了解一下这个气息不错的道士是个怎样的人,不如明日再来,倒要看看这百姓还会不会来,要是来了,证明这道士不一般。

  话说次日这位顾客终于来了,还把自己的未来妻子也带过来了。

  这顾客道:你这道士,果然厉害,我前脚刚走,在树林里面就碰到了一位受伤的女人,后来我帮她摘了一些野果,他就看上了我,这个世界真是无奇不有,你这道士的算卦水平果然厉害。

  此刻丰就去找了一个地方吃了顿饭菜,然后回来查看这道士竟然被一群百姓给围了起来。

  只这道士因为算卦的能力简直可以匹敌预知能力,不出半日,竟然很多百姓都前来,都想找他算卦。

  话说这老道士的算卦能力非常强,不少百姓都想指望这个道士跟他们算卦,然后企图改变自己的命运,不少百姓为了让这个神奇的仙人道士与自己算卦,在这里甚至都大大出手,互相不谦让,但是道士说必须住手,否则贫道就不与你们算卦了,请你们找别人去算,贫道最不喜欢的就是自相残杀的人,为了一点利益大大出手,这是何必,和平排队,贫道就认真与你们卜卦,贫道有预知能力的算卦技术,你们要是安安静静的听我的话,进行排队,贫道就好好给你们卜卦,可能还会改变你们的命运。

  不过话说回来,这道士的师弟可就惨了,他的师弟是个二十岁出头,而自己是个四十岁出头,比较年轻,加上自己的算卦技术远远不如师兄灵验,还加上师兄压根看不起自己,还让自己不许提起说自己的是我的师弟。

  二十岁道士是四十岁道士的师弟,技术虽然远不如师兄,但是剑气远远超过师兄,期初两人是合作伙伴,后来因为性格不合就分开了。

  两人各自还答应不暴露互相的身份,各自做自己的生意,凭着本事赚取财富。

  不过这四十岁的师兄倒是有点怕师弟,因为自己的算卦技术虽然远远超过师弟,但是怕师弟要是有一天万一犯毛病了打自己可怎么办,自己剑气压根不强大,要是被师弟给打了一顿就不妙了。

  话说李丰又看到右边竟然还有一位年轻的道士,也是个算卦的,这年轻的道士与众不同,感觉气息强大,远超那位老道士,莫非感觉强大的气息不是那位道士,而是这位小道士。

  话表老道士虽然能力不是很强,但是嘴上的功夫那可是厉害,况且加上出众的算卦技术,让这城镇的百姓都颇为欣赏,故此他也是有点自尊的,虽然剑气不是很强,远远不如师兄,不过道士好在跟着师傅学习了上等算卦技术,他的技术就算在整个天下也是独一无二非常强的存在,而且他和他的师弟都住在东方山上的道士观中,不过自己剑气不行,只能跟着师弟一起他才有安全感。

  次日李丰见到了这二位道士,谈了许多话后,就离开了此处,继续向前方进行历练的路程。

  三年后,这丰历练的终于让龙仙人满意了,最后龙仙人收了丰做自己的弟子,故事结束。

  “丰道:五两银子的酒,你们这里是不是高级饭店,普通菜肴都这么贵。”

  “小二:这附近的酒店就我们一家生意红火,酒自然就贵了,不知客观要不要点。”

  “老人:要,当然要,你说对不对,小伙子。”

  “丰道:小二,五两银子的酒,普通菜就上一两银子,我兜里有几百两,你不用担心。”

  “老人:你有几百两,没看出来,你这少年这么有钱,不知你家里是做什么的。”

  “丰道:老人家,你别管了,这些酒菜算是我请你切磋武艺的谢礼。”

  “小二,你可以上菜了。”

  “小二:好,请二位客观等一下,不过要先付钱,这是本店的规矩。”

  “丰道:为什么,莫非怕我付不起钱。”

  “小二:是,前几日就有几位强盗,吃饭不给钱,所以我们必须小心为上,请二位客观原谅。”

  “丰道:好,明白了。”

  “此时李丰就给了店小二六两银子,不知道这钱到得够不够。”

  “店小二:客观,刚刚好,算上菜肴刚好六两银子。”

  “丰道:看来我猜对了。”

  “老伯:难怪我就说你有资质,这果然没错,饭后我会好好训练你的,接下来就不要怕吃苦,明白吗。”

  “丰道:明白了,老伯,请放心,丰不怕任何苦头,只要能变强大。”

  “老伯:好,由此心正好。”

  “半个时辰后。”

  “此刻二人已经吃完了饭菜与酒,两人就找到了一个无人的地方。”

  “因为二人都不想伤到无辜。”

  “老人:好了,放马过来,这次老者就不客气了,会更加认真,你可要当心。”

  “李丰:明白,请老者放马过来,不论多强的攻击,丰都不怕。”

  “老者:好,这才是喜欢历练的少年。”

  “比试开始。”

  “老者瞬间就跑到了丰的面前,这速度把丰惊呆。

  “丰道:不愧是剑气修为六段以上的高手,果然厉害,丰远不是对手,但是丰会好好与老人切磋学习的,争取变得更强,超过老者。”

  “老者:好,由此心正好,但是想超过老者,你还差一百年,不过老者还是希望你超过我。”

  “丰道:老者不但实力让我佩服,个性也让丰颇为赞赏。”

  “老人:好了,放马过来,这次老者可不是用之前的五段水准与你切磋了,会更加用力了,别怪老者我凶狠,这是为锻炼你,你可不要怪罪我这个老者。”

  “丰道:这是自然,老者是为了我好。”

  “此时两人动起手来,老者更加用力,丰有点招架不住,但是压根不服输。”

  这老人先用十八路神风拳进攻丰,丰根本招架不住。

  李丰被打的很惨,但是李丰就是不认输,压根不怕老者的神风十八拳。

  李丰:老者,你的神风十八拳也就如此程度,还有没有更加厉害的。

  老者:好小子,老者感觉的果然没错,从我在树林路过就发觉你与众不同,果然如此,怪不得我忍不住想接近你去传授你剑气,看来现在老者做的是对的,你日后前途不可限量,但是现在你不是老夫的对手,更不是天下高手的对手。

  你要知道老夫的手段在天下不过是中等之辈,不是高手,好在你没有遇到坏人。

  少年你的秉性不错,但是全无实力,还很冲动,必须修改,不然日后全无出路。

  李丰:请老者放心,我坚定我会变强的,我不会让你失望的,绝对不会。

  老者:好,继续开始。

  老者又改进了十八路神风之拳,打的丰没有还手之力,丰还被老者用剑风之章给打飞,索性没用力,不然丰的性命可就不保了。

  老者愤怒道:我才用了一半的实力,你就被打飞,要是遇到坏人,你可怎么办,莫非老者在树林看错你了,为何觉得你资质很高,很想接近你传授给你,是不是老者糊涂了。

  李丰趴在地下忽然吐血了。

  吐血后忍住怒气后道:老者的十八路神风之剑气确实厉害,不愧是剑气六段,不过我早晚会超过你的,老者是丰第一个遇到的奇人,我一定不会让你失望的。

  老者:这就对了,某位道长托梦让我指点你,故意让我靠近你,想尽办法指点你剑气,如今看来果然是位不错的少年。

  丰道:老者托梦。

  老者:是,那位老者叫龙仙人,托梦告诉我,让我故意在树林,然后想办法接近你。

  他托梦说你是天注定的剑气高手。

  老者压根不服,但是当我接近你的时候,就感觉你资质不错。

  因为你区区十七岁就有此等剑气,达到五段左右。

  索性我就答应那位老者的托梦请求。

  丰道:那位老者想必就是让我去各地历练的人,还说会有奇人指点我,没想到竟然以托梦的方式,以后会不会也是如此。

  老者:不会的,不会的,日后不会再有了。

  丰道:为何。

  老者:那位道长说了,没有第二次,日后不会有了,说全凭你个人的造化,不知道为何他会如此肯定,这个世界的剑气高手也有坏人,万一少年遇到那些人,可怎么办。

  丰道:要是遇到了,就只怪丰运气不好,但是丰会努力变得强大,不会让人看不起的。

  老者:“不说了,休息一个时辰后继续切磋,老者会让你变得强大,但是不要怪老者狠毒,因为你请老者吃了酒菜,老者必须对你日后的人生安全负责,不狠毒一些怎么成才,一个时辰后继续对练。”

  李丰:老者放心,我还能站起来,现在我们就可以打。

  虽然李丰很想站起来,但是还是有心无力,只因丰被老者打的太惨了,必须休息一个时辰才能继续。

  老者:你都吐血了,还说能站起来。

  李丰:能,能站起来。

  老者:不行,必须休息一个时辰,而且老者还会用功帮你疗伤。

  李丰:这不好吧。

  老者:没有什么不好的。

  此刻,一个时辰已经过去了。

  老者:好了,你的伤已经好了,此刻不打更待何时。

  李丰:老者尽管放马过来,丰不会放弃的。

  此时丰与老者又开始切磋剑气了,不知道丰能不能表现的让老者满意。

  话说老者把剑气聚到脚中顷刻踢了丰一脚,踢到了李丰的胸口,不过好在没有用力,虽然这是切磋,但是这老者未免也太狠毒了。

  不过这也是为了李丰的未来着想,要是他没有强大的实力,怎么在日后立足,碰到坏人,自己性命不保,怎么历练,到时候如何历练,然后被龙仙人指点去上灵山的方向,然后去学习上等剑气,之后拯救苍生。

  李丰被踹倒后,还是不服气,还要接着打。

  老者:不愧是那位仙人托梦让我指点的对象,果然是位奇才,看来老者指点你是对的,相信日后定有前途,但是现在你必须变强,不然日后碰到坏的剑气学家,你可就惨了。

  李丰:请老者指点。

  对练了一段,这李丰被老者打的头昏眼花,像极了黑瞎子,让老者哈哈大笑。

  老人哈哈大笑道:你虽然气质不错,但是不能光有气质,只因这是逞匹夫之勇,光有勇气不行,还要有智慧,不然难成大业。

  李丰:没想到老者竟有如此学问。

  老者:其实前边都是老者胡说八道的。

  李丰:老者是什么意思。

  老者:其实我是那位龙仙人的二弟子,我是被强制派来指点你剑气,还必须狠毒的指点你。

  期初我不愿意,因为觉得你就是一个无名少年,不知道师傅为何要我指点你,后来见到你我才知道,我必须指点你,你年纪轻轻剑气就有五段,加上你的气质让老者欣赏,故此老者就答应师傅,认真指点,绝不心软。”

  李丰:怪不得老者奇怪的靠近丰,原来如此。

  那老道仙人让我出来历练数载,没想到跟我安排了这么多难关,虽然我确实很想去世界历练,不过算了,往事还是不提了。

  老者:这就对了,往事不要提,现在你要做的就是要变强,其余的不要管了,与其想过去,不如先把自己的实力变得强大,等你强大了,你日想做什么就随意。

  “李丰:也只能如此了。”

  “此刻又开始了对练。”

  “丰虽然很想打败老者,但是光凭着一口怒气是无法打败的,必须变强才可以,不然就是老者说的匹夫之勇,全无出路。”

  “话说李丰使出全身挤满的剑气进攻老者,但是还是没有任何作用,老者全然躲开,丝毫无疲累,还把丰给揍扒下了。”

  “果然剑气差半段就是天和地的差距,不知道丰还能不能想出办法对抗这老者,肯让这位老者心服口服。”

  这老人虽然狠毒的对待李丰,但是也是为了李丰的未来着想,要是他不强大,怎么面对日后的剑气高手,故此必须狠毒。

  虽然李丰有非常刻苦的精神与天赋,但是现在要是放任不管的话,难免日后会惹祸上身。

  这世上有些剑气高手心肠狠毒,老者绝对不能心软的对待李丰,要是不让李丰刻苦训练,日后的生死决斗,要是被干掉,那简直是对不起师傅龙仙人的托梦安排,虽然期初是故意在树林里接近此人,但是当我看到他年纪轻轻,就有如此剑气,而且还是师傅要求的,老者也就心安理得的愿意帮助此人,让他变强。

  老者也很想让李丰的才能释放,但是不知道丰能不能接受,这老者以前就是江湖中的剑气大师,还是龙仙人指点半年的人,后来因为贪恋酒色误事,师傅就放弃指点他,如今师傅托梦要他指点李丰,老者为了师傅的教导之恩,就答应了师傅的请求。

  “老者:丰儿,你想不想听听老者我的过去。”

  “丰道:想,请老者告知。”

  “此刻老人讲解了自己的过去。”

  老人巅峰时代,是这个城镇的唯一一位剑气六段的武学之人,他的身份那时候何尝尊贵,凭着出色的手段让很多美女都羡慕,横扫江湖,让那个美女都巴不得赶紧接近他,试图迷惑他,好让自己有生存的本钱。

  这老人那时候在江湖打败了很多高手,后来不少江湖高手都派遣会迷惑手段的美女,然后去迷惑这个剑气学家,后来年轻时候的老人,果然被这群女子迷惑了,好在数月后觉醒了,之后还答应不再碰女人。

  机关算尽的江湖前辈觉得没有希望了,就散步谣言说他祸害女子,最后这年轻时候的老人打破了此谣言,再后来决定此生不再碰任何女人,只因被女人伤害了心肠,再也不相信任何女人。

  那会儿,这个城镇的普通女子有些还是想接近老者,那时候老者年纪只有三十岁出头,看到女人就觉得她们心怀不轨,老者年轻时候就觉得女人都是祸水,不需要搭理他们。

  但是也需要尊重他们,不过要是靠近老者,就不要怪老者不客气了,老者定用剑气轰走他们,但不会伤害她们的性命,不过会给他们一点颜色瞧瞧,谁让他们故意接近我。

  老者年轻时候被伤害了心肠后,就决定不在碰任何女人,永远不会了,之前与你说的看破红尘是假的,这才是老者真正的故事。

  这世上的人心急叵测的人太多了,老者不想搭讪他们了,你是因为师傅的请求,故此我才舍弃我的时间,每日数个时辰教你武艺,就是为了还师傅的教导之恩,你可不要让我失望,你定要变得强大,明白了吗。

  丰道:明白了,我会的,老者,我们可以继续了。

  老者:好。

  “在无人的街道上,二人又开始了比试,这老者用像狮吼功一样的风力把李丰给打趴在地,李丰说这是怎么回事,怎么这么厉害,还说没想到嘴巴也能打出剑气招式。”

  “李丰:原本以为剑气之阴风招数只是身体运用打出来的,没想到嘴巴也可以制造像剑气招式当中的阴风冲击。”

  “老者:剑气招数有数十种,老者用的是阴风剑气,用身体的能量运用丹田的气息控制恰当,之后制造气息阴风,然后打出来,老者要是不手下留情,你的性命早就没了。”

  “话说你还是太弱了,你可知道,老者除了师傅最敬重的高手是谁,丰却说不知呀?”

  “李丰:谁呀,莫非与那位让我去各方城镇历练的道士有关。”

  “老者:不是,与师叔等人无关,那是我认识的一位前辈,比我大几岁,但是剑气有七段,非常让人敬佩,他能用体内的气息制造非常强劲的闪电剑气,非常厉害,闪电剑气可是七层剑气招式当中的顶级武学。”

  “李丰:果然是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老者:不错,再厉害的人也不要觉得自己是天下第一,师傅也不敢说自己是第一,还经常会说承让的语言,就是告诉世界的群众,没有任何人永远是第一,不论人与国朝都是如此,什么情况都有可能发生,这是大自然的定数。”

  “李丰:不知道哪位高手是谁,请老者告诉在下。”

  “老者:好。”

  “那位高人是一个让我忘不了的对象,只记得他是剑气招式七段的高手,穿着打扮像一个书生,此人经常仗剑江湖,得罪了很多高手,后来他们这些人围攻,好在剑气强大,把那些敌人打的死的死,伤的伤。

  老者后来也与其交手,但是不是他的对手,那是老者头一次失败,故此老者必须交定他这个朋友,不然那老者是不会心甘情愿的,老者经常借机比武去骚扰他,但是都被他给打败。

  后来他忍受不聊骚扰,就同意做我的朋友,幸亏他不是坏人,要不然我也不敢如此,得罪他被杀了可就不好了,这就是与那位高手交手的故事的。”

  “李丰:好了,老者,我们继续切磋,这次我会让你知道我的厉害,”

  “老者:口气倒不小,好,让我看看你有多好的表现,不过你想超过老夫,还是在练习数年,师傅虽然说你日后会拯救苍生,但是现在你的驴脾气必须修改,不然怎么变强,然后降服群魔,拯救苍生,这个世界不但有仙人,还有妖魔,你可要明白。”

  “李丰:丰明白,来吧,老者,我不怕,只要能变强,走进鬼门关都可以。”

  “老者:好,不愧是师傅看上的人,好气魄。”

  “此时丰用尽全力打出一拳,但是不过五段半雷剑气,要明白剑气差半段就是天和地。”

  “他这剑气打在老者身上,让老者全无感觉。”

  老者稍微用力就又把李丰给撞飞了,撞到了街道前方的泥墙上,丰看起来有点难看,但是显而易见,丰还是起来了,继续进攻老者,老者还是继续把丰给揍趴下。

  老者觉得丰虽然勇气可嘉,就是没有实力,不过日后的丰就不知道他有多强了,不过明明自有注定显而易见,日后看他的造化,但是现在的时刻就是磨练,磨练,让他变得更强,不然怎么去别处历练,丢人的实力不是给师傅丢人。”

  “李丰不认输,继续站起来进攻老者,进攻时候还说老者的拳头不疼不痒,请你继续用更强的力道进攻丰,不然你就是孬种。”

  “老者:好吧,勇气可嘉,勇气惊人,不过老者说了很多次,光有勇气不够,远远不够,你必须变得强大。”

  “老人此刻又把丰给揍趴下。”

  老者:不知道怎么讲解,你李丰的勇气确实强大,但是实力压根不行,不过还是看看你日后的表现再说。

  李丰:道长放心,不出数年我就会超过你,而且还会超过天下众多剑气高手,丰绝对不甘心做弱者,绝不。

  李丰虽然远不是老者的对手,但是压根不认输,靠着心中的坚强,坚信自己绝对可以把实力历练的让那道长满意,然后收自己为徒。

  此刻李丰虽然吐血了,但是还是忍住痛苦进攻老者,老者这次稍加用力把李丰给打的很痛苦,胳膊都疼的难受,这甚是痛苦,不过李丰还是靠另外一条胳膊继续进攻老者,这勇气坚强的心着实让老者佩服。”

  老者看这丰的身体,觉得有点心疼,还说自己是不是下手重了点,此刻老者就走到丰的身边,查看他的伤势确实有点重,之后就开始运功为他疗伤。

  李丰:老者,丰不需要老者牺牲功力替我疗伤。

  老者:不行,你不疗伤的话,怎么与老者比试剑气,你勇气确实可以,但是老者还是希望你慢慢来,武学不是一日可以成功的,也不是光靠勇气就可以做到,你可要明白。

  李丰:知道了,老者。

  老者:你的伤看来有点重,老者必须用十日时间才能让你恢复,这十日你就不要与老者比试了。

  李丰:什么,十日,不行,我现在就要比。

  老者:混账,这不可能,伤成这样谈何切磋,你要出了状况,我日后要是见到你的家人怎么说辞。

  老人运功后,就带丰回到了自己的家中。

  十日后,丰的身体大为好转,这多亏了老者的照顾与运功疗伤,不然凭着丰的伤势不得三个月才能恢复。

  要知道对于剑气高手,三个月的时间都能够让自己的功力提升很多了,老者牺牲自己的精力帮助这丰,不知道为何,莫非这就是天注定,还是老者是看在师傅的面子上,或者是对丰的性格颇为欣赏。

  丰伤好后,两人继续找了个无人的地方,继续开始了练功切磋。

  李丰:请老者赐教。

  老者:好。

  这老者只用了三根手指头进攻丰,不过李丰还是招架不住,怪就怪剑气差的太多了。

  丰道:老者你也太看不起人了,只用三根手指头,你是不是瞧不起丰,虽然丰远不是老者你的对手,但是丰也不是随意羞辱的对象,就算你打死丰,丰也要说老者你看不起人。

  老者小道:这不是看不起人,而且老者怕把你打死,怪就怪你的剑气太弱了,老者只能如此,不然又得把你打成重伤。

  还是那句话,做人要知道天高地厚,你现在远不是老者的对手,等你强大了,老者自然会全力以赴,但是你现在就是不强,老者只能如此,要是想让老者使用全部功力对抗你。

  你就必须变得强大,变得让老者满意,这样老者自然会使出全力对抗你,明白了吗?

  “丰小声说明白。”

  “老者竟说大声点,我听不见。”

  “丰道:丰大声说明白了,峰会变得更强,让老者满意,也会变强让天下人都欣赏的地步,请老者放心。”

  “老者:这些话在我面前说说就行了,出门可不要说,不然等待你的就是地狱,你可明白。”

  “丰道:老者放心,我又不是傻子,这些话怎么能在不想关的人面前说。”

  “老者:这才像话,好了继续进攻,每日不切磋二个时辰你就别想睡觉,我会盯着你,让你练到我满意为止。”

  李丰:明白了,还请混账道长认真指点。”

  丰说道长是混账,是为了激怒道长,然后让道长生气的进攻丰,这样丰在危险境地说不定能想出新的绝招,但是这种如意算盘在江湖高手面前还是差远了,虽然是脏话,不过脏话这老者可听多了,不会为了一句脏话就大动干戈的打骂丰。

  老者:你想激怒我,让我认真进攻你,不过丰儿,你的功力不行,如意算盘最好不要打,只因为你太多了,你不强大,现在压根就没有任何资格打如意算盘,尤其是在高手面前,实力不强算盘再高也无用。

  “除非你智慧出众,但是那种人是低概率,一年才有几人,除非你李丰就是那种人才,老者相信你日后会变得强大,但是现在你必须要清醒自己,就算你是那种人才,也不要自以为是,自大是伤人无形的利刃,任何时候都要记住这七个字。”

  “李丰:好了,老者,请进攻,我都等不及了。”

  “老者:好。”

  “二人又开始切磋,切磋后丰还不是老者的对手,还被打趴在地,受了伤晕过去了,老者决定他休息一个时辰在叫醒。”

  “此刻一个时辰结束了。”

  “李丰清醒后说道:不知道还要不要进攻老者你,每次都没有赢得胜利,自己不知道是不是要绝望了。”

  “老者:做大事就要有压力,没有压力谈何成功,成功者身上都有一股压力,你觉得失望是正常的,因为你觉得自己实力不强,每次都是被老者打败,但是自己千万不要放弃,不能有此心,不然日后如何面对天下,这个世界可是有很多高手的。”

  丰道:丰心里知道自己不强,但是还是要忍住,必须要让自己变强,今天听了老者的话就明白,自己绝对不能再这样下去了。

  自己要不受苦,就不许忍受数年甚至十年的痛苦,不然一辈子都是遭罪,与其受苦一辈子,倒不如年轻时候努力几年,这样说不定就有机会改变自己的命运,要是不改变命运,日后实力还是差劲,只能做一辈子废物了,被人瞧不起,一辈子没有出息。

  老者:你这话说的不错,要想不受苦一辈子,就要在适合的年龄阶段好好努力,不然日后就没有出路,一辈子注定是废物,永远都没有机会在改变命运了,注定要做一辈子被人看不起的窝囊废,不想被人看不起就努力,争取做到让人看得起的地步。

  李丰:明白,希望老者继续陪我切磋,让我变得更强,不然你就是孬种。

  老者:你怎么又犯毛病了,这要是在某些人面前,你恐怕早就性命不保了,最好趁早改掉,不然日后没有出头之路的,要明白差劲的性格在这个剑气世界是活不下去的,剑气世界全是靠实力。”

  “不是靠最脾气和勇气的,老者知道你想故意激怒老者,让老者认真对抗你,好让你从中悟出道理,你的决心不错,也不怕死,但是你要是死了,日后怎么历练,怎么变强,这你难道就没有想过。”

  “李丰:老者说的对,我会改的,但是总觉得还是改变不了故意激怒高手,让他们与我切磋的毛病。”

  “老者:必须改,必须改,否则日后遇到危险,否则碰到坏的高人,就算是我也救不了你,切记要改掉你的性格。”

  “李丰:明白了。”

  “老者:总觉得还是有点不放心你,好了,谈话结束,继续开始切磋,我倒要看看你那一天会让我满意。”

  “李丰:自会有那一天的,请老者放心。”

  二人又开始切磋了,不知道丰如何面对老者的武学,也不知什么时候能够让老者满意。

  比试了一段时间后,丰还是被老者给打败了,还是那样非常丢人。

  李丰:丰非常想去世界各地历练,但是现在面对你这位老者,丰还是败得一塌糊涂,你还是太强了,自己远不是对手。

  不过要是自己连你这位老者都对付不了,如何面对日后的天下高手,你这老者优雅风俗,而且对我也非常不错,经常陪我切磋,虽然你远比我强大,但是老者你还是对我手下留情,我有时候都觉得很委屈,不知道如何面对。

  此时丰问了老者为何不继续变得强大,你就不怕将来碰到坏的剑气高手,自己要是变得强大,不就能震慑那群混蛋了。

  这老人道:我没有太高的天赋,师傅说过,我的资质最多只能练到七层剑气,现在已经六段以上了,再练也不会长进了,但是你资质非常高强,你这一辈子有可能达到八段剑气也说不定,要知道能被师傅选上的人,剑气天赋没有六段以上是不可能的,师傅竟然用托梦大法拜托我指点你,想必你的剑气定是非同凡响,日后真有可能会达到八段。

  “好了,今日不切磋了,明日我们继续比试。”

  “李丰:好,希望明日老者能与我讲解剑气如何修炼,自己要是一辈子窝囊下去,如何面对日后的高手,起步被他们嘲笑。”

  “一日后,老者把丰给叫了起来,继续让他陪着自己去无人地方,然后陪他练功。”

  此时老人表演了一套剑气招式,让李丰非常吃惊,这李丰道:不知道这套剑气能不能传授给丰,感觉这股剑气有六段以上了,这剑气招式不知道是不是老者的最高武学,不过我猜应该不是,是人都会隐藏一手,是不是呀?

  老者:你不要讽刺我了,人的确不会把自己的最高本事轻易显露出来,因为那是傻子行为。

  老人此时说让丰继续过来进攻。

  李丰:老者的修为确实厉害,但是先让我说明一些情况,老者要是把自己的剑气加以修改套路换成直线,再加上稍微一点的斜线,在进行一年的冥想训练,这样老者的剑气说不定可以达到七段也说不定,要是老者能够把剑气达到七段,自己与老者切磋,就能更胜一层楼,丰希望老者好好训练自己的剑气,不能因为自己的天赋不高就不修炼,这样是对自己不负责任,你说对不对。

  老者:你的天赋果然不错,难怪师傅要托梦让我指点你,看来师傅选上的人果然不错,不知道为何师傅非要你去各地历练,他就不怕你被那些坏人干掉不成,你的剑气才五段,天下有上万人剑气达到五段以上,能够有实力杀掉你。

  李丰:我也不知道,道长的师弟给了我一本秘籍,让我修炼一年然后销毁,说那是中等剑气,最多能够把剑气练到六层左右,之后说全凭我自己的历练,倘若我在各方城镇历练的让那几位道长满意,他们就会收我为徒,要是历练不好,他们就不收我为徒。

  老者:好了,继续开始,不要说一些没用的废话。

  于是两人继续开始切磋练功。

  经过这长期下去的对练,丰的功力终于越来越强了。

  一年后,丰年纪十八岁,此时经过一年与老者的对练,剑气终于达到了七段,超越了老者,打败了老者。

  老者:一年剑气竟然能够达到七段,果然师傅没有看错人。

  李丰:这也是多亏了老者你的指点。

  老者:你如今十八岁了,还要继续历练吗?

  李丰:这是自然,明日就继续去前方历练,有缘分的话,我们还会见面的。

  老者:好。

  次日,丰拜别老者,继续去了前方历练。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明心明静为心历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明心明静为心历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