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如梦似醒
赫赫一笑2020-05-23 21:221,756

  “九弈,没想到你还是个怜香惜玉的人,我一直以为你就是个没有感情的杀人工具呢?”

  石门外靠着一个紫衣少年,俊俏的脸上带着明媚无害的笑容,

  “论杀人,谁比得上魔族九凤?”

  九凤不置可否,他想伸手搭上黎弈鸣的肩膀,奈何两人的身高相差甚多,蹦了两下,他就不再自讨没趣了。

  “如果让宗主知道你为了一个女人如此大费周章,他一定不会放过你的。”

  “哦,你的意思是要去告密?”

  黎弈鸣眼中的威胁不言而喻,九凤当然不会去告密,不是怕打不过他,只是再也不想跟这个疯子正面冲突,怕弄伤了自己这张如花似玉的脸,谁让这家伙知道他爱美,专挑脸打呢。

  “就算我不说,宗主不日就会到章尾山了,你瞒不住的。”

  “这个女人身上有宗主想知道的秘密,他不会让她死的。”

  “嘁,我看就是你舍不得。”

  被黎弈鸣狠狠瞪了一眼,九凤识相地闭了嘴。

  “九凤,你知道宗主对天魔书志在必得,你若是乱来,他不会饶了你的。”

  “行,你的老相好我不会动她的,你呢,以后也不用做戏给我看,人家一个细皮嫩肉的小姑娘,让你折磨的身上那一道道血口,啧啧啧……”

  “哼,九凤你是不是忘了,锦夕可是西境仙门最好的利刃,死在她手中的妖族,魔族,不比你杀的人少,而且她的年纪,对于人族来讲已经不是小姑娘了。”

  黎弈鸣一本正经地迂腐,让九凤嗤之以鼻,

  “怪不得你和人家姑娘在一起那么多年,愣是没有一刻春宵,你活该一辈子天煞孤星。”

  九凤的调侃,黎弈鸣懒得搭理,这么多年,他也习惯了九凤的聒噪。

  黑暗的山洞中,锦夕过得没日没夜,什么也看不见,什么也听不见,她的心仿佛也在一个无底的深渊中一直坠落,她甚至不敢睡觉,因为梦中总会出现师父和三位师兄惨死的脸,但即使大睁着双眼,四周也是一片漆黑,实在撑不住的时候,她只能用手指狠狠地划在自己的胳膊上,那点卑微的肉体疼痛虽然不能抵消心里的,但是起码可以驱赶些许困意。

  或许是知道姜青云还活着,锦夕竟然不知不觉想起了大师兄,若是他还活着,凭他的修为,西境仙门或可有多一成的胜算,奈何天意弄人,大师兄十五年前就不明不白的死了。

  大师兄的死讯传出的时候,整个西境仙门一片愕然,因为当时门中就连师父可能都不是他的对手,可他是真的死了,死在了后山的一堆枯树叶中,尸体被人发现时,已经开始腐烂,只能依稀辨认出是那个曾经仙风道骨的大师兄。

  大师兄的死在门中一直是个谜,师父也禁止弟子私下议论此事,锦夕当时和三师兄还曾偷偷调查过,因为他们不想大师兄死得不明不白,但是师父知道后竟然勃然大怒,还关了他们两人的禁闭。三师兄曾经说过,以大师兄的修为,一定是有人偷袭或是……锦夕知道三师兄没有说出口话是怀疑门中有奸细,只有熟知大师兄的人,才能在他毫无防备的情况下要了他的命。

  后来,人族中突然出现了魔族的踪迹,锦夕和师兄们开始四处奔走,大师兄的事就这样被耽搁了下来,再后来,他唯一的儿子姜青云被送到了锦夕那里,原因是她是几个人中唯一的女子,照顾孩子理所当然。锦夕硬着头皮收下了那个当时只有一岁的孩子,从此之后,只会拿剑的她跟一个不会走路的奶娃娃一起过上了鸡飞狗跳的生活。

  说起来,当时还是黎弈鸣帮了锦夕很多,两人自从山涧那一晚相见之后,似乎有了很多交集,其实是锦夕过多地关注了他,因为师父也说过,黎弈鸣的身体和普通人确实不一样,至于是不是真的继承了神族血脉,需要多观察。

  于是乎,锦夕就主动领了“观察”这个任务,吃饭,读书,睡觉,甚至沐浴,如厕,锦夕都跟在不远处,黎弈鸣又气又急,可是他又拿这个师叔毫无办法,打不过人家就罢了,讲道理就像是秀才遇到兵,锦夕压根儿就不在意什么人族世俗的礼教,三个月之后,黎弈鸣干脆就认命了,而且还摸索出一个和锦夕能够和谐相处的方法,两人可以十分默契地观察与被观察了。

  这样的日子过了五年,关于锦夕和黎弈鸣,仙门中有了很多奇怪的传闻,不过两个当事人一个总是一笑置之,而另一个一言不合就提剑暴揍了几个弟子之后,就再也没有人敢当面对两人指指点点了。

  五年里,黎弈鸣的修为进步甚微,锦夕觉得是他的师父不能因材施教,所以干脆将他抢了过来,亲自教导。后来又有了姜青云,黎弈鸣一边带孩子一边跟着锦夕学打架,照她的话说那就是既然修为不能精进,就只能练身手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锦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锦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