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物是人非
赫赫一笑2020-05-23 21:212,421

  锦夕醒来之后,发现自己身处一个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漆漆的地方,她浑身都如散架了一般,连续跟魔族之人对战,又强行制造结界,让如今的她就如一个废人一样,她拉扯了一下自己的胳膊腿,才发现她似乎被人用铁链困住了,可笑,她的修为尽废,哪还用得着这些。调换了一个舒服点的姿势,锦夕呈大字般仰躺在地,刚刚昏迷的时候,竟然又做了那个梦,或许是因为听到了他的声音吧。

  二十年了,那些梦中的情景依然历历在目,可惜物是人非,那个因为礼数,哪怕溺水都不曾睁眼偷看自己的黎弈鸣,那个尽管吓得要死,还是会提醒她在外当心的黎弈鸣,真的不在了。

  锦夕不想去揣测如今的黎弈鸣为什么会没有杀她,更不会自作多情的认为他还念着两人的旧情,他一定是有什么目的,而这些她不用多想,他自然会来告诉她的。

  “你这么快就醒啦?不愧是仙门中最出色的弟子。”

  听到这句话的同时,锦夕所在的这个地方,忽然间亮如白昼,她的五感虽已恢复,但是这强烈的视觉刺激,还是让她一时间难以睁开双眼。

  “你还记不记得这个地方?”

  对方的问话让锦夕的神经都紧绷了起来,她一点也不想和他“念旧”,一点儿也不,这会让她好不容易筑起来的心理防线坍塌,她已经习惯了在黎弈鸣死去的这十年,和他一起活在回忆中了。

  锦夕的眼睛能够挣得开的时候,她看见了那个背影,似乎比以前结实了,也高大了,头发也不再规矩的束起,而是自然的披散在身后,只轻轻地系了一根绿色的发带,这让锦夕的心犹如被针刺了一下,起初一点点的疼痛却迅速蔓延到了四肢百骸,他故意背向她,是不是就想让她看见这根发带,这根曾经同样系在她头上的发带?

  黎弈鸣转过身的一刹那,锦夕震惊之余才知道自己刚刚又在自作多情了,原来他以背示人,是因为他的脸毁了,虽然带着面具,但是那裸露出的不多的皮肤也在告诉她这张脸一定遭受过毁灭性的打击。

  锦夕的眼睛并没有停留在那张脸上很久,这让黎弈鸣自嘲一笑,任谁都会觉得这狰狞的疤痕恶心吧。

  “锦夕,你还认得它吗?”

  黎弈鸣手指的方向,锦夕看到了一个硕大的头颅,口大张着,里面含着一颗红色的珠子,这就是传说中的火精,这里亮如白昼怕就是因为它了。

  “烛九阴?”

  锦夕没想到自己还会来到这个地方,极北苦寒之地章尾山。

  “我就知道你还记得,毕竟是你我杀了它。”

  黎弈鸣的声音似乎很愉悦,他会不会也想起了在这里曾经发生的事情,生死相依,不离不弃。

  “你带我来这里究竟想要干什么?”

  “我只想取回属于我的东西。”

  可笑,黎弈鸣夺走了属于锦夕的一切,从小把她养大的师父,亲如手足的师兄们,还有她的师门,她的家,到头来却还要向她索要什么“只属于他的东西”?

  “你要的我没有,就算我有,也不会给你。”

  想起师父和师兄们的惨死,还有大火中的西境仙门,那一声声的哀嚎,锦夕一时情急,一口鲜血喷涌而出,

  黎弈鸣的眼睛微眯,狐裘披风下的手不觉紧握成拳,

  “碎骨鞭在哪里?”

  锦夕一怔,黎弈鸣要不说她都快忘记了,碎骨鞭,是她亲手淬炼而成送给他的防身之物。

  十二年前,两人下山历练之时,不慎落入了这烛九阴的洞里,经过三天三夜的对战,不吃不喝不睡,与烛九阴那个神兽对峙,身受重伤的锦夕曾想着无论如何也要把黎弈鸣送出去,可是那个傻子在石门落下之际,又滚了回来,她还曾开口大骂那个拖油瓶,连累她要一边自保,还要顾忌着他。

  黎弈鸣当时只是傻笑着任凭锦夕打骂,还说什么没有锦夕,他一个人就算出了这山洞,也离不开这章尾山,与其这样,不如生死在一起。后来,后来的事锦夕竟然记不清楚了,他们究竟是如何打败了烛九阴?总之两个人活下来了,锦夕还发狠地抽了烛九阴的龙筋,合着它的脊骨最终淬炼成了碎骨鞭。

  锦夕现在想想,当时的黎弈鸣就不对劲儿了,还有她想不起来的那段记忆,

  “烛九阴是你杀的?”

  “呵呵,锦夕,这么多年过去了,你还是老样子,过去的事情真相如何,不重要了。”

  “你是不是……”

  “不是,我入魔不是为了救你,你不用对我有所愧疚。”

  黎弈鸣的声音低沉而又肯定,锦夕又一次自嘲,她心底还妄想着为他开脱,甚至想把一切的源头引向自己。

  “碎骨鞭在哪里?”

  黎弈鸣很执着,锦夕不明白,那件都不能称之为兵器的碎骨鞭有什么值得他非要拿回的。

  “得知你死讯的那一年,我就把它毁了。”

  锦夕的回答让黎弈鸣瞬间移行到了她的面前,满布疤痕的右手在她的脖子上越缩越紧,就在锦夕以为自己会这么死在他手上的时候,他的手却松开了,锦夕因为窒息痛苦的蜷缩在地。

  “我不信,我劝你还是不要想着骗我,我有一百种法子让你生不如死。”

  “咳咳,就算你有一千种法子,我也只有一个答案,碎骨鞭被我毁了。”

  “好,锦夕,我知道你吃软不吃硬,身体上的折磨对你来说没有用,不过你别忘了,小师弟还在我手上呢。”

  “青云还活着?”

  锦夕抑制不住内心的激动,双手用力抬起竟然揪住了黎弈鸣胸前的衣服,猝不及防的某人被她粗鲁的行为,不小心泄了些春光,又是一道道疤痕,让她一时怔住了,她下意识地又使力将那衣服扯开了些,果然还是一样,这时她才不禁想黎弈鸣浑身上下是不是没有一处好地方了?

  黎弈鸣蹙眉,有些发狠地扯掉了锦夕不老实的手,

  “既然你知道我的筹码了,我不妨告诉你,你若是将碎骨鞭交出来,我就把他还给你,若是不交,你就再也见不到你的宝贝徒弟了。”

  如此之近直视着黎弈鸣的双眼,锦夕只看到了冰冷和残忍,她丝毫不会怀疑他会下狠手,

  “黎弈鸣,他是青云啊,你曾经最疼的小师弟啊,他还是个孩子……”

  从未有过的无助绝望,席卷了锦夕的全身,朝着那个走远的背影嘶吼,似乎是她最后可以做的了。

  “锦夕,忘了告诉你,如今的我叫九弈。”

  这是黎弈鸣留给锦夕的最后一句话,也是在向她宣告:黎弈鸣的一切跟他都没有关系了。

  “砰”的一声,紧闭的石门,让锦夕再一次身处无尽的黑暗。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锦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锦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