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章:死,也是一种奢侈
梦云迷途2020-05-29 10:194,079

  随着灵凤的斥责,在场所有的人的都一脸目瞪口呆的表情,灵凤朝着王梦云的方向轻轻拱了拱手:“请先生交给我来处理,毕竟这是我龙门的事。”

  全场一片死寂,很多人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刚刚对世人公布了身份为龙门副门主的灵凤,对一个抱着娃的年轻人,如此恭敬,彬彬有礼的样子打碎了所有人对灵凤这个高冷火焰女王的印象。

  “也行吧,就算是给刀开开锋喽”王梦云说完就走到了一个长凳前坐了下去。似乎眼前的一切和他没有任何关系,他只是一个带着娃和家人一起来旅游的看客。

  “呵呵,我堂堂一个天阶顶级的高手,会害怕你一个借助他人之手刚刚进入天阶的垃圾”龙山手上的指虎之上的光芒,从一团烟雾状的光快速凝聚成了锋利的土色半透明尖刺。

  “本以为,你只是被其他武者误导,误入歧途,谁知道你是处心积虑的想要谋害龙门,你知道龙门对于华国的重要吗”灵凤眼睛又写湿润,他怎么也想不到他的师哥居然想谋害师傅和占有龙门,这是国家的命脉,失去了龙门,或许不用几年,国家就没了。

  “呵呵,不用说了,只能说是你太单纯,我成了龙门门主之后,什么荣华富贵得不到,何必像现在一样听从别人,”说着,龙山一拳收到腰间,另一只手横在胸前,摆出了进攻的架势。

  “既然这样,那就没的说了,事到如今,我能做的,就是竟可能的留你一命吧”灵凤同样和龙山一样摆出了攻击的架势,毕竟他们是出自同一个师傅。

  “哈哈哈哈,贱人,不要假惺惺了,你还不是和我一样想法,不顾靠着其他手段得到而已,女人就是优势”

  “话已如此,不必再言,出手吧”灵凤身上的火焰猛的窜出一人多高。

  “贱人,果然到了天阶”龙山心理猛的一惊,之前虽然听说灵凤超越了天阶,但没见过,谁都不会相信,现在看到了对方的气势,也就天阶巅峰,和他也差不了多少。这样的气势虽然震惊,但也不会有过多的疑惑,毕竟他自己成名多年,而对方才进阶没多久。

  “动手吧”灵凤双手被火焰包裹,形成了火焰手套。

  龙山的脚底形成一层土色光芒,天阶速度本就很快,加上这层光芒,龙山的速度瞬间提升了一个档次,灵凤努力准备好的攻势只能刚刚挡住攻击。

  堪堪挡下了一击的灵凤还没准备好,龙山的攻击就已经来到了她的肋骨之间,灵凤一个下腰侧翻躲过了散发着土黄光芒的膝盖,虽然避开了攻击,但是她的衣服已经出现了撕裂。

  “臭婊子,只会躲猫猫吗”龙山攻击没有丝毫的停滞,毫不客气的对灵凤进行攻击。

  “我只是不想打死你”灵凤一边躲避着龙山的攻击,一边思考着该如何反击,毕竟他的经验不如龙山。

  “哈哈哈,就你还想打死我,我就先打死你吧”龙山说着,脚步往前一踏,手上变化着结印,只见大地突然间冒出无数的尖刺,朝着灵凤飞驰而去。

  “没想到,你已经把大地操控的如此熟练,不愧是师傅比较看好的才子”灵凤的手往前一伸,反手紧握拳头,横在胸前,一堵火焰墙壁在她的面前形成,勉强挡住了龙山的攻击,只是尖刺已经距离她很近很近了。

  “哈哈,贱人,你以为这就是我的全部能力了”只见突破了火焰露出一点点的尖刺突然变得很细有如细针,脱离了原本的束缚扎向灵凤。

  “卑鄙”灵凤反跃退去,腿上和手上扎着数十根土针。

  “哈哈哈,小师妹,知道为什么我能比你进步大吗?因为我知道什么是生死之斗,而你这样活在新闻里的人,不配和我相比”

  “既然这样,我也就不留情了”灵凤突然双手合十,手指快速变化这,一连串的结印,让原本就在燃烧的火焰慢慢有了安静的趋势,只是这样的安静显得很危险,因为灵凤一半的火焰凝集成了她手里的一把长枪。

  “什么,凝灵成武,该死的”龙山眉宇间有了浓浓的阴霾。

  “既然这样,就不要怪我了,小!师!妹!”龙山身形一换从腰间抽出一条散发着幽幽绿光的软剑,朝着灵凤跻身而上。

  嘭~~重重的撞击声在两人之间出现,龙山的软件不像看着那样柔软,和灵凤火焰的长枪撞在一起,丝毫不显拙劣。

  “嚓!”龙山翻手将软剑插入地面,随之转身横劈而出,一条有着明显特征有泥土组合而成的蛇形物质飞向灵凤。

  咔嚓~灵凤脚一扫长枪后端,前端犹如破堤之水,凶猛的迎头而上,将蛇形从中间挑成了两段,只是蛇头部分依旧顺着长枪逆流而上,直逼灵凤虎口。

  嘭~~,灵凤长枪往前一抖,蛇头被抖动的力量往后推了短距离,随着长枪的抖动枪体之上有了不少的火焰尖刺,把爬过来的蛇头扎了个透心。

  “去死吧”龙山的刚刚飞出的蛇形刚碰到灵凤的长枪,他的第二发攻击就随之而来,地面层层叠叠的尖刺让灵凤的身形收到了不少限制,甚至有时候还需要分心才能勘槛躲开攻击。

  “烈焰焚原”灵凤翻身后跃,身体即将触碰地面的时候,手掌已经拍在了大地上,一层金黄色的火焰从她的手掌扩散而开,从她手掌为中心的扩散,从一朵拇指大小的金色花苞快速的绽放成一个直径接近十米的火焰莲花。莲花所触摸到的整个地面被高温灼烧的已经出现了一层液体状的残留物。

  龙山刚刚往前的步伐就被火焰莲花逼迫的不得不后退,地面上的全部尖刺都被火焰烘烤的变成了残渣。

  “我看你哪里跑”

  突然灵凤脚下一滞,发现自己的右脚被地面突然出现的双手紧紧抓住,无法动弹,正当她举起长枪准备砸开的时候,不远处的龙山发动了攻击。

  “爆”龙山手上一个手印快速完成,只见紧紧握住灵凤的双手突然变得乌黑,一团巨大的能量从内向外的扩散,巨大的爆发力让灵凤的脚瞬间变得血肉模糊,几乎看得见里面已经快要被摧毁了的骨头。

  灵凤紧紧咬着牙,巨大冲击力带来的飞石已经让她的脸有了不少的血迹,脚下的伤势让她的行动变得异常艰难。

  “既然你跑不掉了,那就去死”龙山软剑宛若灵蛇扭动着直奔灵凤喉咙,软剑之上的绿光凝聚成了真实的蛇形。

  “叮!”

  龙山的软剑停在了灵凤喉咙前方三寸处,灵凤一只手紧紧握住软剑,巨大的力量让她的手渗出的血液就像猛虎盯着猎物时留出的口水,滴答滴答的砸在地上。

  “哈哈哈哈,傻逼,这剑有毒,你还拿手握着”龙山反手一扭,就把软剑冲从灵凤手里抽出。

  “嘭~嘭~”刚刚脱离挣开了灵凤手掌的软剑还没有回到龙山的身前之时,只见灵凤双掌重叠,朝着龙山的胸口用力推出。借助着反弹的力量顺势自己也退出了龙山的攻击范围。

  “噗~”

  龙山一口鲜血从喉咙直逼嘴唇,一口血箭直射而出,龙山愤怒的看着已经逃到远处的灵凤:“贱人,我要你死,我要把你切片生吞”

  灵凤刚刚被软剑割伤的手藏在身后颤抖着,灵凤却在嘴里默念着什么。

  “血引焚天”灵凤大吼一声,受伤的手掌猛的握住,灵凤的手掌开始燃烧起白色火焰,白色的火焰快速的消散在灵凤手上,远处的龙山胸口的血色掌印突然窜出一团白色火焰。

  “啊,贱人,你做了什么”龙山感觉到胸口一阵火热,快速的拍打着胸口,试图阻止火焰的蔓延,只是,拍打着的时候,不管哪里碰到血,沾了血迹,哪里就开始出现白色火焰。

  “龙山,脱掉衣服”一直看着两人打斗的俊美男子突然开口提醒龙山。

  “嗯?~嗬~”龙山一开始还没反应过来,之后浑身猛的一用力,就把全身的衣物震个粉碎,飞散的到处都是,带着血液的碎片落到哪里,都会引燃一大片。

  “臭婊子,既然你存心找死,就怪不得我不顾师门情谊了,本还想留你暖个床,现在,你去阴间报道吧。”龙山双指夹住软剑底部往上推移,墨绿色软剑之上有如镀了一层黑色的金属,摇摇晃晃的软件也变得挺直。

  “去死”

  龙山提着长剑刺向灵凤,两人只见数十米的距离被瞬间忽略,刚刚起手的攻击,就到了灵凤胸前。

  “既然秘法烧不死,那就…”灵凤刚刚往手上的长枪开始凝聚能量,就被身后的疼痛打断,低头看去,一把短剑从后背刺到了胸口。

  “打个架,叽叽歪歪半天都弄不死对方,我来帮你吧”

  灵凤努力回头看到一个俊美的男子,松开了插入她胸膛的短剑,十分不在意的表情让灵凤有些错愕。她一直以为是两个人的战斗,谁知道并不是。

  “哈哈哈哈。多谢兄台一臂之力,不让我还 真拿她有点头疼”龙山看着倒在地上流着鲜血的灵凤,十分感谢的拍了拍俊美男子的肩膀。

  “还不是你窝囊,半天杀不死个人,不然也用不到我”男子不屑白了龙山一眼。

  “境界和战斗经验相比,果然经验重要一点”王梦云站起来朝着远处的三人走来,目光停留在了灵凤的身上。

  “嗯?我以为你早就逃跑了,既然你还在,那就以前去死吧”龙山长剑一转,朝着王梦云飞奔而来。

  “幼稚”一声少的嫌弃想起,飞速奔跑中的龙山就像被卡车撞到一样,倒飞出去,刚好砸中了俊美的男子,两人一起重重的撞在远处的大树上,震的书上落叶萧萧。

  “赶快走开”一声抱怨在龙山身后响起。

  “哎,打不过就偷袭,也是够了”把双手抱在胸前的小九十分鄙视的看着瘫坐在地上的两人。

  “先生答应了整治龙门,那就先从你们开始吧”小九朝着两人一挥手,远处的两人突然飞到小九身前,漂浮在空中的两人,眼中除了惊恐还有疑惑。

  “龙山,残害同门,图谋不轨,出卖国家,可知罪”王梦云看着眼前的龙山,冷冷的询问。

  “哈哈,成王败寇,我何罪?倒是你,不就是靠着秘宝”龙山虽然恐惧当也不服软。

  “既然这样,小九,带他去好好反省吧”说着从他额头捏出一团青色物体,仔细一看,一个有着龙山面孔的光团。

  “你不属于我华国之人,来我华国作乱,危害华国,赐你炼魂百年,可服”王梦云眼神冰冷的看着俊美男子。

  “哈哈哈,炼魂,你知道灵魂是什么东西吗?吓唬我……”

  俊美男子的话还没说完,就看到自己身后有了一个和自己一模一样的人,他低头发现,自己似乎只是一个气体的形状。

  “啊,~你是谁,放开我,教主不会放过你的”

  王梦云不管对方的吼叫,随手把这团气体随手扔给了小九。

  翌日迷途城堡门口多了两个装饰物,一个是一盏青灯,青灯的里面一团燃烧着的气体,随时发悲惨的嘶吼和咒骂,灯光刚好能够照亮山门的台阶,以免走路绊倒,另外一个是青色的光团,有着龙山的面孔,被一个婴儿当作玩具,一会啃,一会拍,一会扔这玩,同样的是也在发出咒骂和惨叫。

  路过此地的人看到,不由得心理一惊,有时候,死,也是一种奢侈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迷途城堡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迷途城堡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