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雨夜1
T唐糖2020-07-08 14:141,782

  当星辰的璀璨尚未与明月争个高下,大片大片的乌云就从天边快速蔓延开来,暴雨如期而至。

  雨很大,很急,刺目的闪电伴随着轰隆隆的雷声一个不停地降临。

  这个夜晚,恶王爷回到东都的第一个夜晚,多少人都没能入睡。

  或许是因为天气,也或许是因为他们预感到的,即将到来的杀戮,闻到了很快就要 弥漫开来的血腥味。

  是的,东都,要变天了。

  嘉王府。

  “回来了。”苏靖民坐在桌后笑道。

  “嗯。”苏屠有些无力地坐在了他的对面,桌上茶盏里的茶水倒映着他有些苍白的面孔。

  看着自家儿子有些萎靡的样子,苏靖民并不惊讶,木婉为人处事的方式他比他还要熟悉的多,那就是人们口中的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十倍奉还。

  苏屠既然有胆子去试探就是一定要吃些苦头的,而且苏屠能毫发无损的回来就已经是木婉手下留情了。

  “苏屠,你对木婉了解多少?你听到的恐怕都是那些街坊传闻吧,还有那些探子打探而来的所谓的‘事实’。”苏靖民喝了一口尚且温热的茶水,“可是那些都是假的,包括你今天见着的木婉,都是假的。”

  “假的?是替身?”苏屠赶忙询问。

  “不,不是指人,是指她展示给你的她,”苏靖民眸中笑意渐消,“你见到的木婉,或许喜怒无常,或许奸淫好色,或许阴狠暴虐,或许淡泊如水,但是这统统都不是她,都是她混淆视听的谎言。”

  “谎言?”

  “嗯。给你打个比方,就像是六面的骰子,在你手里抛出来是一点,我手里是二点,别人手里是五点,每个人抛出来的都可能不同,那你说你就看到一面,你能说明白这骰子点数到底是几?木婉就是如此,她总会在不同的人面前表现出不同的样子,不同的人看到不同的样子,不同的人再在一起讨论木婉到底是什么脾性,弱点喜好如何。这一讨论这些人就乱了套,木婉的目的也就达到了,当你对一个人真正的脾性不了解的时候,你如何能牵制住她?”

  苏靖民看着苏屠继续说:“这种事,你觉得总会漏出破绽?确实,如果你在一个人面前只展现出一种神态,久而久之有些细节的东西自然就会显露,但是木婉不是那样,她根本不会在意上一次她留给你什么印象,她只在意这一次,也就是她对待你的态度都是随性而定的,所以就有人说她喜怒无常,难以捉摸。”

  有时候或许她都已经忘记了真实的自己。苏靖民在心里暗道。

  听到这里苏屠感觉到脊背发凉,如果一个人装都能装得如此自如,这究竟是一种怎么样的存在?!

  今日他见到的木婉的神色可是一点都看不出虚假的样子。

  “那木婉……真实的样子父王知道吗……”

  苏屠的话让苏靖民有些迟疑,木婉的曾经,他多久都没有跟人提起了,那段过去,那段被记载时篡改的过去。

  屋外电闪雷鸣,狂风挟裹着黄豆粒大小的冰雹拍打着窗扉,这个夹杂着寒气的雨夜格外阴冷。

  “苏屠,木婉的过去远比你想的复杂,我不能全说,但是我可以告诉你大致,毕竟有些东西你还是不知道的好。”

  苏靖民思考了一会儿后决定只告诉自家儿子部分内容,那些可以说出去的秘密。

  “木婉当年可是东都最受百姓爱戴的人。那时候我还不是王爷,你也没有出生,甚至你母亲都还没有成为嘉王妃,”苏靖民眯起眼睛开始回忆过往的种种,那个现在被称为恶王爷的女人根本没有被史册记录下来的一面,“我第一次见到她是在皇宫的御花园里,那时候她也是现在这般模样,很年轻看起来不多二十。”

  苏靖民看了看苏屠,又道:“那时候先帝还在,我便以为她也是位妃子,只不过久居深宫所我才未见过。但是后来一想,如果是妃子为什么从未出席宫宴,那么她只能是冷宫的妃子,可如果是为冷宫的妃子,为什么衣衫能那样子华丽。但是我那时候很小,这些也就自然没有想到,所以我就有些趾高气昂地跟她说话,不巧的是,我的这种样子被先帝看到了,先帝什么都没说,只是让苏公公把我带走,而后我被罚了三个月的禁闭。我很冤枉啊,又哭又闹,直到我的母妃告诉我那人的身份。”

  “木婉是先帝请回来的,是先帝用皇族的极其珍贵的东西换回来的东都圣女。”

  听见这话苏屠有些诧异,东都圣女?这事他知道,但是这可和恶王爷这三个字一点关系都没有,这两个人怎么可能是同一个。

  “别惊讶,后面发生的事情还多着呢,”苏靖民笑了笑,木婉一开始确实是东都的守护神,那个被所有人敬仰的圣女,洁净无瑕的神。

  但是后来发生的一切将她生生改变,也是那一切让她被世人以东都恶王爷的样子记住。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生来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生来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