楔子
神酥酥2020-05-30 13:091,458

  微风不燥,阳光正好,晒在被子上散发出温柔舒服的香气。夏蝉轻鸣,飞虫掠影。正值耄耋之年的老人坐在院中的摇椅上昏昏欲睡。

  屋内的中年女人在厨房里制着冷饮,碎冰碰壁叮当响。角落里旋转的风扇嗡嗡作响,有规律地掀起门帘。十二岁的小孙女坐在沙发上抱着比她头还大的半拉西瓜用勺子挖着小隧道,电视播放着喜羊羊令她忍俊不禁。

  “小欢,冰牛奶好啦,来取一下,妈妈还要切菜。”伴着切菜的吨吨声,厨房里传来中年女人的呼唤。

  小女孩放下西瓜,哒哒哒跑了过去。捧着那丝夏日里甜蜜的冰凉满心欢喜,迫不及待准备享受。刚欲触碰,似是想到了什么停了下来。跑到院子中。

  “外婆!外婆?”女孩伸出手拽着老人的衣袖轻轻摇晃。

  老人闻声睁开浑浊的双眼。

  “您先喝。”女孩轻笑将冰牛奶递到老人面前。

  老人无动于衷,未做反应。

  女孩儿脸上的笑容逐渐减淡。

  “你外婆有老年痴呆,战争留下的后遗症。”中年女子似是料想如此,发声安慰。

  “妈妈,那外婆以前是什么样子呀?”

  “茶几上的照片里就是她和你外公。”

  小女孩闻声跑了进来,拿起桌子上的照片回到院中阳光下。

  只见老旧的黑白照片中二人都身着军装,巾帼须眉,女貌郎才,意气风发。

  “外婆,您也是军人呀?!”女孩将照片递到老人面前,闪烁的星眸中尽是崇拜。

  老人将眼睛睁大,蒙上的那层浑浊也褪去大半燃起火光,伸出手颤颤巍巍接过照片,只是轻轻一笑便沟壑纵横。“这是谁?我能嫁给他吗?”老人瞧着照片中的男子。爱不释手来回抚摸。

  孙女愣了愣,旋即轻笑。从兜里掏出两块荧光粉嫩的草莓糖。“外婆,喏~”

  老人缓慢接过,紧紧攥在手里迟迟不肯打开。

  这双手播种过花朵,埋葬过尸体,编织过希望,摧毁过梦想。

  盛夏是四季中最为鼎盛的时期,轰轰烈烈,急如风火,若他一般…

  民国时期,八方风雨,兵戈扰攘,沧海横流。

  这座城市也不例外,民生凋敝,哀鸿遍野,一切百废待兴。

  街角的几名黄口小儿正带着浓厚的乡音哼唱着童谣。

  “大力哥,你去哪儿?”孩子们将一名血气方刚的青壮年男子团团围住。

  “呦,是你们呀。军情九处在招募义军,我准备去试试,你们好好听话,注意安全。”大力草草嘱咐完,便动身前去。

  军情九处

  九处坐落在靠近市中心的一处十字路口,是繁华街市中相对普通的一栋三层小楼。

  此时九处门口熙熙攘攘,门庭若市,众多壮志凌云的青壮年纷纷聚集于此。

  “后面的排好队,有序体检。”带着黑红袖标的人正有效地进行组织。

  当地人都知道,“黑色绒布的底仔细绣着四笔构成、似是将要振翅鹏飞的红色双翼的袖标”这是军情九处的标志。

  如今的九处刚成立不久,资金还不太完备,自是没有余款置办统一戎装。创立人顾二爷思前想后,左右权衡,察觉定制袖标方为简单统一的良策。

  通过选拔的青壮年阵列在前。

  “我叫方沐霖,从今以后就是你们的副官。国家兴亡匹夫有责。你们能主动请缨,我很是欣慰。人固有一死,泰山鸿毛掌握在你们的手里。若国亡,我们连选择死法的权利都没有。”男子年约二十七八,左臂戴着统一的黑红袖标,眸底冷似刃、锐似锋。

  “副官?那我们的…”

  “我是副官,我们都是为‘顾二爷’效力。还有,下次说话前要喊报告,这是规矩。违者军法处置。”方沐霖丝毫不讲情面。

  “报告!”

  “讲。”

  “这…顾二爷是什么人?”

  “如果你们通过训练,那该见二爷时他自会出现。进了九处,就努力活下去吧。”说罢,方沐霖便转身离开。

  故事也自此开始…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承欢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承欢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