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婆(十六)
阴阎王2020-06-25 16:052,369

  杞梁抵达棫林之后,秦军也开始摆开阵势。其他诸侯国联军也接连到达,准备迎敌。

  晋军统帅中行偃向全军下令,说:“明日一早鸡鸣时刻开始套车,填井平灶,全军唯我的马首是詹,与秦军展开决战!”

  众士卒对秦人先前的做法本就怒火中烧,便齐声道:“打败秦人!报仇!!报仇!!!”

  杞梁呢喃:“父亲,兄长,明日便杀光秦人,为你们报仇!”

  但哪知道,晋国的栾黡却生事,他不顾中行偃的命令,不屑地讥讽说:“晋国的命令还从没这样过,你的马怎么走我是管不着的,我只知道我的马是要朝东走了。”话说完,也不等中行偃有所反应,就径直带着自己的军队回晋国了。

  栾黡刚一撤军,他的直接下属——下军佐魏绛也跟着走了。晋军是四军编制,可是新军无帅全由下军直接统领,因此栾黡和魏绛带走的是晋军一半的兵力。

  剩下的士卒面面相觑,不知如何是好。几个诸侯国的大夫见晋军一下走了这么多人,也开始不安。

  这么一闹,中行偃脸上挂不住,心里也泛起嘀咕,仗肯定没法打了。在联军面前闹出这样个笑话,士气大损,剩余的晋军也是心不在焉,要是开战,不一定会怎样,但是作为统帅,又不好让在场诸侯看笑话,于是解脱地说:“是我的命令有误,想来真是惭愧啊。我们还是及早撤军吧,免得再被秦人暗算!”

  诸侯国的大夫一听,心里暗喜。

  唯独杞梁不甘,可是却也无可奈何,就这样联军就地解散,各回各国了。

  杞梁回到齐国后,立刻去见齐侯,说明了杞将军和杞和以及齐军士卒的死因,还将晋国内部矛盾也如数尽说。

  齐侯虽对此次无功而返,且赔上了数万将士而恼火,可也知道并不是杞梁的错,于是下令让他好好安抚死去士卒的家人,并安排好受伤的士卒。

  路途遥远,带着数万死尸根本没法行军,所以杞梁便就地掩埋了尸体,但是如此多士卒的名字,不可能记得住,于是只能统统以 齐国士卒立块简易的碑。

  华周带着名册找到杞梁:“杞少将,这是此次一行的士卒名单,活着回来的,我都打了勾,那没画勾的,便是已故的。”

  杞梁结果名册:“找到这些已故士卒的家人,给一笔安家费。还有受伤的……”

  华周没等杞梁问,便立刻回答:“杞少将放心,受伤的士卒已都安排妥当,不日便可恢复。”

  杞梁嗯了一声。

  华周又说:“杞少将,我,我陪你一同回杞府吧。”

  杞梁点了点头,二人骑马在前,身后是两辆马车分别拉着杞将军和杞和。

  刚一进杞家大门,一个身着素衣,面容清冷,隐约还可看到泪痕的妇人便冲上前,当着众人面便扇了杞梁两个耳光,恨恨地说:“死得怎么不是你!”

  杞梁跪在妇人面前:“母亲,我,”

  妇人绕过杞梁,丢下了一句:“我才不是你的母亲。”

  只见妇人掀开白布,扑在了杞和尸体上大哭大喊:“和儿,和儿,你起来,你起来跟娘亲说说话啊?你不是说这次出征归来要带娘亲去采花嘛?你起来啊,你起来啊!”

  这个妇人便是杞将军的正妻,薛国的公主楚慈,而她也是杞和的生母。

  周围的人见此场景,只能退下,唯有华周一直在杞梁身旁。

  杞梁跪了许久才起身,弓着身子对杞夫人说:“母亲,今晚便行招魂仪式,我先去准备一下。你别太难过,兄长定也不想你如此伤心。”

  杞夫人没理会杞梁,还是伏在杞和尸身上哭。

  “息伯,”杞梁叫来杞家老奴伍息,“你将北面的房好好清理下,父亲和兄长今晚将安放在那儿。”

  伍息拱手作揖,又摸了摸眼角的泪水,他是很疼爱杞和和杞梁的,以前经常拿些好吃的给他们。

  到了晚上,杞梁也换了白衣,他手拿一套寿衣,站在北面房屋屋顶,大声呼叫:“杞易!杞易!杞易!”

  杞易,便是杞将军的名字。

  相传人死后,安放在北面屋子里,不着一物,然后至亲之人手持寿衣站在屋顶大喊三声死者的名字,其魂魄便会返回至衣服上,然后从后方下屋,将寿衣给死者穿上,便可招魂。

  杞梁喊完后,从身后下屋,进入屋内,给杞将军穿好衣服,又看了一眼旁边的杞和,拿起另一套寿衣准备再上屋顶,但是却被杞夫人拦下。

  “你,你不配给我和儿招魂。我要亲自招!”杞夫人一把抢过了杞梁手中寿衣。

  “母亲”杞梁跪在杞夫人面前说:“母亲,屋顶很高,你不便上去,兄长肯定希望你平平安安的,所以还请母亲在这儿,让我去做。”

  杞夫人根本听杞梁的话,但是试了几次,险些摔倒,被周围的奴婢扶着。

  杞梁哀求:“母亲!兄长他,他不忍心啊!”

  杞夫人哭了出来,眼泪遍布脸颊:“和儿,娘亲没用,没用啊!”

  杞梁见状接过了寿衣,上了屋顶,大喊:“杞和!杞和!杞和!”

  然后跟刚刚一样下来进屋,替杞和穿好寿衣。

  杞夫人再次冲了过来,伏在了杞和身上,摸着杞和冰冷苍白的脸说:“和儿莫怕,娘亲陪你,一直陪你!”

  杞梁让周围的人退出去,他守在杞将军身旁。

  屋内的蜡烛慢慢变暗,杞梁几日未睡,此时竟然有了几分睡意,他闭上眼,隐约看到了杞和,又看见了杞将军,在向他招手,而他们身后却是一条路,两边都是竹子,望不到头。

  杞梁走了几步,却发现与杞和,杞将军的距离始终都相隔数十米,觉得奇怪,便奔跑起来,但奇怪的是,距离并未缩短。

  杞和,杞将军见状笑着说:“你再快些啊!快些!”

  杞梁又加快脚步,但还是没什么改变,他停下来,大口喘着气,又觉得脚掌间传来阵痛,便去看,发现鞋子都渗出血了,他咽了口唾液,再抬头时,竟然见杞和,杞将军的脸就在眼前,仅隔几厘米,他甚至看到他们发黑的眼窝,闻得见他们身上的尸臭。

  “啊——”杞梁惊醒,“原来是梦。嗯?”

  他低头一看,鞋底果然流血了,原来他脚上竟然插着一把短剑,而这把剑正是杞将军的陪侍物。

  他看向守在杞和身边的杞夫人,见她双眼空洞无神,显然不是她,那这短剑又是谁?

  “砰”

  杞梁眼睁睁看见杞将军的手垂下来,掌心微握,杞梁泛起嘀咕:难道,父亲的鬼魂回来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阴阎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阴阎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