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婆(五)
阴阎王2020-06-05 17:192,612

  高家下人拿出弓箭交与杞和,杞梁。

  杞将军端着酒杯站在了他的两个儿子中间,说:“承蒙高大夫厚爱,意与我杞家结亲。故今日无论你们是谁赢,都不得怨言,懂吗?”说完,杞将军一口喝完杯中的酒,又斜眼看了杞和一眼。

  杞和,杞梁拱手作揖回:“知道了,父亲。”

  二人话说完便摆开弓姿势。

  杞将军指着前方说:“你们二人便以前面那棵柳树为把,谁能射穿柳叶,则谁赢。”

  二人往杞将军手指的方向看去,那棵柳树生的粗壮高大,枝繁叶茂,但距离二人所站之处也有百米远,射中粗干很简单,但是要射穿柳叶的确有些难度。

  阿无站在高栀身后,小声说:“阿栀,你希望谁射中?”

  高栀没看杞家的两个少年,却望向柳树,眼神无奈又悲凉,轻语道:“我希望?若真可以我希望的话,那我倒希望我成柳叶,实实在在的被射穿,而不是像现在这样,成了赌注。”

  阿无轻轻叹了口气,心疼地说:“阿栀,不要悲观。也许,出嫁并非坏事。”

  阿无的话刚说完,就看杞和与杞梁已经射出手中的箭,只见那两只箭飞快地出去,阿无甚至可以感受到箭在空气中穿过,带起的风,她屏住呼吸,眼睛直勾勾地盯着箭射出去的方向。

  高栀仍面无表情,盯着柳树出神,她想:空中那摇曳的柳叶都比我活得好吧。

  杞和,杞梁屏气凝神,各自注释着射出的箭。他们旁边的杞将军手捏着空酒杯,神色凝重。

  叔夷和叔启却表情很轻松,饶有兴致地看这场好戏。

  高复捋了捋胡须,眼睛瞥向杞和,杞梁,心想:要是高家能与杞家嫡子结亲,那在朝中地位便可更稳些,但若是那不被待见的杞梁……

  “报——”高家下人气喘吁吁地跑到前院,手中还握着两只被射出的箭,只是其中一只箭头有射穿的柳叶,而另一只则没有。

  杞将军先向前迈了多步,取得两只箭,他拿在手中,不觉一惊。

  高复,叔夷也围过来看,叔夷见杞将军左手拿的那只箭杆处标着梁字,而恰是这只箭的箭头穿着一柳叶,叔夷感叹:“哈哈,虎父无犬子,杞将军的次子年纪轻轻便有这好本事,这百米穿柳叶,真是让人惊叹,堪比楚国那神箭手养由基。”

  高复也看出是杞梁胜出,他撇了一下嘴,轻舒了一口气。

  杞将军严厉地盯着杞和,但又很快目光缓和,说:“胜负已分!”然后转过身看着高复,说:“看来高大夫的爱女与小儿杞梁颇有姻缘。”

  “杞将军的公子相貌堂堂,箭术奇高,得婿如此,是高某的荣幸。”高复拱手作揖说。

  “叔某先恭喜杞将军之子与高大夫爱女喜结良缘了。”叔夷在一旁笑着又说,“杞将军大公子也不必难过,想你早在17岁便随杞将军为齐征战,早已是少年英雄,对你倾心的女子也自是不少,只是缘分不在此而已。”

  杞和听后,作揖说:“谢叔夷将军赞赏,杞和不敢当少年英雄,但也为男子汉,我箭术却不及弟弟,输了也自然。”

  “那之后就应该更加勤练!”杞将军正色说道。

  “是哥哥谦虚了。”杞梁一听,便拱手说。

  “好啦。”杞将军打断杞梁看向高复说:“高大夫,不如今日便把小儿与您爱女的婚期定了吧。”

  “那自甚好,叔某便当这好姻缘的见证了。”叔夷笑了笑说。

  “好啊,高某也正有此意。不如就定在明年春天,春暖花开,万物重启,自是良辰。”高复摸了摸胡须说。

  “好,明年春天杞某带小儿前来下聘。”杞将军叉着腰说。

  “好,说定了。来,杞将军,叔夷将军继续喝酒。来人,接着奏乐!”高复摊手再邀杞将军,叔夷入座。

  再回到座位的高栀面无表情,她一想到这场她为主的婚姻却无人问过她自己的想法,不禁笑了一下。而这抹笑落在了杞梁眼中,他认为高栀是内心欢喜的,遂难掩心中喜悦,一口气便饮了杯中的酒。

  杞和偷瞄高栀的绝色,攥紧酒杯,牙齿咬得咯吱作响,又轻瞥了一眼身旁不远的杞梁,暗自下决心,今日射箭输的耻辱,他日定要杞梁加倍偿还!

  阿无看到这个结果,喜上眉梢,她目光锋利望着正与高复饮酒的叔夷,又攥了攥拳头。

  这场宴会,高栀从头至尾都心不在焉,所以在随高复送完诸位宾客后,便向高复,曹茵行礼告退。

  回到僻静小屋,阿无关紧房门。

  高栀背对着阿无,叹了口气:“阿无,距离明年三月还有半年,”她轻哼了一声,“眼看就要从这个困着我的牢笼出去了,但我却怎么都高兴不起来。”

  阿无转过身,把手轻轻地搭在了高栀肩上说:“阿栀,杞家那位少年生的英俊,箭术又高明,而且在方才,我便看到他一直痴痴地望着你,想必对你一见倾心。那么,他对你自会好的。”

  高栀笑了一下,转过身,望着阿无,左手抚上阿无的右脸颊,轻声说:“傻瓜阿无,他也不过是图一时新鲜,看中我这副皮囊而已。”

  阿无伸出右手轻轻刮了一下高栀的鼻尖儿说:“你个十四岁的小姑娘,偏要这番伤感,你若多笑笑,肯定更加美丽。”

  高栀又叹了口气,轻咬朱唇:“阿无,你,你难道不知明年三月你也会随我一起嫁到杞家?怎能笑得出来?”

  阿无拉着高栀的手,二人坐到了床边,阿无说:“我当然知道,我会作为陪嫁,没有任何聘书聘礼,只是出这副身子而已,甚至不会成为杞梁的媵妻,仅仅是个连名都不会有的妾而已。”

  “那,那你还高兴?”高栀急了。

  “从我的父亲死在齐人刀下时,高兴二字便与我无缘了。”阿无眼神悲凉。

  “那……”高栀不解。

  “阿栀,我说过要复仇。但若一直在高家做个奴婢,又怎有机会?但我随你嫁到杞家便不一样了,我虽然为妾,也是与叔夷同名望的杞家的妾,我也多了与叔夷接触的机会,兴许,我能在杞家与他往来时,多机会动手。而且在刚才,叔夷的儿子叔启一直在看我,这,也是个机会。”阿无冷笑道。

  “阿无,但,但你就得与你并不喜欢的人一起,你也愿意?”高栀小脸一红。

  阿无见高栀脸红的样子很可爱,便忍不住逗她:“一起?你说的是怎么个一起法?”

  “阿无讨厌,羞怯之事,我不说。”高栀一扭头。

  “阿栀,我们莱国人生来就豪爽,所以男女之事看得也很平常,并不觉羞怯。”阿无认真地说。

  “可我觉得不好,”高栀抬头看了看窗户缝隙间的风景,“我想与一个我喜欢,也喜欢的我的人一起,那才好。”

  阿无摇了摇头:“阿栀,生于乱世,这想法自是不可能了。”

  “是啊,不可能,”高栀眉眼暗淡,“但,我仍抱有愿想。”

  阿无揽着高栀的肩膀:“阿栀,若我莱国未亡,而你降生莱国,仅为寻常百姓,那也许真的可以得偿所愿。但,这也只是个如果。”

  透过窗户间的缝隙,高栀见了一小鸟飞过,笑了一下,心想:也许,不是如果。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阴阎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阴阎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