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日常(2)
冰须泮2020-08-15 12:153,376

  “来,小寂空,吃饭了。”天尘舀起一瓢米汤,开始给小寂空喂饭,云扬见天尘技拙,说道:“等等!”

  “什么?”

  “看我的。”云扬打开罐子,将牛乳混在米汤中,然后对着小碗比划了一个文字,顿时,零零洒洒的冰晶悬浮在空中,融入到碗里。

  云扬一脸得意看着天尘“你尝尝?”,天尘将信将疑地舀了一点放入嘴中,顿时,牛乳的香甜和米汤的浓稠在舌头上渐渐散开,云扬还特意将滚烫的米汤放凉,使口感更加的清爽。“嗯,好吃。”天尘竖起一个大拇指,赞扬道。

  “不错吧?这叫牛乳粥。也真亏你舍得买牛乳,平民根本吃不起呢。”

  “我倒是无妨,辟谷之术已经修炼大成,吃不吃对我来都一样……”天尘耸了耸肩,一脸无所谓地样子。

  “小心以后找不到媳妇儿。”云扬打趣道。

  “来,吃饭了。”天尘一勺一勺地慢慢喂食,动作小心仔细,在一旁的云扬第一次见到这样的天尘,一时间对他刮目相看。

  “你以后一定是个好丈夫。哈哈。”

  “你想多了……”天尘颇为无奈,修道之人一般不会涉世红尘,自己更是以成仙为目标,又怎可能成为云扬口中所说的好丈夫呢?

  “咚咚咚” “咚咚咚”

  门外的声音又一次响起,“谁啊?”云扬问道。

  “不知道,不会是叶大哥吧。”天尘说道:“你先帮我喂一下,我去开门。”

  “好。”

  门一开,站在门前的还是那对老夫妻,只是他们这一次手中不再提着篮子,而是背着一筐蔬菜。“大伯大娘,你们这是?”

  “小伙子,我们见你平日外出频繁,想必家中也没有什么吃的,这是我们家一些小小的心意,你拿着吧。”

  “大伯大娘,这样不太好吧,你们已经送了一篮子大饼给我了,这些蔬菜我是万万不能要的。”天尘百般推辞,奈何这俩老夫妻实在是太热情了,一听见天尘不肯要,送菜之意更上一层楼,反倒让天尘更不好意思了。

  “小伙子,你就拿着吧。”大娘和蔼将背上的箩筐取了下来,放在天尘手中。“能做邻居,乃是有缘,既然有缘,那切莫推辞,以后如果我们有什么麻烦,当然也是要仰仗你的。”

  “那是自然、那是自然。”

  三人站在门前,这样聊天也甚是不妥,天尘干脆说道:“大伯大娘,不如进来坐坐?”

  “哎?”

  “好、好。那敢情好。”

  老伯伯本有些不太愿意,但是老妇人高兴的应道,他也就只能一起进来了。

  “天尘,是谁啊。”云扬跑了出来,问道。

  “是我今天新认识的邻居。”

  “小伙子,这位是?”大娘倒是自来熟,直接亲切的问道。

  “大娘,这位是我的朋友。”

  “大娘大伯好,我叫云扬。”

  天尘领着两位进到内屋,待他俩先坐下之后,天尘和云扬才跟着坐到旁边。

  “你们刚才在吃饭?”望着桌上的米汤,老妇人开口道。

  “是的,大伯大娘要不要吃一点?”天尘起身,准备去厨房里在拿两套碗筷。

  “不用了不用了,”大伯见天尘饮食相当简陋,尴尬的笑了笑。

  “咿呀、咿呀。”吃饱喝足的寂空精力十足,又开始拿着机关木鸟把玩,发出特有的婴儿稚嫩的声音。

  “这是?”大娘闻声,一时脸色大变,她身旁的老大伯亦是如此。

  “这是……我的孩子。”天尘尴尬的笑道,便把床上的小寂空抱了起来,想给两位老人家看看。

  “毕竟小寂空已经会叫人了,如果不说是自己的孩子,反而会被误会成其它的吧。”天尘如是想到。

  “爹……爹爹。”小寂空的一只小手轻轻抓着天尘的下巴,稚嫩的声音听起来竟是如此的悦耳。

  大伯大娘面面相觑,脸上一时之间神色变换。“小伙子,你成亲了吗?”

  “啊?”天尘有些懵,不知道大伯在说些什么,倒是云扬在一旁拼命的忍住笑意,想看看天尘窘迫的样子。

  大娘暗地里使劲地掐了大伯一下,笑道:“这孩子的娘亲呢?”

  “它的娘亲吗?已经……”天尘欲言又止,古凰前辈那晚身体化为尘埃,往九重天而去,在天尘的意识里,这不是死亡,而是回归天道,成为了这浩瀚天地的一部分。

  正当天尘还在措辞的时候吗,这大娘似乎理解了什么“是吗?真是对不起。”

  “没、没事。”

  “小伙子,你是干什么的?”大伯大娘此时的脸色才稍微好看了一点。“这位小伙子呢?”大娘大伯似乎是商量好了一般,一人分别负责一人开始聊起来了。

  “我?”云扬倒是没想到,这个大娘会主动找自己问话,“我只是个捕快而已。”

  “捕快吗?”大娘皱了皱眉头。

  “你今年多少岁?”

  “十七有余。”云扬答道。

  “家中可有安排?”

  “…………”

  面对大娘连珠炮似的发问,云扬有些招架不住,不过,他倒是清楚了这两夫妻在打什么主意。

  而面对大伯询问的天尘也是这样,不过他不清楚这两夫妻的真实目的,反而托盘而出,只隐瞒了自己是修道者一事。

  这俩夫妻这样一坐,倒是用了不少时间,渐渐的,快到天尘晚班交接之时了。

  “大伯大娘不好意思,我得去巡接了……”天尘算了下时辰,已经不能再和这两夫妻继续唠嗑下去,于是直接说道。

  “没事没事,耽误你时间了。”大伯大娘闻言,尴尬的笑了笑。

  “云兄,要不你帮我?”

  “好,反正今日休沐,我也没什么事。”云扬回答道。

  “那我们就先告辞了”大伯大娘稍微回了一礼,正转身离开。“那晚辈就不送您二老了。”天尘行了一礼,心想道“反正你们家也在我对面。”

  “好好好,男儿就应该已事业为重。”说完这句话,两人蹒跚着走出了天尘的宅邸。

  “那云扬,拜托你了。”天尘换上官府,拿上佩刀,还是有些不太放心,又一次问道:“你……没问题吧?”

  “肯定比你强,快去快去,今晚小寂空归我了。”

  确实,时间有点紧迫,天尘倒是蛮放心云扬的,就这样离开了宅子。

  “咿呀、咿呀。”小寂空望着天尘离去,也有些不舍得,稚嫩的小手不停地向大门方向挥来挥去。

  “寂空,我俩来玩游戏吧?”云扬自是十分喜欢这个孩子,只可惜自己家境特殊,不然肯定是他来抚养寂空。

  “呀、呀、呀?”顿时,房间里充满了一人一童的欢笑声,孩子牙牙学语的童声。云扬带来的玩具还是挺多的,小寂空双手拿不了那么多玩具,但是又想玩那么多玩具,所以只见他抓了一个,丢一个,再捡起来,再扔一个……

  云扬倒是在一旁看得乐呵乐呵的,小寂空重复了数次,兴许是没了耐心,见自己就是捡不了这么多玩具,渐渐地有些生气。

  “呀!”也不知道他干了些什么,散落在地上的玩具竟全都飘了起来,纷纷悬浮在小寂空的周围。

  这孩子,见到自己终于捡起来所有的玩具,开心得手舞足蹈。

  云扬在一旁既惊讶又无奈,惊讶于小寂空的力量,又无奈这孩子把力量用在这些小事上面,颇有一股恨铁不成钢的感觉。

  快乐的时间总是这么短暂,云扬就这样陪着寂空从下午玩到了晚上,换做平常的小孩子,中途早就睡着了,怎可能这样精力充沛,连云扬这十七岁的少年郎都有些招架不住。

  “我回来了。”天尘一进门,就喊道。

  “别叫了,进来吧,我和寂空都在内屋。”云扬的声音传来。

  卸下佩刀,天尘又将公帽摘下,放在桌子上,才进到内屋里面,一进去就吓了一跳,只见小寂空周围飘浮着各类的玩具,而他就趴在玩具中央,不停地用小手把玩着。

  “是不是很惊讶?”云扬席地而坐,在旁边当起了小寂空的守护人,一脸无奈地看着回来的天尘。

  “不愧是古凰前辈的孩子,灵力非凡啊。”天尘笑道,将寂空从地上抱起,准备带他睡觉了。

  “好了,那我回去了?”云扬才是真的累了,陪小孩子玩了半天,自己心力耗费了大半,自己却根本没有意识道。

  “谢啦,云扬。”

  云扬摆了摆手,径直离开了内屋。

  “好啦,寂空,准备睡觉了?”

  “呀,呀?”外面传来大门关上的声音,看来云扬真的走了。

  “怎么?还不想睡觉吗?”天尘抱起寂空,在房间里踱步,“呀……娘亲……”天尘闻言很是吃惊。

  “你娘来过了?”天尘顿时调起灵力,感知着周围的一切。“古凰前辈?”

  周围空无一人,甚至连些许的灵力都感受不到,“难道你想古凰前辈了?”天尘一时间有些伤感,毕竟古凰前辈还没来得及看寂空一眼,就化为了羽化离开,想必是心有牵挂,托梦给了寂空吧。

  “睡觉咯睡觉咯?”天尘轻轻地左右摇晃,安抚着寂空。

  小孩子就是小孩子,在天尘这样的耐心下,寂空的眼睛渐渐合拢,嘴里也不再发出其他的声音,看到寂空今晚这么安分,天尘不得不感谢云扬,亏得他陪着小子玩了一下午,今天睡觉也睡得特别快。

  “呼~看来今晚可以好好休息了。”

  没想到,抚养小孩这么累,当初师父把自己带回来之后,想必也是这么照顾我的吧?

  自从被寒月燎日夺舍一次之后,天尘反而有些不太敢用那把剑了,镇压的灵气也从原来的刚好够用变成了两倍,自己自那天之后,晚上时冷时热,貌似经脉也受到了影响,不过寒月燎日所补给的灵力也比原来多了不少,算是有得有失吧。

  古井旁的杂草,已经被天尘割得干干净净,将寂空放在床榻上之后,出门打了一桶水,简单的洗漱了下,今天就不修炼了,好好睡一觉再说。

  “凡间的生活就是这样吗?”天尘望着空中的明月,喃喃自语道。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仙剑奇侠传四前传月明离汐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仙剑奇侠传四前传月明离汐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