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东方远的宴 杨清秋的宴
山客2020-08-03 11:423,418

  塞外多风沙,同样多牛羊,而且价格低廉。杨清秋只用了一块金子就从天狼国的牧野部落中买了许多牛羊,绝对够将士们好好大吃一顿,就当是送别宴。

  榆林大树被放到了不下千颗,从远处望去光秃秃一片,直把榆林城的守军气的半死却又无可奈何。谁让他们是战败方呢?还是递了降书的战败方。就因为此事,国内很多部落都对扎翰颇有微词。

  军营之中,将士们砍柴的砍柴,杀牛宰羊的杀牛宰羊,宰完剁肉的剁肉,煮肉的煮肉,还有整个把羊架在火上烧烤的。

  杨清秋和四位将军也不例外,完全融入进去,分不清将军士兵。杨清秋旋转着烤羊不让烤焦了,油脂滴入火中呲呲作响,香味四散,抬脚踢了明明火很大了还在添柴的余龙一脚,骂道:“给我滚,你要是闲着没事就去帮祖庭劈柴去。”说着指了指远处赤裸着上身挥斧砍柴的祖庭。

  “砍柴有什么意思?我才不去呢。”余龙头摇的拨浪鼓一样,连连拒绝。

  杨清秋转头看到正在宰牛的楚元,只见他手中钢刀一抹而过,牛头就倒飞出去,很明显用的是“人头飞”这一招,指了指道:“那你去帮着楚元宰牛去。”

  “我才不去呢,我怕他把我当牛给宰了。”余龙更是摇头不止,目光游移。

  杨清秋把手中的烤羊再度翻了一遍,烤着另一边,看到余龙这副模样就知道他小子肯定又嘴贱把楚元给惹了,估计楚元是把牛当成余龙了,笑骂道:“你小子一天有事没事?怎么又把楚元得罪了?”

  说起这个,余龙就嘿嘿直笑,看了一眼专心宰牛的楚元后压低声音道:“嘿嘿,你不知道,这家伙是个处。”

  “你怎么知道的?”杨清秋好奇地问道。

  “昨天晚上我把他灌大了,往他帐里扔了个白羊部落女子……”看到杨清秋眼色不善,连忙解释道:“给钱了,给钱了,姑娘是自愿的。”

  杨清秋并不反对这种行为,毕竟老让将士们憋着也不是事啊,但是他有一条不可逾越的准则,那就是你可以嫖,但绝对不许强上,谁违反谁死。

  余龙接着道:“这家伙酒气上头一把扯碎了姑娘的衣服,低头就啃了起来,啃了半天,可就是不知道进洞。起先我以为是他不想,后来知道他居然是不知道,笑死我了。最后还是姑娘红着脸扶着巨龙入了洞,不过这家伙是真能干,我粗略数了下得有个十来次吧,而且次次有半个钟头,现在那姑娘还瘫软在帐里下不了床呢。等他气消了,我得好好取取经。”

  杨清秋鄙夷地看了他一眼,骂道:“你小子扒墙根听这事也不怕憋坏了。”

  “那怎么可能呢?我余龙向来是与兄弟共富贵同舒服的,只不过时间没有楚元长。”余龙贱兮兮地说道,不过一提这事他就有些恼火。

  “那他不该谢谢你吗?怎么可能还要宰了你呢?”杨清秋不解地问道。

  余龙干笑了两声,杨清秋就知道了,肯定是这厮把不住嘴给说出去了,难怪楚元要宰了他呢。

  杨清秋问道:“那姑娘家世清白吗?”

  余龙嗅了一口香气答道:“清白,是个弃女,没有家人。”

  “那就好。”杨清秋心中有了计较。

  “你说这家伙看着也不壮,怎么能那么能干呢?你说他是不是吃药了还是…………”余龙越说越起劲,压根没注意到杨清秋给他使得眼色。突然,他的声音戛然而止。

  余龙咽了咽吐沫,他能清晰地感觉到血珠滑落到了衣领里冰冰凉凉的,艰难地转过头挤出来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求饶道:“楚元,楚哥,楚大爷,刀剑无眼,你先把刀收一下。”说着两根手指夹住钢刀一点点地从他的脖子处移开,撒丫子就跑。

  楚元也不追,收起钢刀坐在了余龙刚才的位置上,眼睛盯着杨清秋手中焦黄炙热的烤羊一眨不眨。

  杨清秋忽然凑近楚元不怀好意地问道:“楚元,你真的能一夜十来次?次次不下半个钟头?”

  楚元罕见的红了脸。

  杨清秋瞪大了眼睛,然后不好意思地再次问道:“你有什么诀窍吗?”

  楚元的脸更红了,咕咕哝哝了半天就说了句:“我也不知道,天生就这样。”

  杨清秋也算不上失望吧,毕竟他也不差,虽说不能一夜十来次吧,但一夜七次还是有的,只是这东西,多多益善嘛。

  “将军,可以开宴了。”远处负责后勤的军需官大声喊道。

  果然,肉香四溢,十万大军就如同十万饿狼一样盯着大锅、烤架,眼里冒着绿光。

  杨清秋举起烤好的全羊,笑着道:“好,开宴。”

  ————————

  “开宴”

  东方远安排所有的宾客坐好,自己也坐在主位上,下令开宴。

  十人一桌,总共坐了八桌,三百多名年纪不大但姿色尚可的丫鬟一人端着一道菜,整齐有序地把菜放在桌上后又整齐有序地退了下去。不多时,又有八名年纪稍长,眉眼长开,胸前丰硕半露的美貌侍女手端着酒壶挨个给各位大人的酒盅里倒满了酒,然后侍立在一旁。

  众多官员早就饿的前胸贴后背了,但是顾忌面子,只是浅尝辄止。旁边有美女侍候,倒是酒喝了不少,至于是不是有借着侍女倒酒时用胳膊蹭“馒头”的想法就不得而知了,想来就算是蹭了,侍女也只是会红着脸顺势把沉甸甸的“二两肉”往这人胳膊上一压,然后再抛个媚眼。

  东方远这一桌倒是没有出现这种“好事”,一来是跟东方远坐一桌不太敢,二来是能跟东方远坐一桌的不是尚书也是跟尚书同级别的大佬,这点定力还是有的。这倒把侍候这桌的侍女给冷落了,眼角时不时地瞥向另外七桌,看着七个浪蹄子发浪,而自己只能强忍着。

  吏部尚书赵光明一向是东方党的一号人物,只见他率先站起身来端着酒杯道:“国相大人,赵光明敬您一杯,我先干为敬,您随意。”说着一饮而尽,酒杯朝下一滴不剩。

  “老夫虽然不能喝,但也舍命陪君子了。”东方远没有起身举杯一饮而尽,同样一滴不剩,九人纷纷鼓掌称赞海量。

  赵光明落座,户部尚书李珏又起身给东方远敬酒,东方远同样一饮而尽,接着又是礼部尚书苏木,一圈下来,东方远有点不胜酒力,道:“诸位,老夫有点不胜酒力就不陪你们了,你们吃好喝好。”起身走到侍女旁边的时候又特意安顿了一下女婢小欢道:“小欢,照顾好各位大人。”

  “是”

  小欢面上从容,其实心里早就蠢蠢欲动了,要是她能勾搭上九人中的一个,她就能摆脱奴籍,不说当个明正言顺的小妾,就是当个见不得光的情人也是好的啊。

  东方远一走,众人就更加放的开了,干脆也不遮掩了,嘴里说着荤话,手里上下不停摸索,全然没有刚才的一身正气了。

  工部尚书唐文正是个不折不扣的性瘾君子,眼珠一转招手小欢过来倒酒。小欢嘴角一笑就跟婊子遇到了寻欢客一样,腰肢摇曳着走过来弓起腰,不知有意无意地蹭着唐文正,唐文正扫了四周一眼迅速在小欢肥大的翘臀上抓了一把,那手感绝了。

  小欢娇躯一颤,媚眼扫了一眼正在嗅着右手的唐文正一眼,脸色微红,心中对拿下此人的几率又高了几分。

  东方远走到后院,重新坐定英雄觳,哪里有一点醉酒的样子,吩咐管家一声:“把我的鱼竿拿来。”

  ————————

  余龙四人围着篝火坐在一起,每个人双手都拿着烤羊肉,嘴里还塞着满满一嘴,就这还作势要咬手上的肉。

  杨清秋巡视一圈回来,看到四人的饿死鬼模样,一人给了一脚,骂道:“能不能他妈的注意点面子,瞧瞧一个个那样,就好像八百年没吃过肉一样。”

  四人好不容易才把嘴里的肉咽下去,憨憨一笑就要说话,却被杨清秋的动作给硬生生地给止住了。就见杨清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把靠近他的余龙和陈武手中的两条羊腿抢了过来,满满咬了一大口,含混不清地道:“给老子留点。”

  四人同时竖起中指,骂道:“靠!”

  随后余龙和陈武觉得吃了亏,两人把杨清秋压在地上就要去抢回被杨清秋紧紧护住的羊腿,一旁看戏的楚元和祖庭只顾看戏却没有看到杨清秋给余龙两人使得眼色,猝不及防下自己的羊腿就被两人抢走了。

  两人一楞,看着跑远的余龙两人知道自己的羊腿要不回来了,只好把目光放在杨清秋身上,不等杨清秋逃走,两人一个虎扑压在杨清秋身上直接上嘴咬住羊腿撕下一大块肉来满足地嚼着,远处的余龙两人也跑回来压在三人的身上,于是乎就出现了五位将军压在一起抢着吃羊腿的滑稽一幕。

  杨清秋一口咬下也不知道是谁的羊腿肉嚼了嚼,对着楚元问道:“楚元,那个白羊部落的女子你打算怎么办啊?”

  楚元挠了挠头,憨憨地咧嘴一笑道:“我不知道啊。”

  唯恐天下不乱的余龙坏笑一声道:“楚元,人家好歹也是你的启蒙老师啊,要不是人家恐怕你到现在还不知道巨龙怎么进洞呢?”

  “哈哈哈哈……”余龙的话逗得众人大笑不止,却把楚元气得拔刀就要再架到余龙的脖子上,吓得余龙连忙认错。

  “你也二十大几了,是时候该娶个媳妇了,你看那个白羊女子怎么样?”杨清秋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其余三人也收了玩笑心思替楚元考虑着,半晌后,三人都觉得合适。

  楚元咧嘴一笑道:“好啊。”

  余龙再次起哄道:“什么好啊?是人好啊还是活好啊?”

  出乎意料的楚元没有追击已经起身要跑的余龙,而是点了点头道:“都好。”

  杨清秋瞪了一眼余龙,接着把这个任务交给了他,道:“余龙,这事是由你起的头,就交给你去结尾。还有,要是这事成了,那女子就是你嫂子,以后不许再拿这事开玩笑。”

  “好”

  余龙痛快地答应一声。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将军良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将军良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