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 大慈恩寺上
池禽春生2020-07-06 21:153,409

  京试揭榜三日,卢夫人谭夫人带着众位姑娘前往大慈恩寺烧香拜佛。

  大慈恩寺位于上京近郊的京山,乃皇家寺庙,香火旺盛。三年一次京试,贵妃娘娘、太子殿下与云华公主率一众近臣命妇贵女也前往为大昭祈福,一般人则要等到巳时初,等贵妃娘娘凤驾回宫时方可入内。

  几人凌晨就起来,乘坐车辆,一路颠簸来到大慈恩寺。京山风景秀丽,大慈恩寺高耸于山巅,朝阳初出,绿水青山,佛光金寺。众人辰时到,山外早已经是人山人海,谭茵觉得奇怪,怎么这么多人前来祈福。

  一行人等也在此等候,谭茵听到边上两位姑娘在闲聊。

  一位黄衣姑娘说道:“你几时来的?”

  一位红衣姑娘回道:“我卯时就到了。”

  黄衣姑娘说道:“我也差不多,我和哥哥一起来的,他想看云华公主还有郑相家小姐,可这些贵女都遮掩得严严实实,哪能看得到。”

  红衣姑娘点点头,笑道:“那你哥哥岂不是扑了个空!”

  “看不了这两位天下美人,还有其他美人可看,你没看到今天来了那么多士子和美人吗?”

  “其他人算什么,还是要看镇北侯。”红衣姑娘说着用双手捧着燥红的脸道:“你说天底下怎么有这么好看的人,是不是天上的神仙下凡,他朝我这方向看了一眼,我的心都要跳出来了,啊……我不活了。”

  谭茵想起去年在畅春园见到杨澈时的样子,光从长相来说,对杨神仙这个说法还是认同的。

  黄衣姑娘打趣笑道:“你可得活,要好好看镇北侯才是,只是侯爷位高权重,我们这些人连想都不敢想,还是子斐公子实际些,他不娶豪门千金,说不定我们还有点机会呢!”

  红衣姑娘嗤嗤笑道:“我们啊!也就过过眼瘾、发发花痴罢了,侯爷我们宵想不得,子斐公子难道就有机会啦!”

  “这话怎么说!”

  “你不知道吧!最近上京来了一位王姑娘,是杭州首富的掌上明珠,名字就叫明珠,据说这容貌与云华公主也不相上下,郑相小姐也比不上,琴棋书画样样精通,一来就声名鹊起,那些士子都称其 ‘洛神’,以与她作诗为荣呢! ”

  “你是说她是奔着这些士子来的?”

  “你说早不来晚不来,这时候来是为了什么!还不是想在高中的士子中择婿!”

  “太子不是还要选秀吗?会不会是奔着东宫去的。”

  “她那身份哪够?就是入宫品阶也低。”

  “这出身一回事,关键还是看得不得太子宠爱,你看贵妃娘娘。”

  “那倒也是,只是这品阶不高,这路就更难走。这王家是在广撒网,逮到哪条大鱼就哪条。”

  这是来上京后第二次听到王明珠的消息了,谭茵不禁想起父亲所言,“世事艰难,女子更为不易,婚姻关于女子一生,得慎之又慎。”

  又等了约莫一个时辰,凤驾终于下山,众人向山上拥去,爬了小半个时辰山,终于到了大慈恩寺。

  卢夫人、谭夫人并几位姑娘虔诚拜访,保佑家中士子能前程似锦,保佑姑娘能觅得良缘。谭茵拜了又拜,为李征祈福。

  寺中神像诸多,众人要一个一个拜过去,中午还要用素斋,下午还要念经,等回去也要未时了。

  庙中烟火缭绕,想是早上吃的油条油腻了些,谭茵拜过大雄宝殿后,觉得有点头晕恶心,和众人打声招呼,到外面透透气。

  ……

  前山人来人往,喧闹非凡,谭茵往后山走去,空山寂静,了无人烟。

  拾级而下,两旁绿荫葱葱,不时传来几声鸟叫,鸟鸣山逾静。走了一会听到潺潺流水声,应是山涧小溪。

  又走了一会,看到小溪,溪边乱石丛堆,野草丛生。下到溪边,掏出手绢,浸湿后擦了擦脸,呼吸山中新鲜空气,欣赏山中美景,头晕恶心好了很多。

  过了一会,听到溪水对面栈道上似有轻轻的脚步声传来,抬头看去,一人从山间林荫小道走来,猝不及防,两人视线对上,谭茵一惊,竟是镇北侯杨澈。

  怔忡间,听到杨澈道:“手绢掉了!”

  谭茵回过神来,看到手绢顺着溪水往下,小溪几叠一瀑,转瞬间就要流到一处宽广深潭。

  手绢乃彦雅所绣所赠,谭茵很是珍重喜欢,眼看手绢流走,急忙在溪边石头上跳跃,往下游去捞,忽见眼前人影闪过,不一会儿手绢就已被捞起,杨澈缓步走来,将手绢递给她。

  谭茵不好意思地接过手帕向他致谢,这段意外插曲到让两人陌生感少了很多。

  阳光照耀在溪水上,泛出斑斑金光;微风拂过树梢,溪上树影婆娑。

  杨澈看着眼前的姑娘,“半年未见,你可还好。”

  湖光山色,如斯美景也不过沦为此人背景。

  “挺好。”

  “什么时候来上京的?”

  “一个多月了。”

  “可还习惯上京的气候和吃食。”

  “除了天气有点干外,其他都还好。”

  谭茵忽然想到那日彦庭说起在仙品居曾经遇到许家兄弟,杨澈当时也在,说道:“对了,我那日去仙品居,听大表哥说你也在,你不认识我大表哥,他叫高彦庭,就是与靖宁侯世子一起去见你们的那位,另外一位卢胤也是我表哥。”

  杨澈笑着点点头,“我知道,仙品居的肉好吃吗?”

  他什么时候知道两位表哥?谭茵狐疑道,也许不过是客套话。

  谭茵回味道:“真好吃,没想到牛羊肉还可以这样吃,特别是那雪牛,入口即化,还有葡萄酒也很好喝。”

  看她表情,恨不得此刻就坐在仙品居大快朵颐,杨澈笑出声来,“上京类似仙品居的地方颇多,都可以好好品尝。”

  杨澈今日身着绯红色官服,头戴漆纱帽,一笑神仙风姿,谭茵几不能直视,稍稍侧头道:“上京是个好地方,真想多逛逛。”

  “上京贵女领全国风潮,胭脂水粉铺、首饰铺、布庄等等货色天下少有,更加上各色各类人等,上京可是装满了全天下的风情,以后慢慢体会吧!”

  上京,大昭百姓都说是天上的都城!又想此人对女子物事如此了解,果然是青楼常客,听说还有几首花间词颇为出名。

  杨澈继续道:“姑娘这次来上京准备待多久?”

  谭茵想了想道:“我也不知道,要一段时间吧!”

  杨澈了然地点了点头,“觉得上京怎么样?”

  “天子都城,巍峨森严,气势磅礴,和南方很不一样。”

  “喜欢吗?”

  “世人都说上京是全天下最伟大的城市,能遇到从未遇到的人,见到从未见到的事,吃到从未吃到过的美味,喝到从未喝到过的美酒,后面两个我已经尝过了,前面两个我还没碰到。”

  杨澈收敛神色,带着几丝玩味,“人们都说上京是个爱你欲让你生,恨你欲让你死的地方。”

  谭茵不解地看着他,杨澈笑了笑,“以后你就知道了。”

  “那你呢?”谭茵看着面前这个风华正茂的男人,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

  “生于斯长于斯,喜欢还是不喜欢……”杨澈看着谭茵的眼睛,自嘲轻笑道:“我还从来没想过这个问题。”

  想起他那复杂的身世、坎坷的人生以及种种绯闻轶事,此人虽然位高权重,但自己接触下来却不像外界所传那样阴郁狠毒,性情乖张,谭茵心中不禁涌现出几丝同情之意。

  “你去年去杭州可觉得有什么好吃的。”谭茵岔开话题道。

  杨澈扬了扬眉,“你说上京的牛羊肉好吃,我对杭州那脍却是念念不忘,莼鲈之思真是贴切。”

  “我还是喜欢太湖三白,到哪儿我都忘不了。”谭茵笑道。

  杨澈微笑道:“最美是家乡,你今日过来上香?”

  “嗯,与家人一同前来。”

  “签抽了吗,大慈恩寺的签非常灵验。”

  “真的吗?”

  杨澈似笑非笑道:“特别是姻缘签。”

  谭茵有点不好意思,但她本来脸皮也不薄,但也不好意思继续这个话题,“你也过来上香?”

  “我陪宫中贵人前来。”

  谭茵知道是贵妃娘娘与公主殿下,疑惑道:“贵人已经走了,你怎么没有随行?”

  杨澈半认真半开玩笑道:“我在想会不会遇到你。”

  谭茵半晌才反应过来,脸刷地红了!

  杨澈看着谭茵略带不安的眼神,立马正色道:“开玩笑的,你不会当真吧!”

  谭茵微怒,“你这玩笑一点都不好笑。”

  杨澈连忙作揖道:“是我唐突,谭姑娘原谅则个。”

  觉得自己好像也有点小题大作,谭茵有点冷淡,“侯爷客气。”

  杨澈说道:“姑娘对我有救命之恩,又不愿意受我回报,在上京期间,若是不嫌弃,我想做东宴请姑娘可否。”

  杨澈声名显赫,谭茵不欲多生是非,婉拒道:“我与家人同住,出入不大方便,只能多谢侯爷好意了。”

  杨澈似是不意外她的回答,看她对自己明显生疏有礼,点了点头道:“也罢,若是有事找我,杨某定当竭尽所能。”

  谭茵点了点头,“多谢,我出来已久,恐家人惦记,得回去了,后会有期。”

  说完便告辞而去,谭茵感到背后那人似一直在看着她,越走越快,转过一段山路,悄悄回转头望过去,却是杳无踪影,看来刚才是错觉。

  慢慢沿着山道走回去,不再多想。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芳茵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芳茵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