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夜访傅家
神酥酥2020-05-30 13:223,277

  “那倒不是,反正现在也没什么方向,不如从石田浩二的文化下手。死马当作活马医呗。诶,你知道日本武士怎么切腹吗?我跟你说…”

  “你哪儿来的武士刀?”

  “…学校兵器库…借的…”

  “这么晚了你跟谁借的啊?”

  “我…就…#####”季玺低着头支支吾吾。

  “你就等着蛤蟆跳吧。”顾清欢实在是不知道如何批评面前这个不让人省心的孩子。“出去!”顾清欢不耐烦。…真不知道他到底是真乐观还是城府深…

  “不是,你就让我跟你说说吧,我刚学到的呢,不说我憋得慌…”季玺继续纠缠。

  顾清欢实在是忍到了极限,一把抢过季玺手中的武士刀,用刀鞘将季玺往门外打。

  “啊啊啊…疼,白茶白茶…”季玺边哀嚎边往屋里进。最后躺在床上,噘着嘴委屈巴巴地看着顾清欢。“你看,都红了。”季玺撸起袖子,露出手臂,红红的印子与白皙的皮肤成鲜明的对比。

  …这个印子…顾清欢立刻抓过季玺的手臂。

  “哎呀,你干嘛,弄疼人家了。”季玺嘟着嘴撒娇。见顾清欢盯得入神,季玺转而一笑,似是故意提供线索。

  “我知道了…”…可是,手里攥着的又是…

  “你知道什么了?”季玺把脸凑了过来。

  “那倒不是,反正现在也没什么方向,不如从石田浩二的文化下手。死马当作活马医呗。诶,你知道日本武士怎么切腹吗?我跟你说…”

  “你哪儿来的武士刀?”

  “…学校兵器库…借的…”

  “这么晚了你跟谁借的啊?”

  “我…就…#####”季玺低着头支支吾吾。

  “你就等着蛤蟆跳吧。”顾清欢实在是不知道如何批评面前这个不让人省心的孩子。“出去!”顾清欢不耐烦。…真不知道他到底是真乐观还是城府深…

  “不是,你就让我跟你说说吧,我刚学到的呢,不说我憋得慌…”季玺继续纠缠。

  顾清欢实在是忍到了极限,一把抢过季玺手中的武士刀,用刀鞘将季玺往门外打。

  “啊啊啊…疼,白茶白茶…”季玺边哀嚎边往屋里进。最后躺在床上,噘着嘴委屈巴巴地看着顾清欢。“你看,都红了。”季玺撸起袖子,露出手臂,红红的印子与白皙的皮肤成鲜明的对比。

  …这个印子…顾清欢立刻抓过季玺的手臂。

  “哎呀,你干嘛,弄疼人家了。”季玺嘟着嘴撒娇。见顾清欢盯得入神,季玺转而一笑,似是故意提供线索。

  “我知道了…”…可是,手里攥着的又是…

  “你知道什么了?”季玺把脸凑了过来。

  “你去把廖峰他们叫来。”顾清欢并未回答。

  “…哦…”

  待季玺将江靖宇、廖峰、张浩三人带来,自己则是顺理成章地挨着顾清欢坐了下来。

  顾清欢也无暇顾及。

  “白茶,你是不是有办法啦?”廖峰双眼放光,充满期待。

  “明天是最为关键的一天,目前有些眉目,但到目前为止都是我的猜想,叫大家来就是询问大家的意见,可否愿意与我一起赌一把?”顾清欢是一个极其民主的人,尊重个人意愿。

  “白茶,我相信你。还是那句话,有事儿你说。”廖峰第一个跳出来支持顾清欢。

  “谢谢你,小峰。”

  江靖宇与张浩四目相对。

  “大家都是兄弟,有话直说。”张浩仗义执言。

  “是啊,反正我们连想法都没有,听你的。”江靖宇附和。

  顾清欢很是欣慰。其余人转头看向正小鸟依人靠在顾清欢肩上的季玺…

  “你们…看我干嘛?我还用问吗?我可是她…她‘哥哥’,永远无条件站在顾白茶这边。”季玺一脸笑容讨好顾清欢。

  旁观的三人装作呕吐状,甩了甩鸡皮疙瘩。

  “喂,他这是抽的什么疯?”张浩与江靖宇窃窃私语。

  “不知道,或许在军校都是男人…扭曲了…”江靖宇小声分析,

  顾清欢也是一脸嫌弃。不知道季玺抽的哪门子疯。“好,小峰、张浩,你们去备一些炸药,不用多,炸出声就行,想办法安在石田真一的公馆,明天以摔杯为号,听到声响你们就炸。”

  “好。”

  “靖宇,南京城的记者你比较熟,放出风去,就说石田浩二的死真相大白,第一手资料先到先得。最好找一些外国记者,多找一些,把事情宣扬出去。”

  “好。”

  “那我干什么?”一旁的季玺凑了过来。

  “你…嘶…你嘛…你把这把刀放回去,然后,回去睡觉吧。”

  “我…我保护你啊,我跟着你。行了行了,时候不早了,你们仨回去吧。我今晚在这儿睡。”季玺顺势躺下。

  顾清欢一脚把季玺蹬到地上。“滚。”随即转头对旁边的三人道:“我出去一趟,明天一开寝就行动。”

  “好。”

  “把他也带走。”顾清欢嫌弃地指了指躺在地上耍无赖的季玺。

  廖峰张浩听了顾清欢的话,将季玺双腿离地的架了出去。

  顾清欢收拾了一番,从二楼走廊的窗户放下绳索,跑了出去…

  教官办公区

  路远行与许战博办公室的灯还亮着,路远行疲惫地捏着眉头…

  “把这么重要的任务交给刚入学的新兵,是不是不太靠谱?”许战博开口发问。

  “唉,这是校长的主意。”路远行摸不着头脑。

  “校长?校长很少干涉教授内容直接委派任务…”许战博揣测着。“诶,你说,他们行不行啊?”

  路远行眉头紧锁,并未答话…

  顾家

  正值凌晨两点,顾清欢蹑手蹑脚地站在家门口生怕吵醒家人…

  “汪汪汪…!”尽管顾清欢的脚步声很轻,还是把门口拴着的大金毛吵醒了。

  “嘘,豆豆,是我是我,你闻…”顾清欢立刻捂住豆豆的嘴,豆豆闻到顾清欢的味道,立刻开心地扑了上来,疯狂舔舐顾清欢的脸…“哈哈哈,好了好了,豆豆,‘妈妈’现在有事儿,回头给你带好吃的啊。”顾清欢小声与豆豆简短叙旧,立刻溜回自己的房间。

  别的不说,顾清欢的审美还是在线的。清纯性感可爱乖巧…没有一个不是信手拈来。虽不是靠脸吃饭但也可用几分。不为别的,女为悦己者容。

  顾清欢选了一套黑色丝绒方领复古长裙,不仅将白皙精致的锁骨显露无疑,还特别衬肤色。及腰的长发倾泻而下,由于长时间梳辫子,散开的头发微卷。出门时顺手拿起蜜丝佛陀口红补了一下,可谓点睛之笔。

  傅家

  顾清欢按照傅弈给的名片,找到了傅弈家。傅弈家是一栋比顾清欢家还大一倍的洋房,上中下三层,个别房间的灯仍然亮着。

  “麻烦通传一声,我想见傅老板。”

  “傅老板已经睡了,天儿也快亮了,小姐,你在这儿等会吧。”此时将近凌晨三点,傅弈早已睡下。“小姐,看您这么漂亮,是不是…”

  “这不是顾小姐吗?”顾清欢循声而望,是上次傅弈身边的人。“顾小姐现在来找我们傅老板?”

  “嗯。我有急事。”

  “呵呵,傅老板说了,傅家随时欢迎顾小姐,有没有事、是不是急事,这些都无所谓。我这就带您进去。”

  “有劳了。”

  傅弈家的摆设简单奢华,虽说大气但是少了一些家的温馨。

  “我带您去老板房间。”

  “…啊?这不妥吧,我还是在外面等着吧。”顾清欢有些尴尬。

  “呵呵,顾小姐您多心了,我没别的意思,我们老板起床气严重,您在这儿能让我们少挨点儿罚。”

  “这…”顾清欢还是觉得不妥,万一这个傅弈他习惯裸睡…或者屋里有人…再或者有些见不得人的特殊小癖好…嘶…那我撞见得多尴尬…

  “就是这间。我这儿还有老板交代的事,顾小姐您自便。”随从并未给顾清欢拒绝的余地,说完便转身离开。

  “诶…不是…我…”…算了算了,眼看天就要亮了,他就算是一丝不挂我也得进去…顾清欢顾不得其他,鼓起勇气上前敲门。

  “…谁?”傅弈朦胧之中的应答声音有些沙哑。

  “…我…”

  “…谁?”虽说门外声音听起来有些像顾清欢,但是这个时辰…傅弈有些不信。“进来。”

  顾清欢深深舒了一口气。走了进去。杵在门口,等着傅弈起床。毕竟是她突然造访扰了傅弈清梦,不能大喊大叫。

  屋内一片漆黑,只有顾清欢打开的门斜斜地透着光亮。傅弈见许久没有动静,便转过身来,单手支起身体查看。

  屋外的灯光投射在顾清欢的身上,泛着莹莹光芒,质地滋润的蜜丝佛陀涂在嘴唇上此刻更显妩媚。那一片潮湿的柔软,那一片动人的温热,镶切着那一片让人蠢蠢欲动的羞涩。顾清欢扭捏地站在门口,迟迟未动。

  傅弈随手拉开床头的台灯,此刻的傅弈摘去眼镜显得有些慵懒,暖黄色的灯光透过半开的白色丝绸睡衣撒在傅弈的胸膛。傅弈目不转睛地盯着门口的顾清欢…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承欢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承欢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