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容妃知晓
闻欢凉2020-05-31 15:543,532

  三日后,太后寿宴。

  说起来,这太后也算是德妃的姑妈。德妃能坐到这个位置,少不了她在背后周旋。是以这场寿宴,越过了皇后直接让德妃全权处理。

  洛长平能收到请帖,她也没少下功夫。派过去的下人说她接下了请帖,表明会出席。德妃盘算着寿宴的环节,暗自兴奋。

  很快,惜洛阁那位‘神秘人物’要参加太后寿宴的消息,就在宫里传得沸沸扬扬。各宫里的人心怀鬼胎,都等着这一天。

  洛长平是不知道这些事,知道了估计也就笑笑,不以为然。甚至还要谢谢德妃娘娘帮了自己一把。此刻让她较为烦躁的是,不知道该怎么安慰过于紧张的青柠。

  看着青柠一根根发簪往头上弄,那不差钱的架势看得洛长平心慌。没多久她就头重的抬不起来,手扶着脸,就怕一动,都掉下来了还得喊她赔钱。

  青柠停了手,洛长平惊喜的抬头。谁知道她盯着铜镜看了半响,幽幽的叹了口气,“我觉得不太好。”

  洛长平胳膊肘一滑,差点把自己过于贵重的头掉下来,“这样已经很好了。你都弄了一早上了,我们还不出发吗?”

  “我特地提前了两个时辰喊你起床的。”青柠头也不回的往外走,“你们俩先把郡主头上的发饰摘了。我记得有一套桔梗花发饰,很配小姐今天的流彩暗花云锦宫装。应该是在仓库的,我去找找。”

  “唉你……”无语的看着她念念叨叨的跑走了,撇嘴看着镜子里的人。眉眼生动,肤若凝脂。也不知道是怎么生的这么漂亮,羡慕啊真羡慕。洛长平不由得想到那个传说中感情深厚的阿玛额娘,女儿长成这样,他们也一定很好看吧!一见钟情,牵手一生,听起来就觉得很梦幻。

  七想八想的时候丫鬟们已经手脚麻利地卸掉了满头的钗子。再没多久青柠也跑了回来,怀里抱着个盒子。

  看着她胸腔起伏不平,手还微微颤抖,却歇也不歇就急着替自己梳妆打扮,洛长平有点心疼,“你歇会吧,都折腾这么久了,不急在这一时半刻。”

  青柠摇头,“耽误的时间也挺多的,都怪奴婢昨个没准备好。”

  拿起手镯想替她戴上,洛长自然的接了过来戴在手上,“一个寿宴而已,难得见你如此紧张。”

  “郡主您是不知道,之前太后娘娘以您的衣着为借口罚了您好多次呢。”青柠又拿了梳子把她飘起来的几根头发努力往下梳。

  旁边的紫檬捧着头钗也跟着抱怨,“是啊。要么说您不够端庄,衣着凌乱;要么说您太过奢侈,衣着华丽。”

  “这样啊。”洛长平无意识地转着手上的镯子。朝廷忠臣之女,怎么会被太后摆在明面上的如此厌弃?仅仅只是因为她阿玛支持皇上?爬到了太后的位置,掌管朝政那么多年,会这么幼稚的表现心思吗?“你说,这苍翠欲滴的花瓣,是怎么刻进这白色的手镯里的?”

  “这个奴婢不知。郡主要是想知道,等下宴会结束,我让人去喊了工匠来问话。”

  “不用了,我就随口一说罢了。”也是,何必要深究呢?这些大人物的事情,就让他们自己去搅和。

  自己之前在手机上做那种‘如果穿越回古代,你能活到第几集’的测试里,可是一集都活不下去的炮灰选手。好奇心害死猫,我什么都不想知道。

  这一套装扮青柠总算是满意了,再让紫檬上了妆,一行人浩浩荡荡的往慈宁宫去。

  洛长平吹着面纱,“你说你都给我戴这个了,还打扮的那么认真干嘛?谁能看得见啊。”

  “也不知道等会太后会不会让您摘掉,以防万一。”

  听起来好有道理的样子,洛长平信了。

  “哟,快瞧瞧这是谁?还带着面纱呢。”又是那个尖锐刺耳的声音,洛长平仔细回想了一下,好像是,容妃?

  青柠上前一步挡在洛长平身前,“见过容妃娘娘。我家主子身子不好吹不得风,这头纱是皇上吩咐一定要戴着的。”

  “放肆,主子说话奴婢插什么嘴!”这个声音听起来有点陌生,洛长平不知道是谁。古代的面纱质量是真好,和电视剧里演的完全不一样的。黑黑的一层一层罩下来,顶多能看见前面两步的路。上次跟着皇上她还一手挑起面纱四处瞅,现在这个情况不太合适。

  “嬷嬷。”容妃眯着眼,盯了青柠半响,“你是长平郡主的婢女?”

  “是。”

  没人说话了。隔着面纱洛长平都能感觉到不知道来自于谁的打量的视线,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别找茬啊我不想毁了青柠一早上的成果。

  也不知道是不是上天听到了她的祈祷,她听到了参差不齐的脚步声,然后是青柠明显放松下来的声音,“郡主,可以走了。”

  容妃带着她的嬷嬷和下人拐到了旁边的亭子里,看着洛长平他们离开。“也是,那个地方,谁还能住进去呢?陈嬷嬷,今个儿可是会有一场好戏呢。”

  “小姐,今个风大,寿礼送过去,就先回去吧。”

  “嗯。”容妃的声音听不出喜怒,“呵,等着看吧,德妃要是折腾到了她头上,那可就没有好日子过了。”

  陈嬷嬷缄默不语,接过后面人手上的寿礼,恭敬的捧着。

  容妃不知道在想些什么,把玩着自己血红的指尖,“我以前真不敢相信,原来帝王情,也能如此深厚。”声音少了一如既往的尖锐,多了一份惆怅。看也没看周边人一眼,许是风吹的冷了,裹紧了身上的大氅,“回吧。”

  她往西走,景秀园的方向。陈嬷嬷则是顺着洛长平他们的方向,不急不缓的走去。

  走在最后面的紫檬注意到了,快步走到洛长平身旁低声道:“郡主,容妃娘娘的嬷嬷还在后面跟着。”

  “让她跟。”不同于身边丫鬟们的忐忑,洛长平十分兴奋。闹啊闹啊,闹得越大越好。

  慢悠悠晃到了太后的宫里,面纱下的脸上写满了纠结,怎么还不上来搞我啊?我已经是最慢的速度了。怎么就到门口了,要不我等等?

  青柠带着寿礼跟着门房走了,紫檬看见她停住,以为她是害怕,再往她靠了两步,“郡主放心吧,皇上和皇后娘娘都会护着你的。”抬手指了一个角落的位置,“我们去那坐下,不打眼。”

  洛长平哭笑不得,不好开口解释,被她有意无意的推着带到了那里坐下。一坐下就受到了糕点甜香味和茶叶清香味的混合攻击,咽了两口唾沫,瞬间没心思想其他的了。“面纱还是不能摘吗?”

  “郡主,这是皇上吩咐的,抗旨不遵是要掉脑袋的。”

  洛长平噘着嘴,努力让自己不要呼吸那一片空气。

  “见过德妃娘娘、娴妃娘娘。”

  “嗯,免礼。今个是大喜日子,不必拘礼。大家都快坐下,尝尝这个玉佛糕,是大厨们新研究出来的款式。”

  “谢德妃娘娘。”

  “还没吃就闻到香,德妃娘娘可真用心。”

  “是啊房梁上绸带的设计也是独具一格,花样可真漂亮。”

  一大帮子女人围在一起,你一句我一句的夸赞德妃能力强,寿宴办的别出心裁。

  众星捧月的德妃笑的合不拢嘴,眼一抬,四下一搜,看见了躲在亭子里的洛长平。和娴妃对视一眼,两个人少见的挽着手走到那边,“妹妹可尝过这糕点了?”

  “奴婢见过德妃娘娘、娴妃娘娘。”远远听着那边的嘈杂,洛长平还不知道是来了什么人。紫檬拔高声音行礼,提醒的意味不要太明显。

  幸好今日娴妃和德妃不是冲着一个丫鬟来的,目的是她的主子,就没和她计较。

  洛长平先站起来学着自己平日里看到的样子福了福身子,再回话:“娘娘这句妹妹臣女可不敢当。”

  臣女。娴妃和德妃都敏锐的注意到这个词,“那倒是本宫疏忽了。皇上也真是的,都在宫里住了这么久,怎么还不给个名分呢。”

  娴妃也跟着搭腔,“是啊,妹妹受委屈了。不知道是哪家的姑娘,如今这般家里人怕是很着急了。”

  “娴妃真是人如其名的闲,都管到别人家里去了。”嘲讽的语气,洛长平听了咬牙,不能笑出声,冯葶婉啊冯葶婉,你的嘴一如既往的毒,来的也非同寻常的快。

  “参见皇后娘娘。”

  齐刷刷的声音,洛长平眉毛都没动一下。冯葶婉走到她身边,捏了捏她的手,“行了,都别围在这里,去忙吧。”

  德妃还有些不甘心,被娴妃拉着走了。

  “戚,上赶着找骂。”

  用力戳了下她的额头,“你可是皇后娘娘,这大庭广众的,小心说话。”跟着她坐下来,洛长平感觉到刚刚淡了点的气味又浓重了,肚子‘咕咕’的抗议,“我要不现在就把面罩摘了吧?”

  “你现在摘了,是要吓死谁。”没好气的白了洛长平一眼。

  紫檬也连忙抓住她不安分的小手,“对啊郡主,您现在摘了,这寿宴估计就进行不下去了。”

  洛长平委屈巴巴,趴在桌上有一搭没一搭的和冯葶婉聊天。

  “皇后娘娘。”冯嬷嬷提着裙子小跑进来,冲洛长平行了礼,伏在冯葶婉耳边说了半天。

  洛长平无聊的玩自己的面纱,等冯嬷嬷说完了,她先开口道,“去吧。”

  冯葶婉到嘴的话没说出来,伸手扭了她一下,“一点舍不得的样子都没有。”

  捂着被扭得胳膊肉,“天天见天天见,哪里需要舍不得啊。”

  “你!”冯葶婉还想闹,估计事情比较急,冯嬷嬷直接扯了她一下,把她推出去了。

  没了冯葶婉,这个小亭子算是安静下来了。虽然还是能时不时地感觉到不知道来自于谁的视线。洛长平老神在在的坐着,风凉凉的吹着,挪了两步靠着柱子,眯着眼想睡觉。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白月光的米虫生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白月光的米虫生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