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隐星现
遥遥浪荡客2020-05-23 22:072,439

  卡隆历831年,卡隆国都城皇宫内,午夜

  月亮的紫光像姑娘装饰用的轻纱一般萦绕在花园中,和花园内的“明珠”互相映照着,勾连成独特的零矩。

  淡紫色的月零一丝丝从法阵中产出,和其他零力一起补充着皇宫的储能零晶。

  年迈的老者匆匆走在走廊上,花园内美丽的“明珠”没能牵动他的视线分毫,老者摸了摸怀间的崭新卷轴,老友跪坐在那血红色的占星法阵内制作它的一幕幕浮现出脑海。

  老者收拾了一下悲伤的情绪,在黑色的门前停下,正准备让两个侍卫前去通报。

  “梅利大人,大帝等你很久了。”戴着金丝单边眼镜的达尔优雅的笑着从房间内推开了门。

  梅利扫了眼门外两个弯腰行礼的侍卫,传音零术的残痕被侍卫刻意的遮掩过,虽然这掩饰手法在大零师的眼里就像孩童的恶作剧一般可笑。

  梅利没打算在侍卫于皇宫使用零法触犯了禁律的问题上深究下去,他无视了眼镜男眼中的一丝阴狠,径直走向书房行礼道:“内务大臣吉尔斯·梅利参见陛下。”

  “吉尔斯老师无需多礼,坐。”书房内的金发男子微笑道:“麻烦老师跑这一趟了,整个皇都内觊觎这枚卷轴的宵小之辈想来肯定不少,也只有您的实力才能镇住他们啊,真不知道如果离开了您孤该怎么办。”

  “陛下客气了,为帝国效力是老朽的职责所在。”梅利木着脸,并没有感到丝毫开心,只见他从怀里捧出一枚散发着妖异气息的卷轴低头上前,然后退后继续维持着行礼的姿势。

  坐在椅子上的卡隆九世没有再劝,从梅利掏出卷轴后他整个人的注意力全集中在面前的卷轴上,看到卷轴上的封泥完好后才不动声色的舒了口气。

  梅利更加心灰意冷,再次弯腰行礼道:“陛下,制作卷轴途中出了点岔子,占星殿索图大零师归零了。”

  卡隆九世正在兴头上,便淡淡回了句像这样的英雄国家必然会厚葬他的,然后打了个哈哈便让梅利退下了。

  等梅利出了门,达尔谄媚地跪在卡隆旁佯装愤懑道:“陛下,这帮前朝元老一个个眼高于顶,南方的塔普国的圣零兵器都出土了,他们却只会在殿中推脱责任。

  臣好不容易从古籍中找出可以与圣零兵器对抗的零矩,他们却不把国家利益放在首位,这根本就是僭越呀,如果传出去,陛下您的威严何在?只怕是陛下的任人唯贤之心被有心人利用造成国家动荡,臣恳请陛下三思。”

  卡隆皱眉:“闭嘴,你懂什么,吉尔斯是朕的老师,哪里是你可以诋毁的?不要以为你献卷轴零矩有功就可以在朕面前胡乱说话,这次朕可以当没听见,此事休要再提!”

  “是,”达尔低头告退,心中冷笑道:“哼,草包皇帝,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心里想的是什么。不过梅利呀梅利,你以为地位高就能看不起我?索图的死只是当初的利息而已,有这个草包在,这笔账咱们可以慢慢算。位子越高,到时候你摔得越惨!”

  想到当初的羞辱,达尔咬了咬牙道:“如果拥有足够力量的话,跪在地上像狗一样趴着的就轮到别人了吧。”

  一阵风吹来扰乱了他的思绪,达尔定了定神,快步向前走去。

  此时,梅利走出了皇宫,他回头望了望紧闭的皇宫的大门,想到老友将他唯一的学生托付给自己后苦笑着说的话。

  “那么,你会怎么选择呢?梅利。”

  “是啊,怎么选择呢?我该怎么去选?又能怎么去选?。”梅利咬了咬牙,谁能想到五位皇子中被他看好的那个正派的三皇子上位后居然如此独断专行,为维护他那可笑的统治,让一位占星大零师耗尽生命零力来盗取所谓的神之祝福,当他以老师的身份苦苦请求时,都被卡隆九世用梅利政敌用“不以国家利益优先”的话打发回去。

  “今天晚上的月亮可真好啊!”

  梅利望向天空,左掌闪耀出一圈淡紫色的零铭,背后展开的紫色羽翼载着他向皇都南方的占星殿飞去。

  皇宫地底的密室中,卡隆九世小心的取下了卷轴封泥,卷轴散露的一丝气息将卡隆震飞到墙壁后狠狠地摔在地上,卡隆舔了舔嘴角的血,神色狰狞道。

  “废物,索图这个老东西连个卷轴都做不好,看来这帮老头子是真的老了,也该让他们退位……不,回家养老了。”

  “嗯?还有字,隐星初现,乱世将至。可笑,有了这股力量,朕视线所达之处皆为孤之疆土,朕便是世上至高的君王!”

  零力羽翼飞行速度很快,轻轻的扇动间,皇都的繁华在梅利的视线中不断后退着,不一会儿他便离开皇都到达湖心的占星殿。

  不过占星殿是对外的说法,梅利在过去和索图聊天时得知这个湖中心白色四棱锥的历史比卡隆国可长的多,而八百多年前没有纳入帝国机构时它的名字叫做星塔。

  梅利拿出铭刻着奇怪零铭的令牌,按索图教他的方式输入零力,忽然神色一变,下意识的幻化羽翼向后掠去,向后定晴一看,原本站立的土地被曜光零力化成的箭矢射成了筛子。

  “不好,”梅利暗道:“亚博还在殿内。”

  梅利挥出左手,零力瞬间完成组合,十多道月刃向偷袭者斩去,而自己则调整方向往塔顶的祭坛飞走。

  突然嗖的破空声传来,偷袭者用光盾硬接了两发月刃并光速冲到梅利面前。

  “给我滚!”梅利眼睁睁看着好友献祭了全部生命的无力在这一刻化为愤怒爆发了出来,向他不断涌去的月曜零力凝结成一身银白色的轻甲法袍,双翼再展,拉开一段距离后梅利轻喝一声:“月之矢——银狮”

  通体银白箭矢如撕裂空间般突兀的出现在偷袭者面前,偷袭者内心就像是吃了一整只苍蝇,瞬光刚才用掉了,刚刚苏醒的他可没有办法在短时间内使用第二次,只得勉强凝出一套半身甲准备硬接这道月矢。

  梅利没有再管他,月之矢的月曜零力自带破甲属性,在他看来,这种下意识的凝甲还不如用零力强化身体实在,解决了麻烦后,梅利径直向祭坛飞去。

  “嘿,真疼,这老头可真狠呀,不过那边的契约已经达成了,我说你就这样在旁边看着?”男人扭头对着空气抱怨。

  “没有必要。”空气中淡紫色的零力化成涟漪一圈圈扩散开,一蒙面女子凭空出现,冷声道:“岚月负责的是清理战场,比如你真的死了我会把你的骨灰带回去。”

  男人忍着痛拔掉了贯穿腹部的箭矢,上面的倒刺更是带出不少的鲜血,他撇撇嘴没有说话,简单处理了下伤口后,又顺手给地面来了发日曜零炎,和女人展翼离开了占星殿。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零幻大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零幻大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