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宴会露面
闻欢凉2020-06-01 12:403,237

  “见过赵小姐。”

  洛长平坐在那头一点一点,跟小鸡啄米似的。听见紫檬的声音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眼前一片黑。朝下看视线里多了双白鞋,还有浅绿色的下袍,伸手推了一下,“紫檬怎么了?”

  声音有点哑,带着未睡醒的懵懂。

  赵苏语看见紫檬还没什么反应,听见洛长平的声音挑高了眉。很快意识到自己的失态,做好表情管理,不动声色的坐到对面的位置,她身边的两个丫鬟一左一右护着她,眼神里充满戒备。

  “郡主,是尚书府的赵小姐。”

  压低了声音跟洛长平解释,洛长平了然,啼笑皆非,拽着她的胳膊把她扯到旁边,“没事不用这样。”

  看面前这个黑色的面纱更不顺眼了,顺带讨厌上了那个严令要求戴上,硬是把她藏起来的皇帝。好想看看让苏淮生神魂颠倒的女孩子长什么样啊,心上爬了只蚂蚁,不停的走来走去,挠的洛长平直痒痒。

  坐在另一端的赵苏语面上一片坦然,举着一块糕点细嚼慢咽。洛家那场莫名其妙的大火到底是怎么回事她心知肚明,洛长平连葬礼都办了,现在却出现在宫里。皇上这么安排,到底是什么意思呢?

  洛长平晃着脚,面纱不能摘,东西不能吃,情敌不能看,活的怎么这么憋屈啊。用力一吹,成功把面纱吹起一个小角,也就够她看清楚桌上外表晶莹剔透内里红花灿烂的糕点,倒是和她的手镯有异曲同工之妙。

  实在是忍不住,好奇心澎湃到极点。突的站起来,“走。”

  “啊?”紫檬见她站起来,连忙跟上。“郡主要去哪?”

  “去解手。”

  赵苏语微微皱眉,不对啊,这不是洛长平的作风。以往每每碰到我,最少是要奚落两句的,她都已经做好了战斗的准备,结果她就这么走了?难道,这不是她?可是这个声音太像了,身形也像,还有她的丫鬟,紫檬。

  身边的流欢替她见底的杯子满上水,压低了声音,“小姐,她的声音好像长平郡主啊。可惜看不到脸,不然我会以为长平郡主复活了。”

  惜寂也接口道,“可要奴婢去盯着?”

  “不用。”是狐狸终究会露出尾巴的。

  只是她压根不知道,狐狸的尾巴,从一开始就没打算藏着。

  等到太后、皇上入座,寿宴就正式开始。

  德妃娘娘先出列,奉上了她送给太后的寿礼,是她亲手做的一整套,五佛项链和佛珠。看得出来太后很喜欢,当场就把自己的旧佛珠丢下,换成了她送的那个。皇上也配合着赏了德妃不少东西,还定下了晚上要去她的云英宫。

  一派母慈子孝、家庭和睦的样子,看得洛长平啧啧称奇,愈发觉得太后厌恶洛长平这件事不简单。没想到自己这边还没感慨完,就被点名了。

  “今个我还请了一位稀客。来,妹妹快上来。”德妃一副熟络的样子冲洛长平招手,众人的视线齐刷刷的落在她身上。

  该来的总会来。速度还挺快,至少没有让我等太久。终于可以摘掉这该死的面纱,好好的吃东西了。紫檬扶着她站起来,双手交叠半贴在腹部,挺直腰背,不卑不亢的走到德妃旁边,按照之前青柠教的,跪下,双手高举过头顶再由额头带着低下直到碰到地面,“参见皇上,参见太后娘娘,参见德妃娘娘。”

  从在宴席上看见她的那一刻起简崇逸就皱着眉头,阴郁的看着她直直的走过来跪下。长袍一挥,走过去扶她起来,把立在一旁的德妃撞到一边。

  德妃背上一凉,刚刚皇上那没什么情绪的眼睛扫了她一眼,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这个狐媚子怕是没那么简单。这次的事情,可能操之过急。

  “你怎么来了?”

  “回皇上,臣女收到了太后娘娘寿宴的请帖。”

  “你以往收的还不够多吗?”

  小臂被他握得生疼,洛长平头低的不能再低,“回皇上,臣女是洛长平,永正侯的嫡女。”

  “你在怪朕?”

  “臣女不敢。臣女只是想堂堂正正的活下去。”

  冯葶婉看情况不对,站到了他们俩中间,挡住了简崇逸直白热烈的视线,“皇上,太后娘娘还等着呢。”

  简崇逸收了手,双手抱拳行了个文人礼,“母后,今日没法陪您到最后了。儿臣有些紧急的事情要去处理,望母后见谅。”

  太后从一开始就靠在椅子上看着面前这出大戏,此时也就淡淡的点点头,“国事重要,皇帝去忙吧。德妃,这位你口中的‘稀客’到底是什么了不起的人物,还能在宫里带着头纱?”

  “母后,这是……”

  “太后娘娘,臣女算不得什么人物。”洛长平猛地出声打断了皇上的话,在他满是威胁的视线下摘掉了头纱。果然听到了厅内,或轻或重的吸气声。

  冯葶婉握紧了她的手,手指冰凉,手心里湿黏黏的全是汗。要不是时机不对她估计要立马嘲笑她居然紧张成这样,还是那个天不怕地不怕的洛长平吗。

  太后不愧是太后,短暂的讶异之后就冷静下来,瞟了眼脸色阴沉的皇帝,心下了然,“你到底是谁?为何会与去世的长平郡主长得一模一样?”

  “母后,这事儿臣稍后再和您解释。这个人我得先带走,晚些再来向您请罪。儿臣告退。”无视太后的不悦,在她出声阻拦之前拉着洛长平直接就走了。

  他怒发冲冠的样子,看得洛长平心肝颤抖。向冯葶婉投去求助的眼神,冯葶婉微不可查的摇摇头,一脸爱莫能助。

  洛长平咬牙,小跑着跟上他的步子,穿过那条长廊,敏锐的回头,就对上了赵苏语如枯井般深邃无波的眼神。

  好漂亮!洛长平的第一感觉。那张脸很有冲击性,眉毛略粗尾部上扬,高高的挂在内眼角向下,瞳孔是琥珀色的眼睛上面,看着无辜又魅惑。鼻梁很高,嘴唇微厚,看起来是缺点的五官安在她脸上都中和的很好。脸型流畅,毛发浓密。

  这是一张不管放在现代还是古代,都当得上一句绝世美人的相貌。不知为何,洛长平的直觉告诉她,这是赵苏语,这一定是赵苏语。

  没来得及和她打个招呼,就被简崇逸扯着拐了个弯,啥也看不见了。小余子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给他开了门之后就守在门口。

  被他丢进去,洛长平眼睛一扫,屋子的装饰简单,桌上还有一些首饰散着,略显凌乱。这绝对不是乾清宫。想想还是闭了嘴不问他在哪,反正在哪都是皇宫,都是他的地盘。

  简崇逸来来回回在屋子里转了好几圈,还是没忍住一脚踹翻了旁边的椅子。洛长平一吓,往后退了好几步,和他保持安全距离。

  “洛长平!你知道你在干什么吗?你这样冒冒失失的,打乱了我所有的计划!”

  “哦,那皇上能说说,您的计划是什么吗?”

  “你!”眼里的怒气像是要吞了她,洛长平也不惧,反正他踢不到自己,满脸无畏的和他对视。

  “你搞这么一出,想出宫?”

  不愧是皇帝,脑子转的就是快。“是。”

  “为什么?我对你不够好吗?哪里照顾的不够周全,还是你觉得闷了?”

  “你想就这么把我留在宫里吗?任由我不能以真面目示人,没名没分,被人非议。”

  简崇逸沉默了半响,朝着洛长平走了两步。

  洛长平嘲讽的勾了勾嘴角,后宫里闹的这些事,他果然都知道。心底说不上来的失望,戒备的后退,“别过来。”

  “长平。我知道,这样让你受委屈了。可那无非都是些流言蜚语,你呆在自己宫里听不到。我不会让她们伤到你的,冯葶婉她也会护着你陪着你。你放心,用不了多久的。你再等等我,再等等我,我就能……”

  “你就能怎么样?皇上要为了我贬了皇后娘娘吗?”洛长平冷笑,亏她最开始还觉得他是个深情男二,还可怜他想帮他,呕!“我喜欢的人,从头至尾,都是苏淮生。皇上这样,有什么意思呢?”

  这个名字像是个禁忌,一下子戳到了简崇逸的心底,让他克制不住的想要爆发。“苏淮生苏淮生苏淮生!他到底给你下了什么药!明明都是一起长大的,明明我对你那么好,明明从头到尾都是我在陪着你。他什么都不如我,还喜欢其他女人背叛你,你还喜欢他?为什么?到底为什么?”

  简崇逸失控的跑向洛长平,洛长平仓皇地没退几步就被他抓住了胳膊,“告诉我,为什么?长平,你对我到底哪里不满意?为什么你的眼里就只有他,只有他!”

  洛长平被他血红的双眼吓住,呆了半响。简崇逸缓了一会,知道自己情绪过激,松开她,“你想要出宫,想要自由,我都给你。除了苏淮生,他不配。”

  洛长平咬牙,到嘴的那句我不是洛长平又咽了下去,不行,还不是时候,不能说。

  简崇逸背对着她,看不见脸也不知道情绪。洛长平低着头,也不敢说话。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白月光的米虫生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白月光的米虫生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