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我叫大鸟,他叫小鸡
莫利昂2020-05-24 10:192,179

  莫白听完两贼的话后,对戚国现状也有了大致的了解。于是莫白便对两贼说到:“放了你们两可以,但是你们得帮我做一件事。”

  两贼无奈到:“爷请说。”

  莫白道:“我要你们两人做我的向导。”

  随后莫白看了看两贼那悲催的面相,接着道:“当然我不是‘吃人’的人,我不紧不会带你们两人到官府,还会给你们两人不少的工钱。”

  两贼相视一看,一脸不情愿。

  莫白见此,便从储物戒指里取出一千银元递给两人,道:“这一千银元你们二人平分,就算你们两一个月的工钱。”

  在这神州大陆里一千银元,也就是相当于人民币一万元,也就是说这里一银元就是现在的十人民币。

  两贼见此,露出笑容,连忙跪下,齐道:“谢谢爷,谢谢爷,我们二人定竭尽所能。”

  也不禁莫白所想,现代一个月工资五千元对农民来说还是不少了,更何况是这里生产力没有现代高的封建社会的农民。

  随后莫白点了点头,示意他们二人离开。

  但两贼见此并没有离开,那矮个一脸憋屈,道:“爷,你看能不能帮我弟弟把胳膊接上。”

  莫白惊了惊,道:“什么,你是他哥。”

  随后咳了咳,道:“好。”

  说罢,那高个走来,但因为方才莫白的出手,还是有点阴影的,扭扭咧咧走到莫白面前,道:“我……我叫小鸡。”

  莫白“噗”的一笑:“我去,这名字,有点形象不符啊。”

  随后那矮个也接着道:“我叫大鸟。”

  莫白单手捂脸:“我还真是醉了,怎么能这么捞。”

  接着莫白控制了下情绪,边帮小鸡接骨,便说到:“这名字谁取的?”

  大鸟不敢怠慢,道:“是我们的父母,父母给我取名叫鸟,又生了一个,他们就取名叫鸡了,后来他们就大鸟,小鸡的叫我们两了,但是这只是小名,还没等他们去大名的时候,便都因为饥荒饿死了。”

  话音刚落,莫白便成功将小鸡的胳膊接上,问到:“那你们是怎么活过来的呢?”

  大鸟答到:“当时我才五岁,小鸡也只有四岁,我们两就一路乞讨,最后被两个好心的老人抚养,过来几年他们二老也都离去了,这时我们两也都十五六岁了,也可以继承一分二亩田,也就平平安安的过了几年,那狗皇帝便要打仗征兵,我们家就我们两人,先是把我们两的地充公,然后再拉我们两去参军,在去的路上,因为让我们去征用房子,我们便去了,结果别人不同意,他们便要我们去以死要挟,我们不想,这明显就是个‘吃人’的官家,随后我们二人便在晚上趁着夜色跑了,因为我们想要离开这个国家,又没有路费了,我们就出来偷窃了,再者我们不会偷贫穷的人,也没有钱给我们偷,我们专门偷官府少爷的,因为我们真的发自内心的恨透了官家。”

  随后大鸟看了看莫白,微微一笑,接着道:“没想到第一次偷窃就给抓住了。”

  莫白坐下,道:“你们还好是两还好是遇见了我,要是别人,你们早就进监狱了。”

  接着莫白伸了伸懒腰,道:“好了,明天出发,赶紧去睡觉。”

  两人拱了拱手,道:“遵命。”

  第二天,三人在一楼吃了早餐,付了钱,便出发了。

  路上,莫白道:“你们两名字亲切是亲切,但是还是有个大名好。”

  其实就是莫白觉得两人的名字太掉档次了。

  大鸟拱了拱手,道:“那请爷赐个姓名吧。”

  莫白道:“好。”

  接着莫白看向两人,道:“大鸟,你就叫达辽,小鸡,你就叫嚣吉。”

  两人听罢,口里不念道莫白给自己取的名字,皆露出笑容,齐道:“好名字,谢谢爷赐名。”

  其实莫白就是单纯的找个谐音,毕竟昨天大鸟小鸡叫习惯了。

  莫白听到两人这么称呼自己,还有点不习惯,为什么不直接跟他们说不用这么拘谨呢?因为莫白怕两人暴露身份,当一个平凡的经商之人来掩饰自己的身份,再者,莫白有没有对他们那么信任。

  三人行走不久,便到达戚国的边境之城——凉程。

  在士兵的层层看护下,只说是进国经商,但是因为来时没有买马车等一系列东西,不禁有点麻烦,但是莫白只是说进国便买马车时间短些,而且是第一次来,便进了城内。

  达辽坐于嚣吉肩上,不知情的可能会以为两人是父子,其实一般达辽都是不会坐在嚣吉的肩上,但是因为今天他是向导,和莫白并行时有可能莫白听不清楚,还有就是在地上看前面太近,正所谓站得高看得远。

  只见达辽介绍到:“这里是戚国边境之城,此城名为凉程,说是城,倒是成为墙亲切一点。”

  随后用手指向城墙指去,道:“那便是戚国边境最大的城墙,同时也是戚国唯一的城墙,它几乎把戚国全部围住,但是有一个缺口,戚国的东南面是一条大海,名为戚海,是戚国的国海,所以从客栈而来,只有这一条路可走,如果想御物飞过去,那你便会被万箭穿心。”

  接着达辽又向地面指去,道:“我们脚下的路名为西一道。”

  然后指了指身旁的围墙,道:“就像这道墙一样,这凉程内数百米的范围,每隔一百米便有一城门,也就是一条通道,而在通道与通道相隔的一百米处便是军营。”

  接着达辽又指了指墙壁是的挂灯,道:“这通道里每隔二十米便有一灯,方便照明。”

  最后在距离通道口十米的地方,向一旁的门指去,道:“这里是通道长的房间,每一个通道都有一位通道长,他们负责打扫,换灯的灯芯。”

  ……

  达辽说着说着三人就出了这西一道。

  首先出现在三人眼前的便是一片空地,长得有几千米,最为突出的便是这扑面而来的血腥味,还有那血红的地面。

  莫白见此,不禁问到:“这空地一片血腥是怎么回事?”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天下之人皆为神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天下之人皆为神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