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不测
田思思2020-06-09 17:072,753

  一个星期后,谢美芯并没有回来养和堂复诊。

  潘庆瑜匆匆赶来找宝华,“你现在能外出看诊吗?美芯家出了点事,需要你过去帮忙看看病。她现在不方便出来。”

  “好,我们走吧。”宝华立马拿上随身药箱,跟庆瑜上车。

  车行驶至西关的一栋欧式旧宅外头,庆瑜让司机等着,自己带着宝华去敲门。没想到门竟是没锁,轻轻一推便进去了,也没人在守门,二人忙走进屋内。

  偌大的宅子内,发现满地狼藉,花瓶碎在地上,花儿散落,地上一滩水也没人整理,里面还传来婴儿哇哇大哭的声音,还夹杂着声声低泣,循着哭声进内,庆瑜便看到美芯的随嫁丫头小梅,她正抱着一个1岁多的小女孩来回走动的哄睡,然后不时抽出只手抹掉脸上的眼泪。

  “三丫头还没睡着吗?”庆瑜问道。

  宝华上前,见到小宝宝瘦瘦的小脸儿红红的,便伸手探向其额头,其额头温度高得惊人。

  “她发烧了。”宝华道。

  “难怪三小姐一直哭闹不肯睡觉,鼻子也流了些清鼻涕,应该是早上没及时添衣冷到了。”小梅才惊觉。

  “先给她用温水擦擦身子降温,同时也多喝点水。”宝华向小梅叮嘱。

  经检查后,三丫头只是普通着凉感冒,宝华从药箱拿出三小包猴枣散。

  “如果明天她还是不退烧,就用这个一小包送温水服下,每天一次,如果退烧就不必服了,毕竟是药三分毒。”

  “好的,好的。”小梅见到宝华开药,应声接过药来。

  看完三丫头,庆瑜又带着宝华上了二楼的主人间。

  房间很大,进到里面,只见一个身处丝绸睡衣的女人瘫坐在床上不吭声,只听到古董钟滴滴答答的走音,一滴滴的,让人产生丝丝寒意。

  “美芯……”庆瑜低声叫唤,床上的女人缓缓转过脸来。

  只见眼前的女人,头发凌乱不堪,双手青一块紫一块,左边脸上也红肿着,额头还流淌着血,跟此前见到精致的谢美芯判若两人。

  “谁打的你?梁鸿林吗?”看到美芯,庆瑜的声音已是充满压制不住的怒意。她接到美芯的电话时,她只是轻描淡写地说自己不便出门,并没说得太详细。

  “他几天没回家,今天回来就问我拿钱,我哪还有钱啊,然后他把母亲留给我的镯子硬是抢走了。”美芯颤抖着道。

  宝华立刻上次查看美芯的伤势,额头的伤口也不算十分深,她给美芯额头消毒包扎,发现美芯的手上除了瘀伤,还有几道鲜红的手指抓痕,不觉蹙眉。

  “真不是个东西,居然连妻子都打!”庆瑜忿忿。

  “他说我是个扫把星,进门就连生几个女儿,还把他爹给克死了,现在他逢赌钱必输也全怪我。今天把我往死里打,要不是小梅拦住,我都不知成什么样了。”美芯抹泪,“可这些我对外都说不得啊,说出去是让谢家丢脸面的事。”

  此时,一直没作声的宝华道,“你收拾下东西,带着孩子回家吧。这样下去,不是丢脸的问题了,连命都快没了。”

  谢美芯闻言愣了愣。

  潘庆瑜似巴不得有人帮她说出这句话,忙附和道:“对,回家吧。”

  “回去的话,家里人不知道会怎么想我的。”

  “美芯,你和孩子的周全才是你家人最看重的,不要想太多了。”宝华道。

  谢美芯想了一会,“好,我回家。”随即就打包行李。

  潘庆瑜叫家里多派了一台车过来,把美芯和孩子们都送回了谢家。

  打点安排好谢美芯回家后,庆瑜对宝华道,“这个梁鸿林,是时候的给他点教训了。”

  “你想做什么?”宝华按住庆瑜,“别冲动啊。”

  “美芯以前是多光彩照人的一个女孩子啊,被这个孙子弄成这般模样,我反正不会让他那么疼快自在。”庆瑜冷声道。

  庆瑜回到潘宅,找来管家李叔,把心中计划的事情安排了下去。

  百乐门外,月色潇潇,夜雨淅沥,地上湿湿嗒嗒,静谧中只听到稀疏的脚步声音,仿佛就是一个平常普通的夜晚。

  梁鸿林喝得醉醺醺的,从百乐门走出来,伞都没撑。他白天赌钱,晚上就来百乐门找舞小姐喝酒,当他行至一个转弯角落时,突然有一只脚出现,绊倒了梁鸿林。平时见到追债的龙春帮就非常胆怯的梁鸿林,这回却非常勇武,他晃悠悠地爬起来,两手叉在腰间,“你们是身痒了吗!知不知道我是谁?!”

  半晌,没有回应。接着,拳脚如狂风骤雨般的打在梁鸿林身上,然后他的头发立刻又被人抓住,拉到墙上去撞。随即他的右腿被人一脚扫过去,整条腿被废掉了。

  不一会,梁鸿林被打得满脸是血,在地上抽搐着。打他的人,低沉地留下了一句话:“以后谢美芯与你互不相干,不要再想着打她和孩子的注意。不然潘四小姐不会放过你。”

  梁鸿林听到,手中的拳头不由得攥得紧紧的,抬起眼想看清楚来人,雨水却混着血水,模糊着他的双眼,什么都没看得清。

  教会孤儿院。

  这家慈爱孤儿院是英国牧师约翰所开的,现在有30多个小孩子。潘树芬之前会定期过去跟小朋友们玩,带过一次宝华过去后,他们现在都会定期来这里跟孩子们送礼物和做体检。这一天下午,潘庆瑜也跟着过来了。

  孩子们在前院里接过派的礼物都很开心,大家围在一起玩耍,欢声笑语。

  过了两个小时,树芬跟宝华和庆瑜道:“我今天还有个手术,要不先送你们回家?”

  宝华此时正和孤儿院的一个瘦瘦小小的男孩儿在说话,她摇摇头道,“我还想跟孩子们多待一会。你先走吧。”

  庆瑜在隔壁也是跟孩子们玩得高兴,也附和道:“到时候我们叫司机来接就好。”

  树芬只得作罢先走。

  傍晚,孤儿院的小朋友们准备要吃晚饭,约翰牧师留宝华和庆瑜下来吃饭,她们也不想增加孤儿院的支出负担,便一起告辞了。

  “宝华,我们一起去新开的太平馆吃晚饭好不好,听说味道顶好的。”庆瑜挽住宝华的手提议。

  “我想回家看看我爹,要不下次?”宝华推脱。

  “好吧,请你吃饭也真难。现在美芯还在家里养伤,都没人陪我。”庆瑜寂寥道。

  “谢小姐现在怎么样了?”

  “回到家,她父母看到一身伤,可心疼了,说再也不许她回去梁家了。”

  “那我就放心了。”

  庆瑜决定一道送宝华先回家,宝华也没推辞。

  “我狠狠地教训了梁鸿林一顿。踢断了他的一条腿。”庆瑜在车上低声道。

  “不是叫你不要乱来吗?。”宝华叹气。

  “美芯那性子,搞不好被梁鸿林缠一辈子。给点颜色他瞧瞧,以后就不敢缠着美芯了。”

  夜幕渐渐降临,汽车缓缓驶入幽静恩宁路,突然司机老张来了个急刹车,貌似有个人撞上了潘家的汽车。

  庆瑜和宝华被急刹吓到,老张连忙说:“小姐,你们先留在车上,我下去看看情况。”

  庆瑜点头。老张立即下车,但他还没来得及看清车前的人脸,便被人一棍子打晕在地。

  紧接着有二人迅速打开各自打开左右车门,庆瑜和宝华立马被用添了迷药的手帕捂住口鼻,连呼叫的机会都没有,就被放倒在座位上。

  “老大,哪一个才是潘四小姐啊?”看着两个瘫在车子上的人儿,其中一个男人疑惑问道。

  “管她呢,两个都一起架走!反正拿赎金的时候也能多个筹码。”一把粗哑的声音回应。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岂容华发待流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岂容华发待流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