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婆(十二)
阴阎王2020-06-19 17:261,411

  深夜,高栀睡得正熟,突然被拍窗声惊醒,她揉了揉眼睛,望向床边,竟然看到有一人影,她有些害怕,但好奇心又迫使着她走下床来到窗边。

  隔着窗子,一个好听的声音传进她耳边:“孟姜莫怕,是我,杞梁。”

  高栀将窗户开了个缝问:“杞公子,这么晚,你是有什么急事来找家父吗?”

  杞梁轻声说:“不是的,我,我翻墙进来的,来找你。”

  高栀一听,脸便涨红,只是黑漆漆的,杞梁并不知道。

  杞梁见高栀没出声,便接着说:“孟姜,我只是,白天走得突然,还未与你告别,然后明日又要去打仗,不知何时能见,便想着好好跟你道别。”

  高栀心里一暖:“杞公子,我煮的茶你还没喝过呢。”

  杞梁叹了口气:“我真的很想品尝一下。”

  高栀笑了一下说:“那你回来,我再煮新茶给你。”

  杞梁一听,有些兴奋,便去推窗,可是高栀拦下了说:“杞公子,夜深了,你该回了,让人撞见了,不好。”

  杞梁停手,抓了抓头发:“是我唐突了,孟姜,那,我走了,你休息吧,希望我可以早些回来喝你煮的茶。”

  高栀听出杞梁言语间的落寞,便匆忙地喊住了他:“你等一下。”

  杞梁伏在窗户边,弓着腰,不一会,看见一只攥着玉的小手伸出来。

  “杞公子,这块玉璇玑是你父亲,嗯,下的聘礼。我现在将它借你,希望你平安归来时,再将它送还给我。”高栀在里面已经羞红了脸,甚至她还觉得此时她的手也一定有些红烫。

  杞梁自然听出了言外之意,一脸的笑容,小心地接过玉璇玑:“孟姜。”

  高栀打断他:“你,你可以叫我阿栀。”

  杞梁心头一软:“阿栀,阿栀,我定会平安归来,等我。”

  “嗯,我会等你。”高栀害羞地回。

  不远处黑暗角落中,阿无对身旁的云说:“他们这一去又不知道要死多少人。”

  云回:“有很多人的生生死死都攥在这些人手里,我们自身都难保,又有什么资格评断?”

  阿无叹了口气,望着云坚毅的侧脸:“我总觉得你这些年变了许多,江将军。”

  云苦笑了一下,将两只手背到后面,揉了揉手心的茧子:“公主也变了许多。”

  阿无嗔怪:“我早已不是公主。”

  云的身子稍倾,讨好地说:“是是,你是阿无。不过,看来杞家公子对阿栀很是上心,不知道你之后是否会顺利呢?”

  阿无望着远去的杞梁:“走一步看一步吧,他能不能从战场回来都不一定。”

  云未答话,二人一前一后隐匿在黑暗中,放佛从未来过一样。

  次日,阿无和云一同来找高栀。

  阿无见高栀情绪低落,对他们有一搭没一搭的,便故意问:“怎么?人家才刚走,就这般思念了?”

  高栀回过神,红晕上脸:“你乱说,我才见他几次,为何想念他?”

  云笑了:“阿栀认为阿无说的人家是谁呢?”

  高栀脸上红晕更浓了:“连云都来笑我,好啊,看我不打你。”

  话音落,高栀便伸手去拍云的头,可是云比她要高出一头还多,所以并没够到,只是蹭了一下云的耳朵。

  高栀缩回手,她觉得云的耳朵很冰很冰,透着股寒气。

  云见高栀缩回手,还一脸狐疑,以为她生气了,便故意弓下身子:“打吧。”

  高栀瞧着云冰冷的脸,又听他说出这样话,便不气了,只是轻轻地拍了拍云的头发说:“云,你的发质很好呢,很柔软的,梳辫子的话,准好看!”

  云站直身子,歪着头:“你个鬼丫头,好好一句夸人的话,愣是让你后半句搅和了。”

  阿无见眼前俩个人谈笑风生,心中不由感伤:这样的日子要是一直如此,该多好呢。杞梁,我还真希望你死在战场上。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阴阎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阴阎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